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23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一直没搞清楚是准杀了宇垣亘,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不!准确地说,十津川他们已经认定宇垣的恋人岛崎弥生是嫌疑人了。所以,并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但是,只要不知道岛崎弥生的下落,就谈不到破案。

弥生仍然去向不明。

他们也询问了她的娘家、朋友、亲戚什么的,可这些地方的人都没见到她。

(莫非她也被埋到土里了?)

十津川甚感不安。

就说没有被埋到土里,也可能死在什么地方了。这个事件的谜底到哪儿去找?

目前只能这么推理。

宇垣对大越由感激变成忌恨,先施恐吓,随之在法国tgv列车内进行枪击。结果子弹射偏,误杀了秘书松野幸。

宇垣回国后,意识到自己已经引起警方的怀疑,就到东南亚旅游,避避风头。

然而,他却只在马尼拉待了一天,就突然回国。

这样做的原因目前还没弄清。据推测,可能是和同谋者岛崎弥生一起商量对策。

他们逐渐察觉恐吓行为行将败露,于是二人结伴在国内潜逃。

他们之所以没有逃往国外,是因为他们知道警场会在机场等地张网等待。

仓皇逃亡途中,两人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于是决定一同自杀,弥生先杀死了宇垣。

到此为止,可以这样推理。

“可那以后,弥生又怎么样了呢?”

龟井陷入了沉思。

“也许她还在到处寻找自杀的地点,至今仍在国内游荡。”

“是不是会已经自杀了呢?”

十津川说。

“假设那样的话,那么能死在哪儿呢?”

龟井问。

其他人都看着十津川。

“我考虑有几种可能性。”

十津川说。

“哪几种可能性?”

“第一,自杀在八甲田山上,在宇垣尸体的附近。果真如此的话,已经埋在深深的积雪中了,得等到明年开春才能发现了。像发生雪崩,把尸体带出来的巧事,并不是经常发生的。”

“是啊。”

“第二,死在对他们二人有纪念意义的地方。”

“那个地方如果在国外的话,她不是要一个人离开日本吗。不,或许已经离开日本了。”

西本说。

“这,现在正在调查。”

十津川说完这句,又接着说:

“第三,回到她的故乡自杀,即落叶归根。她的老家在宫城县。我们已经求助于那边的警方了。一旦有所发现,就会和我们联系的。”

从出入境管理事务局得到的信息说,岛崎弥生并没有到国外去。这使得十津川松了口气。

看来,岛崎弥生此刻就在日本国土的某个地方。

但是,哪儿是他们具有纪念意义的怀恋场所呢?一下子无从找起。

宇垣和岛崎是喜欢旅游的一对儿。即使这场所仅限在日本,由于他们到处转悠,也很难断定是任哪儿。

为此,警方从两个人的寓所中取来影集,以便从两个影集里的地点中进行筛选。

二人合影的地方,在日本国内有三处。

十津川请人搜查了这三处地方,结果一无所获。

剩下的只有八甲田山了。

但是,要搜查那里必须等到冰雪消融。

也不知道岛崎弥生究竟是死是活。时间就这样渐渐逝去着。

青森县警署对于宇垣的死亡,似乎也没有一个谁确的说法。

这天,十津川拨通了大越集团总公司三浦秘书的电话。

目的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自那以后收没收到恐吓信。

“倒是有诽谤中伤的信和电话,但那种措词激烈的恐吓信一下子没了。”

三浦说。

(看样子凶手就是宇垣了。)

十津川想。

笔迹鉴定的结果也出来了,证实写恐吓信者就是宇垣亘。

他的恋人岛崎弥生一定知道这些内情。

否则的话,就不能在tgv列车的3号车厢里实施枪击了。

大概白井刑警在巴黎跟踪了宇垣和岛崎两个人,并且,两个人在巴黎塞纳河衅的夜色中散步时,谈到恐吓和枪击的事儿时,也被白井听去了。

而且,碰巧宇垣知道了白井的侦查行动,就杀害了白井。

到此为止的情形,就只能这样想象了。可是,硝烟反应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答。假如凶手是宇垣,为什么采取只带消声器,然后又偷盗了巴特刑警的科尔特自动手枪的作案方式呢?这还是个谜。

