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的杀机》

第09章

作者:e·s·加德纳

我先确定的确没有人跟踪我,然后我走进一个电话亭打电话给夏合利。

夏合利的声音自电话彼端传来,又快又急。“哈罗,是谁。是夏合利在讲话。”

“我是赖唐诺。”我说。

“啊!”他说。声音中已经没有那股热心等待的劲了。不管他正在等候什么人的电话,听到来的是我的电话他一定非常失望。

“你有律师吗?”我问。

“怎么啦,是的。我有一个律师,他替我们管信托的事——帐目和法律问题。”

我问:“他好不好?”

“最好的。”

“处理意外或是真刀真枪的事他行吗——不是那种豪华办公室,房地产的事,而是打硬仗,不胜要杀头的事?”

“我认为他行的。他非常聪明。”

我说:“快联络他。”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要你联络他,和他谈一下,你会需要他。”

“为什么?”

我说:“佛山警官会找你。”

“又要找我。”

“又找你,再找你,再找你。”

“赖,我真的不懂你这样说干什么?”

我说:“佛山有了个结论,他认为那翡翠坠饰在这件事里很重要。”

“上面有几颗翡翠失踪了,是吗?”

“他们现在都找到了。”

“都是在哪里?”

“2颗在桌上,6颗在乌鸦的笼子中,5颗在洗手池排水管里。”

“洗手池排水管里?”夏合利不信地重复我的话说:“天哪,怎会在这种地方的?”

“在那里休息。在‘u ’型管中卡在那里。有人想把它自水管冲下,进阴沟去。‘u’型管把它留住了。”

“不懂。”

“佛山也不懂。”

“但是他怎么会想到这件事要找我呢?”

我说:“过一下你就会更想不到了。他来找你为的是那坠饰。”

“为什么?”

“因为我曾经去牛班明那里问过坠饰的事。而我和你两个又一起出现在现场过。我们承认是去拜访麦洛伯。坠饰在麦洛伯身旁。随便那个笨警察都可以把你和坠饰连在一起来问你。”

夏合利道:“真希望你没有去问三间四,问那坠饰。”

我说:“本来也是你叫我去问的。”

“是的,是的,我知道的。这当然也是在我知道——知道在什么人手里之前的事。”

“不要自己懊恼了,你本来也是知道在什么人手中的。你主要的目的,是要找出东西的所有人为什么要把坠饰脱手的。”

“是的,也差不多如此。”

“但是为了某种原因,你不愿意直接先去所有人那里去问她。”

“我是想先找出来——到底是不是——”

“正是如此。”我说:“于是你雇我来查一查,而我查出来了。现在,你无法使时光倒转了。”

“是的,时光是倒不转的。”

我说:“今天早上我还在为坠饰问别人。没多久我们就一起去拜访麦洛伯。麦洛伯死了。我们对它有那么大兴趣的坠饰就在桌上,上面的翡翠被拿了下来。佛山怎么不把这坠饰列为本案第一线索呢?”

“于是他会向你查问?”

“查问过了。”

“什么时候?”

“刚刚。”

“什么地方?”

“牛家的珠宝店。姓牛的在那里,邱倍德也在那里。”

“他们怎么说。”

“说得也不多。”

“所以你认为佛山下个对象会是我?”

“这是我绝对保证的。”

“我要对他说些什么?”

我说:“凭良心说就可以了。”

“我先希望你给我些建议。”

“这就是我建议你先问你律师的理由。”

“但是你为什么不能说呢?”

“任何你和你律师说的话,都可以列为机密。没有人可以迫你说出来的。律师可以代表你回答问题。情况不佳时,他可以叫你闭上嘴,什么也不说。没有人可以压迫律师。我只是个私家侦探,私家侦探一向必须和警察合作。假如他们捉住我违背职业规定,他们会取销我们执照的。这下你懂了吗?”

