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假面》

第08节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尽管时间很晚了,但地铁的人还很多。在“鲍曼斯基”站从车厢里走出一大群乘客,于是娜斯佳·卡敏斯卡娅·阿娜斯塔霞得以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她一直还搞不明白在她周围发生了什么。柳德米拉·伊西琴科的突然死亡使她无论如何不能完全控制自己了。局长维克托·阿列克赛那维奇·戈尔杰耶夫态度生硬地与娜斯佳小声地说话,很显然他非常生气和伤心,但在这种情况下尽量不增加娜斯佳本人的心理负担。

“你回家吧,小姑娘。”他告诉她,尽管在他的声音里没有了平常的委婉和同情,“明天从早晨你开始解释清楚,你准备好,尽量安静下来,要从头开始把所有的情况详细地考虑一下,因为你不仅需要向我解释清楚。”

娜斯佳表示感谢地点了点头,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家去了。柳德米拉·伊西琴科那深红褐色的脸一直浮现在眼前,关于不得不在空荡荡的住宅里度过一夜的想法使娜斯佳觉得糟糕透顶。她希望哪怕是随便一个人在家里等她。这是一种极其少见的情况。就算不是丈夫,不是朋友,哪怕是一只狗或者一只猫,甚至金丝雀或者玻璃缸的小鱼也行,一个活人,一个会呼吸和有感觉的人。她害怕夜间留下她独自一人幻想时常浮现在眼前的那张已死去的女人的脸和自己因未来得及制止、拯救的罪恶感。

随着每一个使她离家越来越近的车站的驶过,这种恐惧就越发强烈,娜斯佳忍受不住了,离到自己的“谢尔科夫”站还有两站的时候她就从火车里出来了,抬头向上看了看,来到了自动电话机旁。

伊万·阿列克那维奇·扎托奇内在家。

“爸爸!”娜斯佳在电话里听到了他儿子马克西姆的声音,“是娜斯佳阿姨。”

过了几秒钟将军走到了电话旁。

“是娜斯佳吗?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

“我可以帮助您吗?”

“我希望您帮助,我感到厚颜无耻极了。您能不能和我散会儿步呀?”

“什么?坦率地讲是现在吗?”

“是的,我在地铁,离您不远。”

“可能的话,您最好能顺便到我们这来吗?我刚下班回来,我们在一起吃晚饭了。”

“伊万·阿列克耶维奇·扎托奇内,我不好意思,最好我回家吧。”

“胡扯,娜斯佳,请您相信,我很高兴与您在公园里散会儿步,尽管已经十一点钟了。”这时他压低嗓音用耳语说,“马克西姆一直等着我并准备好了吃饭,他是如此地努力想用自己的成熟和自己独立活动的能力让我高兴,如果我把所有一切原封不动地留下,去与您散步,看看这次表现如何?小伙子会生气的。而如果您参加到我们这个行列,并将成为他光辉成就的见证人的话,他将会很高兴的。因此,请您从地铁里出来并一直向左走,只是别走得太快。马克西姆去迎接您并去给您带路。您自己第一次找不到,我们这里的房子被独出心裁地编上了号码,而且很黑。”

她没有走多大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跑着来迎接她的年轻人。

“请把包给我。”马克西姆完全是一副成年人的样子说。娜斯佳再一次见到了她认识他的这段时间里这个年轻人所发生的巨大变化,要知道不久前,夏天的时候他还是个半大孩子,与父亲一起参加星期日的晨练并逃避练习单杠,而现在在娜斯佳旁边走着的是一个体格健壮、肩宽体阔变了嗓音的小伙子,长得不很漂亮(看来像父亲),但是具有大力士般的身材。而这大概像他母亲,娜斯佳想了想。将军这个人长得干瘦,身躯细而肌肉强壮,走路动作轻盈敏捷,而孩子稍微有些笨重迟钝,“请您放心,娜斯佳阿姨,”在路上马克西姆对她说,“我和父亲把您送到家,当然,如果您不想留在我们这儿的话。”

“留在你们这儿?”娜斯佳摆脱了若有所思的麻木状态,“那有些什么样的安排吗?”

