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 谷》

第21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凯茨踏上警察局台阶的时候正是8点。这时,上9点早班的人都还没到。

走廊里静静的,只有凯茨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回荡。工作间里黑乎乎的,她拧开灯,走进机房,起动了“福尔摩斯”系统。没有关于格里格斯的消息,关于乔治·伯恩利在哪个饭馆吃过饭,电脑也是无可奉告。不过其中倒有关于伯恩利在健身俱乐部的情况和运通公司给他支付薪水的记录。

根据输入的信息,电脑推测作案人为男性,年龄约在25至45岁之间,是同性恋。根据前天拉尔夫夫人提供的信息,“福尔摩斯”还推测,作案人长一头浅黄的头发,身穿浅色外套。凯茨把这些推测结论打印出来,揣在兜里。虽然纸条在口袋里并不占地方,但直觉告诉她,它分量不轻。

九点钟,门开了,电话铃声也响了起来,凯茨回头看见格里夫斯正用托盘托着几杯咖啡倒着往屋里走。咖啡泼出来,溅到托盘上,看见凯茨,他转过身来,指着咖啡问:“来一杯吗?”

“早晨好,吉姆。”

“你好像对这个案子特别感兴趣,弗拉德?”

她拿了一杯咖啡,说自己是因为无聊,所以才这么一大早就跑到这儿来了。

“来得正好,吉姆,我想看看从格林和伯恩利家里取证来的那些收据。”

格里夫斯打开抽屉取出两个文件夹:“是这个吗?”

“没错儿。”她自言自语道,“三张带灰边的2x3英寸大小,是伯恩利的;一张带灰边的,两张白的……这也是伯恩利的吗?”

“不,是吉姆·格林的。”

“我可以拿走半个小时吗?”

“没关系,它们已经存在这儿了。”吉姆·格里夫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谢谢你,吉姆。”

“没问题。不过,要是头儿有意见,你还是学乖点儿。”

“放心,吉姆,我心里有数。”

收据放在兜里沉甸甸的,凯茨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她坐在自己桌前掏出收据,发现昨天晚上自己在“醉鬼”拿的收据和乔治·伯恩利的收据看起来是从同一本发票本上撕下来的。

她原以为格林收据上的笔迹和伯恩利的那几张很相似,现在看来,不仅仅是相似,而且很显然,格林收据上的字也是招待安妮写的,它们和自己昨天晚上的账单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这么说来,格林和安妮至少打过一次交道;伯恩利很可能在“醉鬼”吃过三顿饭。也就是说,格林和伯恩利都去过昨晚自己和瓦莱丽去的地方——“醉鬼”酒吧。

凯茨回到格里夫斯的抽屉边,取出格林的汽车票。票只写着这是格尔德巴士公司的车票,日期已经褪得看不清了。她拿起电话拨了格尔德巴士公司的电话号码,那边没人接,凯茨索性放下话筒,按下免提。“嘟一嘟”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办公室,格里夫斯不耐烦地朝她挥挥手。

“谁是安妮?”他问。

“一个女招待。”

“怎么样?想帮我打会儿字吗?”

“不!”她说,“我要去见探长。”

“那好,不过走之前,请把电话挂了,别让它老在那儿叫。”

凯茨没听见,刚要转身出门,只听有人在身后成:“弗拉德,电话!”她这才想起来,赶紧回过身想把电话按掉。手指刚要接触到电话,“嘟嘟”声停了,一个细细的声音说道:“您好这里是格尔德巴土公司。”

凯茨没有料到电话居然通了,她很吃惊:“早晨好,请问是格尔德巴士公司吗?”

“我刚才说了,是的。”

“噢……我是从布赖顿的约翰街打来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从格尔德出发,花2.3英镑能走多远?”

“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没有。”

“好吧,那就要看您想去哪儿了。”

“好。要是走格里格斯或是密得赫斯特那条道呢?”

“是的,的确有这么条路线。不过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谁?,您为什么要了解这些事情?”

“我是弗拉德警探,我在布赖顿约翰街的警察局。能不能请您告诉我从格尔德到格里格斯要花多少车费?”

“对不起,请稍等。”大约三分钟后,那个声音又说道,“2.40镑。”

“多少?”她又问了一遍。

“2.40镑。

“您肯定吗?”

“当然!”

凯茨心里有点儿沮丧。

“怎么,您那儿有人抱怨涨价了吗?”那个小鸟般的声音又道:“4%的涨价率还没有通货膨胀率高呢!”

“4%?你们涨价了?在这之前的票价是多少?”

“我们是10月份涨价的。十月以前,这段路花2.30镑就够了。”

凯茨的心狂跳起来。太好了!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她简直要跳起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布 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