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第07章 架线事故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送走乘坐“出云4号”的悠子以后,十津川使用站区的公

用电话与龟井取得了联系。

“叫小野寺哲也的人,你替我调查了吧?”

因为是边投硬币边打电话,说话自然而然加快了速度。

“调查了,但那地址没有小野寺哲也这个人。”

“果然是捏造的!”

“可是,世田谷区世田谷这地名和门牌都是实际存在的。现在那地方开着一家书店,那儿的老板不叫小野寺这名字。”

“从鸟取县警察署以急件寄去的店簿的笔迹收到了吧?”

“收到了,正在请专家跟那封预告炸毁列车的信上的字迹作比较,我想明天会得出结论的。”

“好像有个叫铁路同好会的,大概是个铁路迷的团体吧。给我调查一下好吗?”

“同这次事件有关吗?”

“这完全不清楚,但也觉得可能有关。”

“知道了,我调查一下。”

“国营铁路方面还没有来任何报告吧?”

“还没有来报告说爆炸物已经发现。”

“是吗?”

“警部您怎么办?”

“我想盯住‘出云1号’,这趟列车过了福知山站应该到凌晨三点了。”

“是的。到达福知山是凌晨两点五十二分,停车四分,于两点五十六分发车。”

“所以我打算马上去福知山乘‘出云1号’。”

“可是,警部,这太危险了,如果犯人想在四月二日的凌晨三点炸毁‘出云1号’,那就好像是眼睁睁地跳到火坑里去呀?”

“这可不像是阿龟说的话呀厂十津川皱起了眉头,“‘出云1号’里乘着几百名旅客,如果我危险,这些人不都危险吗?虽说危险,当警察的也不能一个个爱宿不前呀!”

“明白了。可您要小心啊!”

“谢谢。”

十津川挂断电话后买了去福知山的卧铺票。

山阴线至京东一段为单轨,所以趟数不多。

十九点五十分的“出云4号”发出以后,在二十三点三十二分发出的普通卧车“山阴”之前就没有去福知山的列车了。

“山阴”没有餐车,十津川是在站区内的餐馆用了晚饭以后乘坐“山阴”的。

十津川虽然钻进了三层式的卧铺,但当然睡不着,因为要思索的事情很多,加上由于是普通卧车,所以每站必停。

说是要在四月吉日的凌晨三点炸毁夜车的信寄给了国营铁路总裁。

另一方面,喜欢旅行的职员在青森站的站区内被人杀害,他的电子表的闹铃定在凌晨三点。

十津川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考虑了一下。

该职员藤代友彦好像是乘夜车“出云1号”去了山阴,并拍摄了鸟取沙丘的照片,可他的尸体被发现时并没有那卷胶卷,装在相机里的是证明他乘坐了由上野发向青森的特快“初雁11号”照片。

藤代在鸟取与一个估计是在旅途中结识的戴墨镜的男子在一起。会不会是这男子在青森杀害了藤代,窃取了至关重要的胶卷呢?这是为了掩盖藤代乘了“出云1号”这一事实,更确切地说,是为了掩盖这样一个事实:藤代在“出云1号”中已经留意凌晨三点这一时刻。

但也有不明之处。

这就是:藤代为什么乘“初雁11号”与那危险的男人一起去青森呢?

悠子说:如果回到了东京,为什么当时不给我打电话呢?

也有这一疑问。

首先还是没有证据说明这两件事情有联系。藤代友彦的手表定在凌晨三点响铃也说不定是偶然。

还没有找到回答这些疑问的答案,列车就抵达了福知山。

凌晨两点四十八分。

一下列车,渺无人迹的车站只有电灯照得通亮通亮。

因为是单轨,所以在两点五十二分“出云1号”到站之前不能发车,在这里停车十分钟。

“出云1号”晚点一分钟驶进车站。

十津川一乘上去便告诉列车长说自己想去鸟取,在付了车费以后给他看了警察身份证。

对方神色紧张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也许马上发生。车上有几位列车员广

“连我四个。”

“请你们立即分头检查一下车厢。”

“究竟要发生什么事?”

