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36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十津川十分沉着。

他只担心一点,不知用英语能不能解释清楚。

“好吧,现在我回答第一个问题。”

十津川说。

“我不认为你能给出圆满的解释。”

大越说。

十津川明显地对他不屑一顾。接着说:

“从现在开始,我说的都是我个人的推理。我认为大越先生和松野小姐之间有某种暧昧关系。开始还没有别的什么,渐渐地她的要求越来越高,也有可能她提出让大越先生和夫人分手,她好取而代之。然而,作为大越先生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夫人是法国人。如果闹大了,会出现信誉问题、要知道,大越是日法友好协会的会长呀。因此,大越开始考虑除掉松野幸的问题。简单的谋杀,会引火烧身。怎么办才好呢?就在这时,凑巧宇垣提出借1000万元。这样,大越就考虑起利用他的问题了。先是和宇垣见了面,让他给自己写恐吓信,营造出一种有人要杀害自己的气氛。宇垣从大越那儿得了钱,就以‘正义假面’的化名,写了恐吓信。”

十津川喘了口气,继续他的推理。

“去年10月,大越大妇决定带着两名秘书去法国。大越认为,实施计划的机会到了,同时叮嘱宇垣,让他从意大利进入法国,并约定10月17日下午,在格勒诺布尔乘上开往巴黎的tgv高速列车。同时还研究了各种细节。宇垣同恋人岛崎弥生按原计划了10月17日午后,从意大利进入格勒诺布尔,坐上同一趟tgv。就这样,在3号车厢发生了事件。对了,大越一定对宇垣说过,你们会受到怀疑,但枪不是你们打的,不会逮捕你们的。”

“那又怎么与这次事件联系起来呢?”

大越脸色有些苍白了。

“按原定计划,杀死了松野幸。一切都按大越预想的那样,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警方,都认为要杀的是大越,只不过是子弹打偏了才误杀了松野。但随之也出现了麻烦、那就是,如果凶手的目标是大越的话,一次没有得逞决不会甘心,还会再次实施谋杀的。否则,就不合情理了。人们都会这样看的,这是其一。其二,我们警察已经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宇垣和岛崎了。如果宇垣如实供认的话,就满盘皆输了。这样,大越该怎么办呢?”

“我什么也没做。因为我并不是凶手。”

大越表情僵硬地说。

十津川还是不理会他,继续推理说:

“首先,大越让宇垣逃到东南亚,当然钱还是由大越出。但是,他只要一回国就会被警方逮捕。于是,让他失去东南亚,然后又立即回国,在日本国内隐藏起来。我们这时还认为他还在东南亚转呢,所以一时间被搞得很狼狈。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宇垣实际上已经被毒死、埋掉了。开始,我一直以为,他和岛崎弥生两个人是被追捕得无可奈何,企图一起死去,但事实上只有男方死了。如果10月事件的凶手是大越的话,这种推理也该站不住脚了。”

“现在你怎么认为的呢?”

皮埃尔催问道。

“也许我转弯转得太快了。现在我是这样想的。自去年10月之后,宇垣和岛崎弥生之间的关系就恶化了。原因是宇垣一个人逃往东南亚,而没有带上她。大越自然清楚这些,于是收买了她。说收买也许不太确切,实际上就是给她一大笔钱,让她背叛宇垣,毒杀了他,然后埋了。这样,宇垣就被灭口了。再接下来就是恐吓。因为,继续对自己恐吓是必须的。这次是给岛崎弥生钱,让她来干的。”

“说得不错。”

皮埃尔附和道。

十津川似乎受到了鼓励,继续说:

“我们原以为岛崎弥生是为了给死去的宇垣报仇才来谋杀大越的。所以,在大越再次访问巴黎之际,才把装有炸葯的包裹带到巴黎。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大越提前准备好,在离开东京之前送到邮局的。我们这些警察被彻底愚弄了,还在竭尽全力地保护大越。同时,岛崎弥生用别人的名字来到了巴黎。她有时住在日本人那里,有时又躲在来自中东的马鲁库的公高中。据那个日本人青木说,她经常往市里的什么地方打电话。现在清楚了,她是在和住莫利第安饭店的大越取得联系,共同商定袭击的地点。要不是这样,在巴士底地铁站,怎么会那么巧就碰上了呢?”

“我也这么认为。”

巴特警官高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