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23点25分到札幌》

第四章 盛冈车站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每站都停的“青叶201号”列车从福岛站开出去了。

十津川和龟井带着三浦从小山车站登上了这趟列车。

这趟“青叶号”列车里边很空。

“我去打个电话就来。”

十津川说着站起身来。戴着墨镜的三浦忽然脸色变得苍白,说道:

“不要紧吗?”

“什么要紧不要紧?”

“我是说你走后这里剩下一位刑警不要紧吗?”

“有龟井刑警在你身边,不要紧的。”

“但是,川田组的人要是下手,可怎么办呀?”

“这趟列车上没有他们的人,你放心好啦。”

十津川说。

但是,三浦仍然用害怕的眼神儿环视车内,说道:

“你怎么知道车上没他们的人呢?”

“你想想看,‘青叶号’只开到仙台。若不在仙台换乘‘山彦号’去盛冈,今天就到不了札幌。因此,他们没有必要对‘青叶号’进行监视。在仙台站对换车的乘客进行监视就行了。所以在这趟列车9点47分到达仙台以前,你尽管放心好啦。”

十津川耐心地对三浦说,但三浦还是像不放心似地站起身来说道:

“我也到餐车去。”

“好,随你便吧。”

十津川耸耸肩膀,和龟井二人把三浦夹在中间向卖饭的9号车厢走去。

餐车里也是空荡荡的。

十津川要了三份咖啡。在等咖啡的时候,他用餐车一角的电话和警视厅搜查一科的本多科长通了电话。

“我是十津川。”

“没事儿吧?”

“再过不到30分钟就到仙台了。到仙台以前不会出事的。这趟‘青叶201号’列车上好像没有川田组的人。”

“是么?那么说来,第一阶段正像你想象的一样啦。”

“其他几个组情况怎么样?”

“按预定计划行动,a组和b组分别乘坐‘山彦11号’列车和‘山彦13号’列车。c组乘坐租用的飞机,8点30分从调布机场起飞。”

“对方的行动清楚吗?”

“不怎么清楚,但c组的人在调布机场发现了三个可疑的人,他们租用了一架s航空公司的双引擎飞机,好像还调查了另外有没有租用飞机的人。”

“他们租用的飞机的性能清楚吗?”

“清楚,也是双引擎飞机,型号是赛斯那四o一,最高时速420公里,8个座位。最高时速比我们租用的飞机快80公里。”

“很明显,他们是川田组的人。可以肯定地说,‘山彦11号’和‘山彦13号’列车上也有他们的人。”

“你们在仙台换乘‘山彦13号’列车时,要特别提高警惕。”

本多说。

十津川打完电话回到龟井他们那里,坐下来喝咖啡。

“情况怎么样?”

龟井问。

“正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川田组的人好像也上了‘山彦11号’和‘山彦13号’列车,而且,他们也租用了飞机。”

“对方也在行动啊。”

“当然啦!川田是川田组的首领,川田一垮,川田组也就垮了。因此,川田组的人一定要竭尽全力救出川田。他们若是把唯一的证人干掉,法院就将驳回延长拘留川田期限的请求,说不定最后落个无罪了事。”

尽管十津川说话的声音很小,神经极度紧张的三浦仍在侧耳倾听。

“这么说来,我这条小命还保得住吗?我可不想死呀!”

“我们不会叫他们杀死你的。”

十津川说。

“真的不要紧吗?他们可都有手枪啊!”

“手枪我们也有,我是个守信用的人。为了你个人,也为了把川田送进监狱,我们都要保住你的性命。”

十津川说完,龟井从旁说道:

“我倒是担心你这个胆小鬼会不会寻机逃跑。告诉你,你要是跑了,反而要被他们杀死的。”

“这个我知道。”

“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坐下喝咖啡。”

龟井说着,拍了拍三浦的肩膀。

三浦将服务员送来的咖啡一饮而尽。

“这咖啡真难喝!”

“你别挑剔啦,这还是好的呢!”

