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雀》

第08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43

埃立克的飞机是14点10分到阿里希夫机场。艾娜问凯茨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去机场时,凯茨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她今天要教的课程临时取消了,这是她在绿之队的全部工作。这样一来她就无事可做了,如果不跟艾娜去机场,她可能又会自己到通往苏奥的山路上一通狂跑,结果必然又是把自己弄伤了。

她们是1点过1分出发的。艾娜从一个机械师那儿借了一辆铃木吉普车。这机械师虽然已经结过婚了,但仍然不停地对艾娜大献殷勤。一路上她们都没怎么说话,昨晚的经历还笼罩在她们心头。艾娜心情沮丧,好像阴云就要降临在她和埃立克头上一样。

“别担心!”凯茨说,“我打赌你一见到他就全没事了。”

“我希望你会喜欢他,”艾娜说。“他星期六之前都没什么事可做,我希望你能带着他。”

“你的意思是让我照顾他?”

“我想让你带他四处转转,去普拉亚布兰卡、哈利亚、特吉斯。再去里约的米拉多、奥索拉,还有火焰山看看。”

“去两天?”

“不是,一天就行了,刚才我说的那些地方随便去几个就行了。你也可以去阿瓜的洛斯哈美奥斯,那儿有一个自然博物馆。”

“看来你是知道我这几天休息喽?”

“当然。布洛德温告诉我的。我没准比你自己知道得还早呢。桑塔是个消息传得很快的地方,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一点都没有?”

“你真傻!如果我知道一件事,那这就不再是秘密了。但是如果真有什么事情是秘密的,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凯茨正想着如何漂亮地回答艾娜,比如说“天啊,艾娜,一个丹麦人竟然也能说出这么深奥的话!”但这时艾娜正好把车子降了一挡,朝中间一拐,朝过了一个穿着莱克拉运动服的桑塔自行车运动员。凯茨从这人的身材看出是爱德华·普拉特。凯茨转过身子盯着爱德华看,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么盯着别人很不礼貌,于是向他招了招手,爱德华冲她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朋友普拉特先生!”凯茨在风中大声说道。

艾娜摇了摇头,“他不是我的朋友,只是我的一个病人。”

凯茨颇有些恶意地说,“啊,他这个‘病人’怎么总到你那儿去厮混啊?我想这个问题我得和埃立克好好讨论一下。”

“我觉得这并不好笑,凯茨。”

“我想埃立克也会这么想的。”

“这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埃立克不想让我呆在这儿,他希望我现在在哥本哈根的家里。”

凯茨的话音中带着歉意,“埃立克嫉妒心很强?”

“不,他还是相信我的。但他还是希望我回家。他说彼此相爱的人不应该分开。”

“我想这个问题我无法争论。”

“你随时可以争论,凯茨,你就是这个样子。”

“哦,你说话就像个北欧海盗!”

“求你了,凯茨,别说了。天很热,我很担心。”

“担心埃立克?”

“是的。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就是我让你带着埃立克出去的原因。”

“你是让我像个保镖似的照顾埃立克?”

“这想法很愚蠢吗?你是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女警,并不是一般的女孩啊!”

“哦,艾娜!”凯茨说,“只要不变成一个悲惨的故事,那会很有趣的。”

阿里希夫机场一片忙乱,到处是尘土、游客、拥挤的巴士、带着警棍的警察和有轨电车。不管假期原来有多美好,凯茨一到这儿就总是变得烦闷起来。她很奇怪有那么多航班飞往特内里夫、大加纳利和去北边其他地方,这些地方的机场能吞吐这么多的旅客吗?她不知道。但是这些地方的机场都肯定不会有这儿这么忙乱吧。

埃立克出来了,他穿着一件薄薄的、有点皱的rǔ白色外套,亚麻的质地使他看起来像个电影明星。他有点像《我们的人在哈瓦那》中的男主角,只是稍微矮了一些,但是他脸上憨厚的微笑弥补了他的不足。两人见了面,艾娜把他叫做“埃克维克”,他吻艾娜时则把艾娜称作“艾艾”,凯茨在一旁等着他们。

“我猜你就是凯茨·弗拉德,对吗?

