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第16章 脱险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十津川拿着电话筒,惊惶失色。

——那个男人还这样说:即使想在福知山让乘客下车,想一些什么办法,那也白费劲!倘是那样干,只会增加受伤的人。

“畜生!”

十津川喊道,随即挂了电话。

虽然没有说名字,但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说要炸毁“出云1号”的人,只能认为是中河英男。

“广播怎么办?”松木列车长还拿着话筒。

“事态变了,中止广播。如果不能到车外去,那会陷于恐慌状态的!”

“是说所有的门窗一打开炸葯就爆炸吗?”

“是的。

“可是,警部,从东京到这儿,门已经打开多次了,但一次也没有发生爆炸呀,会不会是中河在虚张声势呢?”

“京都!是京都呀!”龟井突然喊道。

“是的,是京都!”十津川也铁青着脸说道。

“冰室悠子在京都站看到的那个男人果然是中河呀!”

“京都是临时停车,客车厢的门不开,乘客在睡觉,很少的几个站务员也在列车的前面,因为在调换机车和装卸行李。是乘此机会把炸葯安置在客车厢上的。停车七分多钟,应该是能调整好的。”

“是说门窗都不能打开吗?”松木声音颤抖着问道。

“是的。说一打开所有的门、所有的窗就立即爆炸。”

“窗本来就不打开的……”

“如果窗子安全,倒是能敲破出去的,可要是这也不行,那就谁也不能从这列车里出去了。中河看穿了我们的想法,才干那种事的。”

“但哪能一打开门窗就爆炸呢?”

“中河毕业于电气方面的专科学校,也许他做成一种一敲破窗子就会因振动而爆炸的装置,安装在车身上。”

“怎么办呢?”

“除了拆卸中河在京都站安装的炸葯以外,没有其它办法了。”

“不过,他是从外面安装的吧?那样的话,在车内就毫无办法了。你说是吧?”

“是的。我们就是到了福知山也不能到列车外面去,在月台上的人们替我们拆卸掉炸葯之前。”

“要是拆卸不掉会怎样呢?”

“如果那炸葯上装有定时装置,投在凌晨三点的话,那个时刻就会爆炸。”

“中河偷的炸葯是五包,而且列车停在福知山站,大概不会整个列车爆炸吧。我想只是在这趟列车的两三个地方发生爆炸,但要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就无法让乘客避难了。”

在十津川这样说着时,又一个小站从窗外一晃而过。

石原站。

这也是无人车站。

下一站就是福知山站,再过四五分钟就到了。

汽笛又响了。在十津川听来,这好像是濒于死亡的大象的惨叫声。

“能从行李车厢出去吗?”松木列车长看了看十津川。

“行李车厢?”

“从一号车厢打开车门就能到行李车厢。这车门和行李车厢的车门都是手开式的,跟客车厢的车门不连在一起。”

“但中河多次强调说所有的门都不能打开。考虑到万一,可不能轻易打开呀!”

“行李车厢的门,在京都站临时停车时是开着装卸行李的。”

“但从行李装卸完毕到列车发车,其间也许有几分钟时间月台上没有一个操作人员吧?最好还是考虑他捣了什么鬼。”

“那就没有出口了?”

松木这样尖声说着时,不知是谁喊了声:“警部。”

一号车厢的冰室悠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通道上望着这一边。

“什么事?”

正因为是在紧张的时刻,所以十津川说话的样子自然而然好像是申斥一般了。

“我听到你们的说话了。”悠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十津川,说道。

“那你…”

依然是申斥般的口吻。

“从这窗子里能出去的呀。”悠子指着车门平台后面的小窗户,说道。

特快卧车整列车厢都装有空调设备,所以客车厢的窗户是固定的,不能打开,只是在单间卧铺一号车厢的车门平台附近、乘务室前面的八十厘米见方的小窗户推一可以用手打开。

“这窗子是能用手打开的。”悠子说。

“这我知道,但中河说所有门窗都不能打开,要是一打开就爆炸,那会怎么样?”

