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35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一直沉默不语的三浦秘书突然开口了。

“你们在说些什么呀?事情结束了,该和诸位道别了。我和社长竭尽了全力,各位也很辛苦,社长是为感谢各位才开这么一个宴会的。咱们别再说这个话题了,说点儿高兴的事吧。”

他的语调中,明显含有慌张和不安。

“可是,我总也放不下这起事件。不管怎么说,是我的手枪杀了人。”

巴特警官大声说。

“到处是疑点。疑点多得得不出仲何结论来。这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嘛。”

大越说。

“想得出结论,就能得出结论。”

说话的是皮埃尔。

大越转向皮埃尔。

“综合苏格兰场两位同行,纽约市的巴特警官,以及日本十津川警部和我的疑问,可以得出下面的一个结论。在去年10月的事件中,字垣和岛崎这一对儿日本人并没有开枪。而且,凶手要杀的不是大越先生,而是已经死去的松野幸小姐。从近距离射击这个情况看,凶手只能是大越先生。他唆使松野小姐偷窃巴特的手枪,再打死她。这就是结论。”

皮埃尔说。

“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那么,对我的三番五次的恐吓又是怎么回事呢?另外,我为什么要杀害松野秘书呢?”

大越反驳道。

紧接着,三浦问道:

“刚才皮埃尔警官得出结论,即使能够解释10月的事件,但这次事件又怎么解释呢?假设在tgv列车里,松野幸遭到暗算,那么凶手已经达到了目的,这次理应平安无事了。可社长却又被袭击了,你打算怎么样解释这件事情呢?”

他那强硬的口吻和愤怒的抗议没什么两样。

皮埃尔转向十津川:

“我想这次事件的起因都在日本国内。能否请十津川先生将这起事件解释清楚呢?”

“我能说得清吗?”

十津川反问道。

“请!这本来就是日本警察应该处理的事件嘛。请到这边儿来说。”

皮埃尔朝十津川招招手。

十津川迅速地在记录用纸上写了几句话,交给了龟井。

给东京的西本刑警打电话,他要作的

调查已接近尾声。

龟井看看纸条,点了点头走出房间。

十津川站起来,走到屋中央。

“刚才,皮埃尔警官就去年10月发生的事件作了介绍,我也有同感。他们要杀的不是大越先生,一开始就是对着秘书松野幸来的。下面就从她遭暗杀说起。”

大越慾言又止。

十津川没理会,继续他的发言:

“那么,杀害她的凶手究竟是谁呢?一定是当时在3号车厢里的人,并且是一个有杀她动机的人。当时,在3号车厢内有7位乘客坐在座位上。其中,5个人是法国人,他们和日本人松野幸毫无关连,不具备杀害她的动机。宇垣和岛崎处在能射击的位置上,可他们没有硝烟反应。大越夫人和三浦秘书也许有动机,但硝烟反应也是零。前来采访的法国杂志记者玛德莱诺也属于没有动机的法国人。这样一来,剩下的只有大越先生了。雇主和他的秘书之间很可能存在杀人的动机,而当时又在这车厢的能开枪的位置。也就是说,大越先生是真正的凶手。”

“请稍等。”

大越笑着打断了十津川的话,接着说:

“把我看作凶手,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你有权自由思考。但是,我如果是凶犯,至少会产生三个疑点,请解释。”

大越用一口漂亮的英语说。

十津川也用英语说:

“请说。”

“第一,给我的好几封恐吓信,你怎么解释?第二,我也在巴黎警察局接受了硝烟反应的检测,你们忘了吗?检测结果也是零啊。第三,假设我是凶手的话,可我并没有离开3号车厢呀。作为凶器的手枪不在3号车厢的什么地方就奇怪了。然而,手枪却是在2号车厢的行李架上发现的。这你又怎样解释呢?”

大越连续问道。

“恐吓信的事,下面再作说明。先就另外两点作出回答。的确,你也接受了硝烟反应的检验。但是,当被枪杀的松野幸倒下时,你马上抱起了她。她的后背上鲜血喷涌而出,你的双手立即被血浸湿了。但你仍不顾一切地抱着她,让人感到你是一位多么和善的上司啊。其实,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血沾满手掌。唯有如此,你到了巴黎警察局以后,才有充分的理由去洗手。”

十津川说到这里,皮埃尔警官接着说:

“正如十津川先生所说,到达巴黎警察局之后,大越先生提出要洗洗血污的双手。我没料到他会是凶手,就带他去了洗手间、他在那里认真地洗了双手,然后才去接受硝烟反应的检测。”

“下面解答另一个疑问。”

十津川说。

“手枪的问题。的确,大越先生没有离开3号车厢,可凶器手枪却在2号车厢的架子上发现了。解开这个谜,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有同谋。开头儿,大越先生拿到了带消声器的科尔特式自动手枪,准备找机会下手。就在这时,法国女记者要采访,并提出去旁边4号车厢的酒吧。这正是机会。秘书松野幸因为要当翻译,就一块儿离开了座位。女记者走在前面,你让松野幸紧跟着。你从她背后开了枪。有两枪命中后背,第三发放意打偏。当然,你又用手绢什么的擦掉了指纹。怎样处置手枪呢?恰巧,这时那一对儿年轻的日本人来到了3号车厢,你把枪迅速递给他俩。他们接过用手绢包着的手枪,急急忙忙离开3号车厢,进入了2号车厢,然后把手枪扔到行李架上。如果他俩是凶手,就扔在3号车厢才对,这样可以把疑点转移到3号车厢乘客的身上。但是,为了大越就另当别论了。因此,他们并没有把枪扔在3号车厢。如此看来,事发之时,这两个人在3号车厢就不是偶然的了。或许,他们早就潜伏在3号车厢,一直在等待大越的信号了。此外,他们还有另一个任务,那就是伊丽莎白女士所说的,站在过道上,遮挡其他乘客的视线,不让他们看到凶手。”

十津川说。

“看来,你不准备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了。”

大越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