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伤痕》

第09章 北地风光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听完宫崎刑警的报告后,中村副警部认为有必要改变先前的想法。

中村之所以派宫崎刑警跟踪田岛,并非怀疑田岛涉嫌。

田岛对久松的存折产生了异常的反应,所以中村认为身为新闻记者的田岛可能发现了什么线索。中村觉得,田岛可能是在见到存折的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什么,否则就是忽然察觉到自己所掌握的某些线索极其重要。

中村想知道究竟,所以命宫崎刑警尾随调查,但听完报告后,他发现自己的猜想似乎有误。

(并非田岛掌握了什么线索,而是他自身卷入了这一案件中。)

这是中村现在的想法,因为宫崎刑警提出了下述的报告。

“田岛似乎怀疑女友山崎昌子跟被杀的久松有某种关系。”

他的报告指出,田岛不仅偷偷地调查了女友山崎昌子的存款情况,并且还搜查过她的房间。

“我在田岛记者离开后进入东西银行成城分行,并调查山崎昌子的存款情况,知悉她在十月二十六日提频出十万元。提款前,她的存款余额只有十万零六百二十元。”

十月二十六日就是那笔有问题的二十万元汇入的前四天。

中村觉得自己似乎能明白田岛见到久松的存折时露出惊愕的表情的原因,田岛可能是由久松的存折联想到女友山崎昌子的存折吧。假设田岛原先就对昌子在十月底提领出巨款的一事感到疑惑,之后见到了久松的存折,而对同样发生在十月底的二十万元存款起了疑心,这是很有可能的。

“我想到了,山崎昌子就是当天跟田岛一起在三角山现场目击久松之死的女人。”

中村对宫崎刑警说。

中村在案发当天见过山崎昌子,还记得她穿了一件白色毛衣,是个相当漂亮的女人。

“汇二十万元的女人说不定就是山崎昌子。”

“我也认为有必要加以调查。”

“先设法取得她的笔迹吧,跟汇款传票上的笔迹做过比对后,若证实是同一人,那么再彻底调查也不迟。”中村说道。

翌日,宫崎刑警前往山崎昌子上班的公司,向人事课借来她的亲笔履历表。

“我在人事课听到一件有趣的事。”宫崎刑警说。

“听说昨天有一名声音十分年轻的男子打电话到人事课,问山崎昌子是否曾在十月底请假返乡。”

“那男人的姓名呢?”

“人事课说不知道,但我猜得出来,一定是田岛记者。”宫崎刑警颇有自信地答道。

“你怎么知道是他?”

“我问过那通电话打过去的时间,对方说是下午三点整。昨天我一路跟踪田岛记者,亲眼看到他在那个时间进入成城学园的一座电话亭。”

“原来如此。如果打电话的人是田岛记者。那他为何要问山崎昌子请假的事呢?”

“因为她出身于岩手。”

“履历表上有记载。”

“据人事课说,她的双亲早已亡故,只剩下一个姊姊住在岩手。她的姊姊嫁给一位大地主。”

“原来如此。”

中村点点头,他逐渐明白了。

“山崎昌子提领出十万元,但凑不齐二十万元,所以为了凑钱而去岩手我姊姊,对吧?田岛可能也是这样认为,因此才打电话到她的公司询问。”

“我也如此认为。”

“事实如何呢?她在十月底请过假吗?”

“请过。说是要返乡,请了十月二十九日及三十日这两天假。但三十日是星期六,所以说正确些,是一天半。”

“然后于十月三十日在三星银行上野分行汇二十万元——”

中村喃喃自语,话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上野、是上野!”中村对着宫崎刑警大声喊道。

“为何二十万元不是从东京的其他地方,而是从上野汇出的?我一直觉得很困惑,但这件事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说明。假设戴太阳眼镜的女子就是山崎昌子,那么汇款地点不是上野,那才奇怪呢。因为从岩手搭火车回来时,终点站就在上野,而且三星银行上野分行就位于车站的正前方。”

