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的悲剧》

第五章 内贼的计划

作者:夏树静子

1

两个女人相互拥抱着又痛哭了一会儿。

摩子把头理在淑枝的胸口里,中里看不清是怎么回事儿,只能看到她的双手紧紧地搂在淑枝的脖子上。在她穿着的黑色毛皮大衣的下边,露出了她穿着的黑色服装。她的左袖子还稍挽上去了一点儿,露出了手腕周围的白色的东西。中里不禁一怔。当他正在凝视着这一切时,淑枝好像慢慢地清醒过来,离开了摩子的身体。

“累了吧?先休息一会儿吧……”

淑枝一边喃喃地说着,一边扶着女儿的两个肩膀,让她脱去了鞋子。同时她向女儿身后的两名员工也打了招呼,让他们进了起居室里。淑枝的手上戴了一只镶有硕大宝石的戒指,她随手关上了大门,似乎她再不能容忍心爱而柔弱的女儿过多地暴露在警察和记者热辣辣的目光中吧!

中里也关上了门,穿过东走廊,再一次打开了通向后院的那扇门。

他又穿上鞋,下到院子里,然后从塑料袋里取出那双运动鞋,放在了雪地的脚印上;左右两只鞋都和脚印一模一样大小。连鞋底的压楼花纹都完全相同。

中里点了点头,再次把鞋收回到塑料袋里,然后回到了走廊上。

四五十分钟的新闻发布会终于结束了,记者、摄影师们都陆陆续续地从餐厅里走了出来。中里没有再被他们缠住,他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他看着二十来名记者,还有道彦、钟子和卓夫三个人全都出去后,这才走进了餐厅。

相浦克平署长、县警本部特别搜查组组长鹤见警部,以及另外两名刑警,正坐在餐厅的桌子旁。其余的刑警已经随运送与兵卫遗体的车回去了。今天晚上,与兵卫的遗体将在署里放上一晚上,明天,也就是1月5日将被送到最近的富士五湖医院,以便进行尸体解剖。

署长看着走进来的中里瞪了一眼,似乎在问“你去哪里了”。但在他那张由于穿着精干而显得表情激动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似乎只是有一丝不快,因为中里没有看到他口若悬河的精彩表演。

中里默默地把那个塑料袋放到了署长的面前,然后从里面取出那双沾着白粉的运动鞋,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藏在仓库的地下贮藏室的一个面粉桶里的。和后院雪地里的脚印完全一致,所以我认为这恐怕就是凶手的鞋,是凶手用来伪装出入别墅行凶作案的鞋!”

然后,中里便讲了自己如何发现雪地中“来”“去”的脚印的破绽,以及从脚印旁边发现的塔灰想到仓库,然后又从仓库里找到了这双鞋的大致过程。最后,他又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装有塔灰的塑料袋让大家看了看。

“也就是说……这件……”

署长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事情非常简单,这些脚印是这家人里的某个人,为了让我们判断是外来歹徒作的案而使用的障眼法。而且我们果然一开始就上了这个当。但雪地上的脚印,进来和出去的顺序决不可能会是相反的。”

“可刚才在现场勘察时怎么没有发现……”鹤见警部也恍然地说道。

“其实我也是因为从面粉桶里找出这双鞋后才认为我们的判断必须从头来的!”

“给我们以外来歹徒作案的假象,而实际上是家庭内部的凶杀!”鹤见马上总结性地说道。

他是个头脑判断力非常敏捷的人。只是相浦署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明显,这个案件的调查又进展了一大步。但是,相浦的犹豫肯定是因为刚才他对着记者说了那么多是“外来歹徒所为”的话,一旦要改口会影响到自己的形象而烦恼吧。

“如果是内部作案,那么作为凶器的匕首和被盗物品一定还隐藏在家中。”鹤见进一步说道。

“是的。我看也有重新搜查的必要。”

刚才已经在别墅里进行过一次搜查,但那是基于“外部歹徒作案”的原则,因此侧重有所不同。

“不过我们是不是暂时先不要公布找到这双鞋的事情,也就是先要稳住对方,仍然让他们觉得我们的注意力还在‘外来歹徒作案’上,因为一旦让他们知道了我们的真正意图,也许会干扰我们的破案工作。”中里说道。

因为内部人作案比外来歹徒作案要复杂得多。凶手是单个人,还是复数?虽然还不清楚杀害与兵卫的动机,但凶手肯定在这座别墅里的这些人当中。如有攻守同盟,调查起来就非常困难了。

“我也有同感。”鹤见立即说道。

“那就这样,派一部分人去东京,调查和江家的人际关系。是不是也要考虑和江家族的成员之一因股票和财产一事杀害会长的动机?”

