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第13章 女会员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十七岁的樱井刑警在调查中河与女人的关系。一中河过去工作的建设公司里没有女子与他交往,这样,剩下的就只有下面四种情况了:

①经亲戚熟人介绍的女子

②住所附近的女子

③东京铁路同好会的女子

④中河常去的快餐馆的女招待员

樱井对此—一作了清查。

据公司的同事说,中河几乎不饮酒,快餐馆和酒吧间等地方也不常去。这样,看上了哪个店的女招待这条线似乎可不去考虑。

首先第四种情况排除了。

其次对中河居住的公寓周围进行了查访。

同一公寓里住着三个单身女子,三人虽然都说见过中河的脸,但连名字都不知道。

在公寓,中河也好像踉在邻右舍没有什么来往。

公寓附近有一家中河在休息天常去的咖啡馆。这店里有一个相当美貌的女招待,但一调查,原来是老板的太太。

车站附近有一家常去的弹子房,但这里没有那种他考虑来作为结婚对象的女子。

再其次是亲戚熟人这条线。

中河的老家在岩手县的盛冈,但父母都已去世,比他小两岁的妹妹与一位商社职员给了婚,现在居住在美国。

据说在椅玉县的浦和住着一位相当于他的姑母的妇女,所以樱井去见了她。

年龄四十二岁、与丈夫一起挣钱的这位当小学教员的姑母,在樱井问起她关于销声匿迹后的中河的情况时,她说什么都不知道。

“就连过去我们也不怎么亲近的。”

“中河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您有没有替他介绍过?”

年轻的樱井笨嘴拙舌地问道,因为他自己最近也有了婚事。

“介绍过一次。”

“后来怎么样了?”

“那是两年前的事。没有谈成呀,而且露着一副好像给他添了麻烦的脸,所以最近完全不来往了,可能是已经有订婚的女人了吧广

“中河那样说了吗?”

“像是那么说过的。”那位姑母说道。

附近除了这位姑母以外就没有亲戚了。

剩下的就是东京铁路同好会。

樱井根据东京铁路同好会的会员名簿,向每一个女会员打听了一下。

女会员共二十九人,比起男会员来人数要少,但因为这是个微妙的问题,所以樱井担心她们能否真的讲实话。

像男会员一样,女会员的年龄和职业也都千差万别。

既有中学生,又有女办事员和家庭主妇。会员名簿上没有登记年龄,所以在见面之前猜测不到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因为叫由美子这名字,总想像是个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女一子,可一见面,却是位接近五十岁的家庭主妇。

但值得庆幸的是,那位叫荒木由美子的家庭主妇经常出席同好会的聚会,并且喜欢道听途说。

听说独生女已经出嫁,家里只有她跟丈夫两人,日子过得挺逍遥自在的,所以常外出旅行。

“中河和藤代我都知道。”

荒木由美子一面沏茶,请樱井吃日本糕点,一面兴高采烈地说道。

由美子为出现了一个话伴,而且是一个热心的听众而感到高兴。

“听说藤代去世了。前些日子见到会长时,他告诉我这消息,我真大吃一惊啊。”

并没有怎么悲伤的样子。

“是在青森被害的。”

“听说是的。可不会是中河杀死的吧?”

“还不知道罪犯是谁。”

樱井一面含糊地说着一面心想:下次同好会聚会时,这个女人大概会喋喋不休地把刑警来家的事告诉其他会员。不,说不定樱井一离开她就想跟左邻右舍说这件事。

“那么,您为什么打听中河的事呢?”

“我想藤代可能在旅途中遇上了中河,所以问问你。我们在找中河,但不知道他的下落。”

“中河也被人害了吗?”

由美子固执地反问道。她的头脑中,好像渐渐形成了一个随意的情节。

“不,只是不知道下落。听说同好会中有他的情人,我想知道她是谁,荒木太太知道吧?我听人说,要是荒水太太的话,会员的事她什么都知道……”樱井拽回话题,恭维似地说道。

由美子怪不好意思似的,具翅儿上聚起了小皱纹。

“这个嘛大致情况知道,可是……”

“会员中也有很多年轻女子吧?”

