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 鹰》

第01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1

十二月一个星期一的清晨,寒冷、干燥、幽暗。布赖顿宁静的大道还沐浴在清晨的街灯中。探长汤姆·麦金尼斯慢悠悠地开着车,驶向位于约翰大街的中心警署。在他身旁,凯茨·弗拉德正盯着车窗外,碧绿的双眸炯炯有神,一头金发松散地披在肩头,随意大方而又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街灯接踵掠过,钠灯黄色的灯光将她的脸庞映得忽明忽暗。

轿车穿过寂静的街道,汤姆陷入了深思,连呼吸也放慢下来。他想着那个现在还逍遥法外的大恶棍;他想着身旁这个生气勃勃的年轻警探;他想着自己已近而立之年;他想着这个姑娘和自己有多少相似之处。

“感觉怎么样,凯茨?”

“我觉得棒极了,汤姆。不过还有一点点不适应。”

“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你得花些时间。”

“我会的!”凯茨说。

先是一次损失惨重的失窃,然后又几乎被淹死,住了一礼拜医院后,凯茨这个毛头小警察总算是摆脱了噩运的纠缠,现在暂时住在麦金尼斯探长的公寓里,晚上就睡在他的沙发上。汤姆让凯茨在警察局边上的街角下了车。当他驾车离开时,从后视镜中看见身材苗条的凯茨正昂着头深吸了一口气。车子向左拐了个弯,消失在街角,凯茨蹦蹦跳跳地向警察局的大门走去。

2

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凯茨几乎能嗅到那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回到警局让凯茨感到浑身舒畅,前一阵子积压在心头的阴霾刹那间一扫而空。她推开大门,走过空无一人的接待前台,扫了一眼入口处的陈列柜,目光停留在通告栏上,在那些旧的犯罪公告旁贴了张新的——“通缉杰里米·阿沃卡多”,上面还附了照片。凯茨的眼角露出一丝笑意,穿过rǔ白色的走廊径直向档案室走去。

来警局前汤姆叮嘱凯茨,早上九点整一定要端杯咖啡到总督察布莱克赛的办公室去报到。汤姆还告诉过凯茨,阿沃卡多仍然在逃,而她已经被调离此案了,将会有许多别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可当问到是什么事时,汤姆却说:“等到星期一吧!弗拉德!”

凯茨走进更衣室,里边一个人也没有。在她更衣柜的门上,贴着一张便条,布莱克赛让她回来后尽快赶到会议室去。“汤姆还说什么九点。”凯茨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朝楼上走去。现在才七点二十五分,确实还早了点,汤姆·麦金尼斯刚才还抱怨说这会儿本应该还在美美地睡懒觉,至于穆尔警官、赛恩警官和吉姆·格里夫斯这些家伙,通常情况下不到八点半是不会在警局出现的。只有诺曼·布莱克赛,只有他一人才乐于在办公室的窗前美滋滋地看着太阳升起来。

一天中的这个时刻总是死一般的寂静,静得几乎可以听见墙壁在说话。静悄悄的走廊里只有凯茨一个人,她边走边想着逃过逮捕的那个杰里米·阿沃卡多。他是最近一系列案子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至少有六起凶杀案都是他干的。她竭力想判断这次他的逃脱对探长和总督察来说可能会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坚信布莱克赛不久将会到苏格兰场去另谋高就。她不知道阿沃卡多的逃脱是否会被当作是总督察的一个污点而记录下来,或是被看作那些遭人嗤鼻的粮事中的一桩。

凯茨来到会议室,推开门。她原以为布莱克赛一定在等着大发雷霆,可是屋里却黑漆漆的,悄无声息。一时间,她反而不知所措。忽然,凯茨听到有人合唱着跑调的“黄色潜水艇”,然后“喀哒”一声灯光也闪亮起来。紧接着她看到有人穿成蛙人的样子——“那一定是比利·廷格尔”,她想。其余的小伙子们都戴着呼吸管和潜水面罩。不知谁在她的桌子上挂了个风车,彩色的小鱼串在线上绕着圈子互相追逐。在她的椅子上有个九英寸见方的亮灰色的东西,像是只章鱼之类的东西。“让我们欢迎这只可怜的小鸟贼吧!”格里夫斯说道。小伙子们脱下面罩欢呼起来。凯茨也禁不住开怀地笑起来,一边还寻找着莫伊拉的身影。莫伊拉·迪本在人群中冲她打了个招呼。凯茨坐在桌沿上笑嘻嘻地说:“你们这群混蛋。”

