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16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宇垣向公司请的假是11月3日至8曰。这个假期中包括了节日一天以及周六和周日。实际上,他只请了三天假。

据悉,公寓管理员看见他在3日早晨拿着小手提箱,离开了公寓。

无疑,宇垣11月3日确实外出旅行了。

接着,他也毫无疑问地由成田机场飞往了菲律宾。

如果向出入境管理事务局询问情况,显得有点小题大作,于是决定问航空公司。

由成田机场飞往马尼拉的航班,除了去马尼拉之外,还有可能去曼谷和新加坡。

首先,查了上午从成田机场起飞的航班。

合乎情况的航空公司有两家,即日本航空公司和菲律宾航空公司。

十津川请他们查对了11月3日的乘客名单。

结果,菲律宾航空公司回复说,431航班上有宇垣亘的名字。

十津川因事情的简单而感到十分扫兴。

“宇垣去菲律宾了呀。”

十津川笑着对龟井说。

“到底是去了。”

“让大伙儿担心,真不值得啊!”

正说着,岛崎弥生来电话了。

十津川一接电话,弥生就急忙说;

“真对不起,他是去旅行了。”

“是吧。我们查过了,他乘的是3日的菲律宾航空公司的431航班。”

“您已经查过啦?真不好意思。”

“你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

十津川问。

“今天早上来电话了。”。他说3日和4日在马尼拉,由于饭店的电话出了毛病,才没有及时联系。”

“今天的电话是从哪儿打来的?”

“从曼谷。真是太对不起了。”

弥生再次致歉后,挂断了电话。

“宇垣和岛崎联系上了,是从曼谷。”

十津川对龟井说。

“这简直是捉弄人哪!”

龟井笑了。然后,他看着十津川问道:

“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

十津川慢腾腾地放下了电话。

“看你的表情怎么有点儿不对劲呀!”

龟井问。

“是啊。”

“你倒是说啊!”

“真讨厌!本来查出来知道宇垣确实去旅行了,就有点儿扫兴。就在这时候,岛崎弥生来了电话,说什么‘对不起’‘不好意思啦’什么的。”

“这有什么不对吗?”

“不,没什么不对。”

“可是,你怎么有点儿不痛快呀?”

龟井问。

“哦——既然求了我们,干吗又道歉!我突然感到她好像有点儿心术不正。”

“她太担心了呀!”

“这一点我能理解。但通常,即使一时没有联系上,也不至于立刻就让警察查找哇。”

“是啊。或许由于她认识我们,才来相求的吧。”

龟井说。

“有这种可能性。你是否觉得这女孩儿有点怪?”

“不。我倒认为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儿。”

“对。我也这么看。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问问航空公司呢?那样的话,不用求我们,就可以知道宇垣是否真的去旅游了。”

“也许是航空公司不愿意告诉吧。我们是警察,他们才马上帮忙的。”

龟井说。

“也许吧。可她来求我们的时候,这种话一次也没说过呀。她并没说问过了,对方不告诉之类的话呀!”

“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她根本没问航空公司。就是这点我有些想不通。”

十津川说。

龟井点头表示同意,但还是说:

“一定是她太担心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才直接来找警察的吧。”

“也许吧。”

十津川说。可是,看起来他仍旧心怀疑虑。

因为,虽然是个小疑点,但仍很难琢磨透。

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大约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宇垣亘和岛崎弥生是法国事件的相关者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十津川是处理这一事件的刑警。

(是刑警的毛病吧?)也可以这么认为。

一般人不以为然的地方,刑警有时也要怀疑。这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十津川想。

“你绕不出来了吧。”

龟井看透了他的心思说。

十津川苦笑着。

(我真不如龟井!)

他这么想着就说。

“一旦卡住了,就怎么也脱不开啊。”

“怎么着?咱们查查宇垣现在到底在不在曼谷。”

龟井问。

“即便查……”

“11月3日,宇垣确实登上了飞往马尼拉的菲律宾航空公司的飞机。”

龟井确认道。

“是的。”

“那么,不是按预定计划在旅行吗?没有什么必须中途返回的理由吧?”

“岛崎弥生好像说过,因为马尼拉的饭店电话出现故障,宇垣才没有联系的。”

“你不信吗?”

“请坦率地说说你的想法。”

“可是,警部,宇垣才28岁,还是单身。我想他工资不会高,在马尼拉不会住高档饭店的。可能他也就住那种小的、价格便宜的饭店吧。”

“所以,电话出故障就不奇怪了吧。”

“恩。”

“那么,宇垣也应该知道,岛崎弥生正为他担心呢。”

“是啊。所以,才从曼谷打来电话呀。”

“可为什么不从机场打电话呢?”

“从马尼拉机场吗?”

龟井问。

“对呀。出发到曼谷的时候呀。莫非机场的电话也坏了不成?要是我,早就联系上了。”

十津川说。

“我想也是。”

“咱们好像在钻牛角尖嘛!”

“也可以认为,在机场几乎没有候机的时间。”

“我也力图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可无论如何还是想不通。因为宇垣是法国事件的相关者之一呀。”

十津川说。

“好在8号宇垣就回来了,到时候就一切都清楚了。”

年轻的西本刑警说。

“可还有三天啊。”

“也许什么事也没发生呢。电话出毛病是撒谎。”

西本说。

“撒谎?你认为是谁撒谎呢?”

十津川问西本。

“是宇垣。我想他一时疏忽忘了给弥生打电话。作为男人,这是常有的事,又不好说是忘了,就编瞎话说饭店电话出毛病了。在东京的女朋友又不能去饭店调查。”

“你是不是有类似情况呀?”

龟井笑看问。

“哎。有时迷上了某件事情,就忘了约好打电话的事了。如果实话实说,肯定会受到对方的责备,这样就只能适当地编个谎话。”

西本说。

也许有这种情况吧,十津川想。

(看来有点儿过虑了。)

十津川陷入沉思。

即便这样,十津川的疑虑仍然没有消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