樱井在桌子上摊开了会员名簿。

由美子移膝躬身,一面看着名簿一面逐个逐个向樱井作了说明:

“这位年轻,是个美人,在男会员中可受欢迎呐。这位xxx,是位小学老师,虽是老师,但很风騒……”

“这里面有跟中河来往的女子吗?”

“这个嘛……中河这个人不太谈起自己的私生活,所以各就逐个逐个地过一遍吧,只说单身的、成为恋爱对象的女人就行。”

樱井掏出圆珠笔,眼睛看着名簿。

2

“君子,这位怎么样?”『“樱井按五十青团顺序指着名字说道。

“这位在什么地方的区政厅工作,大概二十四五岁吧,还没有结婚。”

“跟中河之间,人家有没有什么议论?”

“没有听说过呀。挺朴实的,又不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不过她是个好人呀,真的。”

“饭岛章子怎么样?”

“她可真是个美人,不过,已经是人家的太太了,还跟丈夫一起来过同好会呐。都有一个两岁的孩子了。”

“原来是这样。下一个冈裕子呢?听说这位也是个年轻人。”

“听说她是昭和二十九年生的,所以今年多大了呢?”

“跟我同年,是二十七岁吧。”

“刑警你,二十七岁了?”

“咽”

“是吗?可冈裕子快要当老处女咬。”

“跟中河怎么样?”

“她这个人很漂亮,而且很聪明,关于结婚,她的理想可高呐!所以二十七岁还单身一人……”

“中河就不在她的理想范围内学?”

“好像是的。冈裕子曾经对我说:同好会的人个个都是好人,但没有人可以考虑作为结婚对象的。”

‘小山广子怎么样?刚才您说她真是个美人……”

“这位不行,已经有对象啦,好像还不是同好会的会员。

“是吗?下一个真田功子呢?”

“今年二十五岁吧,可是个性格开朗,在同好会也挺受欢迎的人哩。对了,不知是什么时候,我见过她跟中河一起走在新宿大街上。”

“只是两个人吗?”

“嗯,当然喷。”由美子点点头,随后又突然放低声音,“看上去可亲热哩!”

“大约是什么时候?”

“记得是去年年底,十二月的五六号……”

“像是一对情人吗?”

“是啊!”

“有没有从真田功子她本人那儿听到过她与中河的关系?”

“说实在的,刑警,我是想在那以后不久举行的聚会上问一下的,可真田她没有来参加聚会,结果没有问成。”由美子不无遗憾地说道。

樱井想先向这位叫真田功子的女子打听打听,说不定她知道中河的下落。

樱井请由美子在单身而且已达婚龄的女会员上做上记号,然后决定绕道去中央线上的中野走一趟。

3

在中野站下车时已是晚上七时许,周围一片昏暗。

樱井边走边看了一下卡在表带上的金属制的小日历。

四月十一日。星期六,晚上七点四十二分。

这些数字不容分说地扎向樱井的心窝,使他觉着痛苦。

(犯人究竟打算什么时候炸毁夜车呢?)

叫犯人弄得这么焦急,实在太令人气愤了!

真田功子的家位于从北口步行十二三分钟的地方。

这是一幢不大但也不小的两层木造楼房,她和父母、姐姐以及在读高中的弟弟住在这里。

樱井决定与功子在附近的咖啡馆里谈话。因为他想:要谈的是男女问题,在一家人面前恐怕难以启齿。

这是一个使人感到普普通通的姑娘,圆圆的脸,个儿高高的。功子在说了自己在新宿西口的一家银行里工作后笑着说:

“我跟中河可是没有什么呀。”

“但去年十二月有人看见你跟中河走在新宿街头上,说你们在一起走路可亲热呢。”

“十二月?”功子翻着上眼皮思索了一会儿,“啊,大概是看了场电影,他请我吃饭的时候吧?”

“后来呢?”

