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19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得到宇垣的信件之后,十津川他们立即投入必要的工作中。

首先是查证,看这封信到底是不是宇垣写的。为此,先把搜集的宇垣写的信,将笔迹加以对照、不用作笔迹鉴定,十津川他们一看就知道出自一人之手。

接着,对照送到巴黎的给大越大妇的恐吓信的笔迹。

乍一看,笔迹是不一样。仔细一琢磨,恐吓信上的“正义假面”的署名的字迹,怎么看怎么像伪装出来的。

对此只能理解为企图掩盖真实笔迹,故意写得拙劣。于是,决定作笔迹鉴定。

与此同时,十津川一直在查找宇垣和岛崎弥生的下落,但仍然沓无音讯。

笔迹鉴定的结果不出十津川所料。

无论是1000万元的借款信,还是落款“正义假面”的恐吓信,均出自一人之手。

得出这个结果,令十津川一伙人精神为之一振。

使十津川格外重视的是,最开始对大越夫妇进行恐吓的那段时间的信。

三浦送来了用“正义假面”署名的所有恐吓信。

信总共有4封。寄到巴黎的那封,已保存在十津川处,还剩下3封。

时间是今年的1月10日、4月7日和6月25日。

十津川他们逐封仔细看了。

大越专一郎!

你以致力于慈善事业的实业家为幌

子,实际上你真正是一个只知聚敛钱财的、

冷酷无情的小人。

由于你,有多少人在向隅而泣!有朝

一日要把你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快点儿

醒悟吧!

               正义假面

大越专一郎!

据报道,你在东北地方掠夺了大片土

地。你说的好听,为大众所用。谁能相信

你的鬼话呢?

在当地,你借助政治势力,贿赂政府

官员,给予他们巨额利益。这就是你所说

的为了大众吗?有多少人由于地价高涨而

痛苦地挣扎啊!

真是无耻之尤!

你会遭到报应的!

               正义假面

大越专一郎!

已经两次对你忠告,可你毫无悔改之

意。现在,第三次向你发出警告!

停止暴敛钱财吧,尽快把赚来的钱分

给人们吧。如若不然,等待你的只有死路

一条!切记切记。

               正义假面

第四封,就是寄到巴黎的那封。

笔迹毫无二致。虽经掩饰,但肯定都是宇垣写的。

围绕着这些信,召开了搜查会议。

三上部长首先发言。

“结论已经清楚了。写恐吓信的祸首就是宇垣亘。这从笔迹鉴定已经得到证实。宇垣为什么威胁大越夫妇,当然主要是大越专一郎呢?这一点,通过去年12月的信,也已经很清楚。他以为大越那么痛快就赞助自己的旅游研究会100万元。那么,自己张口去借1000万元,应该不成问题吧。于是写了信。然而,连答复都没有。因此他从感激转为憎恨。这种事是经常有的啊!”

“但是,4封恐吓信都是从公众利益角度写的。没有泄私愤呀。”

年轻的西本刑警疑惑地说。

三上笑着说:

“这就是他精明之处了。如果恐吓信中写,因为你不借给我1000万,所以我要杀掉你!那人家不就一下子知道是谁了吗。不能那么写。另外,把私愤变成公愤,这是年轻人惯用的伎俩,让人们认为自己是正义之土。”

“可以领逮捕证了吗?”

十津川问。

“法国tgv列车里发生的杀人案。以及在巴黎市内白井刑警被杀案,能证明是宇垣所为吗?”

三上反问道。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哪件也不能证明。”

十津川说。

“那么,先以对大越夫妻进行恐吓罪领取逮捕证吧。”

三上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