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 鹰》

第02节

作者:亚历克斯·齐冈

7

她们原以为在红狮大街警署能快进快出的,但看来打错了算盘,十四年来保守党的连续执政使得文案工作变得越来越繁文缛节。警署是一栋老旧的红砖三层小楼,建于本世纪初。要完成有关逮捕的文案工作是件费劲的事情,但她们失去耐心了吗?

“我?”凯茨问。她已经喝掉了十四杯咖啡,现在得去方便一下。“不,当然不。我喜欢伏案工作!”

这个不速之客叫做普赖尔,他没有前科。她已经两次拼错了这个名字。她嘴里喃喃自语,“普赖尔!普赖尔!”她又第三次拼错了。

这回她真失去耐心了。“噢!见鬼!”她把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十尺外的纸箱里。

“真准,弗拉德!”格里芬在门口说,“你一定练过。”

“你知道的,珍妮,太多回逮捕了。”

“恭喜你们,我们的督察要见你们俩。”

“在办公室?”凯茨说。

格里芬笑着冲她们摆了摆手。

“噢!见鬼!”莫伊拉说。她整个下午看起来都忧心忡忡。

珍妮·格里芬的督察叫做兰克,至少六英尺六英寸高,比诺曼·布莱克赛还要高。但是布莱克赛壮得像头牛,兰克却人符其名,又高又瘦,两只眼睛长在一张马脸上。

两人从办公室出来,莫伊拉说:“你听他都说了些什么?‘哦,迪本警官,干得很好,干得真不赖,迪本警官。当你们来这儿的时候没想到要花这么多工夫吧,迪本警官。’上帝呀,我最恨那样的家伙了。”

凯茨说:“亲爱的,我敢打赌,咱们谈话的时候,他对你眉来眼去的。”

“我可不喜欢。”

“噢,我想你有麻烦了。你听到的,莫伊拉,‘我很快就会去布赖顿。弗拉德警官,也许你能带我去参观参观,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常有料的地方。’他是在说夜总会,莫伊拉。”

“真该投诉他。”

“投诉什么?他可什么也没做。”

她们又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完成了逮捕报告,之后又和格里芬重新核对了一遍才离开警署。当她们俩出门时,格里芬悄悄说:“保重,弗拉德。”她冲着督察的办公室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凯茨的肩头。

“我会的,警官。”凯茨故作冷酷地穿过大门扬长而去。

几秒钟后她又回来了,低着头,不好意思地浅笑着。“我可真糊涂!”她说,咯咯笑着,“忘拿车钥匙了。”格里芬警官一直低头整理文件,几乎没抬头看上一眼。

据说吉尔·布朗很少在六点钟之前回家的。当她们到达时才五点半,她原本准备等上一会儿,可发现灯亮着。她们按响了门铃,很快就有人应答。不一会儿,一个脸庞亮丽的蹦蹦跳跳的姑娘拉开了房门,一边还踮着脚尖跳来跳去。这是她们要找的布朗小姐吗?

“是的,是我,再没第二个人住这里了。”

“嗯,我们还以为要找一个……”

“没这么瘦的,对吗?”布朗露出一张灿烂的颇具感染力的笑脸。“一年前我还没这么瘦。我是个长跑爱好者,你知道的。这很好,不是吗?能使你保持健康。我以前练慢跑,不过现在我正加快速度。你们要进来吗?”

“难道你不打算先问一下我们是谁吗?”莫伊拉稍带困惑地说。她仍旧吃惊地张着嘴。

“别傻了。”布朗笑道,“你们是垃圾,不是吗?想喝杯茶吗?”

吉尔·布朗仍然在跳跃着,即使是在沏茶的时候。她像个过分激动的拳击手踮着脚尖跳来跳去:当她住壶里注水时,当她找出三个杯子时;当她从电冰箱中掏出东西时;当她从壁橱中抓出砂糖时。她的生活看来充满了“叮叮当当”和“唏里哗啦”。

“糖?”凯茨不无吃惊地问道。

“我得保持体重。昨天我刚跑了十五英里,今天晚上还要参加个晚会!”

“哦,赐予我力量吧!”莫伊拉欷觑说道。

“你说什么,亲爱的?”

