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第15章 迫近凌晨三点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在乘务室里,十津川的声音骤然变得严厉起来:

“那是事实吗?”

“安井刑警刚打来电话。”

在无线电话的那一头响起了小川刑警的声音。

“那么我再确认一下,是说中河英男子今晚七点三十分出现在新宿车站大楼八楼的咖啡馆里,是吧?”

“是的。在向出纳员打听时间,确认七点二十九分以后从彼斯特洛这爿店里给东京铁路同好会的小平川会长打了电话。听说过了五六分钟以后挂上电话,从店里出去了。安井刑警去那爿店确认了这一点。”

“中河给同好会的会长打了什么样的电话?”

“据会长说,中河就要回老家盛冈去,所以向他辞别。会长说去那里见他,中河便挂了电话,说是列车就要出发了。离开咖啡馆估计是七点四十分左右。听说穿一身灰色西装,结一条红领带,拎着一个手提包。”

“接到樱井刑警的汇报了吗?”

“听说他去见最后两个女会员了。一个因自杀未遂被送到了急救医院。”

“这我在东京时就听说了,名字确实叫松原久仁技吧。我是想知道另一个人的情况。”

“最后一个叫小山广子,二十四岁,听说今天在市内的青年会馆举行了婚礼。”

“举行了婚礼?”

“今天是黄道吉日嘛,所以我一定想有好多对举行了婚守l。”

“那女的去什么地方新婚旅行?”

“不知道。”

“樱井刑警没有调查吗?”

“听说与中河英男不像有什么牵连,再说婚礼已经结束,所以调查很困难。他倒是说到了明天大概就清楚了……”

“你说什么?!”十津川难得这样在电话机旁边大声申斥,“你转告樱井刑警,叫他别磨磨路路的,赶快调查向我汇报。”

一挂断电话走出乘务室,在外面听着的龟井立即问:

“中河出现了吗?”

“听说今天七点半在新宿一家彼斯特洛的咖啡馆里。说是离开那店是七点四十分左右,好像穿一身灰色西装,结着红领带。”

“是七点半到七点四十分这段时间吗?”

“听说他从那家店给那个同好会的会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回老家盛冈去。”

“真不明白呀。”龟井皱起眉头。

“中河的行动我也难以理解呀。如果今天想在这趟列车上安置炸葯,那为什么在那种时间还在新宿磨磨蹭蹭呢?”

“‘出云1号’七点四十八分抵达热海,所以要说七点三十分至四十分这段时间,它已经通过小由原,开到了真鹤一带,出现在新宿的果真是中河吗?”

“说安井刑警去了那家店,确认是中河。”

“这么说,中河是不打算乘这趟车噗?打消了今天炸毁列车的念头噗?”

“最有可能性的这天故意露面,这真叫人放心不下啊!跟同好会的会长辞别不也好像是故意的吗?”

“我也有这感觉。从时间上来说,中河不是乘不上这趟车了吗?假定他一直在新宿呆到七点四十分,那么到达东京站时已经过八点了。‘出云1号’离开东京站是六点十五分,所以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这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呢?要是知道了这点也就知道了对策,可是……”

“真想在东京逮住中河?”

“中河是凶杀案的嫌疑犯。安井君在新宿确认中河来过后,也与本多一科长取得了联系,科长好像替我们在新宿周围、东京站以及上野车站布置了人员。”

“那么说,中河没有落网噗?”

“因为布置人员时已经将近八点半了,动手晚了。”

“警部您认为中河回老家去了吗?”

“若是打算回老家去,应该早就回去了。离三月辞掉公司职务以后已经过了近一个月了嘛。”

“您好像还说了一件什么事。”

“有件事总挂在心上呀,据说那个同好会的一名女会员今天在市内举行了婚礼。”

“说不定新婚旅行选了山阴这条路线,乘在这趟列车上呢。”

“我已经托他们查了。”

2

夜幕笼罩着新宿,樱井沿大街朝青年会馆走去。

晚上十点二十分。

新宿的闹市区还显示黄昏时的热闹景象,但青年会馆一带却已经万籁俱寂了。

附近可以看到新宿御苑的大片树林。

今天是黄道吉日,也许有几对情侣在这里举行婚礼,闹得天翻地覆,可一到这时刻,大门也都关闭了,只是在工作人员出入的小门口点着淡淡的电灯。

“你是谁?”