这次鹤见用力地点了点头,“对。平均两个人一组,共分成3个小组,今天晚上就坐我的车去东京……”

当中里和鹤见在详细制定调查计划时,相浦署长也渐渐地平静下来,参与他们的计划之中了。

“如果认定了是内部作案,那么就可以集中在昨天住在这里的7个人当中。是不是有和江实子、阿繁、道彦、淑枝。卓夫,而且还有间崎钟平和一条春生?这不就如同探囊取物一样容易了吗?”相浦署长的脸上又渐渐地充满了自信的神色。

不管怎么说,凡是在我的管界内发生的重大案件,我都不会推卸。为了查明事实真相,我不惜推翻以前的结论,当然还可以有一次露脸的机会!

如果他不是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的话,从他那张生动而年轻的脸上,你根本看不出他已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了。

于是,中里立即用那个修复好了的电话和富士五湖警察署进行了联系,指示他们马上派4名搜查人员赶到别墅。而署长则马上回到署里,将刑事部长等6人分成3个小组,悄悄地赶赴东京。

加上中里,别墅里留下了4名警官。后来又增加了4名前来援助的搜查员,这样就一共有8个人了。他们平均两人一组,在这座别墅里进行了严密的搜查。对别墅的周围也应当进行调查,但由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而且在刚才的现场勘察时已经重点调查和搜查过,因此中里将重点还是放在了别墅内部,但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找到。

与此相比,中里认为,也许文件包和作为凶器的匕首,说不定还藏在了这一带小区的什么地方。

从6点钟开始进行搜查时,道彦有些意外地堵在了中里的面前。

“还有必要在这里搜查吗?”

作为一名私立大学的教授,他又摆出了一副在课堂上对学生的那样严峻的神色,看得出他也是一个感情极易外露的人。

“噢,是这样的,凶手不会只去会长卧室一个地方吧?万一他在别的地方留下痕迹了呢?”中里用轻松的口气——。

“可你们把每一个人的房间都翻得乱七八糟的呀!”淑枝也从旁边插进来责怪道,“没有人的房间也被你们翻了呢!”

于是中里用尽可能婉转的口气解释了这次的调查行动。而且到了晚上,和江的一家人已经明显地显露出了疲倦的神色,于是也收敛了一下刚才的态度。而另一方面,中里由于没有得到搜查许可令,也不敢做得太过份了。

“要不先吃饭吧?各位刑警们也都累了嘛!就和我们一块儿吃吧!”

淑枝用安慰的眼神儿看了一下自己的丈夫。

不一会儿,从旭日丘的日式餐厅里就送来了金饭。淑枝、春生、钟平和卓夫也都帮忙,把饭盒摆在了起居室里和餐厅里,和江家的人先吃了起来。

和江家的人,以及从东京来的公司员工等人在起居室里吃,实子和摩子关在二楼的房间里,一直看不见她们的人影。

给刑警的盒饭摆在了餐厅里,但中里决定先进行搜查。一个小组再次进了厨房和地下仓库;还有一组从与兵卫的卧室到东走廊一带勘察,其他小组则上了二楼的储藏室及一直没人住的卧室。

起居室的里间是道彦夫妇的卧室,旁边还有一间台球室和像是私人会谈室样的小房间,里面摆放着和江葯品公司的发展历史材料和古旧书籍的书橱。中里认为如果要想隐藏凶器和现金、股票的话,这个房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而且也许还应当藏有血衣。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会处理掉这些证据,比方烧掉现金和股票什么的。中里他们像南头发似地一点一点地仔细搜查,但是,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找出来。

