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 谷》

第33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凯茨往警察局打电话,麦金尼斯出门了,11点以前估计不会回来。

胸部还在隐隐作痛,她就着牛奶服下几片葯,来来回回在屋里踱着,等待葯性起作用。她拉开客厅窗帘,下意识地朝外张望着,总觉得外面会停着几辆不明身份的汽车或是有人在监视她。窗外布满阴云,街道空空的,一片冰冷。她听见牛奶瓶倒地的声音,立刻警觉起来。要是外面真的有人,她倒是想去会一会。

她换上仔裤,穿上一双低跟黑色鞋,把钱和钥匙装进挂在腰间的皮夹里,又把鞭子藏在袖子里。全副武装完了,她跳了几跳,算是给自己壮胆。

冬日的阳光照进房间,屋子里一片静谧。玩具小猪们正睁着溜圆的眼睛看着她。

她拉开门闩,拧开锁来到屋外。门厅里散落着一堆信件。她目不斜视地走下屋前的台阶。

太阳冲破云层,露出脸来,给整条街洒上了一层金子般的光彩。阳光照在草地上,露水闪闪烁烁。凯茨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肋部还微微有点儿疼,可毕竟感觉好多了。

她走下台阶,朝小山那边望了望。那儿有个花园,路到那儿就是尽头了,是个死胡同。她向左转走下坡去。风刮过来,吹皱了灰色的海面。

凯茨低下头,把头缩在衣领中,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抵挡刺骨的寒风,可她的眼睛却一直机警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她今天没有把头发扎起来,轻风不时地把她过肩的长发吹到脸上。她有点儿兴奋,觉得充满力量。

她漫无目的,不紧不慢地走着。清晨的光线变化得很快,太阳仿佛在云层中穿梭一般。一辆辆汽车从身边驶过,可对凯茨来说,它们却仿佛静止了一般,丝毫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她穿过车流,往海滩的方向走去。她闻到一股夹杂着海草和盐水时的咸味儿。此刻,她真想像往常一样撒开腿跑一跑。穿过铺满鹅卵石的海滩就是皮埃尔广场。一条黑影出现在她眼角的余光中。她俯下身子捡起一块卵石,那身影神不知鬼不觉地停住了。她把石子扔进水里,影子又继续向前移动,一切都看似那么不经意。

凯茨只觉得血往上涌,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越是在危险面前,越要沉着。她继续向前慢慢踱步,心情反而越来越好。

海水一遍遍地冲刷着岸边的卵石,她捡起石子,打着水漂。

几分钟过去了,没有人走近她。她转过身,耳边吹过一阵轻风,周围没有人朝她走来。凯茨觉得自己简直有点儿疑神疑鬼。

她摸摸头,受伤的地方肿出了一大块。想到这里,肋下也疼了起来。

海水若即若离地追着她的脚步,她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在浪花间跳跃着。她警觉地朝四周望望,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现象。

她费力地爬上一块被海水打湿的堤坝,长出一口气,既紧张又兴奋。她要努力调动自己的第六感觉,去感受周围的事物。

凯茨的背后是一片海滩,右边是冰冷的大海,左边是一堵爬满苔藓的高墙,车流在脚下川流不息。

她走进不远处一个堆放杂物的窝棚。脚下的卵石发生嘎嘎的响声,她觉得血流加速,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窝棚里黑乎乎一片。她在心里暗暗咒骂这次一无所获的探险。她走出棚子,外面依然是阳光、小鸟和忙碌的车流、人流。

太阳越升越高,照在脸上有点儿刺眼。她来到广场,心情渐渐开朗起来。她想到麦金尼斯探长,现在已经10点半了,过了11点他会打电话过来。想到这里她加快了脚步。虽然依旧保持着那份警觉,可她心里也不禁认为周围的确没什么危险。走近停车场时,她仿佛又看见了那条黑影,可等她再看时,黑影又不见了。要是有人藏在停车场,那应该离自己不远。她一边走一边注意身后的动静,却没有听见有脚步声。她转过身,身后一个人也没有。

因科曼街上几乎没有人。凯茨打开房门,刚想走进房间,想起门厅里散乱的信件。她转过身却发现信件被整整齐齐地码放在门边。这太奇怪了,她觉得背后冒出一股寒气,显然有人来过这儿。

她怒气冲冲地冲进每间屋,把房门摔得啪啪直响,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他显然没有胆量露面。她气得脸色发白,心跳加快,真想一鞭子抽在这个胆小鬼的脸上。

一阵又急又响的电话铃声响起,凯茨盯着电话看了好一会儿。从前电话声并不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这个声音让她心神不安。电话里仿佛藏着个残酷的幽灵。只要她一拿起话筒,对方不是用沉默来威胁她就是给她危险的警告。那张肮脏的嘴会用言语侮辱她。

她看看钟,现在是11点55分,电话已经响了六声。她深深吸了口气,拿起话筒。电话那头说了声“情稍等”便没了声音。凯茨刚想发作,一个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我。”这个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敌意。

“你好,瓦莱丽。”她的声音冷冰冰的。

“你没事儿吧,亲爱的。你听起来——”

“我很好,有何贵干?”她的话出奇地简练。

“我只是想问候问候你。你怎么了,杰夫则给我打电话问起周末的事儿,我不清楚是不是已经安排好了……”

“是的,我安排好了。”

“那好,我告诉杰夫,我们俩周五晚上或周六过去。”瓦莱丽的口气似乎是在谢她。她只好说:“我周四就过去,去修养几天。”

“我会想你的,你去告诉杰夫吧,给他打个电话?”

