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 谷》

第38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吃早饭时,凯茨说起了有关泰德·斯摩尔失踪的事。虽然所有这些都是从汤姆林森那里得来的第三手材料,可是它们在凯茨心中敲响了警钟。她向麦金尼斯重述了从汤姆林森那里听来的一切。

“如果斯摩尔没跑的话,那就是失踪了、或许是被谋杀了。那么迄今为止,就有了五桩可疑案件:其中两件发生在1月份,剩下的三起发生在11月份。”

麦金尼斯点点头:“从斯摩尔和戴维斯的案件看,凶手作案时间充足。他们看起来不像杀人凶手。”

麦金尼斯答应去查失踪人的下落,并找他妻子谈一谈。事情已经过去10个月了,无论是找斯摩尔本人还是找他的尸体都有一定困难。吃烤面包时,他把话题引到了昨天晚上的事上。他已经给医院打过电话,比利·廷格尔状态不错。

“你认为昨天晚上和那天袭击你的是同一个人吗?”他问。

“是的。”

“那么他是不是凶手呢?”

“不能肯定,不过倒是有点“怀疑”。到现在为止,杀人凶手的办事效率一直很高。只是到我这里遇到了点麻烦。或许这几天他状态不佳;也有可能他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或者,还有可能是,凶手正处在某种压力下,他开始出现失误。”

凯茨突然想起什么,她在手提包里翻了一会儿,找出一片塑料片:“昨天晚上,比利手里捏着这东西,是他给我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也许是帽子上的东西,可上面没有线头。”她把东西递给探长。

他翻看着手里的东西:“我同意。”

“同意什么?”

“也许是帽子上的东西,但上面没有线头。”

“对极了!”

“那么,廷格尔是怎么说的?”

“他什么也没说,甚至不知道自己手里有东西。”

“那么范围就大了。”

“其中也包括闯进我家的那个人。”

“好吧,把它带回去,看看别人有什么想法。”凯茨把塑料片放回手提包。

虽说不顺路,两人还是在上班路上到医院看望了廷格尔。病房里摆满了鲜花,莫伊科·迪本正陪着廷格尔。

“嗨,凯茨!”莫伊拉有点儿尴尬地站起身来,“早晨好,长官,我只是……廷格尔,他……我给他带来了点儿东西来……我要走了。”

“早晨好!”麦金尼斯欢快地打招呼道,“很高兴在这儿看见你们。”

莫伊拉一走,麦金尼斯对廷格尔道:“小伙子,今天也不是全为你的健康而来的。不过,看见你康复我真是很高兴。我来是想和你谈谈昨天晚上的事,现在想说吗?”

“可以。”

“告诉我昨天是怎么回事?”

“好吧,事情很简单,我去看凯茨·弗拉德警察,看见她屋里亮着灯,我事先告诉过她,9点以后去她那儿。”

“对。”

“我来到前门。按门铃前我还整了整衣服。这时间突然开了,我看不太清楚。我被人推倒在地,还被用什么东西打了。”

“那时大概几点?”

“9点45到9点50分之间。”

麦金尼斯转向凯茨问:“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弗拉德?”

“几乎正好10点的时候。”

“这么说,凶手在离开那儿以前有10——15分钟时间,在那儿随心所慾地干他想干的事。”

凯茨插话道:“也许是。不过他得避开我,我停车之前,在街上开了个来回。”

“什么?”

“我在查看街上的动静,我有点儿紧张。”

“那么,他顶多有七八分钟时间。”

“也不是。如果他在等我的话,就会想到我会先看见比利,不会马上进屋。”

“说得也对。”他转向比利:“好吧,小伙子,还记得什么?”

比利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直到最后他又补充说:“他是个男的,长官。

凯茨见状,扯扯探长的袖子说:“长官,我能不能……”

麦金尼斯点点头,凯茨走到比利床边坐下:“比利,我是凯茨。咱们一起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放松,比利,躺得舒服点儿,什么也不要想。”

她拿起比利的手,让他闭上眼睛。她的声音柔柔的,比利脸上显出愉快的表情。

“比利,现在你想,你正在局里的电脑前,活儿就快干完了。莫伊拉在吗?”