这时,总督察布莱克赛和汤姆推门进来。诺曼·布莱克赛的大块头把汤姆纤瘦的身形衬托得更加孱弱,他们俩为弗拉德的归来感到由衷的高兴。汤姆·麦金尼斯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似乎为刚才对弗拉德守口如瓶感到过意不去。总督察手中拿着一个褐色的纸包,大声喊道:“好了,好了,小伙子们。够了!”他低沉的声音总让人觉得是在发号施令。

“今天晚上六点,让我们用香槟酒把弗拉德再浇成个落汤鸡。我请第一轮,然后是汤姆。小伙子们,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有工作。”

然后他转向凯茨,一本正经地说:“弗拉德警官,凶杀组和局里其他同事让我代表大家送你一份礼物。小伙子们本来想给你买条土黄色的短裤,可找不到合适的,所以我们只好送给你这个。”

说着他将手中的纸包递给凯茨。凯茨接过来,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鬼花样?”

“弗拉德警官,我们建议你好好地读一下,或许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还有,你已经被提名授予‘警察勋章’。”

小伙子们又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凯茨打开纸包,拿出一本书来,书名是《学会飞翔》。

3

快九点的时候,凯茨走进了总督察的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桌后,麦金尼斯坐在他左边。凯茨在桌对面坐下。

“弗拉德,真高兴你回来。”布莱克赛说,“我们手头有个工作,需要一名女警官。从现在起,你被调离阿沃卡多一案。”

凯茨静静地等着。

“在你离开的两个星期中,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你知道的,阿沃卡多的案子还没完。现在又有了新案子,简直是旧疤没好又添新伤,好像嫌我们的麻烦还不够多似的。十天前,在沃信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强姦案。一个少妇回家,当她准备开前门时被袭击,袭击者把她捆在屋里。详细情况你一会儿看材料就明白了。选本警官曾和受害者简单谈过。那个混蛋还伤了她,在她身上烙了印记,他说这样她就永远不会忘记他。”

“在哪儿?”

“看看报告就知道了。”麦金尼斯说。他的声音和布莱克赛比起来更像是个轻量级选手,但是十分坚定。“这个星期五,又发生了另一起,我们认为是同一个凶手。受害人单身,三十二岁,在卧室被发现。从她的情况来判断,我们认为那个强姦者用同样的方式袭击了她,估计也是在开前门时从后边袭击的,不过还不能确定。”

“我们还发现了三起类似的案件,”布莱克赛说,“一起三个月前发生在南安普敦,以前还有两起在里奇蒙。第一起是去年十月,第二起是在今年四月。”

“时间间隔短了,长官。”

“暴行也加重了,弗拉德。在里奇蒙的第一件案子中,受害者只是被突然击倒。攻击者什么也没做就跑了。里奇蒙的第二起仅仅是强姦。”

“仅仅是强姦?”

“仅仅是发生性行为,弗拉德,再没更多的暴力。”

“抱歉,长官。”

“没关系,弗拉德。”说到这里,总督察顿住了,似乎在费力地思考什么。

麦金尼斯插进来,替总督察解了围。“我们确信这五起案子都是同一个人所为,而且他没有同伙。可是这些被害的女子间又没发现联系。其中三个单身,两个已婚。年纪最小的二十岁,最大的四十一。”

“那么,你们想让我干什么?”凯茨问布莱克赛。

“逮住那混蛋!弗拉德。”

“我知道。可是,长官,到底……”

“这其中似乎有一点联系,”布莱克赛放慢了语速,“听说过里奇蒙和金斯顿的姐妹长跑团吗?”

“是的,长官。是那种互助的女子长跑组织。她们许多人一块儿外出以保证安全。”

“里奇蒙的两个受害者互相可能认识。她们是同一个姐妹长跑团的,应该见过面。第二起案子发生之后,曾试图找到其间的联系,却一无所获。我们想如果你去当个长跑者,没准儿能发现些什么。”

“物证方面有什么发现吗?长官,有精液或者别的什么吗?”

