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 谷》

第37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这句话一出口,凯茨长长舒了口气。心里说不上是难过,还是什么别的滋味。麦金尼斯看出她的情绪变化,把酒瓶递了过去。她不假思索地倒了满满一杯。

“瓦莱丽和前三桩杀人案都有关联。他拿不出不在现场的证明,而且在比奇曼被害那天晚上,他就在离那儿不到5英里的一家旅馆里。不但如此,他还因某种原因和杰里米·阿沃卡多有联系。约翰·戴维斯从阳台上坠落而死那天晚上,他也拿不出充足的不在场的证明。”

麦金尼斯坐在一把高背椅里,双手捧着酒杯,身体向前倾,专注地听着。

“昨天我被人袭击后,瓦莱丽立刻就赶到了。他把我弄进屋,千方百计想送我去医院,可是我不想去。他走了以后,我接到了几个奇怪的电话。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那儿占线。可他却说自己不在家。”她顿了顿。

“接着说。”

“我觉得瓦莱丽大可疑了。他没有不在场证明;离案发现场那么近;他和涉案人中的两个有关系。而且,他的年龄正好和“福尔摩斯”提供的材料吻合……”

“凯茨,所有这些都不确切,你没有真正原始证据。”

“我知道。可是,这些都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积累起来的印象。就拿我第一次碰到瓦莱丽来说,他对乔治·伯恩利的事特别热心,简直可以说是太热心了。他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格里格夏,可自己却说不认识那个地方。一星期后,我们驾车去密得赫斯特,他又说那里离格里格夏很近。”

“也许他是到了那儿才知道路的。”

“可能是。”

“可是为什么非要逮捕他呢,凯茨?”

“确切地说,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你必须抓住他。”

麦金尼斯往前挪了挪:“女人的直觉固然灵敏,凯茨。可是你难道不觉得我去向布莱克赛汇报时应该谈得更详细一点儿吗?”

“我不是在谈直觉,我说的是证据。等托马斯被逮捕归案了,我再谈直觉的事。”

“这是什么意思?”麦金尼斯问,

“我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解释。”

“我可清楚得很,以谋杀罪逮捕一个人,得拿得出实实在在的证据。”

“我知道,证据会有的。没准儿我屋里的凶器上就有他的指纹。”

“为什么?”麦金尼斯道,“说话要有根据。

“目前没有。我猜想目前我们还是以同性恋心理为线索,但在这一点上至今没有证据。

“说得对,也不对。”麦金尼斯道。

“怎么?”

“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一直没见鲍勃·穆尔?其实他一直在法医实验室。简单地说,当人活着的时候,很容易判断他是不是同性恋。人死后,还是可以通过人体某些组织的变化来判断他是否为同性恋。比如说,他们的括约肌就不一样。”

“几个被害人的肛门部位几乎都受到了严重破坏。当时,我们坚信这案子和同性恋有关,马上作了dq-aipha测试。后来因为你坚持自己的意见,所以我和总督察商量了一下,把鲍勃·穆尔派到了实验室。”

“现在组织分析报告下来了,结果证明格林是同性恋,比奇曼和伯恩利不是。

听到这里,凯茨想说什么,麦金尼斯阻止了她,继续说:“但是,弗拉德,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肯定不是同性恋,或不是被同性恋所害。我们所知道的是,即使有性行为,这些被害人也是处于被动一方。”

“可是这样的话……”

“对,很有可能是凶手布下的假相。我们那时候不是曾经说起过,凶手有可能先杀后姦吗?”

“对。”

“可是杀人动机呢?”

“也许这些人之间都以某种方式存在联系——可能是通过格里格夏、金钱,或是通过杰里米·阿沃卡多。假设约翰·戴维斯是被人谋杀的,凶手伪造了现场,使之看上去像是意外。后来也许是出于什么压力,他急需把其余三个人也干掉。因此才想出这么个主意——一个变态同性恋杀人狂。”

“好吧。”麦金尼斯道,“就算我同意你刚才所说的,这些事情总得有个理由吧?”

“这我懂。答案肯定和钱有关,也许还和格里格夏有关。我去过那儿的妇科诊所,那里保安密布,戒备森严。特警队在那儿当然是好事,但这不能保证这个镇上没一点儿问题。要是能找出被害人和那里有什么联系的话,也许答案就会明朗一些。”

“威斯特和莱瑞迄今为止在那儿一无所获。”

“他们找镇上的人谈过吗?那儿有个叫汤姆的园丁曾经提到,周日有年轻男子出入过城堡。”

“威斯特和莱瑞目前还在镇上,我会再派些人手去那儿。特警队说,没有确凿证据时不希望我们插手。在这之前,我得先找乔治·福斯特打个招呼。”

他坐直身子,看了看壁炉。“我不明白,”他慢悠悠地道:“托马斯和阿沃卡多这两个对我们提供最大帮助的人,如今倒成了你眼中的怀疑对象!”

