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假面》

第15节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伊琳娜·诺维科娃迟迟决定不了,跟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说不说白天所发生的事。当她忙完晚餐的饭菜,还只有五点钟,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说过九点以后回来,这样,就还剩四个小时让她作决定。起初她觉得最好还是不说,以免让他为此焦虑不安。最终一切都会过去的,也不可能过不去的。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结果也只能就是这样,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儿。你想,她刚刚经历的不愉快的两个小时,在她的生活中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可是伊琳娜·诺维科娃后来明白,她很难保持缄默不说这事。想要诉说的愿望很强烈而且每一分钟都在增强。她不敢承认,她的这种愿望主要是希望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听完她的诉说之后同情她、怜借她,和她一起承担,和她一起去体验和感受。她想让他来安慰她,但完全不是因为她真的非常需要他的安抚和慰藉。伊琳娜·诺维科娃想要引起他的注意,需要他的关怀和爱。“是的,就是这个,我亲爱的,”她对自己说,“不要欺骗自己。你想要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律爱你,哪怕爱得不多,哪怕只有一点点。”

“胡说八道。”她又恼怒地对自己说,她要给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洛希宁打电话。

“那有什么。”听她诉说完在超级市场和后来所发生的事,他高兴地说,“我可以自信地断言,作战之后的这个阶段会非常顺利地过去。我很高兴,亲爱的,发生了这件事。”

“为什么?这有什么好的?我耗费了多少根神经,经历了怎样的害怕……”

“由此可见,亲爱的,您一直在担心这个。难道不是吗?您总是在等待,每一分钟都在等待类似事情的发生,正是这种害怕,正是这种对不知是什么的等待使您的生活不快乐。这怎么说呢?应该当面认识您的敌人?就是这个意思,而您原先却不认识它,所以您总是害怕。现在您经历了一次,这么说吧,您看见了敌人的脸,确信敌人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情势对您完全没有危险。甚而至于如果这事重来一遍,它已经没什么威胁到您而让您害怕的,您能够平静地对待。”

“您相信,下一次一切都将会这么顺利地过去?”

“那还会怎么样,亲爱的?不可能是别的样子,伊琳娜·诺维科娃已经不复存在,这是所有的证明文件当中都已记录下的。甚至暗中监视您以前的老板里纳特的民警也在自己的微型记事本中写下,伊琳娜·诺维科娃已经死亡。而在今天发生了这件事之后,那个笨蛋也被您击败了。”

“是格尔曼。”伊琳娜·诺维科娃提醒道。

“是的,格尔曼,就是他。在咀嚼再三并生生吞下最初的疑惑之后,他会跑去向自己所有的熟人诉说,他怎么样闹了个笑话,怎么样把一个体面的女人错当成了一个荒婬的女人而被抓到了警察局。在那儿他被告知,那个荒婬的女人几个月之前因过量服用*醉剂并自缢而死。我要让您深信不疑,伊琳娜,在您先前的顾客当中有不知道您已经死亡的人,但再过一个星期就一个也不会有了。因此,突遇像今天这样的事件的危险已减少了很多成,也许会完全不存在这种危险。”

“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洛希宁,我决定不了对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要不要说这件事。”

“又是什么使您觉得不好意思?”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洛希宁觉得奇怪,“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不会败坏和侮辱您的,您没什么好难为情的。我不理解,您为什么会犹豫不决,亲爱的。”

“要知道……”她停顿了一下,定了定神,“我不想让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无缘无故地为这事担心,他现在正是非常紧张的时期。您知道的,如果第一次这样顺利地过去,也就没有理由再这样担心了。也许,不应该跟他说?”

