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第09章 辞职者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先从大阪一羽田间的飞机的问题开始汇报。”

龟井刑警在二日晚上的搜查会议上第一个发言。

墙壁上的挂钟,三点的地方贴着红胶带。

现在是晚上十点二十分,再过四小时四十分钟,又到罪犯预告的凌晨三点了。

“先从三月二十八日十二时三十分由大阪发出的日航112航班说起,使用于这班航班的飞机是dc10,这天的乘客有三百十七名,乘客的名簿中没有藤代友彦的名字,不过三百十七名乘客中有五名写的是虚构的地址,我寻思其中可能有藤代友彦和跟他同行的戴墨镜的男人,作了一下调查

“不对吗?”十津川问道。

“可惜不对。据说这五人全部都穿着清一色的藏青色运动上衣,所以估计与藤代友彦和跟他同行的人没有关系。”

“这就是说,藤代乘另一班航班的飞机峻?”

“同一天十三点四十分由大阪发出的全日空28航班是三叉前l10lln,这班航班的当天的乘客有三百零九名,其中也没有藤代友彦的名字。三百零九名中写虚构地址的只有两人,这两人是一对情侣,男的五十多岁,女的三十多岁,可能是因为作寻欢作乐的旅行或是什么的怕写真名吧。”

“那么,你是说藤代友彦和戴墨镜的男人哪班航班的飞机都没有乘吗?”

十津川露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看了龟井一眼。

“刚巧这两班航班的女乘务员来东京,所以请她们看了藤代友彦的照片,但哪位乘务员都回答说没有记忆。”

“糟了,阿龟,这样的话,藤代和戴墨镜的男人在三月二十八日不是乘不上‘初雁门号’了吗?”

“是的。”

“但他们乘了。”

“完全如此。”

“这个问题决定重新研究,往下谈吧。调查东京铁路同好会的是…”

“是我。”西本刑警站起身来,“现在有会员一百八十九名,我要来了名簿的抄件。”

“其中有藤代友彦的名字吗?”

“有。这个会没有什么特别的入会资格,只要是爱好铁路的人谁都可以入会,上至七十六岁的老人,下至小学生都参加。会长是一个叫小早川的四十岁的男人,他在一家出版有关旅行书籍的出版社里工作。会费每月一千日元。”

“这个会干些什么事情?”

“据说每月在第一个星期六举行一次聚会。并非所有会员都参加聚会,大致只有三十个左右参加。另外,隔月出一期会报。我要来了三张,请您看一下。其次是,这会报上也登着,他们也常常举行一些活动,例如在山口线参观蒸气机车啦,参观京都的梅小路机车区啦,乘特快卧车去九州作三宿四日游啦,听说有时还请国营铁路的司机和列车员来介绍情况。”

“这些会员中要是有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就好了。”十津川一面扫视着名簿一面说道。

名字、地址和电话号码填在上面,但年龄和职业等没有写进去。

男性占整个会员的五分之四左右,五分之一是女会员。女性出乎意料地多,这大概是因为女性中铁路迷也增加了。

“警部您以为其中有那个男人,是吗?”龟井问。

“是啊。”十津川边考虑边说道,“不可能设想藤代从一开始就打算跟戴墨镜的人一起去山阴旅行,恐怕是偶然在‘出云1号’中遇上的,于是两人意气相投,参拜了出云大社,一起游览了鸟取沙丘,住在同一个旅馆里,但无法想像他们是公司的同事,因为若是同事的话,在听旅馆老板作证和沙丘的导游或出租汽车司机作证时,冰室悠子照理应该对这个人会想起一点什么来的,她也是同一个公司的人嘛。可藤代这个人朋友关系不是很好,要说公司以外的世界,就是铁路了,只有铁路爱好家的团体了。从两人偶然遇见,意气相投地一起旅行来看,只能认为是这个东京铁路同好会呷。”

“那么,要一个个清查一下这些男会员吗?”

