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阻挠刽子手》

第18节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安东·安德烈耶维奇·米纳耶夫脱掉西装换上了运动裤和高领毛衣,正准备吃晚饭,门铃响了起来。

“您坐下,我去开门。”妻子指着铺上桌布的桌子对他说。

安东·安德烈耶维奇听到了客厅里的说话声,一个是他妻子的声音,另一个也是女人的声音,但是他不熟悉。他想,大概是邻居吧,来借盐或者火柴的。当妻子走进厨房的时候,他已经给自己盛了满满的一盘子汤。

“安东,请你到我们这儿来一下。”

他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将盘子放到了桌子上就来到了客厅里。他看到的这个女人立刻使他喜欢:年轻,30来岁,身穿长裤和布料长上衣,脸蛋好看又略带羞涩。

“您好,”她羞怯地说,“我就住在附近的一座楼房里。我有一个请求……恰当地说是一个建议,我甚至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您大胆点说,”米纳耶夫鼓励她说,“我们不会吃人,您有什么事?”

“谢天谢地,暂时还没什么事。”女人笑了笑说,显得更加可爱。她说:“是这么回事,我女儿已经六岁,今年上学了。您想啊,她现在有小朋友、同班同学,她总是同小伙伴们在我们的小公园内玩耍做游戏。而我们家的窗户全朝另一个方向开,透过窗户看不到小公园。因此我经常焦躁不安。她还很幼稚。再者,您想啊,从我们家到学校去她还得穿过马路。而如果从你们的家去上学,就不用横穿马路了。”

“我听懂了,”米纳耶夫打断她的话说,“您想换个地方。”

“我真求之不得,”女人点头说,“现在我正走访各家各户,寻找愿意换房的人。当然啰,供我挑选的余地不大,这您也许知道……”

安东·安德烈耶维奇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两栋楼房完全一模一样,其设计特点是在每一层中找不出两套完全相同的住房。所有住房在平方米的数量、房间的分布、厨房的大小以及其他一些数据上都不相同。要想在不需要补偿和本人又不受损失的条件下换房,就应当找住房完全一样的房主协商。米纳耶夫居住的这栋楼有九层,如果把比较便宜的第一层和最高一层刨除在外,那么适合进行交换的住房只有7套。这样一来,供这位令人神往的年轻妈妈选择商谈换房的房主就寥寥无几了。

“您已经走访过几家户主了?”他问道。

“都走访过了,”她低声说,“您这是最后一户了,白天我已经来过了,可是您家里没有人。”

“我们需要考虑考虑,”安东·安德烈耶维奇说,“我理解您的难处,可是,这一切来得又是这样突然……”

“我们也应当看一看您的那套房子。”妻子插话说。

“我的房子和你们的一模一样,如果我的房子比你们的小,那我也不会提出交换。说实话,我已经做了欧式风格的内装修。”

“您是想说,如果我们同意与您换房,我们应当给您以补偿?”

“这怎么说呢……”来访者又笑了笑,这次是犹豫不定的窘笑,“这也是我心中期盼的。我为装修花费了许多钱,现在我那套房子可比你们的这套房子值钱多了。但是,如果您不愿意给我补贴,那也许……您能理解,对我来说我的小女儿更宝贵。”

“请原谅,您有丈夫吗?”米纳耶夫打断她的话问道。

“没有。只有我同小女儿两个人。这有妨碍吗?”

“这倒没什么,随便问问。我只是想,如果您有丈夫的话,那么我就同您的丈夫简单谈一谈,使您从讨价还价中解脱出来。但是如果没有丈夫,那……”

“没有丈夫,”她很肯定地说,“我只能寄希望于您能替我多着想一些。”

“那是一定的,”米纳耶夫很快回答说,“我们这么办,您给我们留下住址,我们再去看看您的住房,之后我们再具体商谈。”

“好吧,”女人喜笑颜开地说,“六号楼,第二十九号住宅,第四层。我叫伊拉,您何时光临?我什么时候等您呢?”

