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的悲剧》

第六章 悄悄的足音

作者:夏树静子

1

1月5日下午3点。

停了一整夜的雪又一次下了起来,把别墅周围纷乱的脚印又像涂奶油似地抹上了一层雪白。

别墅的内部又迎来了久违的安静。从一大早就开始对每个房间进行严密搜查的中里警部一行人,毫无收获地返回了搜查总部。昨天陪摩子来的那两名公司员工也因要商量与兵卫的葬礼等事宜,先期返回了东京。和过与兵卫的遗体已经放到了富士五湖的医院里。本来是要定于今天上午实施解剖手术的,但主刀的医生休假刚刚回来,所以改为今天下午3点进行。遗体将于明天一早运回东京,从明天开始进行守灵。实子和阿繁要随遗体返回东京,所以全体人员也都要离开别墅了。

淑枝和春生在起居室里准备了茶水,和过家里的8个人就都凑齐了。有实子、阿繁、道彦、淑枝、摩子、钟平、卓夫,还有就是一条春生。3日那天集聚的9个人,仅仅少了与兵卫一个人。

在这个渐渐感到喜色将至的宽大房间里,暖气一点点地升了起来,但没有了音乐,所以茶杯盖与茶杯相撞的声音异常清晰。8个人的表情都非常阴郁,似乎都在深思着什么似地。这是案发之后大家难得的一次“全聚”。焦躁的气氛似乎在催促着每个人尽快拿出一个办法来。

“我不认为我们的防线被攻破了!”

道彦把茶杯的盖子放在茶几上后,伸了伸腰背说道。虽然这句话并没有多大的鼓舞人心的效果,但他认为总要有人站出来想个办法吧。

“从报社那儿打听到了,搜查总部在中午12点半时召开了案情发布会,说杀人凶手在别墅的内部。已经推翻了以前说的是‘外部歹徒作案’的说法……”

虽然对警方在案情发布会上的谈话内容并未全部掌握,但开过那个会后,别墅的电话铃声不断,许多记者纷纷询问和论家的人对警方的看法。道彦和卓夫成了众矢之的,他们只好反复回答“我们不认为是内部人作案,也许警方的调查有误”等等。在这些来来往往的电话中,和江家的人大致知道了警方案情发布会上的一些主要谈话内容。

“断定为内部人作案的最大理由是在地下室的仓库里的面粉桶里找到了一双运动鞋。……关于这一点我们如何解释。”

道彦的眉毛拧在一起,表情严峻。他顿了顿后又问卓夫。4日的早晨,他和钟子乘“湖南亭”的车去富士五湖警察署报案时,还没有听到他用这样的口气问话。

“全都弄得好好的呀!前天晚上我弄好脚印后就全都处理好了!”

卓夫像推卸自己的责任似地说道。当时大家看看卓夫在雪地上“印”好往复的脚印,又割断了电话线回到别墅时,像迎接功臣一样地把他接进屋里。当时卓夫又在走廊上走了几步之后便脱下了那双鞋。大家都沉洒在松了一口气的状态下,全然忘记了这个作为重大证据的运动鞋应当放到哪里……

“先生去到警察署报案时,是春生老师盯着这件事的。”

卓夫平时对大学教授道彦和家庭医生钟子多是直呼其名,要是在揶谕和开玩笑时才称他们为“先生”。

“后来我本想找人商量一下,把鞋藏到什么地方;后来是淑枝大姐说放进面粉桶里的。”

卓夫的确匆忙地告诉了道彦和钟平那双运动鞋藏在了什么地方,但由于警方的人员在场,他没有机会再详细地说。

“那也不应当那么容易地就被人找到呀!怎么想起来放进面粉桶里呢?”

‘用也不是绝对不安全嘛!”卓夫尖声反驳道。

“我也觉得不是什么不保险的地方,可那个警察也太眼尖了……”春生也客气地补充了一句。

是卓夫把那双运动鞋放进面粉桶里的,但当时春生也一起下到地下室,并在一旁看着卓夫藏鞋。的确如卓夫说的那样,放在那里也不能说是不妥当的。

“当时卓夫的手指甲上都是白色的面粉。”实子说道。

“我们要是早点儿注意到就好了,可那个警察怎么就想到了去仓库呢?”

