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32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出了地铁就是巴士底广场。

纪念法国革命的高达52米的纪念碑巍峨地屹立在广场上。

广场上也是游人如织。

广场的一角有一座刚刚启用的新建的歌剧院。

棒球少年打扮的岛崎弥生逃到哪儿去了呢?

通往巴土底广场的道路四通八达。

从这里沿着安利四世大道走的话,尽头是塞纳河。

如果沿里沃利大街走,就到了刚刚离开的卢浮宫。再往东南方向沿伸,就是tgv的始发站——里昂车站。

要是在东京的话,马上就会设置警戒线。

皮埃尔也命令手下的刑警们在这一地区设下了警戒线和十津川想法一样。

十津川还担心着遭到袭击的大越的安全。皮埃尔说已经留下一名刑警在那节车里,不必担心。

巴士底广场的一侧是巴黎第3区。

皮埃尔说,咱们在这个区的警察分局设一个搜查本部吧。

因为,要把情报集中到那里。十津川和龟井跟着皮埃尔去了第3区的警察分局。

可是,直到太阳落山,也没有抓到岛崎弥生。恐怕她早已突破警戒线了。

皮埃尔警官把警戒线网扩展到整个巴黎地区。

到了下午6点,得知大超和三浦已经安全返回莫利第安饭店。

“在饭店里已安排了两名刑警,以防凶手再次实施袭击。”

皮埃尔说。

“我们也撤回饭店,因为有些事还要问大越。”

十津川说。

纽约警察局的巴特警官也要求一同前往,于是三人乘出租车回到了莫利第安饭店。

到达饭店已是下午7点多了。在一层的名叫大和的日本料理餐厅,十津川和龟井吃了一顿真正的晚餐。

有5天没吃到日本菜了。正当他们吃着生鱼片、豆腐、烤干紫菜等这类日本食品时,大越和三浦进来了。

大越发现了十津川他们,就坐在了他们旁边的桌旁。

“托你们的福,这次我又得救了。”

大越说。

“这是由于凶手匆忙开枪,才射偏了的。只要着急,子弹一般都往上跑。”

“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那儿开枪。一般认为她会在哪个有名的广场上,混在人群里射击。”

“是呀。”

“若是地铁里,有tgv的先例,凶手有可能在车里开枪。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从站台上射击。”

“岛崎弥生为什么会在巴土底车站的站台上等待时机呢?我想她还不至于知道您乘那趟车吧。”

龟井非常客气地问大越。

大越把生鱼片放进嘴里说:

“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想象得到。我乘地铁她是知道的。因为我公开说过,假如看花卉市场后乘地铁,当然卢浮宫站最近。这站是地铁1号线的站。而且,1号线是最古老的地下铁线路。要乘地铁,就必然乘最老的线路。她了解这一点,就一直等候在巴土底车站了呗。并且,我乘法国航空公司的班机总是坐头等舱、她确信,我乘地铁也会在一等车厢,也就在站台中间等着了。”

“说得有道理。可是,巴黎的地下铁没有乘客上下车是不开门的。假如在巴士底不开门的话,她可怎么办呢?自己动手打开门射击的话,既需要时间,又会被我们发现抓住她。”

龟井说。

“这我就说不好了。我想应该由警察方面做判断。”

大越皱紧眉头。

“是那个中东人”

十津川突然叫道。

“啊,那个男的啊!那个在巴土底下车的乘客吧。”

龟井说。

“对,就是他!假如他从岛崎弥生那里得了钱,受她指使,不是再简单不过了吗?他只要跟踪大越,一块儿乘地铁,在她等待的巴士底车站打开车门下车就万事大吉了,他也就法郎到手了,不是吗?”

“昨天夜里,她也许就住在那个中东人家里了。”

龟井说。

听着他们的谈论,三浦插话说:

“你们认为那个中东人是同谋犯吗?”

“这样判断比较合乎情理。”

十津川说。

“要找到这个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是啊。请巴黎警察局帮助也很困难,根本就没记住他长什么模样。按中东人模样去抓人,非搞错不可。”

十津川耸动着肩膀。

就在这时,位于塞纳河左岸拉丁街的一所公寓里,一个房间内突然发生爆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