“就今天吧,我们去看一看,”米纳耶夫答应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就进晚餐了。”

“这可太好了。”她立马高兴起来,“我在家等你们,谢谢你们。”

“您慢点感谢我们,”安东·安德烈耶维奇的夫人说,“要知道我们可什么也没有说妥,什么也没有答应您。我们只是说去看看,然后我们再决定。”

“反正得感谢你们,”来的女人笑着说,“其他人家甚至连考虑都不考虑就回绝了。谁也不想平白无故地离开住惯的老地方,这不是明摆着的么。要搬家,东西得收拾,家具要搬动——有谁愿意这样做?”

在他们送走女邻居伊拉,关上门,回到厨房时,米纳耶夫的妻子说:“还是她说得对,收拾东西,搬动家具,然后再把所有的行李物品打开包装并摆放好——谁需要无缘无故地这么干呢?岂不是没事找事!如果她家的房子大一些就好了。”

“可是她家的房子进行了装修,还是欧式风格呢,”安东·安德烈耶维奇边说边津津有味地喝着汤,菜汤虽微微变凉,但味道还是好极了,“您不妨粗略想一下,这种装修得花多少钱?”

“用不着,你说花多少钱?”

“很多,娜塔,要花很多钱的。再说搬一次家怎么也比不上装修事多。搬家只是劳累两三天的事,况且不是搬到另一个城市去,仅搬到附近的楼里而已。而装修呢,如果不多说的话,至少得一个月的时间。这个伊萝奇卡看样子不像一只狡猾的狐狸,同她还可以讲讲价钱,给她的补偿可以大大小于装修的实际费用。娜塔,这可能是一笔有利可图的交易。还是让我们先到那里,去她那里走一趟,看一看。此外,你别忘记物价在上涨,我们可以对她原先的装修费用进行讨价还价。而如果我们自己打算装修的话,现在就得花大价钱了,我们的第二道菜是什么?”

“炸牛肉饼,炖白菜。”

“端上来吧,不,最好还是别端了,咱们过会儿再吃,穿上衣服,咱们看房子去。”

“这不是太着急了吗?”妻子会意地笑了笑说。

“当然啰,如果这事对我们有好处,就应当抓紧,趁她现在还没有同任何人说妥。”

米纳耶夫夫妇二人很快换好衣服,前往邻近的楼房看房子去了。

伊拉家的房子果然装修得很豪华。意大利的卫生设备,漂亮的瓷砖,吊顶的天花板,地板上铺着地毯,客厅和浴室里都装有大镜子。这哪里是住宅,简查就是仙境。米纳耶夫以饱含醋意的目光扫视了两个房间,不过没有发现男人逗留过的痕迹。迷人的伊萝奇卡好像没有撒谎,她确实是独身。这很好。她要亲自参加商谈换房这一事实,不仅能够证明她有唤起人们对她孤独处境抱有怜悯同情心的愿望,还能够证明她是否说假话,有无丈夫或者相好的男人。换言之,这可能意味着她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因此对她应当小心提防。好在这似乎不是那样。她是一位真正的单身母亲,也不贫穷,否则,哪儿来这样豪华的装修?

伊拉带领他俩参观住房,把每个角落都指给他们看,她打开壁橱的小门让他们看,向他们说明,装修后一切都变得更方便更加合理。米纳耶夫承认,壁橱内做了改动,已不像他家的壁橱内部结构,更加好用了:装有隔板的一些格子都变成了抽屉。这样,有外人在场打开壁橱时,也看不到乱七八糟的床单、枕套和贴身内衣,并且也看不到不雅观的杂乱无章的东西,而看到的是装有奇妙拉手的整整齐齐的抽屉。在抽屉里存放东西更方便,也各不相混。

随着分分秒秒的过去,安东·安德烈耶维奇对这套住房的爱恋愈加强烈。看完后他觉得他比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愿意住在这里。

“好啦,让我们谈谈钱吧,”看罢后他说,“您要多少钱?当然,您要考虑到:第一,装修不是今天完的工,也就是说您已经在装修完的房子里住了一段时间了。第二,这样的装修并不是一切都合我们的口味,某些地方我们还不得不重新装修,也就是说这不得不花钱。”

“我为装修花了两万美元。”

“哎呀!您的装修比用黄金装修的还要贵啊!”安东·安德烈耶维奇的妻子哼了一声说,“您也许专门挑要价最贵的公司干的吧?要是我们装修,花上一万足够了。安东,你想想吧,我们现在不得不为我们这位如此不勤快的邻居而慷慨解囊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她疑惑地摇摇头。

