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的悲剧》

第四章 静静的暗示

作者:夏树静子

1

1月4日上午9点半。

天空中被乌云遮盖着阴沉沉的。但由于乌云的上方放射下来阳光,所以感觉不到要下雨的样子。

富士五湖警察署位于山中湖与河口湖之间的国道边上,它冲着西南方向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富士山的正面。富士山的山麓是一片片的落叶松林,雪白的富士山庄重屹立,而此时的山顶却掩藏在乌云之中。昨天晚上寒冷的风雪已经停了下来,这一带充满了宁静和安详。

多么好的一个清晨啊……

由于今天是1月4日星期日,因此署里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员上班。今天正好是刑事科长中里有京警部值班。他站在二楼的窗户边,远眺着富士山,心中充满了愉快的通想。新年里只发生了几起交通事故,还没有可以称得起“案件”的事情发生,因此他觉得今天的值班也和休息一样轻松。从昨天夜里起,为了防备处理案件,他几乎一口酒都没有沾,胃中感到清爽痛快。每年的1月4日署长都要对全署人员进行一次“新年致辞”,而今天因为是星期日而被顺延。他心里想,总算过了一个耳根清静的新年了……

中里的腰围很大,为了减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没事儿的时候用手掌按摩腹部。今天,他闲来无事,一边按揉着肚子,一边来到办公桌旁。他拉开抽屉,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来。他已经答应了妻子要他戒烟的要求,于是在抽每只烟时要使用具有过滤作用的塑料烟嘴。但今天不知为什么总也找不到那只烟嘴了。

这时,他听到一辆车在署门口刹车停了下来。他又来到窗边向外一看,大门口停了一辆白色的轻型客货两用车。在助手席和后排座上下来了两名男子。汽车的腰部写着“湖南亭”的字样。

正当中里找不到那只烟嘴只好“干”抽烟的时候,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官快步登上了二楼,来到了他的房间。

“刚才旭日丘别墅的人来了,报案说昨天夜里有歹徒闯入民宅,杀死了别墅里的一名老人。”

年轻警官的报告一下子吸引过来其他警官的目光。

“是直接从旭日丘来的吗?”中里问道。

“好像是电话吧。电话线被切断了。没有讲完。正好‘湖南亭’的车去取外卖的餐具,就搭他们的车来报案了。”

“报告当地派出所了吗?”

“好像还没有。”

中里听完,马上快步离开办公桌朝楼下走去。他今年40岁,3年前升至警部,身高1米65,体重78公斤,是典型的日本人体型。虽然他行j腿不长,但行动非常敏捷,步速也很快。

今天终于又不得安宁了……

他下到了一楼,马上来到正在和其他警官说话的这两名男子身旁。

“这位是刑事科长。”别的警官介绍了一下中里。

“啊,对不起,”其中一名男子略微顿了顿,又向中里讲了起来,“我们是旭日丘别墅和江家的人。全体亲戚利用新年休假都聚在了一起,可今天早上,会长……也就是和让葯品公司的会长和江与兵卫在他的卧室里被人杀了……啊,对不起,忘了说了,我是和江与兵卫的外甥女的丈夫,叫道彦;在神奈心大学……”

他边说边连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他长了一只硕大的鹰钩鼻子,一副长脸,两鬓已经花白,给人一种认真、稳重的感觉,但这会儿看上去相当慌乱。

“被杀了…肯定死了吗?”

“可不是,太遗憾了……”旁边那名三十多岁、高个子的男人答道,“他的胸部被刺了一刀,今天早上看到时,好像时间很长了。啊,我是外科大夫,大体上可以判断出来……”

中里问清了他们没有向辖区的派出所报案,而是直接来警署时,便立刻让身边的警官通知派出所,马上赶到现场。他也同时命令本署派出两名警官赶赴现场。由于辖区;的派出所距离和江家只有5分钟的车程,所以还要求他们在勘察现场后马上用电话报告。

然后中里又把他们让到里面,请一名警官对这两名报案人做笔录。

“昨天夜里,我们一共有9个人,吃完了晚饭后打扑克…邓阿,准确地讲是7个人,我的女儿摩子和家庭教师一条春生老师在二楼写毕业论文,一直到11点……”

