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25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法国航空公司275次航班,订于4月20日12时50分起飞。就在十津川他们即将登机时,才好不容易拿到大越专一郎在巴黎的日程安排。

虽然十津川和龟井同大越一行乘坐的是同一驾法国航空公司的275次班机,但人家坐的是特等舱,而他们坐的是经济舱。

刚一坐下,十津川和龟井马上拿出传真过来的大越活动的安排时间表。

直飞巴黎所需的时间是12小时35分钟。到达戴高乐机场是当地时间20日18时25分。

从21日到23日,每天都有晚会。

其中连着两天的晚会,是招待教育部长和日本驻法大使等。

另外一天是参加巴黎的总统府的晚会。

大越夫人于24日回格勒诺布尔老家。大越和三浦秘书乘坐地铁,逛拉丁区,在蒙马特高地请人画像。这类活动持续到26日。

在这三天当中,还安排了乘游览船泛舟塞纳河,在蓬皮杜广场观看露天演出等活动。

“在想什么?”

龟井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

十津川明知故问。

“我是说他们从24日起的活动,又是坐地铁,又是乘游船,又是在拉丁区散步。整个就是告诉人家,你们赶快来杀我吧。不是吗?”

“岛崎弥生的行踪我们没有掌握。说不定已经在法国了呢。”

“还会施行枪击吗?”

龟并问。

“很难说啊。”

“可是,岛崎弥生怎样把枪弄到手呢?”

“我想她已经拿到手了。”

十津川说。

“已经有了?”

“你想啊,10月的那次事件,当时宇垣和岛崎弥生用的就是带消声器的科尔特式自动手枪。”

“可那手枪是纽约警察局巴特警官的呀。”

“是啊。但是,消声器不是。”

“嗯”

“凶手能只用消声器袭击大越吗?肯定不会吧。凶手一定有带消声器的手枪。上了tgv后,刚好世界各国的刑警齐集车上,干是才伺机偷了美国巴特刑警的科尔特自动手枪。然后,装上消声器,进行射击。这样就不易查出凶手是谁了。”

“够冒险的”

“是的。不过,我想偷手枪的是岛崎弥生。因为巴特先生说闻到过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偷的时候即使被发现,年轻漂亮的女人只要说只是想摸摸,巴特警官就会放过她的。所以,可以说没什么危险的。”

十津川说。

“的确。”

“凶于用窃得的科尔特式自动手枪进行了袭击。然后,把凶器——手枪扔到列车的行李架上。所以,凶手还应该有带去的手枪。”

“是这么回事。”

“我想她没把枪带回日本,否则在海关会被发现的。另外,还准备再到巴黎时见到大越时使用。大概藏在巴黎的什么地方了。如果是这样,手枪已经在凶手手中了。”

十津川说。

“的确。这样一来,使用手枪行凶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龟井变得紧张起来。

“用手枪,即使是个女人也能轻而易举地杀死大越。”

十津川说。

空中小姐送来正餐,两个人伴随着刀叉声谈着到达巴黎后的事情。

凶手会在什么地方下手呢?

岛崎弥生的相貌大家都熟悉了,估计她不会出现在大越举办的晚会上。

如果她要刺杀大越,一定选择24日以后,当大越和三浦出现在巴黎大街上的时候。

十津川担心的是,最近,巴黎到处都是日本人。宾馆里,日本人出出进进;卢浮宫和蒙马特高地这些名胜地方,日本人也随处可见。

岛崎弥生要是混在这些日本人群中靠近的话,真不容易发现。

岛崎弥生身高160厘米,体重52公斤,可以算得上今日年轻日本女性的标准身材。她五官端正,算是个漂亮女人,但又不那么出众。若是混在日本人的旅行团中,很难发现。

“没有什么办法劝阻大越上街吧?”

十津川苦笑着对龟井说。

“巴黎警察局的皮埃尔警官已经在帮咱们搜寻岛崎弥生了吧?”

龟井问。

“他们说,检查巴黎市内所有的饭店,如果发现住宿的客人中有叫岛崎弥生的,就先做个记号。”

“纽约警察局的巴特警官也来,是吗?”

“他说一定来。说是永远忘不了那股香水味儿,但不知岛崎弥生是否还用那种香水儿。”

十津川说。

当然,巴特警官作为依据的不仅仅是香水的味道,恐怕还有当时的感觉吧。

飞机已经飞行了五六个小时,十津川闭上眼睛,试图眯上一会儿。

虽然拉上了窗帘,可怎么也睡不着。

结果,睡了两个多小时,就到达了巴黎的戴高乐机场。

因为是第二次到这里了,十津川他们穿过通道,径直朝海关走去。

大越夫妇和三浦秘书在特等舱,先出去了。

在海关办完手续。来到外面,巴黎警察局的皮埃尔警官已经开着车来接了。

“20分钟之前,大越先生一行已乘坐大型豪华轿车进巴黎市内了。十津川先生和龟井先生也住莫利第安饭店,对吧?”

皮埃尔以肯定的口气问道。

“他们要任那个饭店,我们也只好奉陪了。大越先生说,莫利第安饭店是法国航空公司经营的,所以要住那里。”

“咱们先去饭店,到那儿再谈吧。”

皮埃尔微笑着说。

他驾驶着雪铁龙,直奔莫利第安饭店。

皮埃尔虽保证要安全驾驶,时速却也超过了100公里。

“三天来,我们对巴黎市里的所有饭店进行了大搜查,没有发现有叫岛崎弥生的日本人。我们准备明天搜查巴黎郊区的饭店。”

皮埃尔开着车说。

“也应该考虑到,她是不是会用假护照,或者用别人的护照。”

龟井说。十津川把这话译成了英语。

“是有这种可能。现在,有些伪造的护照简直可以乱真。另外,也有可能她进入巴黎后换成别人的护照。这样一来,如果她不出境,就很难辨认。假如她到达巴黎之后,换用一位和她相貌相似的女人的护照,冒名顶替,检查起来相当困难。加上巴黎对外国游客很宽松,日本人又那么多。”

皮埃尔笑着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