中里和另外一名警官在台球室里艰苦地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这时从与兵卫卧室里搜查的人员也来到了这里。

“怎么样,找到什么了吗?”站在一张桌子上紧紧盯着书橱的中里看他们进来,用期待的口气问道。

其中一名年轻的刑警在回答之前,慎重地看了看门口,“没有……”他沮丧地答道。

“什么也没有找到。只是……在阳台的一角发现了这个。”另一名刑警左手手指里夹着个什么东西让中里看,“白天勘察时没有注意到,鹤见警部说的……”

中里只看一眼,就马上想到一定是重要的线索!鹤见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在勘察时难免会漏掉点儿什么的。

但在这种场合下也没有必要计较这些了,有了证据就是最大的收获。

中里小心翼翼地从桌子上下来了。

他拿过来一看,这是一个茶褐色的松紧带。不,由于是个空心的,所以应当说是橡胶管。直径有5毫米,长50厘米。其中一端好像是剪断了一样,是个非常齐整的断面。仔细一看,在每隔5厘米处有一个刻度。

“这是什么东西?”那个年轻的刑警吃惊地问道,“是在死者卧室阳台窗户外面的背阴处发现的。”

当时死者所在的卧室阳台窗户和窗帘都关着。由于认为凶手是从东走廊的门进来的,所以在阳台上检查时有所忽疏,因此没有发现。

中里忽然记起来,那间阳台的窗户插销已经生了锈,打开时会发出非常刺耳的声音。

难道这个像蚯蚓的胶管与这次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中里低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2

第二天1月5日星期一,天空又覆盖上了铅灰色的乌云,风不太冷,这是一个平静的早晨。

上午9点15分,富士五湖警察署的8名刑警分乘两辆车驰向了和江的别墅。中里从9点开始行动,因为他不能不理睬署长的新年“训”词。今天早晨署长的致词比任何一年都要简短,但语气也更加热情。昨天傍晚在富士五湖警察署正式设立了“和江葯品公司会长被害事件特别搜查总部”。停留在附近的记者们也都一大早汇集到了警察署,相浦明白他们来的目的,因此要准备圆满的措辞来进行解释。

被大雪覆盖的落叶松林和富士山,辉映在汽车的前车窗上。今天富土山上天高气爽没有一丝云彩,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富士山的全景。汽车靠近了山中湖时,由于正好冲着富土山的东侧,因此看到的富士山顶更为宽阔,整个山峦也显得威武雄壮。中里一边眯起眼睛仔细眺望着,一边点燃一支烟。他那个装有过滤装置的烟嘴忘记带了。

湖面上充满了蓝色的冰水,一圈圈波纹划出了一道道的白色波形,煞是好看。

两辆车到达了和江家的门前。两名身穿便服的刑警打开大门来迎接他们。这两名刑警昨天夜里就住在了别墅里。

昨天夜里——除了正在使用之中的起居室外,对别墅内的搜查于9点半大体结束。这8名刑警在搜查中没有找到被盗物品及作为凶器的匕首。但中里仍然认为极有可能藏在了别墅内的什么地方。

中里于昨天夜里再次听取了和江家人的证词,并向道彦提出了要搜查每个人的房间的请求,但这次道彦没有同意。钟平和卓夫也以今天太累了要早点儿休息为理由拒绝了。而当时实子和阿繁似乎干脆早早地入睡了。

可以想象他们受到了如此剧烈的打击后身心极度疲惫的样子,但那时还并不是深夜。前一个夜里他们自称睡了7个半小时,而大家的眼睛都充血通红,而且不时地打着哈欠,中里对此非常怀疑。但如果要强行搜查也有无理之嫌。虽然内部人作案的可能性极大,但考虑到下一步的调查工作还要求得他们的配合,也只好作罢。

结果,中里同意明天再进行搜查,便带其余刑警返回了。作为条件,中里也要求和江家人同意留下两名刑警住了下来,他是担心和江家人为了转移罪证……

‘呼天夜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11点钟,全体人员都睡觉了。我们两人轮流值班,也外出进行了巡视,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和事情。”

昨天夜里留下的刑警对中里报告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内贼的计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w的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