“没有,我只是不太舒服,仅此而已。”

“噢,你应该不错。你看起来相当结实而且也不胖。瞧瞧我,当我刚开始的时候……噢,那时我几乎瘦得皮包骨头。现在我拥有充沛的精力,多交些男朋友也没什么问题。”

“找男人对我来说也从不成问题,”莫伊拉说,口气更重、更慢。

水开了,溢了出来,盖子叮叮作响。吉尔·布朗把水到杯子里,还不忘了要蹦蹦跳跳,让人看得心惊胆战。“不。”她说,“看你的样子,我可不那么认为。”她看起来比壶里的水还要沸腾。“你知道,你拥有一张动人的脸蛋。你只要上一点点淡妆,在眼睛周围。使你的皮肤更能衬出你的双眼。”

她们围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坐下,吉尔和凯茨每人拿着一个带有竞赛标志的杯子。莫伊拉傻乎乎地呆坐着。

“第六届图顿十公里长跑大赛!”凯茨转动着她的杯子看着上边的蓝字说。“什么时候,去年十月?”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你知道吗?”

“成绩如何?”

“我想是五十六分钟。那时我还一无所知。开始时我跑得太快了,所以到了中间,我不得不走着前进。”

“我知道,是第八届。”吉尔的杯子和凯茨的一样的样式,一样颜色,只是标志不同,有一个不同的象征赛跑的卡通形象。

布朗神采奕奕地说道:“四月份我跑了四十一分钟。在这次第八届比赛中,”她抬起杯子露出上面的蓝字,“我突破了四十六分钟。”

“你提高很快,吉尔。你没有训练过度吧?”

“据我的教练讲没有。她说我是个天才。他判定我能跑得更快,但需要先减掉赘肉。我现在每天都坚持跑一定的里数,一直要到二月,每周一次山地训练,没什么超负荷的。我已报名参加了伦敦马拉松赛,我可不想受伤。”

“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我也练过跑步。如果你需要什么建议……”

“狗屎!”布朗忽然坐直了身子。“我说你是谁呢。你也跑图顿的比赛,是吧?你叫什么名字,凯瑟琳还是什么?”

“别把我和凯瑟琳·贝勒混淆起来,她经常能赢得大赛的头名,她可比我快多了!我是凯茨·弗拉德。我是今年四月份赛的第二名。”

“你跑多长时间?”

“三十四分四十秒。我的最好成绩是三十四,哦,是三十一分。”

“噢,上帝,真快啊!”布朗大喘了一口气。她晃着手臂,大声地喝着咖啡,被呛着了。“噢,太棒了。抱歉。”她下巴上沾了一滴咖啡。

凯茨没吭气。然后她说:“别着急。吉尔……是叫吉尔,对吗?”

“是的,吉尔·布朗,情绪高昂,热爱运动,而且从未被强姦过。”

莫伊拉在一边咬着舌头,直直地盯着凯茨的脸看。

凯茨抬起手臂摇了摇,示意莫伊拉保持安静。“你想告诉我们,吉尔?”

“和我上次说的没什么不同。”

“我们知道,都过去一年多了。”

“都跑过两次图顿赛了。还要咖啡吗?”

“我自己来。”莫伊拉说。她站起得太快了,把椅子弄翻了。

吉尔冷漠地斜下身子扶起椅子。“这回不加糖?”她微笑着。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莫伊拉脸红了。

“下班后我回到家,那是周一的晚上。当我开门的时候,一个相当大的家伙背后猛击我。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已逃走了。”

“为什么说是个大块头呢?”

“我也不知道。总之他是个大块头。可能有个影子,也许是第六感什么的,不过我敢断定他是个大块头。”

“是你自己认为那是个男人,还是当第二起袭击案后警官来访问你时你推测如此呢?”

“他妈的!”布朗突然说道,“如果一个个头很大的畜生跳到你背后,你难道不认为他要强暴你吗?当然那是个男的!上帝!”

“嘿,嘿。”凯茨听起来很平静。她向上瞥了一眼,莫伊拉倒了一半停下来,她美丽的嘴chún又完美地张开了。凯茨用更慢的速度说:“听着,吉尔,也许你不相信我,但是人们所感觉到的通常不是所看到的所听到的,这是很正常的。”

“好吧,我感觉到他身材高大。对吗?”

“先别对我咬牙切齿,不过你能估计一下他有多高大吗?”

“六英尺二英寸以上,至少两百磅重。”

“什么?”

