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杀机》

第06章

作者:e·s·加德纳

在车子里,夏合利说:“赖,我现在要把你带到罗秀兰的公寓去。麦洛伯的事我希望由我第一个人告诉她。我也希望知道,那混帐坠饰是怎么回事。”

“我无所谓。”我说:“你反正出了钱,我的时间随便你用。”

我看到他在点着引擎的时候,手都在发抖。他转入高档时汽车还在咳嗽。第二个交叉路口,他闯了红灯,倒退回来又撞了后面停着的一部车子的前保险杠。

“我来开车好了。”我说。

“好吧,我有点手抖。”

我走出车子绕过车头。他自车中移向本来我坐的位置,我打开左侧的车门,坐进驾驶盘后的坐位。我们来到西区进入高级住宅区。夏合利告诉我停在哪里。我特地问他,要不要我伴他进去。他说要。

罗秀兰本来没有看到我。她尖叫一声,高兴地跑向夏合利。他本想严肃一点的,但是她把双臂抱向他头颈,一只小腿离地向后弯,喊道:“合利叔!”好一下亲上他脸颊。

合和叔勉强把嘴chún空出来道:“罗小姐,我要给你介绍我的一个——嗯—一朋友,赖唐诺先生。”

她放下夏合利,红着脸,尴尬地愣了一下,把手伸向我,叫我和她握手,一面让我们进屋坐下。

她,褐色发肤,干脆,热情很有如深色的猫眼石。她的身材绝对可以上花花公子月历。曲线、眼、腿,无一或缺。目前她表现责任性的端庄娴静,但是效果也不见得出色,仍抵不住她淘气上翘的鼻尖,厚嘴chún,小嘴巴。表情掠过她脸,有如云影之在山上。

她用手帕把夏合利脸颊上口红印擦掉。一面自己用粉饼盒上的镜子照着,用小手指,chún膏,补妆,使嘴chún红红厚厚有如一只熟透了的草每,等候别人来采食。她热心地说话,有如机关枪开火。

“合利叔,也是你该来的时候了。你忘了上一次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了吧?你在干什么,用工作来损害自己?你工作太热心了。你要有休闲。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哥伦比亚的。做牛做马有什么好?我们应该——怎么啦,有什么事?你看来——告诉我,什么不对?”

夏合利清清喉咙,摸索着把自己的烟盒拿了出来,无助地看向我。

我把眉毛抬起来。

夏合利对我点点头。

我说:“我们给你带来的不是好消息,罗小姐。”

才做完chún部化妆工作的小拇指头停留在chún角。她的头没有移动,但是她的黑眼珠滚动着从粉饼盒盖镜子上缘看着我。

“不是?”她问,仍没有移动。

我说:“今天下午什么时候,麦洛伯被人杀死了。”

粉盒自她手中落下,撞上她膝盖,掉到地毯上都是粉。

眼光没有移开我的脸。“死了?”她问。

“是的。”

“怎么死的?”

“谋杀。”

“谋杀?”

“是的。”

“什么人干的?”

我说:“目前为止,尚没有人知道。你什么时候把你的翡翠坠饰交给他的。”

“什么翡翠坠饰?”

“就是侯珊瑚遗赠给你的。”

“你是指那个碧玉坠饰?”

“是的。”

“老天!”她说:“这一个。”

夏合利眼睛都眯起来了。“怎么样?”他问:“你需要钱用,是吗,秀兰?你去找麦洛伯,要他替你把坠饰卖掉。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为什么不肯接受——”

她脸上的表情使他自动停下来,那是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

“需要钱用?”她问。

“是的,你不是要钱用是什么?当然是因为你要钱用,否则你哪会要卖了——”

“但是我不要钱用。”她说;“老实说我要的是比较新潮一点的玩意儿。我请求麦先生替我去磋商,是因为他比我精明。我想用这只老式的坠饰去换——”

“多久之前的事?”夏合利问。

她眯起眼睛:“我来看看,应该是——?”

“前天?昨天?”夏合利催她说。

她眼睛张开,惊奇地睁得圆圆的:“合利叔,这是三四个月之前的事了。是——足足四个月了。”

夏合利道:“经过了那么多延搁,你有没有——”

“什么延搁?”

夏合利看着我。我说:“麦先生把坠饰拿去怎么处理?”

她说:“他照我的意思把它卖掉。有一个姓邱的男人专门做这一类生意。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反正他收这一类东西,而且可以交换。他出的价格蛮公道的——当然,是麦先生接洽——”

“多少钱?”夏合利打断道。

她脸红地说:“目前——我最好不说。交易很成功。麦先生认为差不多,我也就接受了。你知道,事前麦先生把东西交给好几个珠宝商看过。”

“你把钱做什么用了?”

