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雀》

第01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1

凯茨·弗拉德仍在值日班。她心烦意乱,身上还隐隐作痛。

她坐了她的办公桌旁——她总是说她“坐了”,而她的探长麦金厄斯却总纠正她“坐在”——她坐了桌子旁,把上面的报纸推来推去,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能使她坐着不疼。这时候电话响了。

“约翰街。我是警探弗拉德。”

“你是刑警吗?”

“是的,女士。”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位中老年人,至少40岁,更有可能五十多岁,受过教育。

“我是刀嘴海雀。”这女人说,“我被人跟踪,需要与你们取得联系。”

“刀嘴海雀?”

“你多大了?姑娘。”

“28。怎么了?”

“找你的上级来,要更有经验的。”

“如果你只是……”

“你还是个孩子!至少给我叫个帮办!诺曼·布莱克赛在吗?”

声音里似乎隐含着什么。“请稍等。”凯茨拿起另一部电话,总机接通了,她问乔治·布朗谁在值班。

“只有咱们俩,凯茨。有几个警员在餐厅,今天是星期日。”

“汤姆下班了吗?”

“是的。”

凯茨放下电话,又拿了起来,拨了一个外线,是汤姆·麦金尼斯的号码。一声长长的振铃声,没人接。

她只好对那女人说:“我还在帮你联系,请你留下姓名。电话,好吗?我担心万一电话断线……”

“五分钟后我会再打来。”电话挂了。

凯茨决定给诺曼·布莱克赛打电话。总督察布莱克赛。仅仅是为了获得批准,只好把警长从周日球赛中拖出来了。

一个女人接的电话,有着年轻女子的嗓音和中年妇女的礼貌。

“布莱克赛太太,很抱歉星期天打电话打扰你们,但……”

“没关系,请稍等。”

凯茨听见高跟鞋在木地板上奔跑而过的声音。星期天,踩在木头上的金属声,给人一丝寒意。

“我是布莱克赛。”即使在电话里听起来他还是那么傲慢。

“我是警探弗拉德,长官,刚才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是吗?”

“一个女人,五十多岁,她要找你,她说她被跟踪,需要取得联系。她说是刀嘴海雀,不知是什么意思。”

凯茨最后说出她的疑问,可马上觉得这么做有点傻,总督察连理都未理。“我20分钟后到,在此之前如果她来电话,就说诺曼已经出发了,别的什么也别说。

“诺曼在路上。”

“就这么说。”

他放下了电话。布莱克赛住在丘陵那边,用了20分钟才赶到警察局。他冲进来,直奔办公室,气喘吁吁地喊道:“弗拉德!”声音沿着走廊一直传到门口。凯茨忙从吱吱作响的椅子上一跃而起,去办公室见他。

布莱克赛穿着随意、厚厚的灯芯绒裤子,鞋是棕色的,墨绿色的工作服,格子衬衣的领子从里面翻出来,看起来像个兽医。

“电话来了吗?弗拉德。”

“还没有,长官。”

“请坐。”

他朝她示意了一下后,就拿起了电话。“乔治,任何外线都接到我办公室来,2401或2540。”他停了片刻,“任何外线,乔治。

布莱克赛狠狠地压断电话,瞥了一眼警探,然后又重重拨了一个外线电话。凯茨在一旁,目光从墙面移向布莱克赛,又移回墙面。刚才他的脸被太阳晒成棕色,可现在已渐渐退去,转成了由于紧张而产生的红色。一定有什么事。他用手拢了拢头发,可马上停了下来。电话终于通了。“我是布莱克赛。他突然大声说道,“这里是布赖顿。

他听着,点了点头,说了句“好的”,然后挂了电话。

凯茨抬起头,等着他说话。

“好吧,弗拉德,再给我说说那女士说了什么。

凯茨已有四周又四天没有跑步了,甚至于慢跑都没去。医生对她说伤势个是特别严重,只是一般性损伤,但在医生确认完全恢复以前,如果她再跑步的话,那她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余生了。这下凯茨害怕了,生平第一次听了别人的话。

“现在她正在倒立。”

“你跟我妻子通话了?”布莱克赛说。

凯茨坐了起来。

“是她告诉你我不准备去苏格兰球场的?”

