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的悲剧》

第九章 黑暗的剧终

作者:夏树静子

1

摩子的律师从东京来到旭日丘,道彦开车赶到御殿场迎接。

淑枝和钟平从警察署一回来,就分别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去了。不许见摩子,只是把东西托刑警带给了她。这样一来,淑枝的情绪就越发低落了,她几乎是被钟平搀扶着回到家的。而且她回来后一头钻进了一楼的卧室里,连道彦出门她也没有出来送。平时在东京时,凡是丈夫要出门她总要送到大门口。她的这个样子多少让人觉得有些“过了”,看样子她是心身极度疲惫了。

钟平上了二楼,不知为什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也不像买下来的样子。

阳光明媚的起居室里,只有春生一直坐在沙发上,偶尔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天空放晴后气温也马上升了起来,院子里的雪也渐渐地溶化了,从屋檐上和树枝上流下来的水滴反射着晶莹剔透的光泽,春生不觉眯起来了眼睛。

在院子周围的灌木丛和门柱的阴暗处,常常有身穿风雪衣和运动夹克的男人向院里窥测,还有脖子上挂着照相机和按门铃的人。看样子像是打算碰个机会和和让家的人了解一些情况的记者。每当这个时候春生总是躲在窗帘的后面谁也不理睬,直到这些人死了心后离开。

她在沙发上坐久了也感到非常无聊,所以就站在窗户进上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记者们。

啊,别胡思乱想了,为了摩子是该拿出自己的勇气来的时候了……

她走出起居室,来到走廊上,穿过台球室和小会客室,走到了道彦和淑枝的卧室门前。

春生站在门前,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答,她又敲了一遍。

“是谁?”

终于听到了淑枝那嘶哑的声音。

“我是春生。我有点事儿……”

里面停顿了一下,“回头再说吧,这会儿我实在太累了。”

“这我知道。不过这会儿家里几乎没有别人,失去了这个机会可就来不及了。”

春生没有用威胁的话,而是正面对淑枝说道。

里面又是没有回答,但门打开了一条缝儿,被散着头发、身穿一件回式夹袄的淑枝把春生让了进来,然后她又回身关上了门,插上了插销。

“实在抱歉了!”

淑位没有理会春生的道歉,表情僵硬地指了指沙发。

“请坐吧。”

春生坐在了淑枝的对面,又重新看了一下她的脸,然后情不自禁地把目光移向了他处。淑枝的眼眶发黑,眼睛红红的,脸上还布满了不合年龄的皱纹。看上去她一下子老了10岁的样子。她今年45周岁,正是一个女人丰满而成熟的年龄,应当正是对一个家庭倾注了全部爱心的年龄。

春生盯着自己的手指,张了张口又闭上了嘴。春生看着淑枝那充满了恐惧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

“本来我不应当多这个嘴,但为了摩子,我还是想对您说一点儿心里话…摩子一定是在替人受过把?”

听到这话,淑枝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像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这么讲,有几个理由。使我想到这一点,是因为摩子被警察带走对她对我说的几句话。她是个可爱的姑娘,却让她背着莫须有的罪名,而且让会长先生也蒙受这种可耻的名誉,实在是令人心痛。

于是春生向您技讲了当时摩子不让她责备、斥责与兵卫的话。

“我从当时摩子的眼神里,刹那间明白了摩子一定是无辜的。那么她在为谁顶罪呢?我开始认为是钟平。我想,如果摩子不喜欢她那个未婚夫卓夫先生的话,那么钟子是不是她所钟爱的人呢?……果然摩子是仰慕钟平的。不过,他……我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他会这么残酷地同意让摩子替他受过!”