当樱井沿窄廓往前走去时,一个穿制服的门卫在门卫休息室前朝他喊了一声,那声音像是盘问他似的。

樱井默默地出示了警察身份证,较之身体的疲劳来,精神上的疲劳要更甚些。

樱井感到即使按这条线搜查下去也似乎找不到解决事件的线索。他想即便调查了与中河英男无关的女人也无济于事,他对十津川命令他彻底调查那女人有点儿反感。

“原来是刑警。”

五十岁上下的门卫露出一副吃惊的神色,叫来了呆在休息室里的同事。

“我想问一下今天在这儿举行婚礼的一对夫妇的事。”

樱井用疲惫的声音说道,正因为他年轻,所以对追踪犯人什么的感到精力充沛,可对这种不惹人注目的查访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今天因为是黄道吉日,所以从一早起有十八对举行了婚礼呢。”

“其中应该有个叫小山广子的人……”

“请稍等片刻。”

两名门卫从里面一拿来日志,立即摊开了夹在里面的今天举行婚礼的一览表。

“啊,有了。日下部家和小山家,是这个吧?按计划是下午三点半举行的婚礼。”

“知道他们新婚旅行去什么地方吗?”

“这点不清楚。最近的人好像去关岛啦、夏威夷啦这些地方。”

“去哪儿能了解到呢?”

“我们会馆不清楚。因为新宿旅行的去向这儿不介绍。”

“那告诉我日下部的地址好吗?”

“我们不知道。”

“但向这儿申请时应该也写地址和电话号码的吧?那申请书在什么地方?”

“应该是保管在馆长室里,可没有馆长的同意是进不去的。”

“房间的钥匙在这儿吧!”

“有,但若是没有许可……再说即便进得了屋也没有用,因为文件柜的钥匙馆长他拿着。”

“那请你们跟馆长联系一下。”

“这事急吗?”

“当然。”

“馆长在就好了……”

门卫一面嘴里咕哝着,一面给馆长家里挂了电话。

好在馆长藤堂在镰仓的自己家里。

“总之我想尽早知道日下部这位青年的住址和电话号码。”樱井在电话里说道。

“但应该已经出去新婚旅行了呀。倒是也有夫妇今天一天在市内的旅馆过的,可是……”

“如果他本人不在,就见他家里人,作为我们来说,知道他去什么地方新婚旅行就行了。”

“原来是这样。”

“想请你立即来这儿,给我看一下资料。”

“如果是警察的要求,应该赶去的,不过,即使现在就开车子去,也要起码花一个半小时呀。如果这也可以,我就马上收拾一下出门。”

“行,请马上来。”

3

过十点,车厢内便安静起来。

餐车也中断了营业,将于次日早晨再开放。

听不到小孩子在通道上奔跑的声音了,车厢内的灯也都被关闭,只剩下几盏常明灯。

单间卧铺都已关上门,帘子也被拉上了。

沿二号车厢以下的双层卧铺车厢的通道走去,不时传来乘客在睡眠中的呼吸声。

新婚夫妇或许在做着甜美的梦吧,相反十津川他们却在紧张和不安中警觉地监视着动静。

“出云1号”载着这些乘客们的种种感情,像是要劈开黑夜似的继续奔驶着。

平均时速六十四公里。正如“天蓝色列车”这话本身所表达的,从远处看也许像颗蓝色的流星。

十津川和角并在他们自己的铺位、二号车厢最边上的卧铺上坐了下来。

在双层卧铺车厢里,上下两层卧铺互相对着,形成一个包厢。即四名乘客住在一个包厢里,只是最边上的是一个只有上下两层的狭小的包厢。

那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空间。十津川托北野事前预约了边上的铺位。

“中河的下落好像还没有掌握吧?”龟井低声说。

车内一静下来,自然不得不压低嗓门儿。

“好像总是棋慢一着啊?只知道他晚上七点四十分走出新宿大楼的咖啡馆。”

“中河在那种时间为什么在新宿呢?警部您认为是为了打电话告诉同好会的会长说要回老家去吗?”

