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37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一切都按大越策划的进行了。在地铁车站,大越遭到袭击,凶手岛崎弥生在马鲁库的公寓里被炸死。到此,这场戏也算演完了。”

十津川说。

“难道不是这样吗?”

三浦秘书问道。

“还有问题。我认为岛崎弥生从大越那里拿了钱,才上演了这么一出事先就筹划好的戏、她没有理由要自杀。”

十津川冷静地说。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死的不是岛崎?”

皮埃尔问。

“对,我认为死者并不是她。”

“但是,现场发现了护照呀。”

“恐怕也是有意留下来的吧。”

“那么,死的会是谁呢?”

皮埃尔问。

十津川微笑着说:

“皮埃尔先生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是啊。她在巴黎用的是立花由子这个名字。也就是说,在公寓里被炸死的是真正的立花由子。”

皮埃尔说。

“事实上,我也是这么推理的。岛崎弥生进到巴黎后,结识了到这里进行服装设计研究的立花由子,并且,假冒了她的名字。在地铁车站袭击之后,她企囹制造自己已经自杀的假象。于是,她让中东人马鲁库到外面待上两三个小时。然后,岛崎弥生叫来了立花由子。她趁立花由子毫无防备的时候把其打昏,接着拿走她的护照,在烈性炸葯的导火索上点了火,快速离开了公寓。爆炸发生了,立花由子被炸的面目全非的尸体被发现,也找到了岛崎弥生的护照。因为刚刚发生了在地铁车站枪击未遂的事,人们会很自然地想到是岛崎在极度失望下自杀了。”

十津川说。

“于是,真正的岛崎弥生,身上带着立花由子的护照,悄悄地逃走了。对吧?”

皮埃尔问。

“我想随身还带着大越馈赠的巨款。”

十津川补充道。

皮埃尔和巴特一起转向大越。

大越挥挥手说:

“开什么玩笑!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在法国有很多知名人士的朋友,在日本也是一样、我的这些朋友也有不少警察。你们毫无根据地肆意中伤,把我说成是凶手,这不是败坏我的声誉吗!”

“尽管现在还没有充足的证据,但我相信是真的。”

十津川说。

“我呀,我非得跟警视厅长官说不可,让他开除你。”

大越威胁说。

十津川向龟井看了一眼,龟井马上走到十津川身旁,递上一张便条。

“西本刑警已经查清楚了。”

说完,龟井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大越!”

十津川直视着大越,喝了一声。

瞬间,大越变得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了。

“有什么事?”

“我的部下在东京进行了多方面的调查。下面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去年10月遭到杀害的松野幸,是两年前当上大越的秘书的。在那一年后,她休息了半个月的时间。这件事的调查结果是,这期间她在横滨的一家医院里做了人工流产手术。据说,当时她和大越社长有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胡说!”

大越声嘶力竭地喊起来。

十津川没有理地,继续说下去:

“与此同时,松野幸的银行账户上存入了100万元,而且此后每月准时存入50万元。存款人的姓名是三浦弘,这是三浦秘书的名字。我想,三浦当然是受大越先生的委托,按月往她的帐户上存款、公司的总经理或董事长什么的,和女职员间的这类花花草草的事并不稀罕。关键问题是,大越的问题有些特殊。首先,大越夫人出身法国名门,这件艳事很可能成为国际间的丑闻,而使夫人门户蒙羞。其次,大越大力赞助文化艺术事业,又是日法友好协会的会长,总试图给人留下高身份的慈善家的印象。如果爆出这样的丑闻,他的形象必定会一落千丈。作为大越本人,他当然会极力阻上这类事情的发生。但是,松野幸的胃口越来越大。大约在去年7月,她曾对她的好朋友说。“我想和大越先生结婚。他和那个法国人不会白头到老的。’她都说到这种程度,这太危险了。所以,大越只有设法封住松野幸的口,别无选择了。”

“这只不过是你的凭空想象而已。你有证据吗?如果没有,回国后我要告你诬陷!”

大越虚张声势地说。

十津川和大越之间僵持不下,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

三浦秘书坐立不安。

还是皮埃尔警官打破了这种沉闷的空气。

“哦,对不起。”

皮埃尔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走去。那里正有一名年轻警察在伸头探脑。

说不清为什么,大家不约而同地关注着皮埃尔的动作。

皮埃尔听年轻警察说了些什么,然后慢腾腾地踱回自己的座位。

“诸位,报告大家一个消息。听说刚才在戴高乐机场拘捕了一名持有立花由子护照的女子。如果她是岛崎弥生的话,这个案件就等于解决了。现在,正在机场审问,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

皮埃尔说。

听到这儿,大越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看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我要回饭店了。”

“我也回去。”

三浦说。

皮埃尔紧紧地盯着他们二人。

“在没得出结果之前,请等在这里。”

“我不认为你有这种权力。”

大越说着就要走出房间。

猛地在他面前一堵墙似地挺立着一位大汉,正是身高将近两来的巴特警官。

大越脸色铁青。

“你们想干什么?”

他用英语喊道。

巴特按住大越的肩膀:

“我奋不顾身地保护了你。你倒好,看情况不妙,想溜吗?”

“我并不是想溜。”

“那你就请坐吧,大越先生。”

巴特说。

大越和三浦在他的威慑下,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大约等了30分钟,巴黎警察局的那名年轻的警察又从门口探进头来。

皮埃尔带着满意的表情听完了他的汇报,转向大家,说道:

“现在,大家等待多时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个女人好像已经彻底招供了。她确实是岛崎弥生。从她那里得知,去年10月杀害东京警视厅白井刑警的是宇垣。在18日夜里,宇垣为从三浦秘书那里领取酬金,离开了饭店。白井刑警在其后跟踪,不慎被他察觉,惨遭杀害。尸体被扔进了塞纳河。”

“到底是这么回事。”

说着,十津川瞟了黯然神伤的克里斯蒂娜一眼。

皮埃尔转向三浦:

“这回,你也脱不了干系了吧?”

“这是上司的命令,我只有服从。”

三浦无奈地嘶声说。

“大越先生,不得不逮捕你了。”

皮埃尔语气沉重地说。然后他马上又接了句说:

“在此,必须拘捕日法友好协会的会长,殊感遗憾。”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西村京太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西村京太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