“不过·”

“不过什么?”

“车子离开京都后我打开过这窗子。”

“你说什么?”

“离开京都后不久,我有点儿不舒服起来,想吸吸外面的空气,这时想起死去的藤代说过特快卧铺上只有一扇用手打开的窗子,于是开了一下。我立即关上了,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肯定是离开京都后打开的,是么?”

“是的。”

“一直开到下面吧?”

“是的,一直开到最下面。”

“阿龟,不,我来开吧!”

十津川走近那扇窗户,用双手一下子放下了玻璃窗。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只是下半夜的冷飓飓的空气钻进车厢。

“阿充,到福知山后就从这儿出去。”

十津川对龟井说道。窗户虽小,但一个个出去的话,看上去是能出去的。

“我做什么好?”松木列车长问。

“请你跟其他列车员在车内防备万一。”

“即使叫我们防备万一,也是……”

“要是这个速度前进,几点到达福知山?”

“早到两分钟。两点五十分。”

“那就到了福知山以后请等五分钟。我们在这期间找出被放置的炸葯,把它拿掉。如果五分钟拿不掉时,那位置一清楚,就请你们立即引导乘客到车厢内的远一点的位置去。用五分钟的时间。”

“试试看。不过,如果找不到炸葯那怎么办呢?”

“哦……。不,一定找得到的。非找到不可!”十津川说道,“请你给东京综合指令室打个电话,那里有我们的刑警,你就这样说:中河凌晨一点十分左右在京都车站,叫他们请求京都府警察署立即布置人员通缉。”

“明白了。就要到福知山了。”

松木说道。十津川从打开的窗户凝视着前方,但见黑夜中福知山站的灯光在迅速靠近。

看上去那像是救命灯,但或许那是墓碑。

2

从福知山起有一条去大阪的福知山线,因而这儿有山阴于一

线和福知山线的月台。-

左右各有一个只使用一侧的月台,中间是中央月台。

下行山阴干线靠着中央月台。

接到通知的福知山车站把值班的十二名站务员都动员了起来,让他们在中央月台待命。

另外,从福知山警察署也赶来了二十名警察。因为没有时间从京都府警察署总部或自卫队驻地调来爆炸物处理班,所以从福知山警察署来处理这事的是鉴定科的一些科员。

幸好没有旅客上“出云1号”,所以月台上看不到一个乘客。

望得见“出云1号”了。

接到通知,叫列车一到就打开所有车门让乘客避难的站务员分头站在各自的停车位置上,准备引导下车的旅客。但个子矮小的细见副站长突如其来地奔到中央月台,大声喊道:

“事态变了!犯人在‘出云1号’车身上安置了炸葯。一开门窗就爆炸,所以即使停车乘客也下不来了。要立即找到炸葯放置在什么地方!”

“啊?!”

站务员间发出一片惊疑声。

他们之间产生了动摇,因为突如其来接到了一项不是引导旅客而是找出炸葯的危险工作。

动摇还没有平复,“出云1号”长长的车厢就徐徐地驶进了中央月台。

比正点提早两分钟。两点五十分。

在列车停住的同时,十津川从狭窄的窗户里跳到了铁轨上。

紧接着龟井刑警也以扎猛子般的气势跳到铁轨上。虽刹那间感到扭痛了右脚,但龟井立即忘了。

两人穿过行李车厢和一号车厢间,跳上了中央月台。

十津川大声喊道:

“请马上找出炸葯来!”

像是被这声音激励了似的,十二名站务员和二十名警察一齐开始检查“出云1号”车身。

龟井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车厢内,松木列车长他们分散在十一节客车厢里,隔着玻璃窗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月台的动静。

里面也混有悠子那张苍白的脸,但其他乘客依然入睡着。

十津川拉住了细见副站长:

“过五分钟,请你按月台的电铃。”

“打算怎么做?”