春生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对摩子的爱意和同情会这么赤躶躶地暴露无遗。

春生重新严厉地盯着淑枝。她对淑枝也充满了憎恨。

“是的,你了解摩子的善良,摩子对自己所爱的人一定会做出牺牲的。不,我决不允许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牺牲摩子。大概…用昨天晚上所说的会长对摩子的不轨行为是对你来的吧?而且,那天晚上杀死会长的人不是摩子而是你!因为你有把握,摩子会心甘情愿地为你去坐牢!因为你们是真正的血脉相通的至亲骨肉,是彼此绝对信任的同伴。摩子知道了这一切后,最害怕的就是你被警方逮捕,所以摩子甘心情愿地替你去顶罪;你也非常理解摩子此时的母女痴情。我坚信是你做出了这样的抉择。”

淑枝的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她两眼茫然,苍白的嘴chún在微微地颤抖着。

“同时,你相信只要是摩子犯了罪,和江的全体家族人员会全力保护她;万一警察逮捕了她,也会因为她年少,而且又是受到了那样的凌辱,很可能会从轻处罚。你将这些全部计划好了。的确大家都按着你的计划这样做了。摩子也为了你表演得十分逼真。然而,事实是,当摩子哭着从会长的卧室里出来时,会长还没有死吧?”

“那时摩子弄伤了自己的左手,这样的效果就更加使人相信了这是一场摩子的悲剧。可以说这样残酷的命运是摩子拼死换来的…”

“住口!”

突然淑枝歇斯底里地大声喊道。她气喘吁吁地盯着春生,失声大哭起来。

“别说了!求求你了…你干嘛要……”

“太太,我并不担责怪你,但是我不能允许你去欺骗大家。而且,如果你真的是为了摩子…你实在是应当冷静地考虑一下。请你为她的将来好好地想一想吧。”

“别说了……别说了…”

淑枝突然变得和一个傻子一样,在嘴里反复着这3个字。然后像一个盲人一样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床那儿扑过去。

她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发出了一阵高似一阵的嚎啕。

过了大约三四十分钟,春生离开了淑枝的卧室。她的脸上也露出了极度疲劳的样子,其中还夹杂着自责和迷惑不解的痛苦。

我不该这么说吗?

可以看得出,在破那扇门之前淑枝心中的自信就全部崩溃了。春生的话深深地击中了淑枝心灵深处的痛处,可以说她已经完完全全地动摇了。您按倒在床上,悲伤得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只是一个劲儿地痛哭,是不是心中还有难以启齿的痛苦?

但是,尽管如此,淑枝的头脑还非常清楚。不久她就恢复了平静,对于春生的提问,她一句也没有回答。地紧紧地闭着眼睛,强忍着心中的苦痛,坚定地保持着沉默。

春生无可奈何,只好穿过了没有人的起居室来到了客厅,然后她仿佛要逃出这充满了压抑气氛的别墅似的。她打开了大门,一股冷风立刻吹了进来,并紧紧地包裹了她的身躯。院子里雪地上强烈的光缆,使她一下子恍惚了。

什么地方不对吗?……是不是一定要对淑枝这样呢…

春生突然感到到雪地上强烈的光线刺得她睁不开眼,她停下了脚步,她抬起了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情不自禁地小声“啊’了一声。

原来门口站着穿了一件风雨衣和一双长街软的中里右京警部。他高高的身材、圆圆的脸庞、一个典型的男人风格份‘板寸”头,纤细的眉毛和眼睛里,闪烁着和言悦色的神情。他那双肌肉发达的手习惯地抚摸着肚子,使春生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今天我正好想见一下警部呢?”

中里听罢笑了笑,“我也有话要和你说一说。可在这之前,我必须问淑枝太太几个问题。”

“啊,不过…今天不行。”

中里不解地看着春生。

“为什么?”

“实际上是我太失礼了,对她说了些过于刺激的话,她正在气头上呢。”

中里沉默了,他似乎要看透起居室的里面一样盯着那间屋子的窗帘。然后转到了春生的脸上问道:

“是吗?那我可以再等一会儿嘛。”

他说着从风雨衣的口袋里取出一支烟来。

“摩子怎么样了?”

“啊,她倒是挺坚强的。调查取证对她很冷静,也配…”

中里平静地说道,但春生所出他的话里充满了复杂的含意。

“听说摩子小姐是你的后辈,是女子大学演剧小组的成员?”