“在第一起案件中,没有发生强姦。不过我们在第二和第三起案件中收集到一些可用于法医检查的样本。他没射精,但我们已经完成了dna检验。”

“最后两起呢?长官。”

“还不知道。检验报告没出来,还得等两周。”

“好的,长官。档案呢?”

“五分钟内送到你桌上。”

凯茨起身准备离开时,想起来得问问人员安排。布莱克赛让她坐下,说道:“我们已经忙得四脚朝天了,弗拉德。你知道,阿沃卡多仍然在逃,从那组里我们调不出人来帮你,目前我只能给你莫伊拉·迪本,而且只有两周,然后再说。”

“南安普敦和里奇蒙那边怎么样?长官。”

“南安普敦由德纳姆探长负责。那一区的督察是彼得·梅森。有事情可以电话跟他联络。”

“里奇蒙呢,长官?”

“那不太好办。他们原先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可受害妇女都没提供太多的帮助。现在由格里芬警官负责,不过她也没什么进展。”

“珍妮·格里芬?我们有过一面之交。”

“那就太好了。他们知道我们要派人去,他们会尽力提供帮助的。不过他们手头上也有别的案子,所以别抱太大的希望。”

“连格里芬也指望不上?”

“连格里芬也指望不上。”

离开办公室,凯茨直奔莫伊拉而去。

莫伊拉·迪本坐在电脑室里一台终端机前的转椅上,穿着黑色的丝袜,没穿鞋,正在按摩自己的双脚。她抬头瞥了一眼凯茨,又低头接着揉起脚来。

“你能相信我昨天走了一整天吗?凯茨。”她冲着自己裹着长统袜的腿心疼地说道,“仅仅因为是个好天,我们就一直走到市中心,比利说我们只走了六英里,但我看都快二十英里了。我看这没人性的比利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也许他刚被人在脑袋上敲了一下,”凯茨轻声说,“现在还晕着呢。”

“比利健康着呢!”莫伊拉咯咯地笑起来。“有什么要效劳的?头儿。”

凯茨露齿一笑。“离开这儿两周怎么样?莫伊拉。”

“开什么玩笑!”

“说真的。”

“我是你的人了。要我宰了谁?”

凯茨把档案掖进她臂弯里。“好吧,莫伊拉,穿上鞋跟我来。”

俩人躲开局里的男同事,从后边的楼梯来到福利餐厅。凯茨向莫伊拉问起她的男友。“凯茨,比利他可不笨,我看他早打算好今天在家休养。欢迎仪式后他就直接回家了。”

走廊里传来一群男人短促的笑声。

“莫伊拉,你真地喜欢他?”

“是的,”莫伊拉说。她那双柔和的深棕色的眼睛充满了笑意。“和外边那群家伙比起来,我的比利简直就是天使。”

当莫伊拉端来咖啡时,凯茨已经在唯一一张临窗的桌子等着了。可那儿还坐着几个值夜班的警察,正埋头忙着完成逮捕报告的收尾工作,谁也没理睬她。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显得眼神灰暗,神情憔悴,满脸的不耐烦,只想赶快回家,也许连澡也懒得洗就一头栽到床上。凯茨只好另找一张单独的桌子。两个女孩办理一件强姦案,难免会有人从中找乐子的。

凯茨决定先把案情记录放在一旁。在看官方报告之前,她想听听莫伊拉对案情的看法,包括她与受害者交谈的印象。这些和官方报告之间往往有着很细微却又非常微妙的差别。对她而言,无论是那些不着边际、催人泪下的赤躶躶的陈述,还是白纸上用圆珠笔写的模棱两可、内容贫乏的记录,都不足为信。

俩人来到吧台,不锈钢的料理台面腾起阵阵蒸汽。莫伊拉身材高挑,长着一头乌黑亮泽的头发,肤色稍微有些发黑,略带些南美的味道,她的异国情调与她的美丽同样引人注意。凯茨只能猜到莫伊拉为何选择了当警察,但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她怎么会爱上了比利·廷格尔。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是因为爱情而假到丧失了判断力却是另外一回事,比利和莫伊拉把凯茨弄糊涂了。“世事难料啊。”凯茨在心里感叹起来。

“香喷喷的黑咖啡!”莫伊拉说,“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那些值夜班的吃光了所有的东西!”她坐在凯茨对面,外面斜洒进来的光线照亮了她的半边脸。“怎么回事,头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兀 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