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伤痕》

第07章 底片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中村副警部感到自己碰壁了。

他无法忽略笔迹鉴定的结果,虽然他明白笔迹鉴定并非绝对可靠,因为有时在法庭上,检方和辩方会同时提出不同的笔迹鉴定报告。尽管如此,也不能轻忽了科学研究所的报告。

在三星银行上野分行出现的戴太阳眼镜的女人不是片冈有木子!如果采鉴定的结果,这就是唯一的结论。然而,对于坚信片冈有木子就是凶手的搜查当局而言,此一结论无异是一道难以突破的铜墙铁壁。

而且,也不能轻易放弃片冈有木子这条线索。她有把柄落在久松的手上毕竟是事实,而且也确实曾遭到勒索。问题是,六月五日的三十万元是否切断了她跟久松之间的关系?如果她用这三十万元向久松买回了那封信,而久松又未留下副本的话,那么片冈有木子便有杀害久松的动机。她之所以逃跑,并非是因为杀了久松,而是误以为警方知道她在沼泽的那件事。问题的关键在于副本。

“我认为他留下了副本。”矢部刑警说道。“因为久松不像是那么干脆的男人。他很可能先用那封信换得三十万元,然后再用副本继续勒索。”

宫崎刑警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可是,若是找不到那张副本,搜查工作恐怕就要回到起点了。

为了谨慎起见,警方再度赴青叶庄彻底搜索久松的房间,这次的搜索行动总共出动了三名刑警。

但是,却找不到那封信的副本。反倒是矢部刑警找到了一张奇怪的底片,并将它带回搜查本部。

据矢部刑警说,那张底片是装在一个蓝色的普通信封中,夹在一本杂志的书页间,信封正面用红笔写着下列几个字。

a.b.c.

中村对这几个英文字母端详良久,弄不清楚究竟是代表什么意思。他觉得可能是针对信封内的底片所做的一种注记,于是便取出了底片。

这是用三十五厘米相机所拍的底片,总共只有一格。

中村将底片拿远一些加以端详。

底片的正中央有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人影像,另外还有一座像是校门的建筑物,那女人正要穿过那道门。

这女人会是片冈有木子吗?

中村眯着眼仔细审视,但因为底片的尺寸很小,再加上只拍到那女人的背影,所以实在无法辨识。

“总之,先将它洗出来再说。”中村说道。“只有一格底片,而且又特地装在信封内,依此判断,应该是另有玄机的照片。”

“或许这张照片也是久松用来勒索的法宝。”

“我也这样认为。”中村赞同道。

2

约过了一小时后,底片放大成八乘十的相纸送了回来。

“这已经放大到极限了,若再放大,影像反而会变得模糊。”摄影室的技师说道。“看起来像是在急忙中按下快门,所以影像有些晃动。”

技师说得没错,即使已经放大到八乘十,画面仍然有些模糊。

虽然经过放大,但仍无法辨认出穿和服的女人是否就是片冈有木子。虽是背影,但中村觉得照片中人的年龄似乎比有木子略微年长,但这也许是因为身穿和服的关系。

那座门看起来像是用水泥盖成的,门的两侧有矮墙,建筑物大概是学校或医院,但因为影像模糊,所以门上的字无法辨识。

画面的右方有一座矮山。

“看起来像是郊外。”矢部刑警说道。

“附近看不到其他建筑物,而且这女人脚下的马路看起来又没有铺柏油。”

“问题在这个女人。”中村斜眼着照片说道。

“光凭背影看不出是谁,如果真的是片冈有木子,那就解决了。既然这是她的新把柄,那么就会产生新的动机。”

“拿去让‘美人座’的舞娘过目,如何?因为女人观察事情比较敏锐,或许光凭背影就能判断。”

“或许吧。”中村点头道。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判断方法。

矢部刑警带着放大的照片直奔浅草。

中村再度凝视着信封,用红笔书写的“a.b.c·。”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a、b、c各字母的右下方都附有一个缩写点,依此判断,大概都是缩写字吧。然而,到底是哪几个字的缩写呢?

