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 谷》

第07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海滨商业区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简直找不着停车的地方。凯茨好不容易才把车停在马路边,在车上贴了个标有“警方”字样的标签,就急急忙忙追麦金尼斯去了。

穆尔正在酒店里等他们。大堂里安静得很,只有两三对情侣在用餐。麦金尼斯出示了证件,两人被带到了一个包厢。圣·格里夫斯正和穆尔对面坐着喝啤酒。麦金尼斯坐到了穆尔旁边,凯茨只好到过道那边找张椅子坐下。

“鲍勃,怎么样?”麦金尼斯问,“有什么情况?”

“离这儿半英里的地方,四条街上全是带三个或四个卧室的公寓。我们现在手头有其中六家的地址,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一家。”他拿出一份房地产商提供的资料和一张彩色照片。

“这家的住户叫布莱克。上个月房地产公司的人去,发现他家里还住着别人。布莱克说那是来拜访他的一个老朋友。现在延格尔正在巡逻车里监视着那一家。”

“看起来,还有时间,先吃点什么吧。”麦金尼斯道,说完他自己点了一份比萨饼,凯茨要了面包和沙拉。吃完,探长要凯茨给大家谈谈尼克·贝利了解到的证人。

她有点紧张,可知道自己必须开口,于是清了清嗓子:“也许现在看来这并不重要,但贝利找到了一个目击证人——拉尔夫夫人。拉尔夫夫人说自己在谋杀当晚十点后看见伯恩利先生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一起。老人虽然六十出头了,可她的证词是可信的。她从前就是个警察。”

“弗拉德,你是想让我们相信伯恩利不是同性恋,是吧?”鲍勃·穆尔看起来很友善,语气中却透着一股轻蔑的味道。

“我只是在报告尼克·贝利了解的情况,这是我的工作。”凯茨瞥见麦金尼斯正望着她,可猜不透他在示意什么。

“好吧。如果能找到那个女人的话,琼斯也许就更逃脱不了了。”穆尔缓和了一下语气说,“当然,首先得逮到那家伙。”

“是啊,别忘了精液样本。”麦金尼斯补充道,“只要抓到那家伙,法医的证明就足以置他于死地。”

“现在怎么办,通知应急行动队了吗?”格里夫斯问。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他若有所思地说:“1984年办理彻里案件时,我见过那家伙。他看起来像头羊羔,抓他不会费太大力气。”

探长认为:“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作了布置。估计琼斯会在拐弯处出现。”

比利·廷格尔的车就停在离那房子约50码的地方。凯茨和麦金尼斯拿起两个文件夹,看上去就像是推销员一样,向延格尔的车走去。当他们走近时,廷格尔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样?有情况吗?”麦金尼斯问。

“连鬼都不见一个,先生。整个上午就有两个孩子挨户地朝信筒塞传单。”

“好吧。从现在起弗拉德警探也和你一起在这里守着,你们俩看起来像是一对儿。再耐心等一会儿。”

弗拉德拉开驾驶室的门。比利·廷格尔朝旁边挪了挪,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这时,麦金尼斯已经走远了。

“比利,你又抽上了,还抽得那么凶!”凯茨叫了起来。

“看在上帝的分上,凯茨。要知道干这话有多无聊,我呆在这儿快要成雕像了。”

“好吧,好吧。不过,从现在起,把烟放口袋里,不许再抽了。”

说着她解开夹克,从腰包里掏出一个纸袋。

“那是什么?”廷格尔问。

“这是……”凯茨不慌不忙地说,“这是我刚给侄子买的礼物。出门前为了防身,把它带上了。”说着,她从纸袋里掏出一支皮制马鞭。

“你的警棍呢?怎么了?”比利问。

“没怎么。怎么样?比利,想不想跟我换?”