“天哪,伊琳娜,您还是个十足的孩子!”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洛希宁和善地笑起来,“您明白吗?我的孩子,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律也为您焦虑和不安,而且这种焦虑和不安并不比您自己要少。他也正担心着发生像今天这样的冲突,他并且完全无法预料,情况会怎样发展,您会怎么做,接着又会发生什么事。他害怕得发疯,而如果您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这一点,这只能说明,要么是他非常镇静,要么是您对他不体贴,或者是您不够敏感。毫无疑问,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他应该知道,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应该知道事情顺利地结束了,您没有表现出害怕和惊慌失措,您很自信,没有丢面子。而那个认识您的人却丢了脸,受了辱。好啦,我说服您了吗?”

“是的,”伊琳娜·诺维科娃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很快做出了决定。令她高兴的是,她又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就在半小时之前她还想向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倾诉自己所经历的恐惧,以博得他的怜悯和同情。而现在,在和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洛希宁谈话之后,她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离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回家还有一个小时。

这应该是最近一个星期他第一次单独回家来。无论如何他自己是非常期望这样的。

“我们今天没有客人,”他在电话中对伊琳娜·诺维科娃说,“你可以不在客厅里摆桌,我很高兴就在厨房里吃晚饭。”

可是伊琳娜·诺维科娃还是在客厅里摆开了桌子,而且桌子上的陈设一样也没少,从桌布上的小钧环到插上了花的花瓶。她准备了一个漂亮的大花碗,在里面盛上用中国挂面、仔鸡和小虾米做成的汤菜。她还用彩纸带做了许多小玫瑰花,用以点缀肉排。天哪,在家做个家庭主妇有多好啊。备好晚餐,等着丈夫下班回家,摆开餐桌,摆弄着那些做得傻里傻气,但是让人看了十分开心且增添了一份舒适感的小玫瑰花,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她走进自己的小房间,打开衣柜,挑剔地翻看着她那些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她想穿一件特别一点但又不是花哨的朴素的家庭晚装。伊琳娜最后选定了一条领口开得很高的俭朴的家用长裙。她知道,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非常喜欢她穿这条裙子。裙子紧裹着她长袖露肩的针织内衣。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她这可不是在饭店里。再在脖子上系一条细细的金项链,再没别的,这就够了。

十点钟门铃响起。伊琳娜·诺维科娃从一开始就感到很奇怪,如果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事先知道她在家并没有睡觉,他是从来不会用钥匙自己开门的。后来从他断断续续的谈话和感慨之中伊琳娜·诺维科娃才弄明白,原来那另外一个伊琳娜经常独自在家喝酒,喝得不省人事而听不见门铃声;或者就是她答应在家的,而丈夫回来却不见了她的踪影。因此对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来说,有个给他开门的女人,就是名副其实的有序的家庭生活的标志。

伊琳娜·诺维科娃跑着去打开门,双目炯炯地看着她的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

“晚上好。”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低声问候,他很疲惫,只打算今天在家度过一个宁静的夜晚,不需要任何的激情波澜。

他并不急于在过道里就脱去大衣,而是径直走进了卧室,几分钟后当他从那儿出来时已经不穿制服,而是常见的休闲装——斜纹布牛仔裤和羊毛衫。他洗完手,朝厨房里瞟了一眼。伊琳娜·诺维科娃正在炉灶上忙乎,可是厨房的桌子上空空如也,除了一个插着惹人喜爱的干花的小花瓶,什么也没有。

“要我帮你吗?”他问伊琳娜·诺维科娃,“让我来摆盘子吧。”

“不用,都在客厅里摆好了。”她笑着回答。

“在客厅里?”