她笑了,“对。

“你爱跑步,跑得还很快。你的背部有伤,你老爱骂人。

“如果我是本书,这就是我的封面。

“那我会好好读你这本书的。”他轻柔地说。

“好了,你的东西都齐了吧?”艾娜问,“我们走吧?

埃立克挥了挥手上的两个帆布背包。

44

那天晚上艾娜和埃立克很晚才到运动后咖啡馆来。凯茨推测他们大概是在享受床第之欢,但艾娜说不是,他们是在伊万托餐厅浪漫了两个小时。

“今天下午我们已经共赴巫山了,感觉棒极了!

凯茨给他们一人要了一杯饮料,自己也来了一大杯。

今天下午凯茨去找汤姆了,但是他不在。凯茨又四处转了转,田径场、泳池酒吧、暖房、两个游泳池、沙滩她都去了,但还是没找到汤姆。凯茨也不是真的想找到他,也许他就在别的什么地方。她有点恼火,认定汤姆是到什么地方去找乐子去了,要不就是到阿里希夫去找警察谈昨天死掉的那个西班牙人去了。反正不管他去了哪儿,他俩之间的桥梁现在是着了火,探长不回来,凯茨就没法修补好他们的关系。她有些丧气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脱掉衣服,然后往英格兰打了三个电话。瓦莱丽在开会,比利出去了,莫伊拉并还没好,还呆在她母亲家里。打完电话凯茨又想去喝点东西。

她闲逛到奥林匹克游泳池,跳进水里,缓慢而放松地游了七八下。她漂在水中努力地思考着,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得罪汤姆了?没有啊!实在是没什么呀!

不管她怎样漂在水上,她都觉得的水很冷,内心有一种孤独感,尽管她能听见周围人们的呼吸声。她到现在也不能理解喜欢游泳的人。和跑步比起来,和那种一群爱好者一起边跑边聊的跑步相比,游泳就像关禁闭一样孤寂。又冷又湿,极其枯躁。此外她也没有游泳运动员那样的肩膀。

她在她的毛巾里包了一块防晒油来,因此这会儿她想蹓跶到休闲泳池去做一会儿不穿上衣的日光浴。现在是下午5点,太阳已经温和多了。在去休闲泳池的路上,她不知为什么看了看自己的脚。由于小时候没有穿过不合适的鞋子,她的脚上没有肿胀凸起的地方。她脑子里浮现出多年前的一个情景,一个年纪不轻的男人抚摩着她的双脚,告诉她她的脚有多么性感。哦,这是真的嘛?哦,这是她的第一个大长颈鹿……

她微笑着穿过人群,经过马修·布莱克摔下来的地方,经过那天她、艾娜、爱德华·普拉特、乌特碰到在一起的地方,周围有很多人来来回回地走着。沙滩服、沙滩用具、凉鞋、赤脚、包……

他们那天相处得很好,尤其是艾娜,甚至连爱德华·普拉特也不错。

她抬头望了望40号塔,从下往上看这塔并不算高,但她知道,从上面往下看,从上面摔下来,那感觉可就不同了。要上到塔上面得爬好一会儿。在沙滩上,她可以脱掉上衣,但是如果爬到那上面,她就可以连裤子也脱掉,好好晒晒太阳。她很想淘淘气,因此就走进塔里顺着楼梯往上爬起来。

楼梯最上面有一扇门。门显然已经维修过,但是现在又被踢坏了,对此日光浴爱好者肯定难辞其咎。她觉得这种为了某种实际的目的而破坏公物的行为毕竟也是破坏公物,这样饭店又要破费,这些人也真够坏的了。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就走到了塔顶。她爬过一堵墙,然后把浴巾铺在地上,脱掉上衣和裤子。天气很热,她脸朝下趴在浴巾上。她身边的这堵墙是她的第一道防线。

凯茨闭上眼睛,但并不想小憩一会儿。她要么就睡觉、要么就醒着,从来不会去眯一觉。大约15分钟以后,凯茨转了个身,让她的腹部、她的神秘地带也见见太阳。她能感觉道太阳的热量洒在她的身上、进入她身体内部。她有种性感的感觉,一种粗犷、深入、没治了的性感的感觉。也许她应该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她知道自己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自己的冒险,因为自己偷偷跑到塔顶上来。这给了别人一个机会,也许别人会撞见她,但是见鬼的是,她感觉好极了!她想让这种感觉继续下去,让自己做做白日性梦,因此她就尽量地想瓦莱丽。这办法本来挺好,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有某种东西,某种绿的、红的、黄的、条纹的东西闯进她的头脑,某种似是而非的东西,某种和德国人、毛巾、思念有关系的东西。

