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23点25分到札幌》

第一章 时间紧迫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设在札幌市内的北海道警察署总部部长烟中小四郎精神上受到强烈的打击。

因为札幌地方法院驳回了延长川田的拘留期限的申请。

这样一来,在明天,准确地说,在明天夜里12点以前必须释放川田。

当然,受到打击的不只是烟中一个人,直接负责逮捕川田的搜查一科科长西岛精神上也受到了打击。

“川田一旦获释,他一定会远走高飞。他在东南亚也有门路可走,他一逃到那里,就很难再逮捕他了。”

西岛对烟中这样说。

每次发现从东南亚、夏威夷、关岛等地走私手枪事件,都要牵涉到川田大造这家伙。

川田大造是暴力团川田组的组长,警方却很难抓住他的把柄。可以说,东京的警视厅乃至全国的警察,都在竭尽全力想抓住他的把柄。

这是因为走私进来的手枪通过他的手流向全国的暴力团。

他手下的人,有好几个已被逮捕并送进了监狱,但他本人依然逍遥法外,至今还没有进过监狱。

因为他长得瘦,颧骨突出,警察都叫他狐狸。这个外号也意味着他很狡猾。

川田大造到北海道来游玩儿,可能是因为放松了警惕,一时疏忽大意,闯了大祸。

川田带着他的情妇小池真由美和他手下的弟兄三浦功来北海道游玩儿,在定山溪温泉旅馆杀死了小池真由美。

北海道警察署总部在旅馆附近的河边发现了小池真由美的尸体后,立即以杀人罪逮捕了川田。

警方在得知川田他们来到了北海道后,一直对他采取着监视措施。

被捕的川田坚持说是去向不明的弟兄三浦功杀害了真由美以后逃跑了。

但是,警方认为不是这样。川田他们下榻旅馆的营业员作证说,被绞杀致死的小池真由美和川田住在同一房间,而三浦功则住在另外的房间里。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夜里,川田同真由美曾大吵大闹,川田好象打了真由美。

据说川田是一个性虐待狂,经常殴打女性。警察署总部认为,是川田兽性大发杀死了小池真由美。

对川田进行了严厉的审问,但他一口咬定说是失踪的三浦功杀死的小池真由美。

负责调查此案的西岛等人认为,可能是三浦功看到了川田杀害小池真由美之事,因而三浦功也被川田杀害了。

他们考虑,三浦的尸体可能被埋在了附近的杂树林中,但怎么也没有找到。

对川田拘留10天的期限,很快就要过去了。警方向札幌地方法院提出了要求延长拘留期限的请求,但被地方法院驳回了。

北海道警察署总部虽然判定川田是凶手,但这只不过是从情况分析中得出的结论,并没有掌握有力的证据。札幌地方法院驳回延长拘留期限的请求的根据,大概也在这里。

“在28个小时之内能够找到杀害小池真由美的证据吗?”

烟中部长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钟以后这样问西岛。

现在是晚上8点钟。

“若能够逮住去向不明的三浦功,由他出面为川田杀死小池真由美一事作证的话,就能够延长对川田的拘留期限,从而使川田坦白交待他的杀人罪行。”

“三浦功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我想他已经离开了北海道,现在,不仅警察在追捕他,川田组也在追捕他。因此,他就隐藏起来了。”

“你说川田组也在追捕三浦?”

“三浦是川田的手下同伙,若是川田杀死了他的情夫,三浦就要承担罪责前来自首,这是他们的规矩。但是,三浦没有这样做,他隐藏起来了。就是说,他背弃头目逃跑了。三浦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你说是什么理由?”

“最一般的想象是,年轻的三浦染指川田的情妇小池真由美,川田知道后勃然大怒,于是想杀死三浦,因此三浦就躲避起来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三浦老早就对川田怀恨在心,他不甘心作川田杀害小池真由美的替罪羊,于是就逃跑了。”

“就是说,无论是前者或是后者,川田组都要除掉三浦,是吗?”