“是的,懂了。”

我说:“你有两条路。你可以告诉他们坠饰主人本来是罗秀兰,或者你可以告诉他们你什么也不知道。”

“我已经告诉过他们一次,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说:“那就是为什么我要你一定要和律师谈谈了。”

“我还是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已经告诉他们的,可能不是该告诉他们对的方式。我也已经罩了你够多了。但是,在你自己钻进去探到退不出来之前,你最好能改变一下你的说法。告诉警方,那坠饰上的翡翠都被拿掉了之后,你根本就不认识了。现在你又想了一下,你记起来以前见过——”

“不行,”夏合利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一定不能把罗小姐抱在里面。我已经决定我们用一切力量要把罗小姐置身事外。”

“假如她自己告诉佛警官她告诉我的故事,这件事就可以结了。”

“对坠饰的追查也许中止了。但是,一旦大家知道了她是坠饰的主人,一定会有很多不愉快的宣传随之而来的。”

“坠饰以前的主人。”我纠正他的话。

“随你怎么说。”

“不是随我怎么说。”我告诉他:“该是照你要的方式说。”

“是的。”他说:“非常感谢你,赖先生。我对你这种忠于客户的说法,非常高兴。”

“忠于以前的客户。”我又纠正他道。

“怎么说?”他问。

我说:“你曾请过我们为你做一件事。我们做完了,交易完成了。我们不欠你,你也不欠我们。我们俩无牵无挂。套句老话叫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和你没有关系了。”

他说:“赖,你这种想法我不赞同呀。”

“为什么?”

“我认为在这件事上,你还应该站在我这一边支持我。”

“哪件事?”

“整个这件事上。”

我说:“就我们侦探社言,你来是要找出有关坠饰的去向。我们弄清楚了。”

“但是,又产生了其他事件了。”

“对其他的事,你最好亲自来一趟和白莎磋商磋商。”我说:“据我知道警探们会去访问罗秀兰和霍劳普。”

“为什么?”

“常规,看看他们会不会知道一些也许有用的事。”

“唐诺,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夏合利道,突然他像是急着要收线了。

“别客气,别客气。”我说,把电话挂上。

我开了公司车回到侦探社去。

晨报的第一次发行已经在街上可以买到了。谋杀的事在报上,乌鸦的照片在报上,还有现场照。另外就是那坠饰。真如一般案件发生一样,各报各记者都自己有自己的推理。打高空打得天花乱坠。

我看到一位所谓刑事记者的报导,他报导说:“据可靠方面报导,佛山警官曾尽一切可能方法讯问过那只乌鸦,把乌鸦所说的每一个字记下来,最后得一个结论,神秘的杀人犯把一把刀刺进死者背后的时候,显然死者正在打电话。”

“佛山警官请求记者呼吁:当时,那一位女士或先生,在和麦洛伯通话的,请赶快和警方联络。”

“在桌上的点二二口径自动手枪,也是侦查重点。这支手枪在命案发生的同时,曾经发射过。但是在阁楼里,怎么找也没有见到弹头。警方的理论是麦洛伯曾发射这支枪,子弹打中了凶手,所以本案的凶手是受了伤的。”

“警方已在附近的医院、诊所、医生方面布了线,凶手被迫就医时,就难逃法网。”

突然,电话铃响起。

我犹豫一下,心里在想要听还是不听。然后我拿起电话,伪装自己的声音道:“这是清洁工。想找什么人?”

对方的声音我听到过,一时可想不起是什么人。声音柔和,很好听。“对不起,麻烦你了。我在想找柯赖二氏侦探社的赖唐诺先生讲话。你先生既然是那里的清洁工,不知能不能告诉我,这样晚上怎么能和他联络法?”

“请问你是哪一位?”我问。

“我不愿意留下姓名——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怎样能和他联络——”

“你一定得留下姓名,否则——”我打断他的话说。

“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能告诉你这一点。这是一件比较机密的事件——”

我听出声音了,那是邱信德。我说;“等一下,有人进来了。可能是赖先生,——喔,赖先生,晚安。有个电话一定要你听,他说是要紧事。”

我又回向电话道:“好了,赖先生来了,他来接电话。”

我放下电话,在办公室走着,使对方可以自电话中听到脚步声。我拿起电话,用我本来声音说:“我是赖唐诺,请问是什么人?”