尽管十津川他们竭尽全力进行侦查,但仍无结果。

岛崎弥生虽然在日本国内,但像是从十津川他们眼前完全消失了。

“看来她在八甲田山自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十津川对龟井说。

“在恋人理骨处所附近自杀,这是很自然的。”

龟井说。

“两个人商定好共同自杀之后,弥生先毒杀了宇垣,然后将尸体埋在土里。接着就进入八甲田山更深处自杀了。”

“这样一来,只有等到来年春天积雪融化的时候才能发现了。”

新的一年来到了。

转眼间,2月份也过去了。

这期间,八甲田又下了几场大雪。如果岛崎弥生真的自戕于八甲田山中的话,积雪不融,肯定是发现不了的。

到了3月,八甲田的雪还是没有化。

进入4月份,大越夫妇又有一项重要的活劫。

法国政府决定,授予多年来为日法友好作出重要贡献的大越夫妇荣誉勋章。这次活动为期一周多。

报上说,届时将在巴黎的总统府,举行盛大酒会。

“我的一点点努力,就获如此殊荣,鄙人深感荣幸。法国政府授我以勋章,鄙人受之有愧。今后,我将加倍努力,为日本和法国的友好稍尽绵薄之力!”

这是大越的一席话。

这段谈话见报不久,巴黎警察局的皮埃尔警官就给十津川打了电话。

皮埃尔是用英语说的,十津川总算能够和他沟通了。

“大越夫妇应总统邀请将访问法国的消息,已在这里见诸报端。预计从4月20日起用10天时间。”

皮埃尔说。

“日本报界也发布了同样的消息。”

“他们在巴黎停留6天,然后,乘tgv去法国南部旅行。”

“乘tgv这件事,日本报界没有说。”

十津川说。

“问题是,去年10月在tgv列车内,大越先生遭到枪击。结果,他的女秘书中弹身亡。你的部下白井刑警又在巴黎市内被杀。你认为,这次大越夫夫妇不会再受到恐吓、遭到袭击什么的了吗?”

皮埃尔问。从他的语气上可以听得出,他真的忧心忡忡。

十津川把在八甲田山发现宇垣尸体,恐吓信的笔迹与他的一致,以及他的恋人下落不明等这一系列的事情慢慢地说完后,又接着说:

“后来,大越夫妇再没有收到同一类的恐吓信恐吓电话也没有。因此,我相信再不会出现去年10月那样的事件了。”

“但是,宇垣的恋人岛崎弥生至今下落不明吧。难道她不会再到巴黎袭击大越大妇吗?”

皮埃尔问。

“宇垣有仇恨大越专一郎的道理,可她却没有尽管宇垣和她在去年10月的事件中是同谋关系,但我们认为她是被动所为。因此,我认为她不会再次去谋杀大越夫妇。”

“那为什么找不到她呢?尽管她还在日本国内。”

皮埃尔问。

“我认为她可能已经死了。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是,她在宇垣死去的八甲田山上自尽了。那座山,不到5月,积雪不会融化。到时候她的尸体会被发现的。”

“那么说,你们坚信这次不会重演去年10月那样的事件了?”

皮埃尔问。

“要说坚信,谁也不敢说,但我想八成是没问题的。”

十津川说。

皮埃尔好像接受了十津川的看法,就挂了电话。可到了第二天,他又打来电话。

“4月20日,十津川先生能一起来巴黎吗?还有龟井先生。我想再见见您二位。”

皮埃尔说。

“我和龟井刑警都很想和您再次相会。但是,大越夫妇没有再次受到袭击的迹象,上司是不会同意我们去的。”

十津川说。

“是这样的。纽约警察局的巴特警官两个钟头之前打来电话。他在广播里得知大越夫妇应总统之邀将来巴黎的消息。他说,肯定还要出事。4月20日他也来巴黎。他忘不了去年10月自己手枪被窃的耻辱。他表示,这次一定要亲手抓住凶手!”