“川田被捕以后,川田的律师佐伯立即飞奔而来。我想川田是通过佐伯发布他的命令。大概是三浦看到了川田杀害小池真由美之事,而且三浦知道其中的内情。除三浦之外,没有别人能够证明川田的罪行。因此,他们很可能抓住三浦,叫他写下自己杀害了小池真由美的遗书,然后伪装成自杀的样子将三浦干掉。”

“这样说来,其中也有对我们有利的一面啦。”

“你的意思是——”

“有可能三浦清楚他的危险处境,从而向警方提出保护的要求。”

2

十津川在家里坐在电视机前看晚上9点的新闻。

有很长时间没有在家里和妻子直子一起这样悠闲自在地看电视了。

各航空公司争取提高工资的斗争遇到了极大的困难,看来,明天实行全面罢工是不可避免的了。各大航空公司员工像这次这样实行全面罢工的现象,实属罕见。从明天起,日本的空中运输将完全陷于瘫痪状态。

对播音员的广播,十津川显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因为他觉得日本空运陷于瘫痪,与他明天以后的工作没有关系。

妻子直子也和他一样,坐在沙发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笑着说道:

“这样可以暂时消停一下了,国营铁路会感到高兴吧?”

9点的新闻刚刚播完,电话铃响了。

十津川皱着眉头,心想又发生什么案件了吗?他拿起话筒。

“喂,喂!”

“是十津川先生吗?”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我是十津川,你是?”

“我是川田组的三浦功,你还记得我吗?”

“三浦?”

十津川重复了一遍三浦的名字后,心神专注地拿好话筒。这倒不是因为曾经因伤害罪逮捕过三浦,而是因为他想起了川田大造在札幌已被逮捕的事情。

川田也是警视厅正在追寻的人。

两天以前,江东区发生了暴力团之间枪战事件,据说他们使用的手枪是川田走私贩卖的。

“你现在在哪里?”

十津川把话筒贴紧耳朵问道。这时话筒里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我想和你谈谈交易。”

“什么交易?”

“警察应该需要我。除了我没有别人能证明川田是杀人凶手。”

“你想要什么?”

“我要的是安全,安全!要能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就可以出面作证。”

“果然你正在受到川田组的威胁。可以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

“你10点整到国营铁路四谷站接我好啦。”

“你现在在四谷吗?”

“不,我现在在别的地方。好啦,10点整。请来时警车不要鸣笛。我不想死啊!”

三浦说了这些,就挂上了电话。

3

十津川立即和龟井刑警通了电话,叫他马上开伪装警车来接他。

20分钟后,龟井开着警车来了。

十津川坐到司机旁的座位上,说道:

“10点整到国铁四谷站。”

“我在搜查四科听说,川田组的人们在到处活动,大概是在寻找三浦,想封住他的嘴。”

龟井一边开车一边说。

“为了防备万一,我把家伙带来了。”

龟井说着,把手枪递给了十津川。

是一个柯尔特式自动手枪,十津川把它装在口袋里。

“川田组的组员有多少人?”

“这个组织不大,有大约50名组员。但因为他们搞手枪走私,武器一定很充足。”

差5分10点,车开到了国铁四谷站。

十津川对龟并说了声车子不要灭火,就一个人下了车。

国铁四谷站,在公路坡道下边不远的地方。

电车正好到站,走出剪票口的乘客从坡道向上走来。十津川和他们相反,顺坡道向下走去。

剪票口的一侧是几台自动售票机,另一侧是小卖部。

小卖部已经关门了。

十津川四下张望,却没看到像是三浦的人影。

又开来了一列电车,乘客蜂拥着走出剪票口。

其中的一个人走到十津川身旁,急切地问道:

“车停在哪里?”

“是三浦吗?”