2

鉴定过山崎昌子的笔迹后,结果是“可认定为同一人的笔迹”。

原先毫无进展的搜查本部因这份报告而土气大振。

山崎昌子会是杀害久松的凶手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虽然确实找到了有力的线索,但若凭此骤加论断,也有很大的风险。”

中村谨慎地交代众刑警。片冈有木子的嫌疑尚未完全洗清,倘若杀害田熊金和杀害久松的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么片冈有木子就是清白的,但是这事仍属未知。

其他还有数道障碍。

“第一是天使的问题。”中村说道。

“根据久松最后的遗言来看,在某种意义上,凶手是跟‘天使’有关。我认为这个看法到目前为止还很正确,然而,在现阶段,山崎昌子跟天使完全扯不上关系。”

“我认为,只要调查她的背景,一定能找出天使这个字眼。”宫崎刑警说道。

“也应该会找出她遭久松勒索的秘密。”

由于年轻气盛,说话的语气难免显得武断。

中村望着矢部刑警。矢部刑警不愧是老手,只用谨慎的语气说了一句:“能找出来当然最好。”

“再说,”矢部刑警又说。“就算能找出这两项,山崎昌子仍有不在场证明呢。如果证词记录属实,那么当久松遇害时,她正跟田岛记者在一块,对吧?若要推翻新闻记者的证词,那可能大费周章呢。”

“我也有同感。”中村笑道。

等众刑警外出调查山崎昌子后,中村取出了田岛与山崎昌子的证词记录。

两人的证词几乎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田岛攀下山崖抵达久松身旁听到他最后遗言的这一段。当时昌子虽是单独一人,但因为已经是久松遇刺之后,所以并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其他的时间里,两人都在一起,田岛与昌子对这一点皆作证担保。如果此一证词可信,那么除非两人是共犯,否则昌子绝无杀害久松的机会。

(如果此一证词是谎言——)

中村暗自思量,两人都说谎的可能性并非完全没有,因为现场除了久松之外,就只有他们两人,假设昌子是凶手,而两人又共谋的话,那么尽可编出一切谎言。或许是两人共谋将久松实诱至三角山加以刺杀。

(然而——)

中村歪着脑袋。假设此一证词是编造出来的,那也未免编得太过天衣无缝了。任何谎言一定都会有破绽,但根据现场查证的结果,一切都跟两人的证词吻合。

更何况,假设两人是共谋并说谎,那么就无法解释田岛看到久松的存折神情大变的的原因。那种惊愕的表情绝非作戏,中村清清楚楚地看到田岛的神情变化。

从那一瞬间,田岛才对恋人山崎昌子跟久松的关系产生了疑惑。如此说来,在案发的十一月十五日,田岛便不可能与昌子共谋杀害久松,也不太可能见到她杀死久松,为了包庇她而做伪证。

中村点上一根烟,再次阅读两人的证词报告。

他一面阅读,一面在摘要簿上写下重点。

1、十一月十五日(星期一)。两人于十点在新宿会合,搭乘京正线列车。(由昌子选定出游地点)

2、攀登三角山,因路标有误而进入旧道。(提议登三角山的人也是昌子)。

3、进入林荫隧道,在走出时,两人听到男人的惨叫声,胸口遭刺的久松蹒跚地走了出来,从屋顶滚落。

4、田岛攀下山崖,听到“天是——”这个最后的遗言。(此时昌子独自在崖顶)

5、两人下山到派出所报案。

括孤中是中村所加注的可疑之处,其中最让中村在意的是,前往三角山并非是由田岛所提,而是出自昌子的建议。

这可能意味着,山崎昌子事先已经知道三角山的地形,并且选定那里当作犯罪的现场。或许她还利用了恋人田岛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这事虽然有可能,但只要有田岛的证词,疑惑便无法获得解答。

中村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3

外出调查山崎昌子跟“天使”关系的宫崎刑警带着疲惫的神情归来。

“似乎不太顺利。”

宫崎已经失去了出门前的那股劲,用疲倦的声音对中村说道。

“她上班的公司是三和商事,这名称和天使毫无关联。她在公司的绰号叫‘小昌’,既不是天使也不是安琪儿。”

“在进三和商事之前呢?”