“有消息说车内藏着爆炸物,不清楚是真是假,想检查一下,请你们协助。”

“可是,刑警先生,这个时间乘客们都已经休息了,不能叫醒他们连卧铺下面都检查呀。特别是这趟列车最前部有单间卧铺,大家都锁上了……”列车长露出困惑的神色说道。

“请检查一下各车厢的厕所、走廊、果皮箱等地方,没有时间叫醒乘客检查卧铺下面了。”

“说起时间,将在什么时候爆炸呢?”

列车长的嗓音都变了。要是这种时候说凌晨三点,也许反而会使他产生动摇。

“总之请检查一下,我也帮忙。有几节客车车厢?”

“十一节。一节是餐车。餐车现在关着。”

“那餐车就算了吧,其他客车车厢请务必检查一下。”

叫来了其余三名列车员,开始分头搜查。

“出云1号”还停在月台上。

十津川决定与列车长一起检查一号车厢和二号车厢。

一号车厢是单间卧铺车厢,十四个单间全部客满。乘客好像睡着了,通道一侧的小窗子上放下了窗帘。

一号车厢前部设西式和日本式厕所各一个,另外还有放着毯子等东西的贮藏室。

仔细地检查了两个厕所,贮藏室也由列车长打开了。

没有发现炸弹样的东西。

二号车厢至十一号车厢是双层式的卧铺车厢。

各车厢都设有两个厕所和两个盥洗台。

这儿也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没有啊。”

当列车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站台的铃响了,“出云1号”“嘎登”地晃了一下开动了。

十津川条件反射般地看了看手表。凌晨两点五十六分。还有四分钟。

其余的列车员们气喘吁吁地集中了过来。

“每节车厢都没有看到那模样的东西。”三人说。

“是吗?”

“这下不要紧了吧?”列车长问十津川。

“不知道,因为卧铺下面没有时间查了。”

“说是什么时候爆炸?”

“凌晨三点!”

“啊?!”

“还有三分钟,不,还有两分钟啦!”最年轻的列车员发出了近乎惨叫般的声音。

“也许只是闹着玩的电话,但万一出事,请大家竭尽全力救出乘客。”十津川说。

三名列车员脸色苍白地跑回各自的车厢去了。

窗外,夜景似流水般向后流去。

列车长凝视着怀表。

十津川也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

电子表的数字显示着2:59。

又变成了3:00。

十津川情不自禁地摆出架式,用力叉开了双腿。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窗外只是掠过平板乏味的夜景,传来单调的车轮声。

但十津川依旧神情紧张。

因为犯人预告的虽是凌晨三点,但不知是否确定凌晨三点,也许会慢两三分钟。

3:00成了3:01,又变成了3:00。

小站刹那间消逝在后方。

十分钟过去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十津川这才舒了一口气。

“不要紧了吗?”列车长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大概不要紧了吧。”

“还是闹着玩的电话啊。”

“也许如此吧。”十津川只是这样说道。

今天平安无事,但犯人说要在四月中炸毁列车。虽然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明天就不知道了。

岂止如此,“出云1号”是没有事了,但其它夜车也许被炸毁了。

“刑警先生,您睡一会儿怎么样?”列车长说,“到了鸟取我就叫醒您。”

2

“出云1号”于清晨五点三十分正点到达鸟取。虽说在卧铺上睡了一会儿,但不足两小时。

下到鸟取站月台上的十津川眼睛还红红的。

天已经亮了,射进月台的晨光在疲劳的眼睛里格外耀眼。

走出检票口。想买份晨刊,但小卖店尚未开门。

十津川从车站的站区内给东京的龟井刑警打了个电话。

传来了龟井疲惫的、比平素低沉的声音。

“‘出云1号’没有发生什么事,其它夜车怎么样?”十津川问。

“我在五点打听了一下国营铁路,他们说所有列车都平安无事。”

“是吗?听了这我就放心了。”

“现在在鸟取吗?”

“嗯。打算今天回东京。”

说到这儿,百元硬币使用完了,电话断了。

想尽快地回东京的搜查总部去,但今天是星期四,上午没有从鸟取去东京的航班。

经过一番考虑,十津川乘上了早晨六点二十一分发出的“滨风2号”,这是因为他想自己也坐一下估计三月二十八日藤代友彦走过的路线。“滨风2号”在和田山离开山阴干线,绕道后于十点四十九分抵达大阪。

从大阪至新大阪乘电车约四分钟。正如原先所考虑的,十津川从容不迫地赶上了十一点十分由新大阪发出的“光22号”。

因为事先从新干线打了电话,所以龟井来东京车站迎候着他。

‘特地叫你来,真对不起,是想尽早从阿龟那里听到那以后的动态呀。”十津川一面朝地铁的月台走去一面对龟井说。

“那笔迹鉴定的结果怎么样啊?”