“我想用五分钟时间找出炸葯,把它拆卸下来,但在不顺利的时候必须转移车厢内的乘客,以便让他们尽量安全一点。”

“明白了。”

副站长掏出怀表凝视了一下,他的手微微地颤抖着。

两分钟过去了。

餐车附近“呀”地发出了欢呼声。

十津川奔跑过去。

原来是发现了安在餐车车门上的炸葯。

接着在隔过一节车厢的六号车厢也发现了炸葯。

哪处都好像是这样一种装置;车门上安着细细的钢琴线,门一开钢琴线就被拉紧,引发机即被带动。

“先查一下带不带定时装置厂十津川大声说。

这一来站务员都退缩不前了。

福知山警察署的一位鉴定技官挺身而出。

餐车那儿发现两包炸葯,六号车厢那儿发现三包炸葯,分别捆在一起,用磁铁安装在车身下。

鉴定技官拿着手电筒,趴在台上张望了一下地板下面。

“带着定时装置。先把安在车门上的钢琴线切断。”技官趴着说道。

拿来了截断器,钢琴线被切断了。

三分钟过去了。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战斗!

龟井在手册上写下“炸葯安在六号车厢和餐车”几个字,隔着玻璃窗给车厢内的松木列车长看了看,他想若是五分钟拆卸不下来,就请列车长把乘客从危险的车厢转移到尽量远一点的地方去。

剩下的就是处理安装在车身下的炸葯了。

为防备万一,让站务员退了下去,因为若是想拆卸下来,就有可能引起爆炸。

电气方面也很在行的鉴定技官在仔细检查了一遍以后,说道:

“是电池式发火装置,销子一脱落就爆炸。安装在车门上的钢琴线一拉紧,销子就脱落,炸葯就爆炸。如果销子依然插在里面,就是挪动它也没有事。”

“定时装置呢?”

“上面带着石英闹钟呢。这也是电池发火式的,一到时间就通电流。因为它拨在三点,所以还有六分钟。我先取下来。”四十二三岁的技官镇静地说道。

“真的没有事吗?”

“没有事。如果是只用手触一下就爆炸的那种装置,犯人也不可能安装吧。”

技官笑着毫不费力地拆下了餐车的炸葯。

六号车厢的炸葯也拆了下来,被移到中央月台的另一侧铁轨上。

“定时装置怎样拆卸呢广十津川问。

3

“行刮脸膏吗?”户下到铁轨上去的技官把晒黑了的脸对着

十津川,问道。

“用那玩意儿干什么?”

“必须止住闹钟的时针,但如果敲破玻璃什么的,可能会因振动而通过电流。所以从缝隙里塞进刮脸膏,把时针止住,犯人捣鼓时出现了缝隙嘛。”

“谁有刮脸膏?!”十津川喊道。

“我哪有那种玩艺儿……”龟井摇头。

“日下部有!刚才检查他的手提箱时,里面有!”十津川中途打断充井的话,说道。

“对,我看到了!”

龟井朝车厢内的松木列车长做了个手势,让他打开了车门,旋即一声不吭地跑进车厢内。

一到一号车厢,他立即使劲敲了一下七号房间的门。

门打开了,睡眼惺松的日下部探出头来。

“请把手提箱打开广角井大声嚷道。

“又来检查了?”日下部发着牢騒。

龟井默默地走进室内,立即从搁板上拖下手提箱把它打开了。

“你要干什么!就说是刑警,也…”

“过后给你解释。”

龟井一抓起装着洗脸工具的口袋,就又跑到了月台上。

他边跑进取出刮脸膏简,扔给了十津川。

十津川又将它递给铁轨下的技官。

技官小心翼翼地挤进刮脸膏去。

一只闹钟停了,使用同样的方法,另一只闹钟也停了。

技官喘了口粗气站起身来,立即发出了一切停当的暗号。

从倒吸着冷气自远处注视着的人们中间,不由地发出了欢呼声。

4

“清点一下回收的炸葯数量广十津川对角并说。

“数来数去只有五包。”

龟井一包包地仔细数过后对十津川说道。

“要说五包,跟中河偷出来的包数就相同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6章 脱险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