“你们刑警经常就喝这种难喝的咖啡吗?”

三浦将咖啡勺往碟子上一扔。

十津川一笑,说道:

“不要耍贫嘴啦!”

“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啊?”

三浦看看手表问道。

“从东京出发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吗?要坐新干线、一般路线,还要坐青函渡船。现在是9点20分,还有14个小时。”

“租架飞机把我送去就好啦。”

“刚才不是说过吗?川田组的人也租了飞机。要是带你到调布机场去,说不定还没上飞机就被人家干掉了。”

“你不要吓唬人!”

“这可不是吓唬你。我问你,川田组的顾问律师佐伯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十津川问道。

“你还不知道吗?”

三浦拒绝了咖啡,点燃了一支香烟。

“我见过他几次,当然有我的印象。不过,你是川田身边的人,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佐伯和川田谈话。你亲自听见过吧?”

“啊。听见过。因为川田很信任我。”

三浦在这一瞬间显露出得意的表情。

“在你看来。佐怕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吗?”

“是的,他很有头脑,但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

“他这个人很冷酷,我觉得他不可信任。我看他内心里瞧不起川田。”

“但是,让我看,正是他为了救出川田正在指挥着川田组的人想法儿干掉你。”

“我也是这么想的。正因为如此,我就更不明白了。”

“不明白什么?”

“我不明白佐伯为什么这样为川田效力,难道是为了钱吗?”

“你觉得佐伯这个人可怕吗?”

“这个白面书生吗——?”

“但是,他很可怕吧?”

“他这个人,特别善于体察别人的心意。他要只是一个头脑聪明的律师倒也罢了,可是他这个人爱搞些先发制人的勾当,令人讨厌。”

“原来如此啊。”

十津川点点头,取出了笔记本打开看。龟井从旁边看了一眼,问道:

“你看什么?”

“佐伯律师的履历,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国立大学毕业,司法考试合格,还去美国留过学。”

“在美国大学里学习了三年犯罪心理学。”

“还是个优秀分子呢!”

“这位优秀律师为什么和川田组有关系呢?看来他当川田的辩护律师,不仅是为了金钱。这次他的一只脚已经陷入了犯罪的泥塘。这里边可能有复杂的问题。”

“他有四十多岁吧?”

“的确是一个年轻的律师。”

“他妻子是什么样的人?”

“他还没结婚。”

“哦,他是不受女人欢迎的人吗?”

“哪里!他是个美男子,女人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十津川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佐伯的相片给龟井看。

“果然,非常英俊,真使人羡慕。”

“而且个头儿很高,兴趣高尚。”

“只是。是不是因为过于漂亮了,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怎么样,佐伯的女性关系怎样?”

十津川问三浦。

“警部先生,在我不知是死是活的时候,对佐伯的女性关系,我可不感兴趣。”

三浦眼睛瞪着十津川,用生气的样子把刚刚点燃的香洒在烟灰缸里熄灭了。

“有关佐伯的事情,什么我都想知道,说不定从中可以想象出他使用的手法。”

“我才不相信呢!”

“怎么样,你知道和佐伯有关系的女人吗?”

“我知道有一个女人自杀了。”

“因为佐伯而自杀的吗?”

“是的。一个在银座开时装商店的女人。她29岁,长得非常漂亮。她常和佐伯一起去吃饭。她被佐伯迷住了,她大概以为可以和佐伯结婚。”

“但佐伯不想和她结婚,是吗?”

“佐伯只是利用女人。不只是女人,对男人他也只是想利用。所以她曾说过佐伯冷酷、可怕。”

“那个女人自杀的时候,佐伯的态度怎样?是否有些激动?”

“完全没有,完全无动于衷的样子。川田也是一个冷酷的人,但连川田都对佐伯的态度感到吃惊。但是,佐伯并不粗暴。他不像流氓那样粗暴地对待女人。他人虽和善,但在某种节骨眼儿上却很冷酷。这恐怕是真正的冷酷。”

“啊,真正的冷酷吗?”

