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02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很快,巴黎警察局就寄来了两张法国航空公司的飞机票和两个人的正式邀请函。

与此同时,警视厅也收到了同意白井刑警随行前往的信件。

10月初。又收到格勒诺布尔大会三天的议事日程以及与会代表的名录。

在日本,类似的会议提供的必然是一份详尽的按时间单元顺序排列的日程表。可是这次寄来的却是一张语焉不详的说明书。

例如,第一天即10月15日是这样写的:

14时40分 巴黎·里昂站始发特别快车

     19时3o分 到达格勒诺布尔

     特别快车的名称是“警察之友号”

     20时   市民会馆欢迎仪式

写的就是这些。至于是什么样的仪式,由谁致词,有多少人,什么样的人参加,就一概不得而知了。

代表名录上附有照片,并注有每位代表的简历。爱好等,倒是很方便。

伦敦苏格兰场(警察厅)也派有两名刑警出席。名录上逐条罗列着他们经办的案件,历历如数家珍。

纽约的和罗马的警察局的代表也是一样。

然向,到了“japon”(日本)这一页,尽管也登载着十津川和龟井的姓名和照片,但简历部分与其他国家的代表相比,却简短得多了。

十津川和龟井详细地写去了简历,有关的案件也摘要地列举了几件,但根本没有予以登录。

开始,他们面对那么多空白页确实有些气愤,但进而一想,觉着也没什么奇怪。

在日本,连续几天由报纸、电视等传媒报道的连续永害幼儿的事件,在欧洲几乎未见报道。

相反,伦敦地下铁道列车内年轻女性惨遭刺杀之类的案件,恐怕巴黎和纽约的宣传媒介会大肆渲染吧。

或者这种差异也反映在名录上了,十津川想。

亚洲国家除日本外,马尼拉警方也派有两名代表出席。在这两个人的介绍中空白部分也不少。在东京和马尼拉发生的事情,向来不被世界看重。当然,政治事件不在其内。

十津川一行三人,乘坐成田机场10月14日21时起飞的法国航空公司的飞机飞往巴黎。

大概是因为他们是代表日本警方的身份前往巴黎的缘故吧,机舱内的气氛有些拘束。

“啊,你们要放松一些哟。”

三上部长曾这样说,但这句话的背后总有另外的意思:千万别给日本警察丢脸呀!

如果这三天平安无事还好说,万一出点纰漏,日本的传媒就会大作文章了。

年轻的白井似乎很高兴,而龟井是个古板的人,在机舱内怎么也无法入睡。

次日清晨,法航273航班抵达巴黎的戴高乐机场,晚点了两小时。

要是在日本的话,一定会有人来迎接的。可十津川他们出了机场门,环顾四周,不仅见不到巴黎警察局刑警的踪影,而且连辆警车也没见到。

其实,事先已经得到了通知,让代表径直乘坐今天下午14时4o分的特别快车,因此没有必要特意去机场迎接了。若非如此,可能会使人以为由于十津川一行是日本人才没人接的吧。

十津川他们当即每人在机场内的银行窗口兑换了100法郎。这是为了有点儿零钱花着方便。

“离特快开车还有不少时间,咱们干脆去浏览巴黎市容,好不好?”

白井建议说。

打开从日本带来的巴黎地图,发现巴黎里昂火车站在巴士底广场附近、靠近塞纳河畔。

到巴黎城里去,白井的建议得到认可。

三个人每人花了35法郎.坐上开往巴黎市内的法国航空公司的接送班车。

进入汽车里一坐下,一股实实在在的、终于到了法国的感觉油然而生。在法航机舱内,近一半的乘客是日本人。在机场的海关排队时,同样也是组团的日本人居多。本以为汽车里也应该有不少日本人,可奇怪的是,汽车里只有这三个人来自日本。可能这就造成了这种感觉吧。

大概其他的日本团体客人已乘包车先行一步了。

一条宽阔的大道笔直地从机场向巴黎市区延伸。虽然这是不收费的公路,可是比日本的高速公路还要豪华气派,汽车同样可以高速奔驰。

“看不见日本造的汽车呐。”

龟井感慨地说。

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东南亚,日本车无处不在,而在法国却几乎见不到,连美国车也没有。在公路上只有法国车以100公里以上的时速驰骋。这令十津川他们感慨良多。