“就这些。是在新宿的歌舞伎街偶然遇上的。我想看一部电影,走到街上就遇上了中河。电影是各自掏钱看的,后来他请我吃了顿牛排。”

“就这些吗?”

“嗯。跟中河一起去看电影就那一次,虽然觉得他是好人,可总令人觉得不好亲近,不知是为什么……”

“那么,当时中河有没有谈起过他喜欢谁一类的话呢?比如说喜欢同好会的某一位。”

“中河这个人不太说自己的事,人家的事他倒是左打听右打听的。”

功子用冷漠的口吻说道。也许与其说冷漠,不如说无情来得正确。丝毫没有给人她过去爱过中河或是现在仍爱着中河的印象。

樱井大失所望。

“那么,你知道跟中河有来往的女子吗?”

樱井不抱期待地问道。他想:年轻的女子喜欢道听途说,但关于自己摸不关心的男子,她们大概什么都不想知;道。

“这……”功子露着毫无热忱的表情考虑了片刻,突然“啊”地发出一声声音,说道:“经你这么说,长沼详子倒是说过一些关于中河的话。”

“长沼洋子?”

樱井急忙重新看了一下名簿,荒木由美子做记号的会员中没有她的名字。

“这个人。”功子抬着没有记号的会员,说道。

“可是,这个不是已经成家了吗?”

“三十五岁了,但据说还单身一人。听说跟丈夫离婚以后,在明大前①开了一家小快餐馆。”

功子突然两眼炯炯发光,似乎很高兴谈这种话题。

“跟中河是什么样的关系?”

“是哪个男会员我忘记了,我曾听他说他看见中河和长沼洋子进了情人旅馆。那人是谁来看……”

“真的吗?”

“真的听说过。大概是xxxx吧。

那么,这位叫长沼洋子的三十五岁的女人大概是中河的情人吧?

也许没有收获,但不管怎样,先见一见再说,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他活了。

4

樱井来到新宿,乘京王线去明大前。

车站附近有一家名叫“皮耶罗”的小快餐馆。

店里有三个明治大学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女掌柜长沼泽子是个皮肤白皙,使人感到有点儿严厉的女人。

“请在给樱井端出可乐以后,洋子说道:

“我呀,是喜欢旅行才加入那个会的。特别是喜欢咯登咯登地被列车颠簸的旅行……”

“我想打听一下中河的事……”

“中河他怎么啦?”

‘不知道他下落,我们正在寻找。有件事想打听一下,所以…”

“我也不知道呀。酒好像是挺能喝的。”

“不,不谈这个。”樱井急忙喝了一口可乐,“其实有人说你跟中河有关系……”

“啊?”洋子噗曲一声笑起来。

“有人说看见你们俩进厂情人旅馆,是真的吗?”

“啊,原来是那一次呀。”洋子又耸了耸肩,噗嘘一声笑了起来。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年一月底或是二月初吧。跟过去的朋友们在新宿聚了聚,喝了一点酒。都是女的。大概是十点左右散的吧。散了后走着走着,遇到了醉得东倒西歪的中河。他可能是个醉后爱哭的人吧,那副样子悲伤极了,所以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可怜起来……”洋子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所以进了情人旅馆?”

“多情怫心这话您知道吗?”

“听倒是听说过的……”

“哎,我就是那样。不过,跟中河就那么一次,因为我这个人呀,比起喜欢男人来倒更喜欢旅行。”

洋子像是嘲笑年轻的樱井似地微微一笑。

“就这一些?”

“嗯,就这一些。我也醉了,不由得产生那种心情,他大概也是这样吧,所以……”

“我想同好会里会有中河的情人,你知道吗?”

“这…我不知道呀。

“是吗?”

樱井有点泄气了,心想还是落了空,要是这样,就很难找到中河的情人了。

(会不会中河根本就没有情人呢?)

樱井又向一位二十三岁的女办事员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回到了搜查总部。那位女办事员也对中河毫无兴趣,只是高兴地对樱井说,中河跟她在同一单位。

5

“很遗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女会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