中村取出英文辞典查看。

abc

英文字母。基础、人门

theabcofeconomics(经济学入门)

a.b.c.

南美三国(argentina,brazil,chile)

a.b.c.(shop)

(aeratedbreadcompany经营的)连锁咖啡店

a.b.c.

美国广播公司(americabroadcastingcompany)

翻来翻去也找不到其他更多的解释,中村失望地合上辞典。

将近黄昏时,矢部刑警返回本部。

“让全体舞娘看过照片了,结果都说那女人不是安琪儿·片冈。”

“光凭背影便看得出不是片冈有木子吗?”

“我也问过她们为何如此肯定,她们的理由是,整体的感觉完全不像,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发型。”

“发型?”

“照片中的女人将头发往上挽,而片冈有木子讨厌这种发型,从来不会将头发往上换,原因是这样的发型看起来很老气。”

“其他的理由呢?”

“也有人说是穿和服的样子。我也弄不太清楚,不过依她们看,照片中的女人是个很习惯穿和服的人,而安淇儿·片冈则是以不擅穿和服而闻名,听说有一次曾穿着和服跳舞,结果惨不忍睹。”

“原来如此。”

“舞娘们还说,照片中的女人看起来是三十多岁而非二十多岁。从惯于穿和服的感觉和气质上看起来是如此,或许她们的看法很准确呢。”

“三十多岁吗?”

中村想到自己在看照片时也有相同的感觉。在此同时,中村又觉得这张照片正逐渐形成另一道障碍,因为这是继笔迹鉴定之后出现的另一项与片冈有木子无关的事物。

3

当天晚上,针对新的状况召开了搜查会议。

会议在凝重的气氛中展开,因为搜查当局原先认定片冈有木子是凶手的立场,已经开始动摇了。

而南多摩警署也依然未传来片冈有木子在现场遭人目击的报告。

至于对那把刺刀凶器所做的调查亦毫无进展。中村起初不明白凶手为何不辞辛劳地制作这把用挫刀改造成的刺刀,但如今仔细推想,他觉得凶手一定是从这上头获得了某种好处,如果是短刀或登山刀,总会让警方查出来路,而挫刀则无这种顾虑。

“现在还不能放弃片冈有木子这条线索。”课长说道。

“然而,我们也不能否定另外出现了一个跟她一样有动机的人,根据笔迹鉴定的结果,出现在三星银行上野分行的女人肯定是另有其人,假设二十万元是遭勒索的款项,那么这个女人跟片冈有木子同样具有杀害久松的动机。现在要调查的是:这女人是谁?她遭人勒索的把柄又是什么?”

课长略作停顿,用手拿起那张照片。

“另一个问题就是这张照片。假设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出现在银行的女人,那么遭人勒索的把柄便是这张谜般的照片,然而,如果不是同一个女人的话,那么就必须另外调查这张照片中的女人。”

“请诸位再从久松的异性关系上调查看看。”

站在课长背后的中村对众刑警说道。

“调查一下除了片冈木子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天使。”

从翌日起,众刑警又开始进行探听的工作。

将近中午时,前往真实周刊社的关部刑警投了电话回来。

“找到了一名被认为跟久松有关的女人。”

矢部刑警在电话的彼瑞说。

“是新宿三丁目一间酒吧的妈妈桑。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姓名,但酒吧的名称却值得注意,因为那间酒吧就叫做‘安琪儿’。”

“‘安琪儿’?”

中村想到了蓝色信封正面用红笔写的那几个英文字母,最后的c字尚无法解释,但第一个a字跟第二个b字却完全符合。

a=angelb=bar

这是合理的解释,假设酒吧妈妈桑的名字叫做千春或千寿子,那么英文名字的字首就是c,如此便完全吻合了。何况既然是酒吧的妈妈桑,那么就也符合习惯穿和服的特征。

“我到那间酒吧去看看吧。”中村说道。

“或许她就是照片中的女人。”

4

“安琪儿”酒吧很容易找,但妈妈桑的名字却跟中村预期的不同,绢川文代不论是姓或名都不会出现c这个英文字母。

然而,穿和服的姿态却相当吻合。

文代见了中村出示的警察证件后,并未显出什么惊慌的神情。

“我想刑警先生也差不多该出现了。”文代说道。“前不久有位新闻记者前来调查过我的事呢。”

“新闻记者?”

