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杀机》

第05章

作者:e·s·加德纳

佛警官佛山看来是个好人。我知道他回去后会用一个显微镜来详查我们两人,但是目前他温雅有礼。

夏合利说他的故事,他说他和麦洛伯是生意伙伴。他来这里是因为有紧急事要找他。他带了我是——是因为我在为他做——另外一件工作。我看到佛警官在犹豫,但是他没有问问题。

佛警官看我,看到的是无表情的脸,他又看着夏合利,目前夏合利是他感兴趣的人。

“你们认识很久了吧?”佛警官问夏合利。

“几年。”

“认识他的朋友吗?”

“当然。”

“他有仇家吗?”

“他没有仇家。”

佛山用手指指尸体。“显然一小时半之前,他有了。”

夏合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他真的不知道。

“谁替他管家?”

“玛丽亚·龚沙利斯。”

“在他家多久啦?”

“几年了。”

“几年呀?”

“8年,10年。”

“家事都是她做的?”

“洗的东西由她送出去。白天有时有短工帮她忙。她是唯一的长工。”

“那他没有什么享受吸?”

“他根本不享受—一从来也不想。”

“那个玛丽亚·龚沙利斯哪里去啦?”

“我不知道,也许是出去买东西了,也许——就是出去了。”

佛警官的眼睛向他眨眨:“随便问问的。夏先生,随便问问。”

夏合利没有说话。

“他养这只乌鸡多久啦?”佛警官问。

“3年。”

“乌鸦会讲话?”

“几句,是的。”

“麦洛伯给乌鸦舌头开刀了?”

“没有,没有动手术。事实上养乌鸦和九官不同,开刀反而不好,当然也有人想法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

“洛伯告诉我的。”

“这乌鸦他从哪里弄来的?”

“快要会飞的时候,在田里捡到的。他把它带回家,喂它,爱护它,和它沟通——变只宠物。你看阁楼斜窗旁他特地为它钻个洞,乌鸦可以飞进飞出。”

“乌鸦飞出去时去哪里呢?”

“不远。我相信有一位小姐,也为它备了一只笼子。小姐叫葛多娜。她是矿上一位男士的女儿。麦洛伯和她很熟。要知道,来回南美洲的工作都是他在做,所以矿上的人,他比我熟得多。”

“这和乌鸦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是你要问,那乌鸦飞出去时都是到哪里去的。”

“乌鸦现在在哪?”

“不知道,我们进来时它在这里。它飞出去,又飞回来一次。你来时它又出去了。很可能去姓葛的那里了。”

“知道她住址吗?”

“不知道。”

“麦洛伯对她有意思?”

“不会,麦洛伯和她熟是一般交往,他不再年轻了。”

“比你年长几岁?”

“3岁。”

“你还能玩不是一般性的交往,是吗?”

“不是这样说,我自己从来不会乱来。”

“从来不会?”

“至少很少。”

“麦洛伯有女朋友吗?”

“我不知道。”

“你认为呢?”

“这不关我事,我想也不想。”

“你来看他为的是什么?”

夏合利想是早知警方会问他这句话的。他眼睛没眨一下地说:“麦洛伯和我共同信托一笔钱,有一个投资上的小问题,我来会商一下。”

佛警官伸手入口袋,拿出坠饰,他问:“对这件东西你知道什么?”

夏合利泰然自若地说:“不知道。”

我忙着点起一支香烟来。这样也许佛警官不会问我问题。过了一阵,佛警官对夏合利说;“你给我写一张单子,麦洛伯有点什么生意来往的人。”

“这没有问题。”夏合利保证道。

“好吧,”佛警官准备结束这次的问讯了,他说:“目前大概差不多了。请你要再多回忆一下,看还能想起什么来。万一想起什么,请你通知我。把他朋友的名单早点列出来,要写上我怎能和他们联系,写完名单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呢?”我问。

佛警官仔细看着我在研究。“你爱怎样走,就怎样走。”他终于说:“我知道什么地方找得到你的。”

“不行,不行,现在不要走。”夏合利紧张地说:“赖,我要你留下来。我觉得,有需要——”他咳嗽,清清喉咙,但是始终没有再说下去把话说完。

“帮忙把名单写出来。”佛警官含意深长挪揄地代他说完。一面走出房间去。

玛丽亚·龚沙利斯在夏合利写完名单后回来。她瘦长,深皮肤,50多岁,显然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她手里捧了一大纸袋的食物——足足有15磅以上的东西。警察在屋子大门口截住了她,把她一下引到阁楼里来,同时通知了佛警官。

由于她不知道什么回事,夏合利把手上的笔放下,用西班牙语不断地向她讲话。

我看着站在房门口的警察守卫。假如我是佛山警官,我不会让两个证人用别人听不懂的话交谈的。

假如那警察听得懂西班牙话,我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他连看了几次手表,像是在看什么时候可以有饭吃。他伸一下懒腰,打一个呵欠,点着了一支烟。

夏合利和玛丽亚·龚沙利斯利用这段时间像房子在着火一样,互相用西班牙话交换了很多的话,在我看来,其范围足可包括自麦洛伯出生,一直到他死亡。

然后,突然的,玛丽亚龛动她鼻翼出声大哭。她自皮包拿出一块手帕,捂住了鼻子呜呜有声。在悲伤的过程中途,她停下来,把满是眼泪的眼睛看着夏合利,用每分钟300个字的速度,向夏合利用西班牙话说话。

不论她想到的是什么,正是夏合利不愿谈到的。他把左肘稍弯手掌向她,像是要把她的意见推回给她。他发出了一个简单干脆的命令。

随便什么人,不必懂西班牙话,都会知道那代表“不行”。

此后,女的继续她不出声的饮泣,男的继续写完名单。

“这张名单要怎么办?”夏合利问我。

我指指站在房门口的警察。“交给他。就说是佛警官要的。”

夏合利照我说的做好。

我说:“ok,这样可以了。”我走向门口去。

夏合利向门口警察看去。那警察用手向外一挥,表示我们爱走就走。我们便像林中的小鸟获得了自由。

走向楼梯的半途,夏合利想起什么,转回去去找那女管家。

“最好不要再回去。”我低声向他说:“你已经占了太多便宜了。你再回去用西班牙话和那女管家交谈,即使那警察再笨也会觉醒了。”

夏合利用一本正经的语调问:“你这什么意思?”

“简单地说,趁能走的时候走了再说。”我说。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夏合利道。但是他直下楼梯,经过房子,出来到了街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钻石的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