“这个……只能说他们太聪明了。”

卓夫一边说一边把目光落在了已经干净了的手指甲上。昨天下午他被叫到餐厅去接受调查,回来后就让实子说了一顿,马上用刷子刷干净了手。这会儿这么一说,卓夫也觉得当时在屋里进行搜查的中里警部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双手……

“对啦,我们说的都是好话,是不是这样反而弄巧成拙了?”

阿繁像要缓解一下此时的紧张和不快的气氛似地看了大家一下。

“实际上我也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钟平突然也用一种非常不安的口吻说道,“昨天夜里为了给会长灌进奶汁烤菜,我们不是用过塑料胃管吗?平时要是清洗胃或输液时,都是在一个高的位置向下进行的,所以一般使用1米以上长度的胃管。可昨天没有必要用那么长的,我就用剪刀剪断了,我记得剪掉的那一截扔在了什么地方…?”

“找不到了?”卓夫大声地问道。

“是的。用过的那一段我仔细地洗过了,并收好了,可今天早上我打开葯箱时才发现…我原来认为没有什么问题,可我有些担心。”

“要是你忘了那一节的话,会不会掉在了什么地方?”道彦问道。

“我用剪子剪断时,会不会掉在了地毯上,警方来人搜查时会不会被他们捡了去?要不就是掉在了会长的衣服里的什么地方,和遗体一块儿抬到了阳台上。不过我刚才去阳台上看了看,那儿没有。”

于是大家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丢了的那节胃管究竟会给这件事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现在还无法判断。

“如果到了警察的手里,就这么一点儿胃管也说明不了什么吧?’,

道彦首先下了这个结论,但实际上他的话里也明显地流露出了担心的口气。

“要是这么说,可能警方从昨天晚上就认定凶手在内部了。”

淑枝一边看着阿繁倒白兰地,用餐刀切水果蛋糕,一边用郁抑的口吻说道。

“说富士五湖的警察非常能干是真的吗?”阿繁看着钟平问道,“说他们是日本警察的精英。”

这是称赞的时候吗?卓夫用责备的目光瞪了三叔一眼。

“当时他们以‘凶手可能在其他房间里也偷窃过’为由,恐怕就是为了寻找失盗的物品和凶器才搜查了每个房间哪!”

“要是这么说,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结果是没有任何证据,‘凶手是内部人’的说法也就不能成立了吧。”

7个人当中只有卓夫若无其事,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但这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摩子的身上。摩子此时此刻正坐在暖炉旁边、淑枝背后的椅子上,她还是一副忧郁的样子,旁边的红茶一口也没有喝。

“摩子,水果刀和文件什么的都处理好了吧?”道彦平静地问道。

摩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谁也没有发现吧?,’

“我出家门时,都藏在了我的手提包里……而且我再也没有见过任何人……”

“嗯,这么说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道彦满意地点了点头。

“只要把凶器、文件和带血的衣服都处理好了,那么我们就是安全的了。的确,警方对案件的调查有了一些突破,开始注意到了我们内部,但我看他们再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了。”

卓夫像鼓励大家似地反复说道。

“话是这么说啊,不过,也许下一步对我们来说会更加艰苦。”

实子的声音任何时候都像唱歌一样在房间里回响着。她那张灰色的脸上充满了皱纹,但又像一张娃娃脸一样。她一个一个地看遍了其他7个人。

“如果警方开始怀疑我们的话,那么他们一定要平方百计地了解和江家的各种人际关系。但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相互争斗,决不要说贬低会长的事情。这件事的一开始我就这样拜托过大家,一定要从大局出发,维护和江家的名誉,请各位千万不要忘了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会做到这一点的。”

“今后我们全都统一口径,问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们守口如瓶,他们再狡猾也无法得手!”