“喔,赖先生,是邱倍德。”

“嗯。”

“我很欣赏今天佛警官向你查问时,你回答的态度。非常有技巧。”

“谢了。”

“看到报纸了?”

“是的。”

“我已经找到了那一位,一度拥有这个坠饰的人。我不知道你是否仍有兴趣继续调查。”

“他叫什么名字?”

“本婉律。”

“住址在什么地方?”

“9 街上的许愿井公寓。我手头上没有她的公寓号码,但是到那里你可以看名牌。”

“我知道那地方。”我告诉他。

“怕你想知道,所以告诉你”

“谢了。”

“有用处吗?”

“倒也不十分有用。”我心情愉快地告诉他道:“我受雇去做一件事。我做好了,也收了款了,事情结了。不过你对我的好意,我谢谢你。”

“喔,不过我告诉你,”邱倍德道:“我看来这件事有调查的必要。”

“那么你应该和佛山警官联络一下。”

“不行,不行,我不能这样做。你该了解——发生了那么许多事——我觉得最不能打交道的是警察。”

“为什么?”

“会把场面弄乱了。”邱倍德突然快快地说:“赖,这样说好了,在这件事上,你有一个客户。”

“我曾经有过一个客户。”

“我几乎可以确定你的客户要你调查这件事。这是一个重要线索——机密来源呀。是我个人认为你会重视的。”

我说:“谢谢你告诉我。”

他犹豫了半晌。他说:“没关系。”把电话挂了。

我快速乘电梯下楼,跨进公司车,很快开车到许愿井公寓。门口的名牌可以看到本婉律住在328号。我在楼下门口按铃,几乎立即的一阵嗡声,街门打开。

我把门推开,走过去。

自动电梯把我带上3楼,我找到本婉律的公寓门,在门上敲门。

“什么人?”她问。

我说:“我是赖先生,你不认识我的。”

她把门打开一条缝,我看到一条安全链挂在门上。显然她对近午夜来访的年轻人是相当不放心的。

我开门见山地说:“我的名字是赖唐诺,我是一个私家侦探。我在追踪一件首饰。我认为你对这件事是有所知的。我能进来吗?”

她经过开着的门缝,很仔细地看着我。突然她笑了。把安全键打开,把门开启。

“当然可以,”她说:“一个男人,直直爽爽,绝不会——”

她自己停下,显然,她想要说的话,不见得恭维,于是她把声音降低,笑一笑了事。

“不安全的?”我问,把她的话来结束。

她继续笑,“不是,不是,我安全感很高的,请进来。”

公寓小巧精致。维持得很清洁。一看就知道是有人住的,但是干干净净。

她指着一只椅子说:“请坐下来谈。”

我等她坐下,然后自己坐下。

我说:“今晚出来的明天早报,你看过了吗?”

“还没有。”

我说:“我在追踪一个坠饰。我有消息你可能知道一点。”

她好奇地问:“消息是什么人给你的产

“这是侦探最不能泄露的一件事——消息来源。”

她想了一下,说:“应该的。”

我自身边拿出报纸。我早就准备好,把报纸折叠成只给她看坠饰的照片,其他什么也看不到。我交到她面前道:“是这一个坠饰。你能告诉我,你知道什么吗?”

她看着照片,看了半晌,随随便便调整一下照片的位置,这样她就可以看到照片下面有什么说明。说明上说这是在谋杀现场靠近死者桌上所发现的坠饰,坠饰上13粒翡翠已被故意除下。

于是她又把报纸打开,看到底是什么人死了。

这过程中,她的脸上表情是丝毫未变动的。她的手也镇静地握着报纸。没有惊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钻石的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