《钻石的杀机》

第26章

作者:e·s·加德纳

白莎的声音中滴得出溶解了的白脱油和糖浆。像是周日早上的甜饼。“唐诺,好人。”她说:“你来看一眼,一切都准备好了。”

洋洋得意地,她打开一扇门,门上漆着“赖唐诺,私人办公室”。

那是一套两间的办公室,外间小一点,但亮光充足,卜爱茜坐在那里,仍是拼命地在打字。在她后面,另一间办公室的门开着,里面家具有如百万富翁办公室。深的皮制座椅,光亮的核桃木办公桌,厚厚的地毯。

“怎么样,够格吗?”白莎热心地问。

我走向打字机,问卜爱茜道:“你在干什么?”

白莎说:“新来的小姐没有她快。有些工作来不及赶工,我请——”

我一下把卜爱茜打字机里的纸抽出来,交给白莎。我说:“前面办公室里的小姐假如做不完交给她们的工作,就得再添人手。卜爱茜要做我给她的工作。”

柯白莎深吸一口气。“好的,唐诺。”她像鸽子求爱似地说。

卜爱茜向上看我,做着鬼脸笑道:“唐诺,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我一生在工作。我每天来这里,一天8小时,就是用这架打字机。不叫我工作,我——”

我说:“今天开始,一般秘书做什么,你做什么。出去买本电影杂志,放在写字桌第一只抽屉里,把抽屉拉开一半,坐在那里看。有客户进来,你把抽屉一关,看起来像只打字机一样公事化。客户一进我办公室,你又可以看书了。”

“唐诺,你知道我不会这样的。”

我说:“每天不断打字,把青春浪费了,把自己变成机器了。晚上睡觉时脑子里都是字键,将来神经不衰弱才有鬼。你已经干得太多,对得起本侦探社了。从今以后要轻松点了。”

她看看白莎。

白莎高兴地笑着。“唐诺,”她说:“我还没有机会告诉你发生什么事了。我们进你的私人办公室去,让我来告诉你好消息。”

我说:“这里够私下了;你说吧。”

“麦洛伯谋杀案,你每一件推理都正确了。那个姓葛的小姐完全弄昏了头,但是她感激得不得了。宓善楼则认为你是合作听话的好小子。”

“怎么啦?”我问。

“罗秀兰终于认罪了。”

“她妈妈有份吗?”

“她妈妈什么也不知道。夏合利十分疑心,但他不愿说一句话。那个缪林杜说了太多话了。他露了一些给麦洛伯,以为麦洛伯是知道的,但引起了麦洛伯极大的震惊。共同盗采翡翠是一回事,但是换婴是另外一回事。麦洛伯回来这里开始调查。几经周折,他找到了缪林杜的母亲。他问出不少活,使他相信确有换婴这回事。他把葛珍妮叫来,迫使她承认有这个事实,她恐慌,所以说谎。但那时,麦洛伯已有了不少依据。他把罗秀兰叫来,他告诉她,一切已露出来,不能再装了。但他犯了一个大错,他给霍劳普打电话,他背向罗秀兰。”

我说:“据我推理,霍劳普知道这个里面有文章,他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多少。他认为最可能的是盗用信托金,于是他决定自己去南美,自己来调查。”

“对的。”

“夏合利如何?”

“夏合利显然对已发生的事大大的起疑,但他并未参与杀人。他去哥伦比亚,是因为霍劳普夫的关系。他要确定,霍劳普见不到可以使他了解真相的人。这也是他要我也跟下去的理由——帮他去对付霍劳普。当然,顺便也是去取回新采出的翡翠。”

我问:“一开始,夏合利为什么要我去查那翡翠坠饰?”

“因为,哥伦比亚秘密调查人员已经嗅出其中有问题,已开始跟踪邱倍德了。所以邱倍德、夏合利和麦洛伯要设法使大家相信,在牛班明手上的坠饰确是哥伦比亚古董家传之宝。那时哥伦比亚的密探已经盯上牛班明这一件坠饰了。”

“夏合利决心把你弄进案子来。他安排好,你会发现一条线索把你带到邱倍德那里,又带往麦洛伯,最后找到罗秀兰。有关这件事,他们希望我们完全相信坠饰,以及坠饰上的翡翠都是古董,然后由我们来把消息传给牛班明。牛班明事实上是个诚实的商人,自然会把这件事告诉已经发现翡翠市场稍稍有些不平衡,并找到牛班明店里来的哥伦比亚密探。当时他们已盯住这个坠饰,在问牛班明问题了。这就是牛班明逼问夏合利的原因。”

“麦洛怕死后,夏合利惊慌了.一度他认为是哥论比亚来的人干的,到底国家专卖是件大事。夏合利不知道他们国家为保护专卖,会付出手段到什么程度。现在看来,当然是我笨,但当时他不得不有此想法。反正他惊慌到失措的程度,倒是真的。”

“邱倍德也慌了,他都快决定自首,向政府请求保护了。虽然邱倍德必须回头去找他的旧帐本参考,但是,这个坠饰本来确是本婉律小姐的,上面也的确不是翡翠,而是不值钱的石榴石和红宝石。谋杀案既然发生了,把坠饰本来的主人推回是本婉律,似乎比说是罗秀兰的,要好一点。”

“于是罗秀兰会说,这坠饰根本完全不是她的?”