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掩饰不住失望。伊琳娜·诺维科娃也突然明白,他们在选举之前的那个夜晚就是坐在厨房里,对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来说,这样的夜晚要比伊琳娜·诺维科娃能想到的重要得多。他深切地体会着夜晚在厨房里与她相聚的妙处,这个时候他可以高谈阔论,大谈特谈在客厅里隆重地摆开桌子的公众聚餐时不只是不说,而且是想都不能去想的话题。今天他多么想也安排一个这样的宁静而充满亲切感的夜晚,这时他会感觉温暖和松弛一些。要知道他还专门提醒过她,说今天一个人回来,没有客人,想在厨房吃晚饭。可是她……但是她有自己的打算,她应该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

他默默地走进客厅,坐在自己通常坐的位子上。一会儿伊琳娜·诺维科娃也挨着他坐了过来。

“我们还等什么人?”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不满地问道。

“这我知道,没有人。”伊琳娜·诺维科娃笑道,“你自己说的,没有人会来。”

“但是,我看你在客厅里摆开了桌子……我可是事先告诉过你的,让你不要张罗,今天就我们自己,完全可以在厨房里吃饭。”

“我们今天有个节日,谢廖扎,我想庆祝一下。”

“节日?”

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脸上露出了一点轻松的神情。他原先就想度过一个宁静的夜晚,真是拿她没办法,天知道她又想出一个什么节日来。

“打开香槟。”

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顺从地伸手拿过瓶子,拉掉金属皮,重重地按下瓶塞,让它从瓶颈中滑了出来。他把金黄色的香槟倒入高脚杯,用探询的目光看着伊琳娜·诺维科娃。

“谢廖扎,上帝偏爱三位一体,对吧?”

“不知道,”他耸耸肩,“这跟节日有什么关系?”

“有直接的关系,如果这是真理,那今天就是我们的节日。今天我经历了第三次考验。”

“还有什么样的考验?”

“第一次是记者招待会时,那些记者紧抓住我不放。第二次考验是你的第一任妻子季阿娜·利沃夫娜给我的,但我都经受住了。而今天这第三次考验是我以前的一个顾客给的,他在超级市场遇见我并认出了我。”

“怎么,他认出了你?”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脸色变得煞白,“后来怎么啦?”

“没什么,谢廖扎。我假装成一个被激怒的贵妇人,尽力吸引民警的注意力,结果我们心平气和地来到了警察局。”

“警察局?!”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恐惧地急忙问了一遍,“那后来呢?”

“后来民警进行了调查并公开对那个人说是他认错了人啦,因为我已经死亡。你看见他的嘴脸了吧!谢廖扎,我知道,你非常担心我们会有什么事情应付不过去,你担心我会在什么地方犯错,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或者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我也在担心这一点。我们几乎没有谈起过这个话题,好像生怕吵醒了一只睡得正酣的狗。但是我知道,我们两个人都经常在想这个问题,只是没有把它说出来。我总是在担心两样东西:一是冒充不了你的伊琳娜,一是如果我遇见了自己的熟人我会自相矛盾,前言不搭后语。季阿娜·利沃夫娜发现了伊琳娜的外表有些变化,变丑了,但是她最终没有怀疑,我就是那个伊琳娜。我们成功地欺骗了季阿娜·利沃夫娜。你的那些整日里来家做客的朋友也被骗住了。在这儿,我出的事和我的疾病帮了我们的大忙。但是,我总是担心我骗不过那些认识我的人。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吗?我担心,如果我遇见认识的人,特别是那些待我好的、交情比较深的人,我不能做出样子,说这不是你们认识的伊琳娜。我担心,我会失去自制力,脸开始变白或变红,扑过去搂住他们的脖子或者还会有别的什么事。而今天命运给了我一次考验,并且我经受住了这次考验。我没有晕过去,也没有歇斯底里,我没有说出一句多余的话,没有失去控制。我经受住了这一切,而现在我有一种感觉,今后任何情况我都会经受得住了,我能应付自如,把它摆脱掉而不至于让你失望。而且从今往后你再也不用为此担心了。”

伊琳娜·诺维科娃说到这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起装满香槟的高脚杯。

“我觉得,谢廖扎,我们的一切都已经像我们预想的得到了结果。因此,我想我们应该为这个干杯,这一杯应该喝。”

伊琳娜·诺维科娃在整个诉说她事先想好的这段独白的过程中,看都没看谢尔盖·尼古拉维奇·别列津一眼。她不知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别人的假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