“几个月前我的一个男朋友也身材高大,他——”

“你想说他有六英尺三英寸?”

“可能吧。我只是觉着他很高大,知道吗?至少和我的那个男友一样。”

“很好,吉尔。”

“还有,他手指尖粗糙。”

“像个工人,你是这个意思吗?不是像个农夫?”

“不。是指尖。他摸我的脖子,他手指末端硬得要死。差不多和玉米一样。上次我怎么没想起来?”

凯茨知道为什么,因为根本没人问她。她安详地等着。“是这样的,总会有这样的事,吉尔。长期的记忆是件非常有趣的事。这就是我重新又打扰你的价值所在,真的,你非常神奇。”

“咖啡!”莫伊拉放下杯子。

吉尔·布朗笑了。“好的!还有别的什么吗?只能有一件事了,我得马上换衣服去参加晚会了……”

凯茨啜了一小口咖啡,这味道让她不由得想起了珍妮·格里芬的热水瓶。

“还有件小事情要占用你的时间,吉尔。请闭上眼睛。曾有人在街上见过一辆电视台的修理车。你能回想起见过它吗?”

吉尔闭上双眼。咖啡腾起的热气萦绕着她的脸庞。

“我想不起来……我当时正回家。我通常在晨报来之前外出跑步。那天我想看图顿的成绩来了没有。我打开门,然后……啊,该死!有一辆埃斯哥特货车停在大街的尽头。”

凯茨问:“哪个公司?”这是个渺茫的期望。

“我不知道。那车头冲着我,看起来脏兮兮的。它也许是辆转播车,也许是辆……我不能肯定。”

“我查过布朗的档案,莫伊拉。格里芬警官曾和当地的电台和电视台谈过。离吉尔最近的男性工作人员在六条街之外。所有他们的精力都集中在广播中的热线节目上了,我们可以轻松地将他们集中起来。我认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根本无法做那件事。”

莫伊拉正准备开动车子。她听到凯茨声音中有点什么东西,就说道:“但是?”

“我正在想是不是阿沃卡多。他有足够证据表明不在现场。我们得关照一下所有的在理论上有可能对吉尔·布朗施暴的暴躁分子,还得重新查一下有关斯塔布斯袭击中的相关人员。看看从别的方面能不能有所收获。”

“吉尔·布朗让我有点吃惊。”

“是的,你已经表现出来了。你得注意控制一下你松松下垂的下巴。莫儿,你这样会使我们得不到所有情况的。”

斯塔布斯住得离这儿很近,直线不过一箭之遥的距离。当然要是不熟悉里奇蒙的单行线或是个陌生人也许要花上十分钟。那房子非常普通,三十年代末建的房子,带瓦的栅栏,塑制门窗。她们刚在外边停下车,三盏五百瓦的安全灯“嘭”地一声亮起来。修剪齐整的草坪,草坪上孤零零的两个来客,灯光将这一切映得雪亮,宛若夜场足球赛中要发定位球的情景。屋檐下。墙头上是英国电讯的安全警报系统,直接与交换机连在一起。莫伊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打了个冷颤。

凯茨不动声色地按响了门铃。

8

屋中应该有人。前边圆形栅栏围起的房子里黑漆漆的,但有电视的声音从后边模糊地传出来,过道尽头有一缕灯光从门缝下挤了出来。

凯茨再次按下门铃,这次比上次时间更长。从房间深处传来一声模糊的喊声——“乔治!”然后有一个更低沉的声音应了一声。厨房的灯亮了,紧接着听到脚步声由远至近。“是谁?”语气中透着一股怒气,是那种压抑已久、行将爆发的愤懑。

凯茨对莫伊拉使了个眼色。“让我来。”她冲着投信口大声喊道:“警察!斯塔布斯先生吗?”

“是,你们要干吗?”

“我们想谈一谈,斯塔布斯先生。外面冷得很。”

门锁应声而开,露出一道不足一英寸的小缝,门上还搭着链子。黑暗中飘出一句话来,“证件?”

凯茨早已拿在手中,立刻打开来。

黑洞洞的大门里沉默了一会儿。

“你的呢?”他冲莫伊拉点了点头,“让我看看你的。”

莫伊拉慌忙在手袋中翻找起来,嘴里喃喃地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话。凯茨看不见她的脸,但她能感觉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兀 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