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31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上午11点整,大越乘坐三浦驾驶的大型豪华轿车离开了饭店。

十津川和龟井坐出租车紧随其后。

天气阴沉,气温较低。

过了凯旋门,驶过香榭丽舍大街,轿车到达斯德岛。

巍峨耸立在眼前的宏伟建筑物,就是著名的巴黎圣母院。寺院前面的广场上,云集着前来观光的客人。

大越下了车,同三浦一道走进了圣母院。

十津川和龟井也紧跟着进了寺院,里面出奇地暗。

(不好!)

十津川心中暗道。

这里只靠着从彩色玻璃窗透过来的微弱光线照明,此外还有信徒们点燃的烛光。

游客们在昏暗中按着指示的箭头鱼贯地朝前行进,还有些年轻女子停下来全神贯注地祈祷。

十津川和龟井急忙靠近大越。

巴黎警察局的刑警们以及纽约警察局的巴特警官肯定也分布在附近,只是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只有当参观的队列靠近窗户时,才能看清人的面孔。

利用这一瞬间,十津川迅速地审视着每个人的面容。

看到了几个日本人的脸,但里面没有岛崎弥生。

(光线这么暗,想下手也没那么容易。)

十津川想。

好在大越并没有登上塔顶的意思,而是随着人直接就出来了。

从这里,大越步行前往花卉市场。

由巴黎警察局的前面走过,往右一拐,有一处不算宽敞的处所,密密地排列着贩卖各种花卉的摊位。

旁边,是静静流淌的塞纳河。

在摊位和摊位之间的窄小通道上,川流不息的游客欣赏着两侧花盆里姹紫嫣红的花,鱼贯前行。这里也出售花籽和根茎。

到此为止,一直平安无事。

大越和三浦回到轿车里,驱车直到塞纳河对岸,在卢浮宫美术馆附近下了车。

两个人没进卢浮宫,而是走到里沃利街,进了7咖啡店。

他们坐在平台上摆放的一张桌子旁,三浦开始点菜。

十津川和龟井也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可是菜单是用法文书写的,他们看不懂,只好要了咖啡和三明治,还有来到这儿之后一直在喝着的埃维昂矿泉水。

大越他们就着鱼喝着葡萄酒,还叫了几色点心。

“巴特警官在哪儿呢?”

十津川环视着四周。

“在街道对过儿呢。”

龟井小声说。

不错,身着牛仔裤、夹克衫,肩上还挎着照相机,一副美国游客打扮的那个男子正是巴特警官。

他很自然的一副美国派头,站在那儿吃着热狗。

虽然没见到皮埃尔,但他肯定就在附近。

大约吃了一个小时,大越站了起来,同三浦一道朝地铁卢浮宫站走去。

大越完全在照原定计划行动。

这是1900年建造的第一条地下铁道,所以车站入口处显得非常古老。

刚下台阶,也许正好来了进站的列车,乘客呼啦一下涌了过来。

在狭小的台阶上,人们身体互相挤撞。

来巴黎前,有人说在法国碰到谁的身体了,马上说声“对不起”,可实际上谁也不说。

也许是在地铁上例外吧。这么想着,只有十津川一个人不断重复说着对不起了,对不起了,追赶着大越他们。

卢浮宫1号线是巴黎市里东西方向行驶的年代最久远的地铁线路。这条线通过香榭丽舍大街、协和广场、皇宫花园、巴士底广场、里昂站等地方。

地铁车票分为一等和二等。地铁怎么还分等级?这么想着,大越他们已经买了一等票、十津川也只好随着买了一等票。一等票价是7.4o法郎,二等票价5法郎。无论坐多远,票价都一样。

他们通过自动检票口,朝去万塞纳堡方向的站台走去。这是通往巴士底广场和里昂站的线路。

一等车位于列车中部,大越和三浦向站台中间走去。

十津川和龟并在站台一侧等候电车。站台上没见到岛崎弥生的身影。

“看见巴特警官了。”

龟井小声说。

和刚才一样,他还是美国游客打扮,站在站台上。

电车来了。这趟线也有新车,可来的是辆旧车。

走到车门前,可门却不打开。

大越他们已经麻利地上了车。

十津川急忙用手打开了车门。

他突然想起来了,巴黎的地铁是关门自动,开门手动,旅游指南上写着呢。

刚上车,车门就关上,电车启动了。

十津川和龟井在车里向一等车厢走去。

由于车体的颜色不同,一等车厢极好辨认。

现在不是乘车的高峰时间,二等车厢很空,一等车厢更是空空荡荡的了。

他们俩在最边上的座位坐下。座位是包厢式的。巴特警官也坐在一等车厢里。

一等车厢里其余的几位乘客大概也都是巴黎警察局的刑警,但其中没有皮埃尔警官。

在圣沙佩勒和市政厅停站了两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一等车厢里既没有下车的乘客,也没有人上车,车门一直关着。

有人拍了十津川肩膀一下,他回头一看,原来是皮埃尔警官。大概他坐的是二等车厢,是顺着通道走过来的吧。

巴士底车站到了。

一等车厢下去一位乘客,这是一位长相像是中东人的男子。

还是没有乘客上车。

但是,原来一直关着的车门现在开着。

十津川一下子不安起来。这是因为大越就在车门附近坐着。

站台上站着一个戴棒球帽、穿牛仔裤、运动鞋,背上背着小背包的少年。

突然,这个少年动了一动,朝着开着的门里射了一枪。

就在这个少年开枪的瞬时,车门关闭,电车又启动了。

子弹斜着打在顶棚上,碎片纷纷落下,掉在坐着的大越的头上。

原来,站台上的少年就是岛崎弥生化装的。

皮埃尔急忙拉下了紧急制动器。

列车带着刺耳的制动声停下了。

但,一等车厢已偏离了站台的位置。

皮埃尔、十津川、龟井以及巴特警官,一齐朝后面的车厢奔去。扮成乘客的巴黎警察局的刑警们也随后跟上。

大家打开最后一节车厢的车门,跑到站台上。

棒球少年打扮的岛崎弥生已经无影无踪了。

刑警们朝出口冲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