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第06节

作者:西村京太郎

十津川和白井一块儿下到一层。

服务台的女警官操着法语说着什么,把话机递给了十津川。

“说是东京来的。”

白井说。

十津川接过话机:

“喂,喂!”

对方传来搜查一科本多科长的声音:

“是十津川君吗?”

“是我。”

“现在你们那边是几点?”

“已经过了15日的晚11点了。这儿的晚宴拖拖拉拉,真没办法。”

“东京现在是早晨7点。大越夫妇去你们那边了吧?就是大越专一郎。”

本多说。

“在今天晚上的欢迎会上,他还以日法友好协会会长的身份致词了呢。”

“这次是世界性的城市警察聚会啊。看来法国警察资金有限,日法友好协会认为这是一项十分有意义的活动,于是赞助了一些,共计20万法郎。大越的夫人是法国人,好像她的父亲和法国警察还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呀,才作为佳宾讲话的呀。”

“就是这个大越专一郎,今天他位于世田谷的住宅收到一个包裹,里面装有爆炸物。”

本多说。

“哟,是吗?”

不知不觉地十津川提高了声音。

“幸亏没人受伤。去你们那里的大越夫妇的安全令人担忧呀。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生什么事吧?”

“好像还没什么。详细情况不清楚。您知道他们夫妇的活动日程吗?”

“正在设法打听。初步了解到他们和你们一样要逗留到17日,预计17日午后乘坐tgv返回巴黎。”

“那样的话,说不定和我们乘同一趟车呢。他在格勒诺布尔待三天干些什么呢?我们在这里的三天都要参加世界城市警察大会,不可能和他有接触的。”

“听说是这样三个理由:一是应世界城市警察大会之邀,与会致词什么的;二是大越夫人的娘家就在格勒诺布尔;最后,他在我国东北买了一大片地,正筹划着八年之后在那里举办冬季奥运会呢。格勒诺布尔成功地举办过冬季奥运会,他大概要去考察,吸取些经验。”

“是这样啊。那么,大越夫妇带随从了吗?”

“应该带男女秘书各一人,这二人都精通法语和英语。而且,大越是金融界的重要头面人物,我想驻法的口本大使馆也会给他们提供各种方便的。”

“现在他知道过田谷的家中收到爆炸物的事了吗?”

“想来他会知道的吧。”

“还没有嫌疑人的线索吗?”

“目前还没有。大越为人专横,据说树敌很多,团此现在无法确定嫌疑对象。总之,在你们可能的范围内,请多多留意吧。”

“明白了。”

十津川说。他想这下可真难办了。

要是和大越大妇同行的话,总会有护卫的办法。可现在,三天都必须出席大会,这两口子又满处乱转,这可怎么好?

十津川返回餐桌,把电话的内容转告给了龟井。

大越夫妇和格勒诺布尔市市长、警察局长同桌进餐,正在谈笑风生。

“怎么办呢?”

龟井问。

“我和龟井君是被正式邀请参加这次大会的,不太可能抽出身来护卫这对夫妇。唯一可能的是让白井君去。”

十津川说。

又开始用葡萄酒碰杯了。这是第几次干杯,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一直在不停地喝。

同桌的法国警察大声说。“干!”

还有些刑警挨桌转着敬酒。

“我要是去了,没人给你们当翻译了。”

白井说。

“关于这一点,回头问问大会会务组吧。明天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看能不能正式地给我们配个翻译。如果能的话,白井君就可以去给大越夫妇作警卫了吧。”

十津川说。

晚宴结束时已经过了12点了。

十津川问巴黎警察局的查尔。从明天开始的活动,能否为他们配个翻译。

“如果需要就可以配。”

查尔漫不经心地用英语答道。

本来邀请函上写明了应该配备翻译的,十津川这么想着,说道:

“我们想准确地回答电视台的采访,届时请务必配备翻译。”

查尔为大会准备的翻译,却是正在格勒诺布尔教讲日本文学的日本教授。

他把对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告诉了十津川,让十津川自己进行具体交涉。对这种事马马虎虎,还这么疲懒,真让人没办法。回到饭店尽管已是后半夜了,十津川还是给那个叫做长田的教授打了电话。

看来长田是个爽快人,接到电话马上说:

“好吧,明天我去饭店接你们。没关系,我有车。”

第二天是10曰16日。上午10点,长田开着自己的bmw车来到饭店。

同时,克里斯蒂娜也驾着雪铁龙来接了,于是只有十津川上了长田的车。

长田四十五六岁。他说自己是作为两国交流互换的教授,于去年4月来到格勒诺布尔的。

到达市民会堂时,先一步到达的白井已经在那里等候十津川他们了。

“我是不是马上去大越大妇那儿呢?”

“可他们现在在哪儿呢?你知道吗?”

“我查过了,上午在饭店。听说下午要会见与格勒诺布尔奥林匹克有关系的人士。问题是我不好跟他们一块儿活动、刑警和他们在一起,会使他们难堪的。”

“这倒是。”

“所以,我准备暗中保护他们。到时候,车是必不可少的呀。”

“我和龟井坐长田先生的车,大会会务组配的雪铁龙就用不着了。我和会务组打个招呼让你先用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开往巴黎的杀人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