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王的秘密或者亚森·罗平的真实身份》

一、岩柱有它的秘密,海滩有它的神奇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自本世纪初始,莫里斯·勒布朗已经发表了他的小说,许多人被埃特尔塔的岩柱的神奇而搅得心绪不宁。它真的是空的吗?一部分最年轻的人——这是最疯狂还是最有理智的人呢?对这一点是确信不疑的。另外一部分人则蔑视它,甚至还怀疑到亚森·罗平的真实性。他们说莫里斯·勒布朗这个人名是在一九○六年巴黎市政选举时编造出来的,因为在市政选举时出现过一个叫亚森·罗平的人。多少次我听到了这无稽之谈呀!

应该承认,在我们这个地方,传说总是很难被接受的。

事实上,岩柱是空的,它的目的就在于将莫里斯·勒布朗的以亚森·罗平的隐情为依据的著作公之于众。但是罗平的冒险情趣和喜欢表现自己价值的慾望是如此强烈,它们并没有遏止谨慎小心的意识。那么,如果在他的叙述中,罗平对勒布朗说了真情,那他并没有道出真情的全部,而且仅此而已。

这部著名的书的要点的客观研究,将会很快地问世的。

这部著作对亚森·罗平在诺曼底的一座城堡里犯下的一桩入室盗窃案进行了叙述。一名业余的私人侦探插手了调查工作:这是巴黎让松-德-赛利中学的最高班修辞班的一名学生,年轻的伊西多尔·博特尔雷。事件使他获得了一张很明显地是从一张大纸上撕下来的小纸片。纸片上画着点点、数字和符号。下面就是它的复制品,莫里斯·勒布朗画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

博特尔雷注意到,没有一个数字在五以上,也就是说,按照字母表中的元音字母数目,把每一个数字由与它相对应的元音字母替换之后,就变成了下面这一段神奇的文字:

最后一行,它只包含六个未知的辅音字母和八个已知的元音字母。这些在伊西多尔看来,好像是最容易解开的。可实际上,他很明白,倒数第二个字只能是一个“岩柱”,而最末一个字就只能是“江河”、“考验”、“毛毛雨”或者“空洞”。鉴于前面的字,唯有“空洞”这个字可以给最后一行提供一个相似的意思。而伊西多尔·博特尔雷从中得出结论:这张纸提及了“空心岩柱”。可是这“空心岩柱”是什么东西呢?

于是这位修辞班的年轻人,又做出了第二个评注:第二行的最后一个字只能读为“小姐们”。然而,由于居住在被盗的城堡里的两名年轻姑娘刚刚神秘地失踪了,他便从中推论出“空心岩柱”这个字眼应该与这些小姐们有某种关系,而且这些字很可能指出了亚森·罗平把她们监禁起来的地方。

巧合把这位私人侦探和特别是警探小说家们的了不起的助理人员引上了一条通往位于克洛兹省的名叫“岩柱”的一座城堡。他不怀疑他将在那里找到姑娘们,还有他自己的、就在这个时候成为了绑架对象的父亲。而其实,他与一位朋友骗过了城堡看守们的警戒,他成功地解救了所有的被监禁的人。

嘿!就在他自以为战胜了亚森·罗平之时,后者在一份大报上发表了一篇长长的、引人入胜的文章。其中梁上君子指出:博特尔雷完全弄错了,他被表面现象愚弄了,而真正的“空心岩柱”其实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篇叙述的精华部份也正在这里。

空心岩柱的秘密是一个为英格兰的国王们所谙熟的、历史的和王室的秘密,是一个国家的秘密,它是在他们的手中消失的。在可怜的疯子亨利六世的王冠传到约克大公的头上之时,在冉·达克向法朗士、夏尔七世揭露这一切和从君主到君王相互传递之时……这一秘密涉及到了君王们拥有的巨大财富的存在并指明了它们的存放地点。要知道它们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在不断地增长、膨胀着的。

其实,这个藏宝之地早在高卢人战争和儒尔·恺撒时代就已经存在了,而且是由一位卡莱特首领揭示给后者的。对此,罗隆,诺曼底的第一位大公和随后的征服者纪尧姆。早在由弗朗索瓦一世和亨利四世以晦涩难懂的方式提及此事之前,就都已知道了。

只是随着大革命的到来,和路易十六、玛丽·安托瓦内特的被处决,秘密也就消失了。一天夜里,在巴黎由圣殿骑士团驻扎的寺院监狱中,国王把他的一位军官叫到了一旁,交给他一张上面写有点、线和数字符号的长方形的小纸。

“先生,在我死后,请您将它交给王后并且告诉她:‘以国王的名义,夫人……为了陛下和他的儿子……’如果她不明白的话……”

“如果她不明白呢?……”

“您就补充下面的话:‘关于岩柱的秘密。’王后就会明白了。”

军官最终完成了这一使命,只是用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办完。当他最终来到玛丽·安托瓦内特的面前时,他对她说:

“以国王的名义,夫人,为了陛下和他的儿子。”

然后,他向她呈上了信件。

她在确信看守们没有注视她时,打开了封签。当她一看到这些无法解读的几行东西时,显得颇为惊诧,但好像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她露出了苦涩的微笑,而军官捕捉到了这么几个字:

“为什么这么迟来呢?”

