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伤痕》

第04章 安琪儿酒吧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记者们并不知道警方追逐片冈有木子一事,但她因交通事故而丧命却正好让事情曝光。

获知送片冈有木子赴医院的人是搜查一课的矢部刑警后,记者们便要求课长提出说明。

因为一课的老练刑警不会毫无缘由地在半夜里拦计程车追人,何况矢部刑警又担任杀人案件的侦查工作。

虽然不情不愿,但一课课长也只得承认警方已经锁定了安琪儿。片冈,也就是片冈有木子。

“但是警方并未断定她是凶手,也未掌握任何足以定罪的证据。”

课长用谨慎的语气宣布。但对于出席记者招待会的田岛而言,他从课长的话中得到相反的讯息,觉得警方似乎相当有自信的样子。是否警方掌握了某些证据?其他的记者似乎也和田岛有相同的感受,因而质疑道:

“警方既然锁定了片冈有木子,一定是有什么理由吧?能否请你说明一下?”

课长闻言,与中村对望了一眼。

“理由是在久松实的房里找到了她的照片。”中村代替课长回答。

“仅仅如此而已吗?”

“仅仅如此。”中村答道,课长也沉声说道:“目前只能透露这么多。”

记者招待会就此结束,田岛觉得课长等人隐瞒了某些内幕。

田岛返回办公室向总编辑报告。

“事有蹊跷。”总编辑说道。

“只因为被害人的房里有那女人的照片,就跟踪那女人吗?”

“课长和中村皆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显然是有其他理由。”

“到底是什么理由?”

“我现在才注意到——”

“什么事?”

“片冈有木子是浅草‘美人座’的脱衣舞娘,艺名叫做安琪儿·片冈。舞娘都是以艺名在外打响名号。我猜警方锁定的并非片冈有木子,而是安琪儿·片冈。”

“这不是同一码事吗?”

“略有差别。我认为症结在于安琪儿。安琪儿就是天使之意。”

“是吗?”

“久松实在临死之际曾说出‘天是——’。这是我亲耳听见,所以错不了。”

“我明白了。”总编辑大声叫道。“理由就在于天使。”

“没错,所以警方才会锁定安琪儿·片冈。”

“这样分析起来就会情合理了。然而,如果凶手是天使,那么应该还有其他人也符合天使的称呼,不是吗?”

总编辑露出为难的神情。

“听说久松身边的女人众多,所以天使或许不只安琪儿·片冈一个人。倘若他跟护土有关系,那也算是天使之一,因为是白衣天使嘛。”

“还有其他各种可能。”

田岛也同意总编辑的看法。

“何况我认为天使并不一定就是指女性。打比方来说,假设有一艘名为‘天使号’的游轮,那么也有可能是该船的船员杀了久松,对吧?人在临死之际,意识应该处于模糊状态,所以在脑中出现的可能不是人名,而是船名。”

“言之有理。”总编辑微笑说道。

“根据你的想法,说不定还有名为‘安琪儿’的酒吧或咖啡馆。若调查久松实的背景。整理出与天使有关的人物,或许会很有趣。”

“倘若在我们所找出的天使当中有一名是凶手,那可就成为独家头条新闻了。”

“有可能。虽然警方对片冈有木子之事似乎很有自信,但我认为警方尚未掌握确切的证据,因为若已有铁证,警方应该早就公布了。”

“我再度调查久松实的背景试试看。”

田岛对总编辑说道,然后起身离开。

2

田岛先赴左门町的青叶庄造访。抵达公寓时是三点,或许是因为时间不巧,管理员一副困倦的模样。

“想请问你一些有关死者久松先生的事情。”田岛劈头说道。

“又来了?”管理员皱眉道。

“我也向警方说过,我对久松先生的事所知有限。”

“久松先生是否曾在某种情况下说出天使这个字眼?或者是安琪儿也无妨。”

“天使吗?”管理员歪着脑袋思索。

“没错。你听过吗?”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过。但说出天使这字眼的并非久松先生,而是我。”

“是你?”

田岛露出不解的神情,接着又说:

“能请你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概是两星期前左右吧,有一位美丽的女人来拜访久松先生。”

“是这个女人吗?”