她不很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他在家吗?”她问。

“当然在,他刚放下电话。我们周五晚上去,让他5点半去我那儿。”

“还有吗?”

“还有一件事,一起吃午饭怎么样?”

“什么时候?”

“1点。”

凯茨答应了下来。

杰夫接电话时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凯茨这才蓦地意识到,自己竟不知道杰夫是干什么工作的。

“你好,瓦莱丽让我给你打电话。”

“你怎么样?”杰夫道,“听说遇到了点儿麻烦?”

“你别听他的,”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欢快些,“没什么,只是摔了一跤。”

“现在好了吗?”

“放心,我恢复得很快。”她又想起了那天受伤的情景,“对了,杰夫,我周四上午去格里格夏城堡,瓦莱丽让你周五晚上5点半去他那儿,你们从他那儿出发。”

“他和你分开两个晚上都不行吗?”杰夫半开玩笑道。

“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她反击道。

“好吧,谢谢你打电话给我。”

凯茨还想说什么,电话断了。她看着电话出神,不一会儿,探长打电话来了。麦金尼斯在调查约翰·戴维斯案件,虽然没查出确切死因,却得到了几张被害人的照片。

“戴维斯的歌,唱得不错,晚上在一家夜总会打工。他有几张用作宣传的照片,他姐姐也提供了几张照片,现在正在对它们进行翻拍。”

“有彼得·比奇曼的消息吗?”

“音响店里现在的新职员都不知道有这个人。他原来的老板也没提供什么重要线索,只是说比奇曼这个人有点儿乏味,烦人。”

凯茨谈起自己和推销员汤姆林森的约会,探长没表示什么异议。她提起周末要去城堡,麦金尼斯还是没说什么。“汤姆,昨天我受伤了休息几天会好些。”

“当然,你预约疗养的事了吗?”

“我联系过了,安排在下周一。”

“好,我去告诉总督察先生。”

“谢谢你,长官,能不能再帮个忙?”

“什么?”

“还记得我从电脑里输出的案件材料吗?昨天摔倒时,我把它弄湿了,而且撕坏了。我能不能重新打印一份?”

“那不行。”他的回答很干脆,凯茨不再追问。

“那么照片呢?”

“你可以向圣或格里夫斯要,他们会给的。”

“我想要约翰·戴维斯的照片。”

“那也没问题,一点钟后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一套。”

“有没有关于格里格夏的消息?”

“我们已经挨户调查了两天,那里的居民很难找,至今也没人认出那三个人。”

“他们应该去找酒吧女招待安妮·路易斯打听打听。”

“是开账单的那个安妮吗?”

“对。她妹妹玛格丽特是总诊所的秘书,她也做过女招待。她们是姐妹,又在同一所学校上学,有可能字迹很相像。”

“你刚才是说要去城堡吗?”

“是的,先生。”

“要是那样的话,你最好不要去问那位妹妹。”

“为什么?”

“这事还是得让男警探去做,就当它是挨户调查的一部分。要是你先去问,也不会有多少收获。”

这话听起来不无道理,凯茨没有表示异议。

“弗拉德,你该好好休息几天,把案子放一放。”

“可是我放不下来。”

“还是暂时放一放吧,否则……”

“好吧。城堡之行,我不会专程去办案,不过我会处处留心的。”

凯茨走进卧室,打开沾满血渍、污渍的案件材料,纸的味道不太好闻,边角上沾着血迹,她感觉身边好像有个护花使者一样,自己遇到危险总能死里逃生。“福尔摩斯”固然能输出案件分析材料,但它只能在所给信息的基础上得出结论。突然,她心头一亮,有了个主意。

麦金尼斯正和总督察在一起。对方一接起电话,凯茨便迫不及待地说:“我刚有个主意,不妨把戴维斯假设成被害人之一,输入‘福尔摩斯’,看看能得出什么结果。这几起案子虽然手段不一样,但这样也许会打开一条新思路。”

“说下去。”对方的声音有点儿特别。

“凶手想把我们引入歧途。先假设一下,也许能总结出什么联系,然后再顺藤摸瓜。”

“很好,弗拉德,你就这么休病假吗?”说话的是布莱克赛,凯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刚才我正和麦金尼斯探长谈案子的事。他正好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准备下午讨论。”

“对不起,长官。”

“没什么,弗拉德。要服从安排,不要急于立功,一鸣惊人,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值得表扬。”

她拨通了城堡的电话,这一回玛格丽特听起来情绪不错。安排妥周末的约会,雷切尔建议周四晚上共进晚餐。

出门前,她又给格里夫斯打了电话。

“知道吗?比利·廷格尔要戒烟了。”他说,“他在追莫伊拉!”另外,这儿有几张照片要给你,头儿让我把戴维斯也输进电脑。”

“输完戴维斯的材料,能不能给我一份打印出来的分析资料。”

“那得看你愿不愿意和我共度周末了。”格里夫斯狡黠地笑着。

“行,去哪儿?”

“跟你开玩笑,凯茨。三点以前找比利联系吧。”

她放下电话,现在可以去见瓦莱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布 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