中里问,主要是道彦回答。但问话一直进不了问题的核心,道彦讲得非常琐碎,中里要他不要拘泥细节,讲述主要问题。

“摩子发现自己有几本重要的参考书没有带来,便在11点要了一辆出租汽车返回了东京,所以春生老师也加入了我们打扑克的行列,一直玩到凌晨1点左右……

“对。后来会长吃了一点儿夜宵后,大体上是11点45分的样子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同道彦一起来的、叫间崎钟平的人补充道。

“啊,是的。当然了……后来大家都光顾了打扑克,没有注意,这才……”

说到这里,道彦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chún。

“……会长睡觉去以后,剩下的7个人一直玩到凌晨1点左右,打扑克结束后,大家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时快1点半了。今天早上大家都没有早起;快9点时,会长的夫人实子和我妻子淑枝才起了床……”

“是谁第一个看到尸体的?’中里问道。

“是实子夫人。因为会长平时再晚也是8点钟起床,她觉得这会儿比平时安静就有些奇怪,进去看了看……啊,实子夫人的卧室在会长卧室的旁边……”

“听到实子夫人的惊叫后,其余6个人都赶到与兵卫的卧室,看到会长已经死在了他的床上。那会儿刚好是9点钟。”道彦说道。

“我们当然要马上报警了,但电话不通。也许是歹徒掐断了电话线,正好‘湖南亭’来收拾昨天送餐的餐具,于是我们马上搭他们的车匆匆赶来了。”

为了慎重起见,警官又问了一下同来的“湖南亭”的伙计,情况大致如此。

9点50分派出所的报告也到了,与报案人所说无异,勘察结果和尸检也证明了这些事实。

于是中里马上召集在署内的全体警官,并马上向甲府的县警总部联系,申请派来调查小组。同时中里派出了8名侦察员和两名法医立即赶赴现场。

住在警署后面宿舍的署长相浦克平警视,5分钟之内也赶到了。今年2月他就54岁了,一年后便要退休,但看上去他比实际年龄要小,平时也注意形象仪表。这会儿也是一身合体的制服,给人一种精明干练高级职员的风貌。平时他极富口才,并传说他是打算退出公职后意选市长呢!

“那就随时报告一下调查的情况吧!”他冲着急匆匆赶赴现场的中里大声叮嘱道,“如果设立调查总部的话,那就是自去年以来的第二次了。”

去年春季,管界内发生了一起河口湖的中年男子溺死事件,开始警方认为这是一起殉情事件。但刑警们从一些细节中看出了蹊跷,全力进行侦破,结果查明那是一起伪装殉情的杀人案,并很快将凶手抓捕归案。也就因为那个事件,富士五湖警察署的名声大振。面对记者,相浦署长的三寸不烂之舌有了用武之地,给警方挣足了面子。

“你们的努力,可是你们日后增加政绩的机会呀!”

从相浦的口气中,可以听出他十分信任部下的才干。同时他也是希望通过部下的努力使自己的业绩再添光辉。

中里耸了耸肩,一边穿着现场作业服一边大步朝停车的后院走去。

2

位于旭日丘别墅地区西侧的和江家周围,先期到达的警察们已经拉起了保护现场的警示绳带。

中里一行人从大门来到别墅内后便直奔与兵卫的卧室。回到了别墅的道彦陪着他们,打开了客厅右侧的门,顿时看到东侧走廊的地毯上星星点点的血迹。还有几处污迹,警方认为也许是凶手的脚印,但没有进行法医学鉴别就不可贸然下结论。中里的部下们只是忙不迭地拍照、取证。中里同时命令其他刑警:为了不破坏现场,先在可能是凶手留下的痕迹上铺上草席,小心地进到走廊里。

“发现尸体后,我们就特别注意不要破坏了现场。”

打开与兵卫卧室的门之前,道彦对中里解释道。

这间10张草席大小的正方形房间里还拉着窗帘。床边的床头柜的下面亮着淡淡的床头灯的灯光。走廊方向的亮光和从窗帘间隙照射进来的光线,足以看清室内的陈设和现场的景象。

紧靠墙的床上躺着老人的尸体,毛毯一直拉到了他的下巴处,在床头柜的下边,有被弄倒的小型台灯、高脚银制的水果盘、梨、桔子、水果刀、餐叉,以及有关医葯方面的杂志,地毯上还有几处血迹。