十津川这时陷入沉思,将喝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看来,他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

龟井说。

“是的,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到关键时刻,这家伙非常果断。”

2

下行的“山彦11号”列车从一关站开出了。下一站就是终点站盛冈。

“列车10点17分到达盛冈。”

井上对同他组成一个小组的寺尾和田中说。

寺尾和田中都是25岁,30岁的井上是他们这个小组的组长。

“三浦就在5号车厢,问题是在什么地方干掉他。”

“就在列车里边干掉他怎么样?这样比较容易。”

寺尾瞪着眼睛说。

寺尾有过杀人的经验。他15岁的时候,在新宿的繁华地段和别人打架,用刀子将对方扎死了。

“容易倒是容易,但怎么从奔跑的列车中逃跑呢?”

井上反问道。

寺尾耸耸肩膀说道:

“我没考虑逃跑的事情,我觉得能够干掉三浦这小子就行。”

“你的勇敢劲儿很好,但首先在列车里边怎么杀害他呢?”

井上问。

“到5号车厢去,从背后将他刺死。”

“不行,他的两旁坐着两名刑警。”

“大哥,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一直默不作声的田中问道。

在现今的青年中间,田中算是沉默寡言的,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才说话或问话。

“他们10点17分到达盛冈以后,换乘东北本线去青森。他们去青森坐‘初雁5号’列车,大概是10点30分从盛冈开出。”

“肯定没错吗?”

“佐伯律师这样说的,不会错的。这里有盛冈车站的地图。”

井上给他俩看行车时刻表上的盛冈站地图。

“新干线的站台在三层,东北本线的站台在一层。他们从‘山彦11号’下车以后,要下到一层去。从三层的站台下到一层的站台,要用十二三分钟,就在这个时候把三浦干掉。这样也许能够跑掉。问题是由谁去干掉他。”

“我来。”

田中说完后,就拿着手提包到厕所去了。

田中进了厕所以后,打开提包。

提包的底层有手枪和枪套。

田中每月去两三次关岛或塞班岛。这倒不是他喜欢南方的风物,他反而还讨厌大海。他去关岛或塞班岛,是因为在那里可以随便打枪练习射击。

也许是田中天生的素质好,他的射击技术进步很快。

要说川田组手枪打得最准的,就是田中,第二是干部平野。

田中有两支心爱的手枪,其中一支是小型的勃朗宁m1910型手枪,带在身上很方便,专为防身使用。所谓防身,也不是保护田中自己的身体,而是为头目川田当保缥。

另外一支是卢格尔357型手枪,它是一种最大的手枪。这种手枪通称“黑鹰”,是雷明顿公司新开发的一种手枪,是弹仓旋转的左轮手枪。

但田中之所以喜欢这支手枪,是因为它的枪身长。一般的左轮手枪,也就是10厘米长,但这种卢格尔357型大型手枪,有19厘米的和27厘米的。

田中所有的那支是27厘米的(精确地说是26.6厘米)。

这种枪枪身长,弹速快,命中率高。

田中的枪法很好,用这种枪,从百米以外射击10厘米大小的标的,可以十发十中。

田中喜欢这种手枪,还因为这种枪枪身虽长,重量也重,但后坐力很小。

这种枪的枪膛,比一般手枪枪膛长5-6厘米,比以破坏力强而闻名的马格南44型左轮手枪的枪膛直径虽然小一些,但长5-6厘米。因此,马格南44型手枪能穿透4张22毫米厚的松木板,而这种卢格尔手枪能穿透6张。

田中将全长有43厘米长的卢格尔357型大型左轮手枪“黑鹰”装在枪套里,穿上了上衣。

田中除在枪上的弹仓里装满了7发子弹以外,还往另外一个弹仓里装了6发子弹装在了口袋里。以前的左轮手枪,必须一颗一颗地往弹仓里装子弹。现在可以换弹仓了。

田中提着变轻了的手提包从厕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盛冈车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列车23点25分到札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