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雀》

第09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47

中心门口停了两辆警车,一辆警用摩托。摩托的前轮朝里面歪着,前灯还闪着。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语速很快的的西班牙语广播。一个人像只鹅似的傻乎乎地朝里看着,手里拿着个临时的容器,里面装着张比萨饼。

“这儿怎么了?”汉克问。

凯茨本可以胡乱请个答案回答他,但是她忽然听到乌特又尖又高的声音在用西班牙语喊着什么。接着有两个穿着卡其警服的警察带着马克·哈里森从接待厅走出来,后面紧跟着汤姆·麦金尼斯。

“你是头猪!猪!

麦金尼斯耸耸肩走了出来,朝前灯闪烁的摩托车走去。

乌特啐了一口,“警察只能是一种东西。就是猪!

凯茨看见汤姆回头瞥了一眼,然后又不理乌特了。接着他叹了口气,伸了伸他5尺7寸的身躯。她看见马克低头进了第二辆警车。现在艾娜也出来了,埃立克在她后面后面鬼鬼祟祟地。

汉克把车停了下来,凯茨听见他拉起手刹的声音。“等我回分钟。”她说。

凯茨走过去,探长看见了她,但眼睛仍然往下看着。在他后面,艾娜期待地看着,乌特显得狂野而可怕。“哈!”她看见凯茨迅速走到汤姆跟前于是叫了起来,“看哪,他们粘在一块儿!”

凯茨没理她。“发生什么事了,长官。”

“哈里森可真是个淘气的家伙。他卖的酒不是他自己的。我跟阿里希夫的当地警察说了这件事。他们已经把他登记在册了。”

“天哪!”

“我们需要谈谈。”

“现在?”

“现在。”

凯茨点了点头,然后大声说了几句什么。凯茨很不满地说,“我还是秘密的吗?”

“我想还是,不过你的朋友们现在可不这么想。”

“你怎么能这样,汤姆?马克是个好人呀!”

“别傻了,弗拉德!恶棍就是恶棍,变不了的。”

“好吧,见你的鬼去吧,麦金尼斯!”

探长听了这话却笑了,看起来甚至有点可恶。如果他是装的,凯茨可没看出来。

“那你现在想让我干什么?”

“谈谈。首先,你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了?这跟你他妈的有什么关系?”

“你先告诉我你今天去哪儿了我再告诉你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已经说了,这不关你的事!”

麦金尼斯招了招手,一个警察走过来抓住了凯茨的胳膊。凯茨气坏了,但她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没有把那个警察甩开。她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我还有个朋友在等我呢。”凯茨说。

“他可以在接待厅等你。”

“哦,谢谢了!”凯茨说。

麦金尼斯连回答都懒得回答她,就自顾自往饭店里走了。那个抓着凯茨的警察把她轻轻地往里面推了一下。

凯茨猛地一甩胳膊说,“少碰我,把你的臭手拿开!

凯茨浑身僵硬地跟着探长走进了饭店。她扬着头,面容由于生气而变得很难看。

凯茨走过接待厅和两部公用电话之间的双层绿色门,然后从一些堆放的箱子和一台复印机旁走过,进了订票室。她最初的愤怒已经没有了,但是她内心中仍然感到很困惑。刚才她经过乌特身边时,这个德国姑娘很神秘地看了她一眼,这让凯茨想起她在布赖顿抓住的那个扒手也曾这样看过她一眼,当时她对此也感到很困惑。

“你吉普车里的那个朋友是刚下飞机的吗?”麦金尼斯问道。

“他叫汉克·凯利。他在火焰山工作。

“你的瓦莱丽知道他吗?

凯茨不太高兴地抬起头,“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凯茨。

“那你为什么要提起这个?”凯茨没好气地问。接着她又想往下说,“长官……”

麦金尼斯耸了耸肩,“这个哈里森。我今天在岛的那边做了一整天调查。那个叫乌特的女孩好像是和一个小黑手党厮混在一块儿,那家伙可不是一般的不老实。”

“我可以肯定……”

“我们还算走运,弗拉德。他犯的事可不止他告诉我们的那点儿。盗窃、可能还有收取保护费、很有可能还牵涉到毒品。据说这小子至少要判个5年。”

“天啊!乌特会深受打击的!”