法航班车的终点站是国际中心,他们一行人在此下了车。

从地图上看,此处并非市中心,而是位于城市的西部,距著名的布洛涅森林很近。

把这里作为终点站可能是有缘故的,因为附近有法国航空公司经营的旅馆,因此其一是为了方便乘客,其二是有利于提高旅馆的上客率。

由于随身的行李不少,想转乘公共汽车或地铁就不大方便了,于是由会法语的白井叫了辆出租车。

白井要求司机尽快地拉他们到市里转一转,还要方便他们14时赶到巴黎·里昂站。

上了出租车后,他们看到司机是小个子的东方人,肤色微黑,看外表像是来自越南。车子半新半旧,然而好在是雪铁龙车,坐上去还算舒服。

先到了凯旋门,然后通过环形交叉公路从香榭丽舍大街穿过,最后到达协和广场。三个人都觉着自已像乡下佬进城,见什么都新鲜,一见到有点眼熟像在哪儿看到过的建筑物,便互相点点头。

为了省点儿钱,他们买了些面包和罐装饮料作为午饭,就坐在塞纳河边的长椅上,边观看河面上来往的游船,边慢慢进餐。

这儿的季节比东京要早一个月,按说应该已入秋凉,可是没想到10月和煦的阳光晒得人汗津津的。

在一群像是来自美国的年轻的观光客中,居然有穿短袖t恤衫的。人群中还能见到身穿黑呢大衣、竖起衣领的巴黎女郎。总之,这儿呈现的是夏末秋初的景象,人们同时也领略到这个季节的巴黎的独特风情。

下午2点,一行人准时到了巴黎·里昂站。

这座车站是开往法国内部、瑞士、意大利等地列车的始发站。法国高速铁路的tgv也从这里始发。

开始他们不知道该从哪个站台上车,经向车站工作人员询问才朝最边上的站台走去。

一列由5节车厢组成的特快列车正整装待发,这时站台上也开始检票了。

在这个站台上,十津川一行才刚刚见到巴黎警察局负责注册的官员。这位官员作为欧洲人个头儿小了点,长得与其说像是刑警,倒不如说更像位艺术家。

此人名叫查尔·金·保罗,年纪在40岁左右,或许实际上更年轻些。

“法兰西欢迎日本同行的光临!”

查尔说,接着和日本刑警一一握了手。

负责接待的法国年轻女警官也到了,她们一个个风姿绰约、仪态万方。当十津川他们报出姓名后,她们立即递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胸卡,并请求他们别在胸前,还发给每人一个纸制的手提公文包。

被邀请的各方来客陆续到达,站台上随处可见。

这些人有的服装考究,像十津川他们三个人一样西装革履,而着装随便、穿夹克衫什么的。也不乏其人。还有的穿着划一,上衣是同样材料和款式的,一定是为这次出行而一块儿定做的吧。

美国代表团由纽约和芝加哥两城市的警察代表组成。这四个人都是身高接近2米的彪形大汉。两位纽约的刑警,一人身着西装,而另一位呢,则是上穿t恤衫,下着牛仔裤.足登帆布面胶底运动鞋。

法国的巴黎警察局是这次会议的东道主,好像还有由外地的察警局来的刑警混杂其间,形成了一个二三十人的庞大代表团。

十津川一行人和其地人相互簇拥着,上了“警察之友”号列车。

他们坐的是列车尾部的5号车厢。把行李安置到网架上后,十津川打开了纸制的手提包。

提包内装有格勒诺布尔市的地图,图上注明了作为这次会议主会场的市民会馆的位置,写上了会场和所住旅店的地址等注意事项。

在东京看到的日程安排过于简单,到此终于见到了详细的日程说明。

见到的这份说明中令他们震惊的是日程安排的紧张程度。考虑到全世界的刑警的精英都云集这里,这种紧张的安排倒也不难理解。

次日,即10月16日,安排的是法国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每个国家用15分钟。下午13时45分至14时为采访十津川和龟井的时间。

说明中还说各国的记者随后也进行采访。看到这儿,他们才似乎觉着刚才是有别着电视台和报社的胸卡的记者模样的人和他们一起上了这趟特别快车。

关于今晚举行的欢迎晚会也作了详细得多的说明。

好像安排的是格勒诺布尔市市长和市警察局局长致欢迎词。人们都以为法国人不喜欢刻板的形式,看来名人的致词当属例外了。

列车比预定发车时间延迟了30分钟开车。至于晚反车的理由并没有人作出解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