“是的,长官。”

“你的背怎么样了?”

“还好,长官,闲着没事时觉的疼,忙起来就忘了。

“你救的那女孩说,你知道,那是你当时唯一能做的事。”

“我再不会了,长官。”

“为什么不,弗拉德。”

“至少没有降落伞时不会做了。”

电话响了,第二声铃响时布莱克赛拿起听筒。“是汤姆吗?她和我在一起……是的……刀嘴海雀……对……好的,10分钟后见。

他看着凯茨,“你的探长非要来。”

电话没有再响,刚才她还看得出总督察变得越来越焦虑。脸上绷得紧紧的,呼吸声都能清楚听到,可现在他的肌肉又开始放松了。片刻寂静后,走廊里传来汤姆.的脚步声,咔嗒咔嗒,从声音就知道是个轻重量级的,尽管他对警署的贡献是重量级的。

他敲了敲门,走进来。

“诺曼,凯茨,你们好。”

“你能来真太好了,汤姆。”

“要咖啡吗?长官。”凯茨试着问道。

“谢谢,弗拉德。你的用另一个托盘。”

她起身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布朗警官打了个电话。乔治从来没听说过刀嘴海雀,而且后来他又补充道,他在布赖顿只呆了百年。

“你查过卡片索引吗?弗拉德。”

“查哪一条,是查刀嘴的刀,还是查海雀的海?”

“我来查吧,”乔治说,“反正我也要呆在那儿工作。”

凯茨下楼在餐厅拿咖啡,脑子仍想着那妇女的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刻薄、尖利,甚至有点武断。她要我找诺曼·布莱克赛,那她是不是认为他还是个帮办呢?那又是多久前的事情呢?

“三杯咖啡。警察,以前是个警察。”

她回到楼上,木然地走着,还在思考那个问题,快上到楼顶时,突然感到背上一阵痛。凯茨想起了约翰·魏恩的某个电影,一颗子弹几乎射进了他的脊柱。布莱克赛的办公室到了,她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咖啡,长官。”

她还在想着。乔治·布朗在约翰街呆了8年——“刀嘴什么,弗拉德?”——布莱克赛才当上总督察不久,在那之前,他是个督察。那么,他当了多长什么的帮办?什么时候呢?

“给我们1分钟,弗拉德,回来,我们要出去。”

“长官?”

“探长麦金厄斯留在局里值班,你跟我出去。”

她犹豫了一下,“长官……”布莱克赛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看了一眼汤姆·麦金尼斯,“长官,这个女的当过警察吗?也许8年或10年前在这儿?”

“弗拉德,最初她是个督察,1980年去了缉毒队,然后又去了政治保安队。

“她认为你是个帮办吗,长官?”

“我是个探长,她把我高估了一级。”

15分钟后,布莱克赛来找凯茨。

凯茨身穿一身运动装,脚蹬一双跑鞋。此时她正站在桌旁,一条腿跨在桌面上,前额几乎挨到了小腿,尽管牛仔裤已十分宽松,可她还是觉得影响了她的练习。这时候,有人敲门。

“你没事吧,弗拉德。”

她保持姿势,“是的,长官,我只是稍稍放松放松。”

“我们得出去一趟。”

凯茨放下腿,从椅子背上一把抓起她的夹克衫。

“去哪儿,长官?”

“先上我的车,可以由你来驾驶。”

凯茨笑了,她喜欢这种健谈的男人。

2

凯茨与探长麦金尼斯一样高,而且由于麦金尼斯很瘦,所以当与他并排走过时,凯茨觉得他们俩体格相当。可现在,跟在雄赳赳的总督察布莱克赛旁边,自己简直像个小姑娘。当他们朝着后楼走时,她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布莱克赛时的情景。当时,屋子里全是叽叽喳喳的侦探们,布莱克赛趾高气扬地走进来,立刻控制了全局,把大家震慑住了。虽然现在他已40,也许有45了。他仍像一头一触即发的健壮的公牛。

