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 谷》

第47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一大早杰夫就泡在游泳池里。他的姿势很标准,凯茨热心地想和他一起游上一段,杰夫却不太热心。“出去飞一圈,怎么样?”凯茨提议。

“好吧,回去穿衣服,十分钟后见。”

凯茨利索地换上衣服,来到草坪上。杰夫扔给她一套飞行服:“穿上,这是瓦莱丽的。”

杰夫帮她系好完全带。滑翔机隆隆地响着升空了。

“瓦莱丽要是被指控的话,会被判处终身监禁。他杀了6个人。除非,除非他否认一切。”凯茨找开了话匣子,引出话题。

“否认。什么?”

“谋杀行为。你觉不觉得昨天是他把我们关在冷藏室里的?”

“你那么想吗?”

“不,杰夫,我认为那个是你干的。不过,我还是想听你自己说。”

滑翔机平稳地飞,过了好半天,杰夫终于开口了:“过去我们俩是一对儿。那时我们才14岁,他说那只是玩玩儿。不久,他就开始和女孩子们约会。我倒不太在意。那时我还算不上是同性恋。要是没有和瓦莱丽的这一段,我就不会……”

“可是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凯茨鄙视地说。

“有一天,我发誓要他为此付出代价,我搅黄了他和凯茜之间的事。后来,你出现了。可惜你不大好对付。那个下午,我原以为可以杀了你,还挺高兴的。”

“那你是怎么让瓦莱丽没有退路的?”

“那很简单。每次我都让他等我。这样的话,他一个人呆着,根本就拿不出不在场的证明。”

“是你杀了伯恩利他们吗?”

“当然不是。那是阿沃卡多干的。我只是帮了他一个小忙。阿沃卡多时间不多了,我给他出了这个主意。他第一次到城堡时,我在这儿的实验室里干。后来,我们俩就成了一对儿。现在我们还时不时地在一块儿干上一两回,他能让人兴奋。”

“你是怎么做的?”

“过去我攻读博士学位时,瓦莱丽每周向我提供一次精液样本。不久我就收集了许多,装在金属罐里。”

滑翔机开到了8000英尺高度,杰夫在玩着各种花样。凯茨胃里难受极了,直想呕吐:“可是我相信瓦莱丽,他绝不可能干出杀人姦尸的勾当。”

“可惜你只是个小警察,光靠感觉是办不成事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多亏你把我们关在冷藏库里。为了取暖,我头上戴的帽子正是廷格尔从你胳膊底下揪下来的那种,当我用贮存精子的金属筒砸门的时候,我什么都明白了……”

“况且,其中一个被害人被害之时,你和瓦莱丽在葡萄牙。”

“那又怎么样?”

“说明人决不可能是你们俩杀的。肯定是阿沃卡多干的。再说,今天上午阿沃卡多不在,冷藏室的门又是谁锁的呢?你一直管冷藏库叫‘冷库’,只有这儿的工作人员才这么称呼。可见,你在这儿工作过。我猜想,你就是和捐献精子的那些人直接打交道的人。因为瓦莱丽说过。你什么工作都干过。什么挣钱干什么。”

“还有你在街上袭击我的时候,我倒在地下最后看见的就是一双鞋。今天早晨,我在冷藏室里被你们发现时。又看见了这双脚。而那时,瓦莱丽已经被带走了。”

滑翔机慢慢地上升,耳边响着隆隆的引擎声。

“瓦莱丽一直很看重你,杰夫。”想了一会儿她又道:“还有,咱们俩人之间没有特别的感觉,你又和瓦莱丽那么亲密。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你是同性恋。”现在头顶是天空,脚底是大海,不远处就是布赖顿。

“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她问。

“不会,我会自己结果了自己。不过,要是那样的话,‘闪电二号’会把你带到极乐世界去的。”

“瓦莱丽需要我,杰夫。他需要我。”

“住口!”杰夫咆哮起来。一刹那间。他除去对讲机,解开安全带,一纵身跳了下去。那个身影飘飘忽忽随风而去,再也看不见了。

冰凉的海水冲刷着凯茨的脸。她清楚地记得瓦莱丽说过只要保持镇定‘闪电二号’并不是那么难以驾驭。她摸摸口袋,录音机、录音带都在。海上的风吹来。微微有点儿冷。这里是布赖顿,昏黄的街灯就在眼前。那里还有瓦莱丽在等她。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布 谷》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亚历克斯·齐冈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亚历克斯·齐冈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