“她来到东京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三和商事任职。原本期望她曾做过护主,或在安琪儿咖啡馆工作过,结果都落空了。”

“遭久松勒索的理由呢?”

“这也不清楚。”宫崎刑警有气无力地答道。

“前科当然是没有。问公寓的邻居及公司的同事,也没找到半个说她坏话的人。”

“但是交二十万元给久松的人的确是山崎昌子啊。”中村面有难色地说道。“既然付了二十万元巨款,那应该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久松的手中。”

“既然无法从她来东京后的这段期间查出任何眉目,那么可能是因为来东京之前的某桩事而遭到勒索。”宫崎刑警说道。

中村想起片冈有木子。她也是在来东京之前,因为在沼津所发生的事而遭久松勒索。或许山崎昌子的情况亦同。中村的视线落到山崎昌子的履历表上。昌子是在十九岁那年来到东京,而且并非高中一毕业,而是在岩手待了一年之后才突然来的。

突如其来的东京之行或许暗示着某种意义。

“似乎有必要走一趟岩手了。”中村说道。

他打算亲自到岩手走一趟。

4

中村在当晚便搭上了“北星”号。那是二十二时十八分由上野出发开往盛冈的快车。

前来送行的矢部刑警说“若能在岩手查出什么眉目就好了。”中村也希望如此。

这时节已经可以看到扛着滑雪设备的年轻人夹杂在乘客中,令人感到冬天的脚步正迅速逼近。

列车开动后,中村便取出山崎昌子的履历表,望着上头的照片。因为是四年前初进公司时的照片,所以看起来极为年轻。不过在南多摩警署碰面时,她看起来仍然很年轻,那张脸完全没有变。

(她不是底片中的女人。)

中村暗忖道,年龄有差距。难道那名穿和服的女人真的跟这次的案件无关吗?

等他回神过来,才发现前座的老头正对他嗤笑,大概是因为见到中村出神地望着年轻女人照片的关系。中村露出苦笑收起履历表,然后叼上一根烟。

抵达盛冈,已是翌晨的八点二十五分。

天上飘着细雪,此地业已入冬,中村站在月台上,皱着眉头竖起外套的衣领。

前往昌子的故乡,得从盛冈转搭开往斧石的山田线列车。下一班开往斧石的列车是九点十分发车,必须等候将近四十分钟,中村觉得有点儿不耐烦。

光站在冷飕飕的月台上等候也不是办法,于是中村进入车站的餐厅,点了土司及牛奶。钻入耳里的净是口音浓重的地方腔,窗外的细雪加上地方口音,让中村更有一种来到北地的真实感。

到了列车开车的时刻,细雪仍未停歇。

乘客稀少。火车开动后,中村将视线投向车窗外。

盛冈的街头消失在眼前,景色变成清一色的银白世界。收割完的稻田及杂木林皆裹在一层白纱中。

或许是雪花掩盖了一切声音的关系吧,窗外的景色令人有一种观赏默片的感觉。

(在如此静寂的地方,会隐藏着足以造成杀人案件的黑暗秘密吗?)

对于心底油然而生的疑念,中村感到有些无法释怀。

中村在k车站下车,下车的乘客只有他一人。细雪依然在半空中飘舞,车站及车站前的道路皆被雪覆盖,一刮起风,积雪便漫天飞舞。

车站前只有一间临时搭建的食堂开门营业。在只有稻田及杂木林的荒野中,孤零零地立着一间小食堂,这是何等怪异的景象。这附近有一条从盛冈通往斧石的马路,或许这间食堂就是专门做司机的生意。

食堂内的泥土地上摆着火炉,店内没半个客人,中村将冻僵的双手伸到炭火上。

“请给我来点热的,好吗?”

中村朝店里头喊,立即有一名圆脸的年轻女孩走出来。

她的脸孔扁平、双额红通通的。“只有拉面,可以吗?”

“可以。”中村点头道。一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也卖拉面,他不禁露出苦笑。

“要不要来点酒呢?”小姑娘从里头出声问道,中村应了声“不要”。

端上来的是速食拉面。吃完这碗都市风味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北地风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伤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