田岛从口袋中取出片冈有本子的剧照让管理员过目。

“不是。”管理员仅瞄了一眼便答道。

田岛瞪大了眼睛。

“真的不是吗?”

“不是啦,这照片中的女人我也认得,因为报上登出了她意外身亡的消息。”

“那个来访的女人后来怎么了?”

“她进入久松先生的房里,一会儿之后就神色黯然地走出来,一副泫然慾泣的表情。事后我就跟久松先生提起,说他不该欺负那个像天使般的女人。”

管理员喘了一口气,拿起身旁喝了一半的牛奶往嘴里送。

“然后呢?”田岛催促道。既然已经出现天使这个字眼,也难怪他紧张兮兮的。

“久松先生当时说了什么吗?”

“只是嘿嘿地笑。”

“仅仅如此吗?”

“不,随后又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他问我知不知道两个以上的天使叫做什么?”

“两个以上的天使?”

“我回答说不知道,他就说出一个深涩的字眼,好像是‘安’或‘恩’什么的——”

“angels吗?”

“对!就是这字眼。”管理员猛力点头。

田岛面色凝重地交叉着双臂。似乎让总编辑说中了,除了片冈有木子之外,还有其他的天使。然而,其他的天使到底在哪里呢?

田岛望着管理员,管理员似乎已经抵抗不了睡意,整个脸贴在桌面,发出轻微的鼾声。田岛拍拍她的肩膀,却唤不醒她,只好露出苦笑离开公寓。

3

田岛接着又去拜访与久松有关的真实周刊社。他向总编辑横山知三出示了记者证,对方耸耸肩,露出一副“又来了”的表情。似乎先前已有不少记者来过这里。

“你也是来问久松实的事情吧?其实我所知道的根本就构不成新闻题材。”

“但久松确实曾向你兜售过新闻,对吧?”

“嗯。”

“警方来过了吧?”

“你也想问同样的事,是吗?”

横山厌烦地皱起眉头。

“难怪翻开每份报纸,报导的事总是大同小异。”

“但他们的确来过吧?”

“来过。来了两个人,从垃圾箱里翻出一张久松丢弃的纸片,仅仅如此而且。”

“那张纸片上写些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刑警不肯让我看,我也不想看。”

“真的?”

“真的。

田岛观察对方的神色,但看不出对方是受到警方的箝口令,抑或是当真不知情。

“换个话题,久松曾说过天使这个字眼吗?”

“天使?”

“或是安琪儿也成。”

“若说是安琪儿酒吧,那倒是久松常去之处。”

“安琪儿酒吧?”

田岛涨红了脸。由于想找的答案一下子自动跳了出来,因而在刹那间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知道这间酒吧吗?”

“不,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久松是这家店的熟客吗?抑或是横山先生您比较熟?”

“久松比较熟。他常吹嘘自己可以在那儿签帐。”

“能够签帐是意味着久松和那里的妈妈桑很熟喽?”

“嗯。是相当漂亮的妈妈桑。看到两人那股亲热劲,有时我还真吃醋呢。”

横山对田岛苦笑道。

4

从新宿三丁目的大马路拐进窄巷里,向前走约五公尺便是安琪儿酒吧。

涂成黑色的大门上写着“安琪儿”几个字,还用白色颜料绘着一幅拉弓射箭的丘比特画像。田岛歪着脖子暗忖,丘比特也是一名天使吗?好像不是,但他也没什么自信。不过既然背上有双翼,或许可以算是天使的同类吧。

推开沉重的大门踏入店内,立即有一名身穿紧身中国旗袍的年轻女人迎了上来,殷勤地挽着他的手臂到后头的座位坐下。或许是因为时间还早,也或许是因为不景气,整间店里只有田岛一位客人。

年轻的女人共有三名,但未见到妈妈桑模样的女人。田岛点了啤酒,然后问道:

“妈妈桑呢?”