“刚才我也说了,如果想回老家去,那应该早就回去了,所以问题是中河从新宿去哪儿了。”

“樱井君在干什么?”

“还在调查同好会女会员呀。问题是今天举行婚礼的女子去什么地方新婚旅行了。”

“假如乘在这趟‘出云1号’上去山阴,那就必须盯住楼。如果中河看上了那个女子但却被她甩了,那么为了杀死她而在这趟列车上安置炸葯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呀,阿龟,就像你所说的,那为什么失恋直接促使他炸毁夜车呢?据说中河不善于交际,性格忧郁,但照理应该具备某种程度的常识呀!总而言之到二十九岁为止他没有犯过什么罪嘛。这种男人因为被女人甩了想杀死那女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果真连她乘的夜车都要炸毁吗?如果想发泄被甩的私愤,那杀她一个人就行了嘛。那机会应该是多的是。”

“中河以前对特快卧车‘富士’的单间卧铺发过牢騒。会不会是那件事和女人的新婚旅行累积在一起呢?”

“哎,能够考虑的就这一点了,但总觉得缺少证据啊。首先连那女人是否乘了这趟车都不清楚嘛。”

“樱井君他说什么时候能查明这一点呢?”

“结婚礼堂已经关闭了,他说十二点以前大概会明白。”

“要是这样就赶得上凌晨三点。”

“赶不上可就精了!”

十津川用强烈的语气说道。

4总裁秘书北野没有回国营铁路总公司去,而在东京车站。

这是因为他想一旦出事时,自己应呆在比国营铁路总公司更接近夜车的地方,哪怕近一点点都好。

况且国营铁路总公司的对策总部里今天应该有总部部长、小野田副总裁替自己守候着。

北野在站长室里。

站长回家去了,两位副站长将同北野一起通宵达旦守候在这里。

“说起夜车,”个子矮小的小西副站长跟北野搭话说,“在今天早晨到达的‘出云4号’上,有人送来了拣到的东西。”

就小西副站长来说,他说这话大概是想解解困而已。

(要是上行的‘出云4号’,没有多大意义啊。)

北野一面这样思索一面说:

“是车厢内的失物吗?”

“是的。是个男式钱包,装着三万来元钱。送东西的是‘出云4号’的一位乘客。”

“原来是这样。”

“哎,这种事常有,但这位乘客说的话可有点儿意思。不过,这不是我亲耳所闻,而是从‘出云4号’的列车长那里听来的…··”

“什么样的话?”

“这位乘客是从起点站滨田站上车的。是‘出云4号’的单间卧铺,据说是中间一带的房间。在下一站出云市站上来的一位乘客提出要跟他交换车票。”

“噢!”

“据说是位男乘客,他说自己曾与病故的太太去过一次东京,当时乘坐‘出云4号’单间卧铺的七号和八号房间;想到亡妻时总是情不自禁地怀念起那趟特快卧车来,今天要是可能的话,想乘那间令人怀念的包厢去东京,但七号房间和八号房间的车票已经售完,只剩下十几号房间的车票了,所以若是可能的话,能不能跟八号房间的车票调换一下呢?于是跟他换了车票,自己进了对方的包厢,但到东京站下车时,发现床铺下面掉着一个钱包。心想是换车票的那个男人的,可是对方已经下车了,于是便交给了列车长。”

“这种事多吗?”

北野一边牵挂着时间一边问道。

马上到十一点了,如果“富士”今天被作为目标,那么犯人该是要安置炸葯了吧?

“这种事?是指什么?指的是失物吗?”小西副站长反问道。

“不,指换座位。”

“乘客之间互相交换我们是不知道的,可能出乎意料的多吧,因为谁都有像这一情况那样,想坐到引起记忆的座位上或是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迫近凌晨三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