春生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再等一会儿,让淑枝太太再恢复一下更好一些。”

“是啊。也许过一会儿她会好一些的。”

中里想了想之后,点着了烟,然后前后院走去。

“车就停在了下边,我怕被记者们盯上我。”

春生也跟着中里走了过去。当他们穿过院子里的枇树和白烨树,来到后院的一尊路灯下面时,春生突然说道:

“如果你让淑枝太太讲话的话,肯定会看到凶手的反应。”

当春生再次回到别墅时,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富士山的半山腰上生长着一圈茂盛的松树林,还有一条盘山公路,已经统统被寒冷的夜色所笼罩。仅仅是在西面一点儿的山坡上,那儿的落叶松树林还有一展淡淡的夕阳红色,看上去多少还有一丝生气。

别墅的前院停了一辆“奔驰”运动型跑车。好像道彦的车还没有回来。他说他去御殿场接从东京来的律师后,直接去富士五湖警察署。并要求让律师见一下摩子。不过好像这位律师已经在电话里从鹤见警部那里详细地问过了有关事宜。

春生被中里带回到警察署时,正好碰上道彦和仪表堂堂的中年律师走了出来。道彦看见了春生后显得十分惊讶。听说春生也是来看摩子的,他的表情才松弛了下来,并说了一句“请多鼓励她”。春生从他的表情上看,摩子似乎没有多大问题。

随后道彦把律师带去了湖岸的一家饭店,看样子要在那里商量对策。也许别墅里多有不便,所以他才决定让律师住在饭店的吧。

现在的别墅里,只有客厅、起居室和钟平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春生刚刚从外面散步回来。当她走到门口时,突然发现钟平的窗户上有人影晃动。

一楼寂静无声。现在这个别墅里除春生之外就只剩下淑枝和钟平了。

春生踩着厚实的地毯上了二楼。她来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电灯,静静地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因为她刚刚从雪地上散步回来,所以觉得全身松快了不少,但不知为什么精神上总是紧绷绷的。似乎从内心深处又产生了一种不安稳的悸动。

她屏住气息,倾心地竖起了耳朵。摩子和卓夫的房间之间是钟子住的房间,应当是听不到他的房间里的声音的。但她还是感到了有些异样——她不能去偷看,只是隐约地觉得自己应当尽量去倾听,于是她全神贯注地静下o来。

她果然听到了钟平那个房间的房门“咋塔”地响了一声。春生一下子站了起来。

她走了出去。站在走廊上,地毯把她的脚步声都“吸”干净了。

她悄悄地来到了钟子的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

里面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和异样的喘息声。

“……求求你了,先生……这个时间里……除了我们没有别的人……”

是淑枝!

“求求你了!哪怕一点点儿,让我轻松一下吧……抱抱我吧,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觉得我再也绷不住了,我就要垮了…”

“淑枝!”

这压低了的声音自然是钟平。

‘好了,先生,好好地抱抱我……看我这儿都受不了了…”

接着春生就听到了仿佛是脱衣服的声音,她的脑子里不禁幻想起淑枝那丰满而成熟的女性身体来。

“先生,我永远忘不了你,我全是为了你!不管做出多大牺牲我也全是为了你……”“淑枝伽·’·’””

“什么也别说了……现在只求你好好抱着我……啊,对,就这个样子……不过,你可不要背叛我……我都这样了,不要辜负了我的真心……我对你决不……”

“你什么都别说了……你要当心,祸从口出……”

“好吧,不过谁也听不见…我只为先生一个人……对,好好抱抱我……求求你了,先生,别离开我…”

充满了痴情恋意的淑枝的声音渐渐地变成了哭泣的声音。

春生听得真真切切。她不禁惊呆了。她的脑子里浮想出此时淑枝那痴情的样子——那么春生所信任的女人竟是表里不一的人吗?表面上和和美美,背地是却不尽妻子之道!

敌人早晚要暴露的……

中里警部的话又回响在春生的脑子里。

2

元月5日6日过后,来旭日丘山中湖畔旅游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了。这一带又恢复了冬季冷清寂寞的宁静。

l月6日夜里9点半钟。

春生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黑暗的剧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