“马上就来了。”

在一旁坐下的女人答道,那是个肥胖且又脸孔扁平的女人。大概是想要表示亲切的服务态度,因此故意跷高了腿,让肥胖白嫩的大腿从旗袍的开叉处躶露出来。

“能将妈妈桑的名字告诉我吗?”

“问这个干嘛?”

“因为听说她是个大美人,所以想要认识她。”

“男人只会说同样的话,什么是美人啦,所以想要认识她。”

“不行吗?”

“我坐在你面前,你不问我的名字,反倒惦记着妈妈桑,不觉得有些失礼吗?”

“原来如此。”

田岛苦笑着将手伸进口袋里。在外国影片中,常出现侦探为了打探消息,而用优雅的手势将钞票塞入对方手中的镜头,他原想模仿一番,但由于不太习惯,因而掏出来的五百元大钞被捏得皱巴巴的,他将钞票对折弄整齐,但动作实在称不上优雅。然而,女人却似乎很习惯洋式作风,毫不扭捏地将那张五百元钞票塞入双*间,然后嫣然一笑。

“妈妈桑名叫绢川文代。若还想知道年龄,我也可以告诉你,她自称二十九岁,其实已经三十二岁了。”

“是个像天使般的美人吗?”

“美人倒是美人,但却是个上了年纪的天使。”女人咯咯笑道。

“听说她是久松实的女人,真的吗?”

“是那个昨天被杀的久松吗?”

“嗯。他常来这里吧。”

“大约一星期来两次。”

“两人的交情如何?”

“有个女孩曾撞见两人走进旅馆。另外还有一个传闻——”女人谨慎地压低嗓门。“妈妈桑似乎被久松骗了。”

“被骗了?”

“好像是久松以结婚为饵,骗了她一大笔钱。”

“没想到还有女人遭男人骗钱这种事。”田岛笑道,但内心其实相当紧张。若这女人所言属实,那么这间店的妈妈桑便不乏杀人的动机。

“被骗之事当真吗?”

“好像是真的。女人嘛,总是抵抗不了结婚的诱惑,何况妈妈桑又上了年纪,当然会心急。总之可以确定的是,久松这男人在吃奶妈桑的软饭。”

“是钱吗?”

“钱当然有给,还替他买西装等等,真可怜哪,女人到底是不中用。妈妈桑平常虽然很好强,但却拿那个男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久松难道无意跟妈妈桑结婚吗?你凭什么说妈妈桑被骗了?”

“那个男人哪会想结婚?来到店里也曾对我灌过迷汤呢。”

“对你吗?”

“你不相信啊?我又不是没人要,年纪轻又朝气蓬勃。”女人拍着躶露的大腿说道。

“还有呢,跟我上床时,他还蛮不在乎地说自己喜欢年轻的女人。若说他有意跟妈妈桑结婚,虽然不是绝对不可能,但至少是令人难以想像。对了,你意下如何?”

“什么事——?”

“别装蒜了,还会有什么事?今晚陪陪你也无妨。”

“多谢盛情,但今晚我有事缠身。”田岛苦笑答道。

就在此刻,沉重的大门打开了,一位身穿和服的女人跟着刚到的客人一起走入,身畔的那女人用手指轻戮田岛的腰侧。

“你久等的妈妈桑来了。”

5

的确是位美人。一身紫色的和服跟她的瓜子脸极其相称。乍看之下,给人一种神情落寞的印象,或许是因为长相的关系吧。

田岛起身走向柜台,开门见山地向她表明自己是一名记者。一抹阴影闪过她的脸庞。

“你是来探问我跟久松的关系,是吗?”

“是的。”

“如果我说跟他没有关系,你会相信吗?”

“不会。”田岛微笑道。“太牵强了。”

“的确是。”

文代也笑了。

“从那女孩那里,你打听到不少事了吧?”

文代用眼神指着刚才和田岛说话的那个女人。

“她一向很多嘴。”

“似乎曾论及婚嫁,是吗?”

“对女人而言,不论多大年纪,结婚这个字眼都具有莫大的魅力。”

“久松先生有意要跟你结婚吗?”

“我从来不想知道久松有什么想法。”

“是害怕知道吗?”

田岛未得到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4章 安琪儿酒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伤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