王后随后收起了这张纸,把它夹进了她的祈祷书中。

此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谈及这神奇的秘密,它无疑是与在法兰西实行极权君主政体的最后一位君主一道消失了,直至亚森·罗平巧见端倪,并最终重新发现它的时候,尚没有一个人……太遥远了,这是自然的,在克洛兹省的边缘地带和在岩柱城堡。

这非同寻常的揭示,令伊西多尔·博特尔雷难以忍受,而且使他的美丽幻想破灭了。

可是,在灰心丧气过后,勇敢的中学生又不屈不挠地投入了工作并为发现这神奇的秘密而重新开始了探索。首先他确定了,他所知的列举出来的所有这些历史人物,都与诺曼底有着极密切的联系或者到过此地。那无疑是在诺曼底,他自忖着,有解开这一谜团的钥匙。他开始极耐心地徒步踏勘罗隆大公的旧领地。终于,在某一天,他的调研工作把他带到了埃特尔塔来。在那里,令他心花怒放的发现在等待着他。把迷人的海滩左侧圈起来的,是一个名叫阿瓦尔的峭壁,在它的尽头,大海冲击出了一个硕大的圆拱,叫阿瓦尔门。这个拱门本身又被一块探出海面的巨大而尖利的岩石遮掩了起来。

博特尔雷立即断定,这就是人们苦苦求索的秘密所在。如果人们敢于大胆提出这一设想的话,那么可以说,这座门就是关键所在。

实际上,当与当地渔民进行了十分钟的交谈后,他一点点地明白了,这座孤零零的岩石是以“岩柱”这个名字远近闻名的。而建在峭壁边缘最高处的那座中世纪建筑是有名的弗莱福塞城堡。而就在这城堡的附近,在峭壁伸向大海的那一部分,有一个狭长的岩洞,传说弗莱福塞爵爷的两个女儿过去被带到了这里,而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人们才把它称为小姐们的卧房的。

于是,博特尔雷很快就撰写出正式的文章。按照他的意思,以这张神秘的纸或者至少是数字和符号组成的四行文字为基础:

在埃特尔塔的阿瓦尔

是小姐们的卧房

在弗莱福塞城堡之下

是空心岩柱

他借助倒数第二行指示的方法,急匆匆地赶到了小姐们的卧房。他到达了城堡的墙边,有一块石头已经移动过了。他找到了一扇秘密的门,这门直通向一条楼梯。这是一条三百五十七级的直通到岩柱本身的向下的楼梯。

在那里,他发现罗平正在等着他,并恭贺他发现了这栋房子。岩柱确实是空的,在这阿里巴巴的现代洞穴中,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法兰西的国王们把他们私人的财宝都堆积在了这里。罗平只在其间找到了被路易十四、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挥霍得所剩无几的财宝的某些残留部分。但是他本人却在里面积聚了他掠夺来的东西:有首饰、艺术品、金银制品、大师们的画。这些都是从它们的原主人那里友善地取来的,它们的到来,在这新式的神秘岛上,构筑了一座世界上最丰富、最壮观的博物馆。

我还记得在六月份的一个天气很好的下午,当罗平向莫里斯·勒布朗提供这一故事的素材时,莫里斯·勒布朗所说的骗人的话。事情发生在埃特尔塔那里,在偏远的乡村的一家名叫“皮埃尔菲克洼地”的小咖啡馆的花园里。这间食品杂货零售店,通常的顾客都是那些收工回来的种植工人。他们晚上才光顾这里,所以一般情况下,白天是没有客人的。所以只有我们几个人,坐在一株老梨树下,距离老板娘为我们冰苹果酒的井只有两三步远的地方。

当时在场的有罗平、勒布朗和我,三个差不多都是在一八**年前后出生的同龄人。罗平显得比其他两个人要年轻十岁不止,受过体育锻炼,非常活跃,容易冲动,穿着一身白色的法兰绒衣服,戴了一顶双色带的扁平的窄边草帽;勒布朗,文静又有节制,但是微笑、谈吐中总是透着狡黠,尽管太阳很大,但他仍然穿着能保暖的自行车运动员长裤,而且还为晚上返回时准备了厚围巾;至于我本人,穿着高高的硬领衬衣,打着皮领带,穿着银灰色的西服,戴着巴拿马草帽,在他们这些盎格鲁-撒克逊式的相匹敌者中,我表现出了法兰西的古老的和严格的雅致。

应该看一看勒布朗在做笔记时是如何开怀大笑和不时地发问的:

“你以为读者会去生吞活剥地接受这些东西吗?”

因为罗平讲述故事时,为了向读者隐瞒某些真实情况和保留独有的利益,常常会遭到一些强烈的反对,和表现出令人担忧的、不像是真实的东西。

几乎没有像我们这样的有理性且注意对问题的所有素材进行严格评判的人,认真地去做过这些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法国国王的秘密或者亚森·罗平的真实身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