“我没有说瓦莱丽·托马斯是嫌疑人。我只是说证据迫使我们把他逮起来。”她越说越快,“至于阿沃卡多,你有没有查过,他是否可能在度假期间秘密返回英国?”

“是的,他有这个可能。美国移民署用一张特殊的卡片和电脑系统记录在佛罗里达入境的人员。入境时,在护照上夹一张卡片;出境时通过电脑在卡片上记录出境情况。因此,阿沃卡多无论是离境、出境都有记录,应该能查到。

“除了这个电脑系统,难道就没有其他合法的出入境渠道了吗?”

“阿沃卡多说他去的是迈阿密和基斯,对不对?”

“是的。”

“这些地方是去墨西哥、巴哈马群岛的主要港口,可以从迈阿密出发去海上。轮船公司有各种各样的航线,周末可以买去基斯、墨西哥或巴哈马的往返票。”

凯茨给他斟满酒,他继续道:“所以,可以和大家一起从迈阿密登船,通过护照管理系统出境,去拿騒。当船中途靠岸时,下船从非美国管辖的地区飞回英国。办完想办的事之后,再搭航班飞回某个岛屿,与别人会合回到船上。一般上船下船,他们不清点人数。在别人眼里,你只是有几顿饭没和大家一起吃。这一点撒了谎能搪塞过去。”

“这么说来,是完全可能的。”

“完全可能。现在鲍勃·穆尔正在和航空公司联系,圣和格里夫斯在和旅游办事处联系。不过,我估计,要真是那样的话,他是不可能在本地订票的。”

“我能不能说两句?我知道你讨厌繁琐的细节,但你记不记得最早是阿沃卡多来找我们联系的?”

“他去了昂得曼大街?”

“是的,是他使我们把伯恩利和格林联系到了一起,当时他说了一句我从未听到过的话。”

“哦?”

“今天瓦莱丽也说了同一句话。

“什么话?”

“干得好,有你一个就够了。

“那你是怎么说的,凯茨?”

“当时他也记不起是从哪里听来的这句话,他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重要。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人说同一句话,又都和三个死者有联系,这太巧合了。”

“可是这些都不能说明问题,关键只要有证据,有理由。”

“要弄清楚也很简单。

“怎么?”

“通过验血,检查dq-alpha和dna指纹。

“你想想,凯茨,我们有什么权力让他们来接受这样的测试?”

“可以解释说我们正在用这种方法消除嫌疑,所谓拉大网捕鱼。”

“凯茨,你知道dna测试要花多少钱吗?”

“知道。每个样本200镑。”

“可给三个样本做检验报告要花费1000镑,通常要用三至四个星期。”

“可是受害现场的dna报告不是已经下来了吗?我们现在只需要帮阿沃卡多和托马斯的测试就行了,结果是50%的可能性。”

“好吧,我试试。

“可不可以给我床上的污渍也做一下检测?”

“你是说今天晚上那个作案人的精液吗?”

“对,还有……一些以前的。”她低下头继续道:“要是……的话,我就知道是谁干的了。不管怎么样,这总归是解决了一个问题。”

“你不觉得这也制造了问题吗?”

“什么意思?”

“要是两份报告结果吻合,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你曾经和一个杀人凶手上床,你会有什么感觉?”

“可要是真相就是这样,我们却不去查证难道这样就好吗?”

“当然不好。但是,如果结果证明瓦莱丽是清白的,你怎么去处理这件事呢?”

“我会应付得来的。瓦莱丽曾经说过,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去消除误解与怀疑。我现在正在做这件事,我很乐意这么做。”

麦金尼斯不说话了。凯茨也陷入了沉思,她给自己倒上酒,满满喝了一口,抬起头,只见麦金尼斯正注视着她。

“我按你说的办。”他终于开口了。

凯茨枕着靠垫,睡在沙发上。原以为这会是个不眠之夜,没想到躺下没多久,她就睡着了。早晨醒来,她闻到了一股让人垂涎慾滴的烤肉味道。

“早晨好,汤姆!”她的心情舒畅多了。

“你喜欢吃鸡蛋吗?”厨房里传来麦金尼斯的声音,“愿意的话,可以拉开窗帘。”

窗外天还没亮,只有几盏街灯照着广场那边。大海波光粼粼。楼下,几辆早早出行的小汽车静静地滑过。“这地方太美了,汤姆。”她不由得兴奋地赞叹起来。

麦金尼斯端着两个盘子出现在门口。“真正美的在外面,是风景美。”他有些黯然,“这里什么都没有,凯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布 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