“我同意一万,”伊拉轻声说,“当然,你们不应当多给钱。如果你们认为这值一万的话,那就这样定吧。”

“但是,考虑到我刚才给您说的那两点,我们准备付给您的补偿费不能超过六千。”米纳耶夫郑重地说,他对妻子的出色作用颇感满意。他说,“我们不得不更换浴室和厨房里的所有瓷砖,因为我和妻子都看不惯玫瑰色,还有其他的地方也得动一动。”

“那当然,”伊拉更轻声地说,“如果您同意与我交换住房,那六千就六千吧。每当安纽特卡出去玩耍的时候,我的心就忐忑不安。我也不能不放她出去,因为她想同一些小女孩交往,而我也没空陪她一起出去。我都快疯了,您能理解吗?您就拿出六千美元好了,只要能搬到你们的那套住房去。”

一瞬间米纳耶夫甚至有点可怜她了。据他估算,伊拉装修确实得付出那么多钱,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样一来,他们就占了这个可爱的女人一万四千美元的便宜。显然,他们不会更换任何地方的一块瓷砖,这种色调的瓷砖蛮讨人喜欢的。总之不用再为装修花一戈比的钱。所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安东·安德烈耶维奇都能够亲自动手,他有这种技能。没有关系,自己的利益也应当维护。这次调换住房是谁要求的呢?是她。这就算她为此付出的代价吧。

他们已经谈妥要在最近办妥所有必需的证件材料,接着就分手了。

娜斯佳从来不喜欢游击式的工作作风。她不喜欢冒险,始终记得有首长在旁边,有事能同他们商量并征得他们的允许。假若首长是像维克托·阿列克谢耶维奇·戈尔杰耶夫这样的人,尤其得这么办。有几次她曾试着自己做主和冒险,但没有一次有好结果。因此,星期天一过她便立即去找戈尔杰耶夫,将自己对帕维尔·绍利亚克的一些怀疑同他交流。

“他的新证件上使用的姓名我们是知道的,我们当然可以宣布通缉他,但是……”

“但是什么呢?”戈尔杰耶夫问道。

“我不相信,不相信绍利亚克是刽子手。我想找到他并同他谈谈。”

“真有趣,谈什么?”上校扬起眉说,“你是不是要问他,是他杀了四个人吗?那他会这样对你说,他谁也没有杀过。接下去怎么办呢?”

“我会有话说的,比如可以谈他钟爱的玛加丽塔·杜格涅茨。我会想办法使我的一些怀疑得到证实。您要知道,维克托·阿列克谢耶维奇,如果绍利亚克是刽子手,如果我能够在他做完心中暗定的事情之前让他到莫斯科的话,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制止他。他准备杀害四个人,我估量还有二人将要被杀害。”

“你甚至能想到他要在什么地方下手?”

“是的,但愿我别想错。但是,如果我们在俄罗斯三个较大的州撒网,我们的人手显然不够。况且我坚信,杀人犯呆在行凶的地方不会超过一昼夜。他先躲在一旁观望,然后前往他要去的城市,很快找到自己的目标,将其除掉后就立刻返回老窝。如果我们在这三个较大的州进行严格盘查的话,那我们不是就会陷于‘在黑屋子里找黑猫’的尴尬境地吗?再说,这个屋子里没有猫。”

“你准备怎么办?”

“我们可以先从照片入手。绍利亚克的照片是有一些的,因为他曾从我们的系统经过。应当试图查清,是否有人看见过绍利亚克同被害者在一起。中心保存有绍利亚克的指纹,那是两年前他被捕时留下的。应当把他的指纹与犯罪现场留下的痕迹对比鉴别。最主要的是应当弄清,他怎么知道这些人的。他从哪里知道正是这些人干出野蛮杀人的勾当。如果我们弄清楚了这一点,就会知道,还有谁可能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我们就可以从此人嘴里获得将被杀害的三个人的名字。但这需要时间,维克托·阿列克谢那维奇,应当延长期限。因为我还想考虑出一些办法,暂时稳住帕维尔并迫使其来到莫斯科。在我们做好把他企图要杀害的人保护起来的准备工作以后,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不要阻挠刽子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