她把手伸出来,指上套了一只大极了的钻石戒指:“我对玉一类的东西已经有点厌烦了。老实说看得太多了。我买了这只戒指。多出来的在银行里。”

夏合利看着我,一脸不知对策的困惑。

我向他暗示一下,他没有懂。眼看目前的冷场使大家都受窘僵住了。我对夏合利道:“好吧,你假如不愿意发问,只好由我来问了。”我转向罗小姐。我问道:“是不是有一部分钱给了霍劳普了?”

她光火了。两朵红云迅速地爬上她双颊。她两眼冒出怒火:“你有什么权利来问这一种问题?完全不关你事?”

我看看夏合利。该由他出面调和了。

他想说什么,但是自己节制住了。

小姐的下巴向上戳起,她故意扩大背向我一点的动作,我虽仍站在原处,心理上好像已经被她赶出了房间。

“合利叔,他为什么要死呢?”她说:“他是好人,那么好,那样为别人设想,那样大方。男人像他那样好,真是少有。”

夏合利点点头。

突然,她冲动地走向他,坐在他所坐沙发的扶手上,用她的手轻轻地抚摸他的半白头发,一点没有顾忌,她大哭起来。

眼泪破坏了所有她脸上的化妆,但是她已不再在乎。睫毛油混合了泪水,在双颊上留下两条灰色的痕迹。我想起看到过一家环保不良的工厂,久旱第一次下雨时,雨滴夹杂了尘土自玻璃窗上下滑的样子。

“合利叔,你要多保重。”她半哽地说:“现在,我在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从合利叔的睑,可以看得出她这句话有多使人受用。

“你怎么会这样说,秀兰?”他问。

“因为我太爱你,也因为——喔,合利叔,我觉得在这世界上我孤单得很。”

“麦洛伯有没有透露过什么特别的话?”他问:“有没说什么,使你想到他会有危险?”

她摇摇被泥水破坏得乱七八糟的面孔。

“我不懂。”夏合利道:“我真的不懂。完全不懂。”

他把他的手放在她腰上,又轻拍她的臀部,一面费力地自沙发站起身来。“我一定得走了,秀兰。”他说:“很多事要办,我又必须要把赖送回他办公室去。我本来只想在这里耽搁1分钟的。”

她现在对我亲切了。哭一场后,心中怨气一出,已不再对我蔑视。她把柔软小手交我手中,呜咽地说了些客套话。她眼睛关心地看着夏合利。他有点退缩,怕她chún上的chún膏。我在怀疑,他单身来访的时候,会不会那么拘谨。

门将关起的时候,她的眼光找到了他的眼光。“不要不回来,合利。请你——要尽快地回来。”

他向她保证,而后我们一起走下走廊。

突然,我问道:“你说过,她绝不收受遗产中任何1 毛钱,假如霍劳普没有的话,是吗?”

“是的。”

我私下在想,假如这一点是真的,她这样讨好夏合利是一无所得的。假如霍劳普,因为他赌钱,因为他挥霍,所以信托人不给他钱,而罗秀兰,因为她是好女孩,她得到很多额外的钱,才能解释为什么也要对“合利叔”那么上劲。

我说:“这公寓是要钞票的。”

他点点头。

“除了遗产的月钱外,她有其他经济来源吗?”

他一心一意想说这不是我的事。但是他说:“当然有,只是我不知道多少。”

他是在乐于被问状态下,而我是在急于问询状态下。“你每月给她多少?她名下每月应得多少?”

“每月大概500元左右。”

“霍劳普也是一样吗?”

他点点头。

“他应该可以过得去呀。”

“本来是应该过得去的。但是他是冒险的赌徒。他有他的汽车修理事好做——不见得全心。他一屁股债。我希望他能工作,重新开始新生活。”

“你说的罗小姐别的收入,不需要工作的吗?”

“不需要工作。”

“一定是投资罗?”

“是的,她是很精的,精得像猎犬。奇怪不知她从什么地方想到我会出事。岂有此理——我喜欢她这种想法。千万别以为这世界会像很多人期望你能相信那样安全,有序。这世界是残酷的,当你真的要——我送你回办公室,赖。我暂时不想讲话了,请你让我静一下。”

他开车带我到我们办公大厦。 他把车停妥, 自己打破了自己的规定。他说:“等一下我会去你们办公室,结算一下钞票和研究一下我的处境。”

“那倒不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我是说,结一下帐。”

“我也是这个意思。”

“我付的500元该有一点结存退还给我吧?”

我说:“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

他不懂地看向我。

“争也没有用,”我说:“你还不了解白莎吗?”

“你是说她贪得无厌?”

“贪得无厌是形容人的性格。”我说:“在本案是她已经贪到手了。在未到手那500元时,她是贪得无厌的。现在,她已经得到了,那是与虎谋皮。”

他向我眨了两下眼,像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说;“是的,我想你知道她更清楚一点。”心不在焉地他把车子开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钻石的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