皮埃尔说。

“巴特警官这么说呀?”

“坦白地说,我也有相同的预感。”

皮埃尔说。

十津川手挚话筒苦笑着说:

“这种预感不可靠吧。恐吓信的炮制者宇垣已经死亡,因此,大越夫妇怎么会再遭袭击呢?”

十津川说。

“大概苏格兰场的刑警也要来巴黎。他们对可能发生犯罪的气味儿一向嗅觉灵敏。”

皮埃尔坚持着。

十津川不安起来。

刑警有种特殊的感官,具有能闻到犯罪气味儿的灵敏的嗅觉。

十津川本人自然也有,但听了皮埃尔的一番话自信就渐渐消失了。

尽管十津川已经告诉对方,恐吓和袭击的嫌疑人已经死亡,但纽约的巴特和伦敦苏格兰场的同行们还是坚信会出事,一定要前往巴黎。当然,皮埃尔也持同样看法。

十津川感到自己和他们之间在想法上有一定的距离。

(或许是自己麻痹了?)

怀着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他向龟井转达了皮埃尔的电话内容,并且想听听龟井的看法。

“会不会他们想藉此重游巴黎呀?”

龟井笑着说。

“你真的这么认为?”

十津川一认真,龟井收敛了笑容,问:

“要是他们对了,大越夫妇又遭到偷袭,那么宇垣是凶手的推理不就站不住脚了吗?”

“这次的凶手,是另一个新人,或许是岛崎弥生,我们的推理还是成立呀。要是去年10月现场的凶手不是宇垣,而是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问题了。”

十津川说。

“你说岛崎弥生还活着?自4月20日起的10天内,她还有可能在法国袭击大越夫妇吗?”

龟井问。

“我认为没有。”

十津川说。

十津川又去和本多科长商量。

“你说越来越担心了,这可不像你说的话啊。”

本多笑了。

“您这么一说,我也就泄气了。”

“宇垣已经死了。如果又冒出一个新的人来谋杀大越大妇,那应另当别论。和去年10月相同的一幕不会重演吧。”

本多说。

“话倒是这么说。”

“被巴黎警察局这么一说,你还是担心吧?”

“纽约警察局和伦敦苏格兰场也在同样考虑这个问题。”

“说不定在你内心深处也在想,会发生和去年10月一样的事件吧。所以,受到巴黎警察局的启发,就一下子不安起来,对吗?”

本多问。

十津川陷入了沉思。

宇垣的死,他的笔迹和恐吓信笔迹一致,使得从逻辑上说,这一事件已然告一段落。

但正如本多指出的那样,在自己的内心里可能还隐约感到事情尚未终结。这种想法也是受皮埃尔影响的吗?

“一个人冥思苦想未必能解决问题呀。”

本多说。

“可是,真没办法,总是想:如果事件再次发生,也是在巴黎。”

十津川耸了耸肩说。

本多嘟哝了一声“是啊”,然后紧紧盯着十津川。

“你4月20日也走趟巴黎怎么样?”

“可是,宇垣已经死了,找不到去巴黎的理由呀。即使我提出申请,上边也不会同意吧,因为大越夫妇现在没受到任何威胁啊。”

“的确,不太好办。”

“而且,真要去的话,我想带龟井君也一块儿去。”

“去两个人,批准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是吧?那就死了这份儿心吧。”

“你还有几天休假?”

“每年都休不完,今年还有一半儿还没休呢吧。”

“作为休假,用一周的时间去趟巴黎,怎么样?”

本多说。

“连续休假一周,能批吗?如果刚好来了案子,就更麻烦了。”

“我去和三上部长说,从4月20日起一周时间,由你和龟井君自行安排。去巴黎的费用暂由你垫付。如果巴黎发生案情,就变成了公务,费用自然由公家出。”

本多说。

“如果什么事儿也没发生,怎么办?”

十津川问。

本多笑了,说:

“那样的话,你就和龟井两个人在巴黎痛痛快快地玩儿他一星期,怎么样?但可说好了,费用由你们个人负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