“大概如此吧,但是,也许她不全知道邱倍德在干些什么。邱倍德一心要自己先脱离危险。”

“夏合利难道不知道秀兰去看过麦洛伯?”

“我甚至不相信夏合利曾经怀疑过罗秀兰会是凶手。他把自己交给她,像是把瘦肉交给狗一样。”

“毒葯怎么回事?”我问。

“秀兰到霍劳普汽车厂去看他。她借他2000元,以博取信任和友谊。友谊倒不见得得到,但是她见到一罐硫酸铜,罐上标有‘有毒’字样。她设法弄张纸,在那里打字机上打了一个给葛多娜的邮寄地址。于是她打开罐子,把毒品倒了一半进她自己的皮包。此后,她把毒品在糖果中下毒。一开始也许她并无预定的计划,但是用他的毒,对别人下毒是很好玩的事。当麦洛伯找葛珍妮时,罗秀兰独立出手,把糖果寄给葛多娜。多娜有个习惯,一切好东西都会留给珍妮的。秀兰决心把多娜除掉,而且万一案发,一切线索只会引到霍劳普那里。没想到珍妮吃到了糖果。可是,毒葯毒不死人,这一点罗秀兰是不会知道的。是罐子上“有毒”给了她错误观念而已。”

“夏合利一定是南美那件爆炸案的主角罗?”

“不是的,另有其人。是偷来翡翠案的另一要角,缪林杜的唯一助手,所有偷来劳力实际都由他一人负责,缪林杜直接指挥的。案子一发现,他以为炸掉缪林杜就没有人会知道他也涉案在内了。在哥伦比亚,犯这种案子的罪是很重的。”

“多妙呀!唐诺。这下你给我们办了一件好事了,姓葛的女郎要给我们一个分成的酬劳。夏合利愿意计算一下所有从偷来翡翠得来的钱,到底这是从信托的矿里开出来的。当然哥伦比亚当局要没收翡翠,但是其中一部份已经变了现钞了。我的律师说,信托基金一定可以先由信托人自由支付我们一笔钱,因为我们替他们做了那么多事。唐诺,你这个聪明的小畜生。白莎没有你,不知道怎么办!”

我说:“当善楼仍在感激我们给他破案线索的时候,告诉他这些事要完全保密,不可张扬开来。据我的想法,要把罗秀兰送法院起诉,恐怕只能用伤害误杀。”

“为什么,这是第一级谋杀呀!善楼说证据确实。”

“善楼以为他有把握而已。”我说;“当她的律师把她放上证人席,她坐在那里对陪审团员们笑一笑,把双膝交叉在一起,她说麦洛伯这个人她一向以叔伯之礼待他,但是这一次他把她叫进阁楼上来,突然像野兽一样对她发动性攻击——”

“但是,唐诺。这一招没有用的,麦洛伯当时在打电话呀。”

“要不要打赌,我说会变成伤害误杀。一比一打赌。”我问。

柯白莎看着我,坚决地说:“不行,一比一我不赌。”

新来的接待小姐胆怯地敲敲门。

卜爱茜自桌后跳起来,跑到门旁把门打开。新来的接待小姐交给她一个又大又扁的邮包,“专差送来,要给赖先生的。”她说。

“看来像块窗子玻璃。”白莎说:“爱茜,是什么东西呀7”

爱茜向我看看,我点点头。她把包装拆开。

是一块框好了的画布。画中一个高挑女郎站在船舷栏杆旁,穿条白裙看向海外,微风吹动她裙摆露出均匀的大腿。她的头微仰,目光看的地方是远方海平面稍高处,像是看到了远景,看到了青春的梦想。

画布右下角贴有一张卡片。爱茜把它递给我。我看到卡片上清楚、有力的女人笔迹写着:“唐诺,这张画是你喜欢的。据你合伙人说,你自己的新私人办公室今日开张,我希望你把它挂在墙上。对你的敬爱和感激都在画上。你的多娜。”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钻石的杀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e·s·加德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e·s·加德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