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28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午饭的时候,在饭店餐厅里,十津川和龟井见到了大越。

“尊夫人已经去格勒诺布尔了吗?”

十津川问。

“一小时前,那边来车把她接走了。太太也很高兴。”

大越用沉着的语气说。

“饭后,按原计划在市内观光吗?”

“当然。这是我此次巴黎之行的最大乐趣。”

“今天准备去哪儿?”

龟井问。

“下午2点从这里出发,想先去蒙马特高地。”

“还去圣心教堂吗?”

十津川脑海里浮现着巴黎游览地图,问道。

“不。在泰卢陶鲁广场上常聚集一批年轻的画家,他们靠给过往游客画像挣钱糊口。我去找找他们。他们之中或许混有具真才实学而有发展前途的人才。如果可能,我想找到这样的年轻画家,资助他们一笔钱。至于是哪国人倒无所谓。”

大越热情洋溢地说。

三浦从旁边补充说。

“社长具有识别有潜在绘画才能的人的能力。”

“我自己画得不好,但能够鉴赏别人的画。”

大越说。

下午2点,大型豪华奔驰轿车开来了。

“本想请十津川先生也同车前往,可那样反倒感到拘谨了吧。”

大越说着便坐上三浦驾驶的轿车从饭店出发了。

十津川他们也乘上出租车,朝蒙马特高地驶去。

轿车穿过凯旋门,从新歌剧院旁边驶过,向北开去。

蒙马特高地位于巴黎市区的东北部,是一座海拔13o米的丘陵。

山顶上有一座白墙环绕的建筑,就是圣心教堂。通向教堂的石阶和缆车,经常在电影镜头里出现,因此成为观光名胜。

圣心教堂里面是泰卢陶鲁广场。就是大越说的,为游客画肖像画的地方。石阶上摆着许多画好的画。

大越和三浦把车停在石阶下面。

本以为他们会乘缆车登上去的,没想到他们却精神抖擞地拾级而上。

十津川与龟井和池们拉开一段距离,也踏上了石阶。

台阶很陡,一侧排列着路灯灯柱。爬到一定高度,巴黎市街区便渐渐呈现在脚下。

“皮埃尔和巴特在什么地方呢?”

边往上登,龟井边巡视着周围。

“在什么地方警戒着吧。”

十津川说。

正像外国人分不清日本人的长相一样,对十津川他们日本人来说,也分不清外国人。在这里自然是法国人居多。

从上面往下走的青年或许就是巴黎警察局的刑警,看似情侣的游客也有可能是警探。

在宏伟的圣心教堂前,挤满了游客。

有的人坐在台阶上,有的人以教堂为背景拍照留念。这其中自然也有一些日本人。

十津川和龟并在这些人中,迅速搜察着岛崎弥生的身影,然而目力所及,无所发现。

大越和三浦快速从圣心教堂旁边穿过,朝泰卢陶鲁广场走去。

待一进入石块铺就的广场,啊,电影和照片里见过的情景立刻映入眼帘。

这里聚集的都是年轻的画家,他们有的在台阶上摆放着自己画的画儿,有的支起画架正在画肖像画。

广场周围是装饰得古色古香的餐厅和咖啡厅。

在咖啡厅平台上摆放的桌子旁,人挤入地围坐着喧闹的游客。

只听见英语、法语,偶尔还夹杂着日语,好不热闹。

一边请人画像还一边大声嚷嚷的是一对儿美国情侣。

大越走一会儿就蹲下来看着摆在台阶上的那些画。这时候,有人劝他画一幅,他索性顺势坐在椅子上让那人画起来。

(真拿他没办法!)

十津川急得直咂嘴。

他们认为,好像他是专门为了当靶子才来到这个广场的。

给大越画像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东方人画家,是不是日本人还闹不清楚。

十津川环顾四周。

此地很像日本原宿的竹下大街,到处是熙熙攘攘的游客。

他发现在人群中鹤立鸡群般有一个彪形大汉露出脑袋正朝这边看。他正是戴着墨镜的巴特刑警。

皮埃尔警官坐在咖啡桌旁,密切注视着大越。

十津川小声对龟井说:“拜托了!”然后来到皮埃尔身旁。

皮埃尔和一个小男孩儿打了声招呼,让他从里面搬了把备用椅子。

然后,又为十津川要了杯咖啡,说:

“广场上安排了10名警察。凶手要动手,一定会把他捕获。”

“刚才看见纽约的巴特警官了。”

十津川说到这儿,皮埃尔笑着说:

“他的块头太引人注目了。”

“苏格兰场的人来了吗?”