“这不是我的问题,弗拉德。不同的罪行如何判可不是由我来选择的。”

“都一样长官……”

“什么都一样,弗拉德?”

凯茨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没什么,长官。”

有人敲里面的门,接着门开了一道缝,布洛德温把头探进来。她先是看见麦金尼斯,接着才看见凯茨也在里面。“呃,这些……哦,这是……”她晃了晃手里的几张纸。“您要的打印稿,麦金尼斯先生。”

凯茨微笑着说,“不会在这上面的,汤姆。”

“什么东西不会在这上面?”

“你要找的人的名字。”

“不会吗?”

“他们不登记员工的客人,长官。”

“你又试探我?”

凯茨又笑了,她转向布洛德温。

“员工们的男朋友、女朋友来这儿的时候,你都记下来了吧,布洛德温?”

布洛德温的威尔士口音很重。“计算机里没有!

“但是你自己记了,对吗?”

“是的,在‘情人簿’里记了。

“能借给我看看吗?”

布洛德温模模糊糊地说,“好,当然,但是你不会……那里不会……我是说,没有谁的男朋友会……”

凯茨冷冷地说,“把本子拿来好吗?”

“好吧,你们先聊着。

“好的。”凯茨回答,“你要把这份打印稿给我吗?”

布洛德温把这份绿白相间的名单扔到凯茨手里,然后就一溜烟地跑掉了。和凯茨刚才一样,她的脸上也立即有点生气又有点困惑。门刚一关上,凯茨就对汤姆说,“你的直觉很好,长官。不过我觉得我们要找的人是埃立克,艾娜·贾森的男朋友。

“我想你要告诉我原因,对吗?”

凯茨往前坐了坐,“他是唯一一个每次出事时都在这儿的人,这是我们推理的一个很好的出发点。其次,他内心有一些很阴暗、很龌龊的东西。他举止很古怪,而且嫉妒心真他妈的强。我们今天一起出去,他——”

麦金尼斯突然插话进来,“今天你汽车被人做了手脚,刹车失灵的时候他就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长官。但是在我们开车下山之前,埃立克曾经让我检查检查车子,还让我在停车场试着开了几圈。

“你照办了吗?”

“是啊。因为我当时不敢肯定啊。当时刹车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整个事情就好像埃立克故意让我来驾驶这辆铃木吉普车,好像他知道刹车会出问题而且我能应付似的。”

“你是个女人,按理他应该自己开车呀?”

“除非他知道我的驾驶技术。《太阳报》曾经登过关于我的文章,就是说我是‘拯救了布赖顿的姑娘’的那篇。那上面说我曾在拥挤的车流中飙车。”

“这么说他事先已经知道了你的驾驶技术?”

“我认为是这样。”

“不过这也有点太疯狂了,不是吗,弗拉德?给自己的汽车做手脚,而且冒着自己死掉的危险?”

“如果他相信我的驾驶技术那就不算疯狂了。他这样做可以让我失去调查的线索。”

“但他怎么会认为你在调查案情线索呢?”

“因为艾娜告诉他我以前是个警察。他可能意识到我正在卧底调查。为了不让我进一步往下调查,他就首先努力把自己洗刷干净。”

“这没什么说服力,弗拉德。”

又有人敲门,还是布洛德温,凯茨没有理会她。

“我们撞车之后,汤姆,我爬到车底下去看了看。虽然我不是个技工,但是我可以肯定刹车刚刚被去掉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肯定是埃立克自己干的。他有这个机会。要是车子在桑塔就被做了手脚,那我们到哈利亚之前肯定刹车肯定就失灵了。”

“是的。”

“你知道我刚才的意思。”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声音大了些。

凯茨嚷了一声,“布洛德温,你他妈的别在外面偷听了,要进就进来吧。”

布洛德温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我没偷听,真的。

凯茨轻蔑地说,“是啊,而且我还从来没有手婬过呢。

“但是我真的没有啊!”