位于床脚的柜橱的抽屉全都被拉开了,而且里面被翻得十分凌乱。

室内很热。有25度以上的样子。中里看了一眼电暖器,现在还在送着热风。

“会长有夜里开电暖器、盖毛毯睡觉的习惯。”道彦向中里解释道。

中里来到别墅里时,起居室里就有两名男子和3名女土了。当警方的人员进来后,只有道彦和钟手忙前忙后地向警官作着说明,而那几个人则只是远远地站在一边观察着刑警们的工作。

中里记住了现场的第一印象之后,便让股长鸣海警部补拉开窗帘。

打开了这个面冲着阳台的窗户上的窗帘后,中里朝床边走过去。

他对着那张细长而平整的老人的脸,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拉开了盖在与兵卫身上的毛毯。与兵卫薄薄的长袍里面穿着一件绸缎的衬衣,在他的胸部中央稍稍靠左一点,看得出是一把匕首刺过的痕迹。伤口的周围几乎不再出血了,因为已经全都凝固住了。在他的双手上还有几处锐器的划伤。

“歹徒行凶时,会长应当还在入睡中嘛。”

中里有些意外地轻轻唠叨了一句,道彦吃惊地看了中里一眼。

“不过他没有穿睡衣,却穿着长袍和衬衣呀!”

刹那间,道彦的脸上闪过一丝十分狼狈的神色。

“啊,关于这一点,一会儿会长的夫人会解释是为什么的……”钟平见状连忙掩遮地添了一句。他的口吻安详而冷静。他那张显示着男性刚毅的脸庞棱角分明,中里感到从第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人非常沉着,胸有成竹。

“听说会长有穿长袍睡在床上看杂志入睡的习惯。看来在歹徒攻击他时也是这个样子的。不过,如果他及时发觉,大声呼救,也许不会被害的。”钟平又补充了一句。

“凶手在这儿刺死会长后就让尸体这样呆在床上了吧?”

鸣海圭二警部补像询问似地看了一眼中里。他是一名三十多岁面目清秀的年轻人,但看上多少有些内向,平时他去过不少杀人现场,但今天显得大声儿不敢出的样子。

“可能是为了不让家人发现或晚发现异常才这样的吧,比方说摆成睡觉的样子、关上大灯、拉好毛毯。”中里像是判断样地说道。

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但只有一点,在现场中有些费解:那就是凶器。但是杀死与兵卫的匕首却没有找到。床下倒是有一把,但那上面没有血迹,而且刀尖呈圆形,中里看着认为这只是一把用来削水果的刀,用它似乎很难一刀致命。

有关验尸的事情就交给法医了,中里走了出来。他要认真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这扇门被弄坏了,门外还有脚印,我认为这些都是凶手干的……”

道彦随中里走出了与兵卫的卧室。他指着冲着庭院的走廊东侧的门对中里说道。在这扇坚硬的桂树门的把手下方,有一个可以左右活动的插销。这个锈了的插销已经被拆坏了。

“很长时间了,也记不得是谁弄坏的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坏的。”

中里取出手套戴在手上,防止擦去上面的指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这扇门。

正当他仔细观察院子里的情形时,身后的刑警们发出了一阵阵惊叹声。原来庭院里铺了厚厚的一层雪,上面有两行鲜明的脚印。

这两行脚印当然有去和来的不同印迹,一直联到立在院子一个角落外面的路灯灯杆,后又与公路联在了一起。

“原来这样。”

中里也产生了一种感慨,口中念叨了一句。他马上来到院子里,仔细观察那两行脚印。但积雪足有50厘米深,从脚印的深度来看似乎也是足有80公斤的人踩过的,而且这个人行走得非常急切。当然,这个人的脚肯定是被雪漫过了脚面,从现场来看一点儿没有被破坏。中里看着这雪白的积雪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是一大块奶油蛋糕,被人踩上了脚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静静的暗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w的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