“20号就到巴黎了。本来从伦敦到巴黎也就一会儿工夫,他们随时都可以来。”

“来的还是那两个人吗?”

“是的。是伊丽莎白小姐和丹尼斯先生。”

“来这儿了吗?没看见他们呐。”

十津川问。

“说是今天两人一块儿乘tgv去了。这边的事情他们就不参加了。”

“乘tgv?”

“他们说想重新验证一下去年10月的事件、在这点上,苏格兰场很有韧劲儿。”

皮埃尔又苦笑起来。

“再没有别国刑警来了吗?”

“莫斯科警察局的米哈伊洛夫刑警说好要来的,好像由于国内的事情太忙,脱不开身了。”

就在皮埃尔说话的时候,突然,从面前的人群中响起一声清脆的爆炸声。

紧接着又是一声。

游客们惊叫着,哀号着,四处逃窜,刹时间乱成一锅粥。

十津川和皮埃尔马上朝着爆炸响起的方向奔去。

广场上的人群个个不知所措,只知四处乱跑。

十津川和皮埃尔推开东窜西逃的人们靠近大越。

只见大越从椅子上站起来,呆呆地挺立在原地。

龟井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按倒在地。

几个大惊失色的小伙子跑了过来,好像是皮埃尔下属的刑警。

皮埃尔冲着他们怒斥道:“慌什么!是爆竹!”

爆炸声仍在继续。十津川也意识到实际上是爆竹。

听声音好像是那种点火就抛出的中国式鞭炮。皮埃尔的部下们找到炸过的鞭炮,捏在手里,大声安慰着广场上的游客。

一名警察逮住一个小个子东方人,带到咖啡厅这边儿。

他下身穿着牛仔裤、帆布面胶底运动鞋,上穿夹克衫,上chún留着八字胡。

“他兜里装着爆竹。”

刑警把搜出的鞭炮递给皮埃尔。

“你叫什么名字?”

皮埃尔问。那个人只是自个儿傻笑,什么也不说。

年轻的刑警粗鲁地搜查了他夹克衫的口袋和牛仔裤的后屁股兜儿,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放到咖啡桌上。

这些东西有钱包、钥匙挂圈,还有护照、零钱。

皮埃尔打开护照看了看。

“原来你是日本人啊。”

说着,拿给十津川看。

这人名叫青木征夫,现年29岁。

“你为什么干这种事呢?”

十津川问对方。

青木征夫笑着说:

“热热闹闹的好玩儿。”

“不是吧!是不是这个女人叫你干的?”

十津川取出岛崎弥生的照片,给他看。

“……”

“这个女人是杀人案件的嫌疑人。弄不好你也成了杀人案的同谋犯,对吗?”

十津川问到这儿,刚才还独自傻笑的青木的表情突然僵硬起来,问:

“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是受她指使的吧?”

“嗯。”

“什么时候?在哪儿?”

“见面是昨天。我需要钱,就谈成了。她让我事先买好爆竹,在蒙马特高地泰卢陶鲁广场点燃。”

“点燃的时机呢?”

“她说到时她给我暗号儿。”

“那她现在在哪儿?”

“早走了。10分钟前就离开了。她让我再过10分钟就点燃爆竹扔到空中。”

“她给你多少钱?”

“500法郎。”

“她是昨天突然出现的吗?”

“不,20日就见面了。我领她在巴黎市内一般游人经常观光的地方转了转。那时是第一次见面。”

青木说。

十津川把他的话译成英语,转告给皮埃尔听。

“20号她就到巴黎了。”

皮埃尔说。

“你没帮她找住处吗?”

十津川问青木。

“啊,她说要在巴黎住一段时间,我就把我现在住的公寓借给她了。”

“在什么地方?”

十津川让青木把住址写下来,然后交给皮埃尔。

皮埃尔马上叫来一名部下,把地址给了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