“她叫薇娥尼卡·戈达德。”他说着,那声音像在她那辆车顶上一样。凯茨打开车门,他低头钻了进去,凯茨跟在后面,一边把驾驶座朝前调整,拨弄后视镜,一边听布莱克赛继续说。“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汤姆·麦金尼斯也认识她。她没有五十多岁,只有44岁,和我一样大。”

凯茨开始倒车。

“她的生活一直挺艰难,弗拉德。你觉得她听起来不止四十多岁,确实如此,而且,她看上去也比实际年龄大,至少上次我见她时是这样的。”

安全门自动关上后,凯茨把车头调直,朝前开,金色的阳光照在脸上,她觉得有点眼花缭乱。汽车慢慢驶入威廉街。

“弗拉德,她是个好警察,就像你一样,有抱负,有雄心,是个抓小偷的能手。当过刑警,后来与我同年去了地区警察局,之后,她又参加了缉毒队,当时缉毒队还是独立的,做了几年秘密卧底工作之后,又调人政治保安处,做了一些别的事。”

“一些别的事?”

“一直朝水族馆开,左转,再沿着悬崖边那条路走。”

“我并不是想打听什么。”

“没人说你想,弗拉德,朝罗迪安私立女校走。”

片刻的寂静,只有马达嗡嗡地响着,伴随着轮胎擦过地面的声音。布莱克赛好像在想着什么,接着他又说:

“在爱尔兰,她扮演过保护动物权利的积极分子,巡洋舰导弹抗议者,设计各种圈套捕捉毒贩——如果是你,弗拉德,做了这么多工作,你一定会退出来,可是薇娥尼卡不会退出来。她决不会。薇娥尼卡喜欢这工作,喜欢扮演各种角色,她真应该去当个演员,她始终未得到提升的机会,因为她工作太出色。她太过投入。”

“后来事情变糟了?”

“是的,你也当过秘密警察吧,弗拉德?”

“只办过几个小案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么你该知道,你只是必须扮演别人,仅此而已。可薇娥尼卡所做的却远远不只这些,她完全融入那些人的生活中,像他们一样,承受各种压力。这使她的人际关系变得一团糟,最后连她自己也被毁了。”布莱克赛停了停,回忆着,“可她不得不一直做下去,一旦你把她拉出来,她会再次要求回去,回到那种工作,生活方式中。最后,她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她不停地改变自己,结果那些虚拟的、伪装的性格开始冒出来,而且掩盖了她自己原有的。”

他们到了罗迪安私立女校,布莱克赛让凯茨转弯离开公路,开往旧校址。凯茨一直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跟着总督察出来了,她又为什么不厌其烦地告诉她薇娥尼卡的事情。她非常想问个究竟,可心里还是有点怕这个人。最后她终于鼓足勇气:“长官……”可话到嘴边,不知怎么又吓得咽了回去。

“去看看她的妹妹。”布莱克赛一定在等着凯茨发问,所以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先回答了她的第一个疑问。“是汤姆让你跟我出来,他说你的第六感觉不错,应该去见见薇娥尼卡。”

凯茨朝着主楼开去,那房子使她想起大英帝国、特权、金钱……

“好地方,风景真美。”她略带嘲讽地嘟哝着——景色曾经很美。

“也许我以后该把女儿们送到这儿来念书。”

“办公室在那边。”布莱克赛指着说。

薇娥尼卡的姐姐正在批改学期考卷。接到办公室的电话,她立即轻快地来到办公室。

她的脸长长的,头发是黑色的,紧紧地梳在后面,身穿一套过时的旧花呢衣服,鞋子也很朴素实用。她微笑着伸出无力的手。

“警长吗?我是薇瑞蒂·斯多伍德。是不是为了薇娥尼卡的事。”

布莱克赛已经站了起来,他轻轻地握了握手,“你好,斯多伍德太太。”

老师放下手,把总督察和凯茨打量了一下,目光中透露出一丝关切:“薇娥尼卡出事了吗?”

“我们需要跟她谈谈,”布莱克赛说,“可我们不知道……”

“她一直没有跟我联系。”

“可是如果她与你联系……”

“我会马上打电话给你。”

“这正是我们想要的,斯多伍德太太。”

“如果她到这儿来,我会劝她留下来。”

布莱克赛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子。凯茨没想到这次会面如此简短,看起来毫无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 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