“日东新闻社的田岛什么的——”

“这人我认得。”中村答道。“你跟久松的关系呢?”

“是被久松以结婚为饵而花钱养他的可怜女人。”文代以干涩的声音答道。

“这么说来,你对久松是心怀怨恨喽?”

“新闻记者和刑警先生老是说同样的话。”文代轻声笑道。

“是否怨恨久松?是否有杀人动机?接下来是提出不在场证明,对吧?”

“正是如此。”中村苦笑道。

“你能告诉我,十一月十五日的上午十点到十二点之间你在哪里吗?”

“那位田岛记者也问了相同的问题,我的回答仍是一样,我在家睡觉。换句话说,没有不在场证明。”文代耸耸肩答道。

“如果想逮捕我,就请便吧。”

“光凭这样还不能逮人。”

“蛮谨慎的嘛,我还以为刑警都是急性子呢。”

“听你的口气,好象很希望被逮捕嘛。”

“随便你啦,反正活着也没多大意思。”

“你爱久松吗?”

“请别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我怎么会当真爱上那种男人?可是一旦他死了,我便莫名其妙地感到寂寞,仅仅如此而已,你请回吧。”

“我还不能走。”

“还想问什么吗?”

“我想拍一些你的照片,可以吗?”

中村扬一扬手上那台借来的相机。

“你是个美人,我想拍个两、三张。”

“干嘛要用这种拙劣的藉口?你是想拿照片让某人看,好确定我是否就是凶手,对吧?你想拍照的话就尽管拍吧,可是这里光线会不会大暗了些?”

“不要紧,我准备了闪光灯。”

“真是用心良苦哪。”文代露出苦笑。

幸好酒吧刚开始营业,所以尚未有客人上门,于是中村便从正面及背面各拍了一张。

“可以了吧?”

文代起身走回柜台前,用疲惫的声音问道。

“我还有一个请求。”

中村将相机收起来,然后说:

“请你在纸上写几个字。”

“这次换成笔迹鉴定了。”

文代歪歪嘴角说道。但她仍然取出一张帐单,翻到背面,然后拿起一枝原子笔。

“写些什么好呢?是写‘我杀了久松’这几个字吗?”

“倘若确定你是凶手,自然会让你在自白书上签名,但今天——”

中村考虑了一会儿,接着说:

“请你这样写吧,存款一笔二十万元,田中春子。”

“什么嘛,这是?”

文代皱起柳眉。

“我的姓名并不是田中春子啊。”

“因为这些是最容易鉴定的笔画。”

“哼——”

文代用鼻孔哼了一声。

当文代提笔书写之际,中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表情,但却察觉不出有什么异常。她甚至没有故意将字写得拙劣些。

“这样可以了吗?”

文代行云流水地写完后,抬头望着中村。她的字倒是相当娟秀。

5

中村所拍的底片立即被送去冲洗。

在此同时,他也办妥了申请笔迹鉴定的手续。

底片的冲洗较先出炉,中村将那张绢川文代的背影照片跟问题照片做了一番比对。

(好象不是同一个女人。)

中村一开始便如此认为。

若单凭直觉,任何人大概都会以为每个人的背影很类似,但将两张照片并列比对之后,中村便发现其中的微妙差异。

照片中的两人看起来年龄相仿,也似乎同样习惯穿和服。然而,绢川文代的背影给人一种纤弱的感觉,而站在门前的那女人虽然也是身材纤瘦,但却给人一种结实的感觉,或许可以说是根植于生活中的那种韧劲吧,可能这女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底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伤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