“本子拿来了吗?”

“拿来了,最近3年的都在这儿。你到底想查谁啊?

“艾娜的男人。

“埃立克?你没在开玩笑吧?他不会的,他……”

“他是个好人,布洛德温。请告诉我们,你知道每次意外发生的时间。有哪次意外发生时他不在这儿?”

“你是说所有的意外吗?”

“比较大的那些,死了人的。受害者被人推下去而不是自己跌倒的那些意外。”

“但这些材料太多了。来这儿的人的材料非常多。”

“好吧,那你告诉我的头儿,柯林·琼斯淹死那年埃立克在不在这儿?”

布洛德温挠了挠自己,“在。”

“那么那个德国化汉斯死的时候呢?”

“在这儿。”

“火焰山里发生的那次意外,一个人滑下去摔死的那回呢?”

“哦,那次他绝对在这儿。”布洛德温回答说,“因为我记得当时他、艾娜、我还有我男人当时一起去了普拉亚布兰卡,所以我可以肯定。

“那么吉普车翻车的那回呢?”

“这我要查查。”她一页一页地翻着。

“怎么样?”

“这该死的记录跑到哪儿去了?”布洛德温语速很快地说。她又翻了一页。她一边查一边念着,嘴chún一张一合的。

“啊,该死的!

“他在这儿?”

“在这儿。”布洛德温回答。

凯茨转向麦金尼斯,可是他并没有抬头。

“但是!但是!”他坚定地说,“但是!金死的时候埃立克不在这儿,是吗?马修·布莱克摔死的时候……”

“我知道,”凯茨说,她的话语中带着激动,“我把这个问题放到最后再说,我希望我到时候就明白了。

“但是你现在还没开始解决这个问题?”

“是的。

“那么说你还没有明白?

凯茨往后靠了一下,“不,我想还没有。”接着她又坐了起来,“但是他确实是个可疑的家伙,汤姆。他很有可疑之处。今天,他——”

“把你甩在哈米花园了?”布洛德温插话进来,她正心不在焉地查着那个本子,“我听说了,但是我不相信。

“是啊,”凯茨说,“他出来的时候——”

“天啊!”布洛德温忽然叫起来。

“怎么了?”凯茨和探长同时间。

“埃立克,”布洛德温说。“凯文和马修出事的那两个礼拜他本来也应该在这儿。

“应该在这儿?”

“是的。但是当时艾娜把他的行程取消了。”

“他没来?”

“没有,笨蛋。这就是他为什么现在要来的原因呀,对吗?”

凯茨合上本子,“妈的!”

“让我们来考虑考虑,弗拉德,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这就是我要和你谈的。”

他好像毫不在意布洛德温在这儿。布洛德温就站在那儿,眼睛朝外突着,好像有人要奖给她一个大长颈鹿似的。

凯茨朝对面看了一眼示意给麦金尼斯。

“哦,谢谢你,布洛德温。”麦金尼斯说。

“不用谢,”布洛德温说。接着她看着凯茨说,“你晚上干什么,想去喝两杯吗?”

“咱们5点在外面见。”凯茨说。

“好的。”布洛德温回答,她打开外面的门,回头说,“我会在门厅那儿。”

麦金尼斯等着布洛德温走出房间。她一把门关上,他就对凯茨说,“休塞佩·卡斯特拉诺是自杀。”

“是吗?”

“是的。在他的住处的厨房发现了一封信。说他遇到了家庭困难,是资金方面的困难。信很长,是他亲笔写的,没有任何疑问。除了他同时还服了葯以外,警察局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他了结了自己……”凯茨慢慢地自言自语道,“汤姆,他会不会和这些意外有牵连?”

“我们正在调查呢。”麦金尼斯回答。

“我们?”

“本地警察接受了我。他们喜欢我送给他们的礼物。”

“你是指马克吗?”

汤姆微微地笑了一下。“是这个流氓、渣滓。”

凯茨的声音柔和了下来,接着又变得有些阴沉。“对不起,头儿。我认为马克不是个真正的坏人。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 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