龟井说道。男会员总共有一百六十人。

“查一下吧。运气好的话能遇上戴墨镜的男人的。另外,刚才国营铁路的北野打电话来说,找到了两名说是在出云大社见到藤代他们的女大学生。姓名、住址和电话号码都写在黑板上,你把它记下来。她们看到了那个男人摘掉墨镜的脸,说他是一个四方脸、浓眉毛的人。如果发现可疑的人,也可以请她们看看。”

“藤代还是去出云大社了吧?”龟井肯定似地说道。

“是的。正如冰室悠子所说的,他参拜了出云大社,并且去鸟取的沙丘拍了照片。”

“可是,为什么瞒着她去青森这种地方呢?也看不出是被戴墨镜的人威逼着去的。”龟井歪着脑袋。

十津川扫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说道:

“所以我才认为两个人可能都是东京铁路同好会的会员。正因为有共同话题,所以藤代和戴墨镜的人才一起参拜出云大社,一起去鸟取沙丘,在鸟取同住一个旅馆。所谓共同的话题,当然是铁路竣。让我们把戴墨镜的男人作为预告炸毁夜车的犯人来考虑一下吧。这也是北野说的,从三月二十六日的‘出云1号’的两名列车员的证词知道了一件事情:第二天二十七日凌晨三点,那个男人来到了三号车厢的通道上,从窗户里凝视着外边。是在其他乘客熟睡的时候。如果他是罪犯,那么他是在弄清楚应该炸毁的列车在凌晨三点时运行在哪一带。”

“藤代看到了吗?”

“这不清楚,但从藤代的手表闹铃定在凌晨三点来看,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藤代乘上‘出云1号’后遇上了戴墨镜的男人。两人交谈共同的话题——铁路的事情,这时藤代对对方总惦着凌晨三点这一时间感到奇怪,于是他把自己的手表闹铃定在凌晨三点。我想恐怕他在那时刻醒了吧,并且也许看到了戴墨镜的人的奇怪举动。问题是戴墨镜的人可能察觉到了藤代的这种态度,但这还不清楚。”

“所以杀害了他,是吗?”

“恐怕是的。在鸟取住在同一旅馆里,当时藤代的手表闹铃在凌晨三点响了起来,使女服务员吃了一惊。即使戴墨镜的男人认为还是杀了藤代为好,这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可是,要是,要是在山阴杀了他,就会被人知道四月吉日凌晨三点自己所要炸毁的夜车是‘出云1号’,所以特地把他带到青森,在那里杀害了他。”

“是怎么带去的呢?好像没有威逼着带去的迹象呀。”

“这是一个推测呀。藤代对铁路感兴趣,正在为乘完两万公里国营铁路所有线路而努力,但据说他还没有去东北方面,犯人有可能巧妙地投合了这一点。如果早晨六点去鸟取沙丘,那么当天能从上野乘‘初雁11号’去青森,采取换乘山阴干线、播但线、新干线的办法。藤代本来就喜欢看看时刻表乘车,所以兴致勃勃地乘了上去。虽然星期—一天就得缺勤,但藤代好像本来就不是一个工作热心的职员,所以跟犯人一起去了青森,压根儿不知道自己会被害。”

“到东京时,为什么不给情人冰室悠子打电话呢?”

“有各种各样的可能呀,藤代这个人据说也爱跟别人闹着玩儿,所以说不定想到了青森后给她打电话叫她吃一惊。因为本该去山阴的情人如果从不同方向的青森打电话来,她一定会大吃一惊吧。另外,也许他想从东京同她联系的话会被她阻止的,所以没有这样做。”

“可是,警部,新干线发生了事故,从时间上来说藤代他们不是去不成青森的吗?”西本刑警说。

“啊,我知道。”十津川点了点头,“因为作为去青森的白天的特别列车,‘初雁11号’是最后一趟嘛。如果乘不上这趟列车,就只能乘夜车‘夕鹤’了。‘夕鹤1号’晚上七点五十分由上野开出,到达青森是第二天清晨五点0三分。但藤代的尸体是凌晨一点三十分左右在青森站的厕所附近发一现的,这就赶不上这时间了。’——

“可是,警部,要是这谜解不开,那么即使逮捕了犯人不是也不能以杀人嫌疑起诉吗?”

“我知道,可我们首先得找出犯人来啊!”