“有了满意的结果。首先,可以看作是同一个人的笔迹。但笔迹鉴定这东西,在审理中是不能成为决定性证据的。”

“这我知道,但出现同一个人的可能性,这也有帮助呀,因为至今犯人的形象还丝毫没有暴露嘛。”

“这就是说,犯人的目标还是‘出云1号’哮?”

龟井目光炯炯地看着十津川。

两人买了去霞美的车票,乘上了地铁。

并排抓着吊环。

“所以我今天是乘坐估计藤代友彦和戴墨镜的男人也坐过的‘光22号’回来的。”十津川说。

“就是说,您是乘十四点二十分到达东京站的‘光号’回来的喷?”

“这样,就满可以赶上从上野发出的十五点三十分的‘初雁11号’了。除了那趟列车以外,早晨六点左右在鸟取沙丘的人是乘不上当天的‘初雁11号’的。”

“可不是。”龟井笑着点了点头,但又突然歪着脑袋,“是十四点二十分到的‘光22号’吧?”

“这有什么奇怪的?”

“三月二十八日的‘光22号’这趟列车,确实好像在报纸或是什么地方看到过……”

“什么事?”

“这我想不起来了,回搜查总部后查一下吧。”龟井说。

回到搜查总部时将近三点了。

龟井立即取出装订好的报纸浏览了一遍。

“啊,登在这儿呢。”龟吉对十津川说道。

是三月二十九日星期目的晨刊的社会栏。

“不是‘光22号’发生的事,那一天上行的新干线每趟列车都误点了。”龟井说。

新干线因架线事故大幅度设点

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十分由冈山发向东京的“光22号”在京都和米原间遇上架线事故,误点近两小时,于十五点二十九分到达东京站,为此,后续的每趟列车也都误点一小时至两小时,直至晚上八时许才完全恢复原来的行车时间。

3

十津川轻轻地叹了一声。

一看时刻表,“光叨号”是比“光22号”早四趟的列车,据说这趟列车发生了架线事故,晚点两小时到达东京。

十津川原以为藤代友彦和戴墨镜的男人从乌取乘“滨风2号”去大阪,然后又乘“光22号”到达东京,因为这样就能赶上“初雁11号”。可是,若是这趟“光号”大幅度误点的话,那就乘不上当天的“初雁11号”了。

“您这是怎么啦,警部?”电井惴惴不安地搭话说。

“糟了,阿龟,藤代友彦去不成青森了。”十津川缩了缩脖子说道。

“可是,警部,藤代是在青森被害的吧?”

“是的。

“要是那样,他应该到东京,以便能赶上‘初雁11号’。”

“可这不行啊,倘若没有新干线的事故倒是完全可以赶上的,可是……”

“从鸟取回来,您乘了‘滨风2号’吧?”

“嗯。今天我是坐那趟车来的,不过,因为我累坏了,所以一直睡到大贩。”

“绕播但钱了吧?”

“咽”

“这样,不是经过姬路吗?如果是这样,就能不去大阪而在姬路下车,乘上新干线了,若是姬路没有大阪和新大阪那样的事,所以不是能乘上发生架线事故前的‘光号’了吗?”

“ffgh,tbgwth。”

十津川急忙翻看时刻表。

他乘上“滨风2号”后睡着了,但据时刻表,到达姬路是上午九点三十分。到得很早。

(要是这样……)

十津川边想边将视线从播但线一页移到新干线一页。

“不行啊。”十津川咂了一下嘴。

“不行吗?”