“不在,她8点半就忙完了。晚上她要去打羽毛球。”

“看看钟,比利,不早了。”

“对,已经9点过5分了。”

“什么时候能干完,比利?”

“我下去换件衣服,打印机正忙着呢。”

“好吧,现在上楼看看,材料打印完了吗?”

“印完了,我要去停车场,然后去凯茨家。”

“好,现在你坐在车里,到了因科曼街。”

“路上车不少,停车位不好找。”

“该停车了,比利。”

“我停在一辆奔驰车旁边。一出车门,有个老太太从窗口看见了我。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我走上凯茨家的台阶。屋里亮着灯,她在。我按了按门铃,没反应。我又按了一下,拢了拢头发……门响了,嗨!凯茨。我说。一束电筒光照到我脸上,我被人推倒了。他胳膊底下夹着什么东西。我想站起来,可是有什么东西打了我……”

“比利,你太棒了!”凯茨兴奋起来了,“再来一次怎么样?再放松点儿,现在你正在开车。”她握着比利的手。听声音,比利好像很困。

“我坐在车里,街上全是车,几乎没有停车位了。我把车挤进一辆奔驰和沃尔沃之间,穿过马路去凯茨家,一个女人拉开窗帘看见了我,她很老,一头白发。凯茨家楼上的窗帘动了一下,我跑上台阶去按门铃。门开了,是个男人。一束光照到我脸上。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打倒在地上。我想爬起来,去抓他,可是他穿着雨衣怎么也抓不住。我好不容易才揪住夹在他胳膊上的东西。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比利,太好了!”放松,你开门看见的那个男人,他长得什么模样?”

“像你。”

“好吧,他长得你我,头发的颜色也和我一样吗?”

“对。”

“金黄色的?”

“是浅的那种,他的牙很好,他在笑。”

“他个子高吗,比利?”

“和我差不多,也许稍微矮一点儿。”

“比利,记不记得……他打你,你看见他眼睛了吗?”

“眼睛?看见了!睁得很大,他在狞笑。”比利想坐起来,凯茨拦住了他。她在比利耳边嘀咕了几句又说:“还有一会儿,马上就完。比利,你看清楚他胳膊下夹着的东西了吗,那是什么?”

“它闪闪发光,头上是黑色的。”

“黑色的是帽子吗?”

“什么帽子?”

“比利,放松,先别睁开眼睛。现在,慢慢醒过来,睁开眼睛,举起手,看看你的手指,坐起来……”凯茨手里拿着一顶帽子,伸到比利眼前。

“对了,它套在一个金属罐子上,就是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比利·廷格尔一把拿过帽子,“他打我的时候,我肯定把它扯下来了。”

“谢谢你,比利。你想起来的东西可真不少。”

“你让我再做一次吧,凯茨,也许能想出更多事情来。”

“下一次吧,伙计!”

回去的路上,麦金尼斯问:“很有意思,凯茨,这叫什么?”

“什么也不是。如果是在舞台上,也许可以称它为催眠术。实际上就是在半清醒状态下回忆过去发生的事情。”

“要是这就是催眠术的话,我算是服了。”

“汤姆,实际上所谓催眠术就是放松。有的时候这很有用。比如说,一个强姦案的受害者不愿意述说被害经过,可要是被‘催眠’了,她就会放松下来,不会再害怕说这些‘丢人’的事情了。比利·廷格尔也一样,他的思绪被重新调整了一下。”

“很不错。”

“谢谢你,汤姆。”

“看起来,袭击比利的那个人倒挺像伯恩利被杀当晚的那个神秘人物。雨衣,浅黄色头发,高度也差不多。你怎么没问衣服的颜色?”

“对不起,汤姆。比利一说‘雨衣’我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它是‘rǔ白色’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布 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