2

到凌晨三点,刑警们立即一齐抬头看了着墙上的挂钟。

短针丝毫不差地指着了这一数字。

那口挂钟下面贴着从国营铁路总公司那里要来的日本全国铁路图。

十津川眼睛盯着放在眼前的电话机,因为一发生事故,国营铁路将立即来电话联系。

沉闷的气氛笼罩着搜查总部,年轻的樱井刑警像是无法忍受这沉默似的狠狠地说道:

‘布这儿呆着又有什么用呢!”

樱井说得完全对,但话虽那么说,在这深更半夜里又能干些什么呢?

十分钟过去了。

十津川主动给国营铁路的北野挂了电话。

来接电话的北野说:‘精稍候。”

十津川的脸上刹时露出不安的神色。

“是被炸毁了吗?”

“不,还没有接到全国各管理局的汇报。啊,刚接到北海道的汇报。没有事,夜车运行正常。”

“是吗·”

“可是,每天凌晨三点这样担惊受怕,真叫人受不了呀!”北野说着在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

警察也同样如此。

天一亮刑警们就从搜查总部跑了出去,像是要发泄这积压在心里的郁闷。

他们是去清查东京铁路同好会的会员的。五名刑警调查一百六十名男会员,每人分担三十来名。

小学生、中学生会员首先无条件地被排除在外。

其次是五六十岁高龄的会员。

剩下的会员四十六名。刑警们去他们住所走访了每一个人,有的还去他们工作单位约见他们。

对龟井他们来说值得庆幸的是,这四十六名会员中没有一名会员使用假名字或写假地址的。

除去能证明从三月二十六日晚上至二十七日不在现场的人,最后剩下的名字就只有一个了:

中河英男29岁

自黑区目黑五段目黑高级公寓306号

可是,刑警们没有见到这个人,因为他于三月十六日突然搬出这幢公寓,躲藏起来了。

3

龟井会见了公寓的管理人。据说是从专门管理的公司派来

的这位个子矮小的中年管理人,朝龟井露出老好人似的微笑,说道:

“中河突然搬走的时候我可吃了一惊啊。”

“是个四方脸、粗眉毛,身高大约一米七三的人吗?”

龟井一问,管理人立即回答说:

“这个嘛,你这么一说,眉毛倒是很粗的哩,个子也有那么高。”

“还记得是哪家搬运公司替他搬的家吗?”

“好像是他自己干的。”

“自己?”

“嗯。他有一辆小型客货两用车,用它分几次搬走的。我也帮忙了。”

“当时他说搬到哪儿去?”

“想到因为以后来信的时候不知往哪儿送才好所以也问了。可中河说那地方不太好,终于没有告诉我,还说即使来了信一类的东西也替他烧掉就是了。”

“关于突然决定搬家的理由,他有没有说些什么?”

“他也只是说突然决定搬家,详细情况没有给我说,本来就是一个话语不多的人。”

“他是干什么工作的、’

“听说是在新宿的一家有关建设的公司里于财会业务的工作,好像那儿他也辞了。”

“是他说辞掉了工作吗?”

“嗯。搬家的时候他说:‘我不愿意受人使唤,今后自己做生意。”

“现在他的房间怎么样了?”

“昨天住进了新户,这儿地方好,希望居住的人可多哩!中河他出什么事了吗?”

“只是想见见他,问问情况。”

“原来是这样。真遗憾,那以后他跟这儿也完全没有联系了。”管理人过意不去似地说道。

4

十津川去坐落在四谷三段的出版社走访了东京铁路同好会

会长、也是旅行杂志的编辑小早川进。

不知为什么,总想像那是个蓄着长发、身体瘦削的男人,但实际的小平川却是个胖胖的身材高大的男子,头发也剪得很短,一张晒黑了的健壮的脸。

时常有这样的事。

“我去菲律宾的宿务岛采访了四天。”

小早川持了把晒黑了的脸,敬给十津川一支烟说,是在马尼拉买来的细细的雪茄烟。

“您知道东京铁路同好会的一名叫中河英男的会员吗?”十津川问道。

小早川露出一副白牙:“当然知道呷,在聚会上碰见过几次。”

“有他的照片吗?”

十津川一问,小早川皱了皱眉头:

“怎么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辞职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晨三点钟的罪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