“到达姬路是九点三十分,所以能乘上九点四十分由姬路发出的新干线,可是,这‘光叨号’是趟遇到架线事故,于十五点二十九分到达东京的列车,要是一分钟时间,可不能从东京去上野呀。”

4

十津川感到困惑莫解。

“光90号”误点近两个小时,这意味着早晨六点在鸟取沙丘的藤代友彦没有能乘上“初雁门号”。

可是,藤代是于三月二十八日从上野乘“初雁11号”去青森,在那里被人杀害的。

十津川心想:只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是:藤代在沙丘的时刻比早晨六点还早些,他可能乘了六点十一分发出的“滨风2号”前一趟的列车。

比特快“滨风2号”还早离开鸟取的列车是快车“但马2号”,于清晨五点四十五分自鸟取发出。与“滨风2号”一样,绕播但钱,经姬路于上午十点四十五分抵达大阪。

到达姬路的时间是九点十四分,比“滨风2号”早到十六分钟,但看一下时刻表,也只能乘“光叨号”,因为“光90号”前面一趟的“光134号”是九点十二分由姬路发出的。

第二种是:从因架线事故而停下的“光号”上下来,乘汽车去了东京。

这似乎最有可能性。

报上说,发生架线事故是在京都和米原间,“光明号”到达京都是十点四十一分,所以发生事故的时间恐怕是在十点五十分前后。

如果说是十点五十分,那么到十五点三十分尚有四小时四十分钟的时间。问题是:这期间能否从停着的“光叨号”下来,雇一辆出租车直奔东京,到达上野姑呢?

从名古屋至东京,如果沿东名高速公路死劲奔跑,需三个小时;从东名高速公路出口至上野需三十分钟;从事故现场至名古屋需一小时十分钟,这就已经是四小时四十分钟了,但从事故现场至名古屋的一小时十分钟有点儿紧,因为不知是否能在事故现场雇到出租车。

首先,架线事故刚发生后有没有让乘客下车呢?

“给我向国营铁路打听一下这事故的详细情况。”十津川对龟井说,“事故发生的准确时间和那以后是否让乘客下了车。”

龟井立即拨了电话,并作了记录。他拿着记录来到十津川的办公桌旁,汇报说:

“发生架线事故据说是在三月二十八日的上午十点五十二分,地点在关原附近。听说十二三分钟后修复作业开始,但因为作业危险,所以窗子依旧关闭着,没有让乘客下去。.;约莫一小时后修理完毕。开始慢速行驶,晚点一小时三十分到达名古屋。”

“这么说,到达名古屋是十二点五十九分噗?这就不行啦,从名古屋到上野,用两小时三十一分钟汽车是到不了的。”

“剩下的就是飞机。为了补上耽误的时间,在名古屋下车,然后从小收机场飞往东京。这有可能吗?”

“等一下。

十津川翻着时刻表。

大阪与东京间航班很多,但名古屋与东京间却出乎意料的少。

名古屋19:35一东京羽田m:30

名古屋16:35一东京成田17:30

只有这两次航班。

哪次航班都赶不上十五点三十分从上野发出的“初雁11号”。

“藤代他们不是乘‘光叨号’,而是乘下一趟‘光110号’的话怎么样呢?”龟井说。

“到东京是十三点四十四分吗?”

“是的。这也完全能赶上,所以我认为藤代友彦也有可能乘了这趟车。这趟‘光110号’在发生架线事故的上午十点五十二分时刚巧在京都站。列车在那里停着不动,藤代会不会考虑用新干线以外的办法去东京上野呢?”

“很有可能。但雇出租汽车不是不行吗?因为从京都沿名神、东名高速公路奔跑,到上野必须用四小时三十八分钟的时间嘛。在京都车站前雇一辆出租车,即使只是从京都高速公路出人口进入各种高速公路,也要起码花二十分钟的时间。”

“汽车是不行,但飞机行。我曾经乘出租汽车从京都去过大阪的伊丹机场,四十分钟就到了。因为十二点前能到达大阪机场,所以想办法是能赶上十二点三十分发出的日本航空112航班的,如果乘这航班,十三点三十分就到达羽田,所以完全能赶上十五点三十分由上野发出的‘初雁门号’。如果赶不上这次航班,全日本航空公司的28航班是十三点四十分发出的,所以乘这班机也能于十四点四十分到达羽田,后者虽然离‘初雁11号’发车时间仅五十分钟,但在首都高速公路上,用五十分钟的时间是完全有可能从羽田到上野的。”

“好,你给我调查一下这两班航班的乘客中是否有藤代友彦。”

“知道了。”

“可是,阿龟。”

‘啊?”

“为什么藤代不辞劳苦,要在三月二十八日乘‘初雁11号’去青森呢?而且还瞒着情人冰室悠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