脑中的幻觉打断了她性幻想的快感,凯茨因此在心里骂了一句。接着她又想,其他女孩子,比如艾娜、乌特、布洛德温来没来过这儿?接着她好像又看见了条纹、沙滩包、余光,马修·布莱克的血流到了那儿的马路上。接着又是空无一人的游泳池边,然后往前走,走,朝右拐,只有一排排的塑料椅子,什么也没有,只有白色的……

“啊,凯茨,你现在跑步跑得很不错?”

“什么?”

“艾娜说你现在的状态处于最好的阶段。你现在跑得非常快。”

“她说得对,这都得归功于她的手指。”

“她很好,也很残酷。”

“这我知道。”凯茨说。

“我的背部又有些不对劲了,”凯茨对艾娜说完又喝了一大口饮料。

“啊,我的背好极了!”埃立克带着一丝微笑说。

“真是遗憾,你不得不取消今晚给我的推拿。”普拉特说。

“为什么呢?”埃立克问,脸上并没有笑容。

桌上忽然安静了下来,尽管时间很短,但确实有一刹那大家都没有说话。这时普拉特说,“我今天骑自行车骑了110公里,我觉得有点疼痛。做一做按摩……”

“乌特为什么不能给你做呢?”

“乌特很忙,她非常忙。”

“啊,艾娜也忙得很,她和我在一起。”

“是啊,你说得对。但我还是疼。我的意思是说我不太走运。”

埃立克皱了皱眉,有点不悦,但很快又换上了一副轻松的笑容。

“你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了吗?是不是在回儿出事了?”

“没有。”

“那你怎么说你不走运呢?”

“因为我疼,可又做不了理疗。”

“也许你应该回去躺一会儿,休息休息。”

“你这样想吗?”

埃立克瞪着眼睛,“是的。”

“我也许该多喝点?”

“我觉得这对你不好。”

普拉特有些犹豫。他的眼睛一瞥,凯茨抬起头,两人的目光正好相遇,凯茨赶紧把目光避开。“也许我该回去睡了,”他说,“艾娜,我预定明天按摩,行吗?

艾娜抬起头来,与前两天相比像变了个人似的。

“行。”她冷冷地说。

45

一大早。凯茨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她迅速地穿好衣服,喝了点橘汁,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从饭店静静的半开放走廊中穿过,走过接待厅,来到了主路上。她掷了一枚硬币,准备经过桑塔村往提纳霍跑。她实际上并不在跑步的状态,长跑与她的短跑训练有冲突,但她需要跑步。

凯茨轻松地出发了,步伐保持在8分钟1英里左右。她轻松地跑过高度较小的中心二期工程,往山下跑去。她保持着准确的节奏,放松、放松、放松,保持、保持、保持,这种节奏正好适宜思考问题、看看风景,她的身体和头脑在一起工作,这样它们可以比单独运转时做更多的事情。

昨晚爱德华·普拉特溜走的时候,凯茨觉得有点对不住他。这让她自己也很惊奇,因为直到那时为止,她一直不喜欢这个小个子男人。她想自己之所以会对普拉特产生这种感觉,肯定是因为她总对弱者自然产生的移情。要不然就是因为她不喜欢像埃立克那样欺负人,而艾娜则又表现出那样令人惊奇的冷漠。所有的这一切都交织在一起,她自己的忧愁、麦金尼斯、对瓦莱丽的思念、对莫伊拉的担心,当时她的脑子如同一团乱麻,她真想烂醉一场,然后爬回房间美美地睡上一觉。

这时奥托走过来,“啊,哪儿去啊?”他说,“你我,咱们俩跳舞去,然后再去干事。”

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他们真去了。两人又喝了点酒,醉得更厉害了。然后又跳了一会儿舞——音乐有甲克虫的、滚石的、曼弗雷德·曼思的——跳完舞他们又喝了两杯,跳了个几个舞——奥托长裤里的东西开始鼓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 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