“如果时间很晚了的话,您可以留下过夜。我们的住宅很大,大家都有地方住。父亲也这样说:如果娜斯佳阿姨不留在我们这儿过夜的话,我和你把她一直送到家。已经很晚了,所以不能让她一个人走。”

娜斯佳对马克西姆匆忙地脱离童年时代发自内心高兴,因为要知道真的是几分钟前她听到,招呼伊万·阿列克耶维奇·扎托奇内过去接电话时他是怎样叫他爸爸,而现在在与她的交谈中改称庄重的、成年人的“父亲”了。

“您发生什么事了吗?”伊万·阿列克耶维奇·扎托奇内在客厅见到娜斯佳时开口问道,“当着儿子的面可以讨论吗?”

“完全可以,没有任何秘密和有伤大雅的事儿。”

“好,那我们边吃边聊,请您过来。”

可以看得出,马克西姆的确在努力为甚至每个星期天都在被迫不得不工作的将军父亲做晚饭,甚至黑面包被切成整齐的三角形并独具匠心地在小碟子上摆出花样。

“娜斯佳阿姨,那您投票选谁啦?”

“什么?”娜斯佳没弄清楚,因为她已开始准备向将军讲述自己的不幸并尽量说得简明扼要,同时不漏掉任何重要的细节。

“我问的是今天您在选举中投了谁的票?”

哎,见鬼,选举的事她竟然给忘记了!也就是,不完全是忘记了,她记住了选区开到晚上十点钟,十分真诚地打算顺路去,在下班的路上把选票投入票箱。早晨做这件事她的勇气和毅力不够,为了在上班的路上顺路去选区,不得不早走整整半个小时,因为选区不在去地铁的路上,而完全在另外一个方向,所以为帮助斯塔索夫·弗拉季斯拉夫·尼古拉耶维奇,如果她准备做出这种牺牲的话,那么选举在她看来不值得这样做。她确信下班回家时完全来得及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但是在她的办公室柳德米拉·伊西琴科自杀后,民主派与共产党的斗争她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而现在已经晚了,各选区结束工作已整整一个小时了。

“谁都没有选。”她承认说,“我来不及了,一大清晨我就去上班了,而现在……这不才回来。我确信,晚上来得及进行表决,但在上班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儿,所以只好耽搁了。”

关于在各选区开放前她匆匆忙忙赶着去上班的情况,娜斯佳当然说了谎话。但没有讲清楚,她每天早晨充满痛苦地起床,尤其是如果窗外一片漆黑时和早晨起来头半个小时她困难地忍住因需要穿衣服和去什么地方而恼恨和委屈的眼泪,她感到特别的不舒服。她有这种毛病,脚像灌了铅,手像棉花团一样不听使唤,头晕脑胀。但是在下午三点钟之后,她感到自己是一个完全合格的人,思维敏捷,可以不知疲倦地工作到半夜。

“您怎么就不害羞!”马克西姆责备地说,“如果这些人都像您一样我们可以失去一切,你们的工作比我们的未来更重要。你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生活,所以对你们来说谁掌握政权反正都一样。如果是共产党们执政,这样你们将损失的不多。因为你们在他们执政时生活过,因此,你们有能力适应,而我们呢?我们将怎么办?如果共产党将领导杜马呢?任何商业学校,任何外国教育,任何短期旅行将不再有。将没有地方挣钱了。你们在改革形势下已经快乐地生活过了并哪怕是能够积累点什么,我们还没有工作过,因此,我们现在就应该在贫困中生活?当然,你们这些人都是那些有事的和很忙的人,而去选区参加选举的是少先队员和崇拜共产党和仇恨民主派的贫穷的人。因为他们确信,在共产党执政情况下他们生活得最好。”