“不,不想。”

“得了吧,比利。书上说警棍并不能用来对付坏人,况且你的那个家伙太大了。瞧我这个,能放在手提包里。这是备用品,有准备总是好的。我可不想出什么意外。”

麦金尼斯探长和南安普敦的应急行动队联系后得知,他们还有能够随叫随到配备武器的军队。不过派遣这样的行动队,起码要得到副警长的同意。

麦金尼斯现在只要他们在抓嫌疑犯时能帮上一把。因此他们提供了几条警犬。为了防备罪犯藏在屋里,他们还可以提供配备枪支和警犬的突击队。

“我猜,咱们这儿不会有什么事。”凯茨语气肯定地说,“麦金尼斯和圣在马克街拐角那边,穆尔警官和格里夫斯在那边巷子里。咱们在这儿充其量只能把琼斯吓跑。电话在哪儿?”

接电话的是麦金尼斯。

“我和比利准备去房子后面,那里更保险,不会把琼斯吓跑。”她发动引擎,等着对方发话,对方只是简单地说了声:“好吧。”

她挂上挡正要开路,话筒里传来穆尔的声音:“注意!有辆车正朝你们开去,看上去像是目标来了!”

只见一辆蓝色轿车驶进了这条街,停在前面。车门开了,走出一个短小结实、脸上有条疤的男人。此人正是琼斯。几乎就在同时,从街的两头有两辆车飞速驶了过来。

“见鬼!”比利看见琼斯想逃脱,急忙跳出车门,朝麦金尼斯的车顶去。凯茨也紧跟着跳出车外。后面赶来的两辆车横过车身把琼斯堵在路当中。

“去他妈的!”琼斯边咆哮着,边跑上麦金斯的车项。凯茨紧追上去,她的训练鞋在黑色的车顶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琼斯,你跑不了!”凯茨边跑边喊,换出对讲机:“他跑了!往左!出了马克街!”琼斯头也不回地朝前飞奔,还伸伸手指似乎在挑衅。凯茨紧追不舍,不让他从视线中消失。

“又左拐了!对,好是朝市中心方向!不,向右,是右边!我们正经过蔬菜批发市场,又右拐了!这儿是个居民区!现在他朝海滩方向跑了!真糟糕!去他妈的!”她差点儿撞到一辆过路的汽车上。“对不起!右,往右!他往右跑了!进了一个什么洞,我正跟着他!见鬼!他钻进洞里去了!”她弯下身子,钻过遮篷,也跟了进去:“见鬼!这里太臭了!”

这个洞似乎正由哪个考古队在挖掘,四周用三夹板围着,顶上盖着块帆布。地下又潮又湿,滑溜溜的。全是泥。凯茨觉得周围有滴水的声音,洞里还散出一股腐烂的味道。虽然能分辨出洞里的情形,但要是有电筒就更好了。

“投降吧,特里沃!”她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洞里回响,“有六辆车正朝这儿开过来,只要半分钟就到了!”

“去你的,娘儿们!”

凯茨朝着说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脚下越来越泥泞。“得了吧,特里沃。”她叹了口气,“别再耗着了,算了吧!”

这是一个已经被挖掘出来的墓室,面积不大,地下全是泥,特里沃就在她对面。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

“特里沃……”

“特里沃转过身来,两眼直直地瞅着凯茨,一只手藏在身后。

“别惹我,我从来不跟女的斗!”

“是吗?特里沃?

“我不会过来的!”

“那可太糟了!”说着她从夹克里掏出那根马鞭,“要是你不投降的话,我的头儿可马上要到了,那时……”

她一步一步朝特里沃逼近,“特里沃,是不是想尝尝马鞭子的味道?”

特里沃似乎想跑。他虽然看上去很结实,但看得出来此时他怕得要命。凯茨挥起鞭子猛地抽在墙上:“怎么样?听起来挺疼的,是吧?想不想试试?”

特里沃一言不发,洞里只有“滴嗒”的水声。

“特里沃?”她能感觉到特里沃正在作决定。

“这还用多想吗?特里沃?”她又挥了一下鞭子,接着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只听“”地一声,有人碰到了外面三夹板做的围墙。听声音可能是格里夫斯到了。

“你没事吧,凯茨?”。

“我很好。”她大声应着,一直盯着琼斯的脸,“我和特里沃这就出去。”

“现在,转过身去!”她一字一顿地对特里沃说:“靠在墙上!”随后又对外面喊道:“下来吧!这儿没问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布 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