道彦又说了一句。

“如果谁沉不住气了,胆怯了,一旦他吐露了真情,那我们每个人都会因此受到牵连,全部垮台。另外,这次事件是摩子给大家带来了麻烦,除了我一再道歉之外,这件事也成了我们大家的事情了,成了与每个人关系重大的事件了。这一点,请各位不要忘记。”

说到这里,道彦重新坐正了身子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首先摩子一定坚强啊!”

淑枝把手放在了摩子的膝头,用力地按了一下。

“无论如何,摩子的‘不在现场证明’都是成立的。由于各位的鼎力相助,我们会平安无事的。我是这样认为的,大家振作起来吧……”

说到这里,淑枝突然哭了起来。摩子连忙向淑枝扭过身子,用力地点了点头。春生感到了摩子心中的苦痛。如果“外部凶手作案’可以成立,那么可以说这是以牺牲其余7个人的利益而获得的。

摩子能经受住这个压力吗?

春生的心中浮出阵阵不安来。

“来点酒吧!”

阿繁一边持了持胡子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2

中里一行人一回到署里,就将在别墅及其周围进行搜查的大约20名刑警全部召集到会议室,并于4点半召开了。

今天一天的搜查,虽然说有些遗憾,但也不能说一点儿成果没有。这一天的搜查,从每个刑警所带回的物证中,根本没有找到被明确认为是凶器、被盗物品、文件包和血衣什么的东西;在别墅一带进行的调查,也没有目击者看到过可疑的人出现过。当时下了大雪,又是新年的深夜,这些不利条件综合在了一起,没有目击者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了。但这样一来,案发当夜凶手作案后从和江家的别墅逃走,即“外来歹徒作案”说也不可靠了。

但是,杀人凶器和被盗物品又到哪里去了呢?

“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是与外来歹徒共同作案了……”

看过一遍报告书后,鹤见首先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别墅内的凶手在后院作好伪装脚印的同时,将被盗物品及凶器交给等在外面的同案犯,让其带走了吧……”

但这一点必须有同案犯的迹象或是证据,否则也难以成立。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投入了这么大的力量进行搜查却一无所获呀!至少应当能发现什么线索的。”中里不太同意鹤见的这个观点。

“那只能认为是被什么人带走了……”鹤见又补充了一句。

“可那天夜里离开别墅的只有和达摩子一个人。那么说只能是摩子带出去的吧。”中里似乎早就考虑过这一点,他脱口而出地说道。

“可她离开别墅时是半夜11点嘛。我们还有出租汽车司机的证词。而与兵卫不是在11点半还吃过‘湖南亭’送来的奶汁烤菜,随后才回卧室睡觉的吗?这一点‘湖南亭’的老板也证明了……”

搜查总部的会议室里像潮水一样平静,大家都静静地倾听着鹤见和中里的争论。

“不错,的确‘湖南亭’是给和江家送去了8人份的夜宵,但送饭的人并没有见到与兵卫本人。当时送夜宵的小伙计说他只看到他们一家人在起居室里打扑克,有人还说与兵卫正在洗澡什么的。”

“可是……这么说……?”

“阿繁也说与兵卫在睡觉前洗过澡,但平时他洗完澡后应当换上睡衣,可他死时穿的是丝绸衬衣,有点反常吧?”

鹤见似乎看出了中里内心想的是什么。

“不过要是这7个人全都说与兵卫在洗澡,而且还吃过夜宵,是不是有点可疑?如果全都在作伪证,只能说明那时与兵卫已经死了……”

‘我认为这个看法不是不能成立,而且他们是可以做得出来的。因为与兵卫的死亡时间据法医学的判断是很大的一个范围,是夜里9点到12点呢!”

“这就是说是全家族的共同犯罪了?”

“啊,那当然也不能马上下这个结论。但真正的凶手肯定在这7个人当中……是一个人还是多个人还不清楚,不过我认为有的人不知内情,在某种利益的要求下制定了攻守同盟是可能的……”

中里一边习惯地抚摩着他那过早“发福”的“啤酒肚”,一边用一只手抽出了一支香烟。这是由于长时间集中精力思考之后他要稍微休息一下的习惯作法。

“这就是说……”鸣海警部谨慎地插了一句,“与兵卫在摩子乘出租车离开别墅之前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六章 悄悄的足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w的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