十津川视线仍然看着老地方反问道。

“是的。”

“车停在公路上。是白色的蓝鸟牌儿车。你先去吧。”

十津川说着,又环视了一下四周,一只手伸入口袋握住手枪。

好像没有人跟踪三浦。

十津川确认没人跟踪以后,自己才走上了坡道。

龟井在车内默默地向十津川点头示意。

十津川坐上车,龟井启车前行。

将身子蜷曲在后座里的三浦,由于车子骤然启动,好像什么地方被撞了一下,不由地喊道:

“喂,轻点开!”

龟井只是莞尔一笑。

十津川注视着后视镜。

从四谷趋车到警视厅,也不过是十二三分钟的路程,但不能麻痹大意。

“有汽车跟踪吗?”

龟井问。

“黑夜里看不清楚,车灯也太晃眼。”

“加快点速度看看。”

龟井说着加大了油门儿,车子一下子加快了速度。

从后视镜中看到的车子的车灯越来越远了。一会儿,后边的车灯又飞快地赶了上来。看来,后边的车也迅速加快了速度。

“减速行驶试试。”

十津川对龟井说。

车行速度减慢下来,但后边的车不想超车,也跟着减速行驶。

“还是跟踪。”

“怎么办?”

“没办法,设法甩掉它!我们车中坐着很重要的证人呀。”

十津川将红色信号灯放在车顶上,警笛响了起来。

龟井再次加大油门儿,车速从30公里急速升到50公里、80公里。

车子来到半藏门丁字路口,忽然发出尖锐的煞车声,又急转弯向右方驶去,一直开过了三宅坂。

在车子变成警车的当儿,后边跟踪的车子没有再追上来,一会儿就不见了。

十津川他们的车子开进警视厅院内。

4

警视厅立即把三浦功前来自首、被警视厅保护了起来的消息,通知了北海道警察署总部。

烟中部长立即给札幌地方法院的清冈法官打了电话。

“夜里打搅你,很对不起。关于延长对川田大造的拘留期限一事,请多多关照。”

“关于这件事,我已经作了回答。按目前的情况,是不能延长的。在明天夜里12点以前,必须释放他。”

清冈法官毫不客气地说。

40岁的清冈是一位对现在警察当局的作法持批判态度的法官,日前就曾在法庭上对北海道警方在另一个案件中逮捕嫌疑犯的作法进行过严厉批

评。

“因为情况有了变化,我才给你打电话的。”

“有了什么变化?”

“能够证明是川田大造杀害了小池真由美的人找到了。”

“是谁呀?”

“和川田一起来到定山溪温泉的三浦功。”

“三浦现在在北海道警察署总部吗?”

“不,是东京警视厅逮捕了三浦。他说他要对川田的罪行提供证言。因为情况有了变化,请将拘留期限延长10天。”

“我相信情况有了变化。若有三浦功前来作证,就批准将拘留期限延长10天。”

“你是说要把三浦带到札幌来吗?”

“是的,请把三浦带到地方法院来。他若真地提出证言,就批准延长对川田大造的拘留期限。”

“那么,最晚要在什么时间把三浦带来才行呢?”

“当然要在明天夜里12点以前带来才行,按现时的情况,只能驳回延长拘留期限的请求。”

“这太过分了。”

“这可不能有例外。一定要延长拘留期限的话,就请在明天一天之内把三浦带到札幌地方法院来。”

清冈法官说到这里,放下了话筒。

“真岂有此理!”

烟中赌气地说了一句,啪地一下放下了话筒。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搜查一科的科长西岛说道:

“让我明天飞抵东京把三浦功带来吧。”

“是啊,只有这么办了。可是,川田组的家伙们也在寻找三浦吧?”

“所以,我想带几个有经验的刑警前往。”

“那么,我和警视厅联系一下。”

烟中给警视厅的三上刑事部长挂了电话,在电话里说明天去东京接三浦功来札幌。但烟中刚放下话筒,脸马上变得刷白。

“明天举行罢工,飞机停飞的话该怎么办呀?”

5

时间已经过了凌晨1点。

警视厅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时间紧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列车23点25分到札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