“马克西蚜!”将军尽可能严厉地说,“你在哪里学会的这些?我已经说了,你没有任何权利在任何方面责备挪斯佳·卡敏斯卡娅·阿娜斯塔霞,她是个成年女子,警察少校,她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不期望任何人,任何帮助,任何小恩小惠,现在她三十五岁了,她有权利做她认为需要和正确的事,和有权利不去想马克西姆将要说什么,因为马克西姆暂时还什么都没有做和没有什么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而只有希望成年的叔叔和阿姨们用自己的双手为他建立那种他将感到舒适和方便伪生活。我认为,你要向我们的客人道歉,这样,第一部分的争论将告结束,但还有第二部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和你担心什么。在最近三年你们在那儿很好地学习了一些非正式的东西,也就是说你们提出了很好的看法,但并非因为你们十分了解事情真相,而是因为教师们把它们提供给了你们。所以,你们已经不是孩子,要很好地理解这一点。你们有了自己的知识,不要沉醉。你们要珍视自己的四分和五分并为学习不是特别的紧张而高兴。教师简直管不住你们,因为你们没有获得知识的促进因素而且教师也不知道如何迫使你们学习。他们因毫无出路和个人的束手无策把很好的看法提供给你们,而你们放肆无礼地利用和嘲笑这一点,不是不声不响地,而是公开地。为什么这种情况成为可能的情况了呢?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除了必须通过严格考试和竞赛才能去国家免费教育学校以外,还有一批商业学校,这种学校无需任何竞赛或遴选和入学考试,只要通过测验付钱便可以完全随心所慾地上学了。在结束自己的商业学校学业时,你们打算去国外工作,而事实上生活是另外一个样子。这些就像一个大字母写在你们的脑门上,无论对谁都不成为秘密。你们敲竹杠的店铺准备把你们培养成经理,并答应送你们去国外实习,而你们已经等在那里张开了嘴。当然,你们非常害怕这个甜蜜诱人的好事突然化为泡沫。你们没有在竞赛中选人国家学校,你们早就不再好好地学习了,所以你们的知识等于零。你们不想去参军。你们已经不能好好地挣钱,转售时狡黠地搞出一些价格名堂。这样一来,我亲爱的儿子,任何人都没有为你和为所有你们这一代人解决这些问题的义务。你要想进我们的机关学校,就要考试及格,根据一般理由,所以我已经不能动弹动弹手指头为你向随便谁求个情就能办成事了。你考试不及格就去参军,我将不会给你支付在商业学校的学习费用。如果你自己挣钱去上这种学校——那就请便,我再一次重申:我作为你的父亲,给你衣服穿和给你提供免费住处一直到你满18岁之前,就这些。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其中也包括我,不应该再给你提供任何东西了。就是你自己的未来应该关心的是你本人,而不是那个你竟敢责备的娜斯佳·卡敏斯卡娅·阿娜斯塔霞。你要明白她是那样地忙于自己的职责,以至于没想一想你幸福和昌盛的无忧无虑的生活。我认为:这个话题我们讲完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吃晚饭了。”

马克西姆噘嘴生闷气了,但不敢从桌子旁边走开。在这个家庭里流露出不和睦是不愉快的事。

“娜斯佳,请您讲一讲您那里所发生的事情。”

娜斯佳·卡敏斯卡娅·阿娜斯塔霞尽可能简要地向伊万·阿列克耶维奇·扎托奇内讲述柳德米拉·伊西琴科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

“您需要出主意吗?”当娜斯佳不吭声的时候他问道。

“老实地承认,不需要。”

“这很好,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给你出主意,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因此出主意没有用处了。”

“我感到害怕,伊万·阿列克那维奇·扎托奇内,我怕我单独一个人呆着我真能看到她。”

“这些事会过去的,而且比您想象的还要快,今天你可以留在我们这里,总而言之,在您丈夫未回莫斯科之前您可以在我们这里居住。”

“谢谢,但我习惯在家里住,请您告诉我,要公正客观,我的罪过很大吗?”

伊万·阿列克耶维奇·扎托奇内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淡淡一笑。

“娜斯佳,一个患严重精神病的人——就像是一只从兽笼里逃出来的老虎,她的行为不可能预见到,而且也无法控制她。即使某个人能成功地做到这一点,即使某个人很好地研究和搞明白了控制病人的谵语系统,以至于达到可以控制他的程度,有朝一日病人同样能摆脱控制。小老虎在很小的时候,两周的时候可以抓住,用*头把它养大,把它放在床上和你在一起,当它患病的时候夜里不睡觉,但任何人和任何时候不能断定,闻到血腥味之后它不咬死自己主人。娜斯佳您听见没有?任何人和任何时候,猛兽就是猛兽,而精神病人就是精神病人。”

“我应当感觉到她有某种不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别人的假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