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王的秘密或者亚森·罗平的真实身份》

三……在美丽的大海上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看埃特尔塔的词源。人们就此问题已经争论了很久了。

那么,一般情况下,人们认为在最古老的地图上,埃特尔塔是以“埃斯特尔塔尔”的拼法出现的。是在一六二八年出版的热拉尔·梅卡托尔地图集和法国的于德拉菲地图上出现的。其实人们在一份极罕见的地图(由罗伊海军于一五三四年绘制的兵力方案布置图)上找到的埃特尔塔的名字,就是比较怪地写成了“埃斯特尔塔”的。

可是,如果人们从海军档案中回忆起作为制订一五三四年印刷插图的原始草图(b41,g52),就会发现:在埃特尔塔的方位,在科地的嘴筒高处,人们可以读到口语化了的几个字:“这里是……国家。”这一段说明文字显然是国王或者他的某一个亲信在村庄还不存在时或者尚未取名字的那个年代所为,它旨在表明此地是国家财宝的藏匿地,而且简写成:“这里是……国家。”抄写者由于不知道秘密,很自然地认为,这段文字表明在这里有一个叫“埃斯特尔塔”的地方,而且毫无恶意地把它传播出来,并给这个地方赠送了一个名字,尽管风剥雨蚀,但是这个名字却留了下来。

不过,显然是在这一时代之前,埃特尔塔就已经存在了,而且沿海一带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儒尔·恺撒、莫里斯·勒布朗把他视为最先掌握这一秘密的人中的一员,也曾在此居住过。自从罗马大道的利尔博纳(老的约里奥·博纳或者恺撒喜欢的城市),直通埃特尔塔。沿费康和贝努维尔两条狭谷构成的山嘴直伸到里面去之后,人们就把它称作“圣克莱尔海滩”了。

就是在这块土地上,罗马人建立了他们的造船工场(参见奥伯博士的《埃特尔塔的紫杉》p11)。同样是在这里,后来,世袭领地独立于埃特尔塔的君主们,城堡建在距海半法里远的圣克莱尔的君主们,建起了一座教堂的塔楼,它至今还在。它像一个前哨,从那里极目望去,在大海上,确切地说是在岩柱上,人们可以同时看到两条小狭谷。

从十五世纪开始的这一系列谜团中,唯有从教堂塔楼到隐蔽的海岸这条地下暗河的问题得到了解答。

一、百年战争之谜

直到一三○九年,几乎是法兰西和英格兰两家王室的子女都没有联姻的关系。人们只能找到一个例子,法兰西的路易八世的儿子和布朗什·德·卡斯蒂耶,亨利二世普朗塔热奈的孙女(同时也是阿里埃诺尔,被高弃的路易七世的妻子的孙女)。可是到了一三○九年,英格兰的爱德华二世娶了伊莎贝尔,菲力普·勒·贝尔的女儿。因此他也就成了连续三届法兰西国王的联姻兄弟,他本人愿意继承法兰西的王位,而且在他的要求之下,引发了百年战争。

一个世纪之后,亨利五世从一三九六年又把中断了的战火重新点燃了。他在没有一个历史学家可以说出名字的地方,不过应该是在科地的海岸,与他的军队一起登了船,因为他安营扎寨的第一座城市是阿尔芙莱尔,在塞纳河的入海口,距勒阿弗尔只有一法里半,距埃特尔塔却有六法里!

长久以来,人们在想,这支部队借助于何种魔法能够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在大海上的陡峭的悬崖高地上落脚,而那里的海滩和狭谷是如此之稀少,又这么容易掩护。

现在是否有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呢?

二、白金汉大公之谜

每个人都会记得《三个火枪手》。按照通常的说法,大仲马是从现实中想象出一个特别巧妙的小说情节的。但是最有经验的学者们指出,在这部著名的小说中,想象只占有一小部分,这主要的部分还是符合事实的:无论是阿尔塔尼昂,还是阿托斯·波尔托斯和阿拉米,他们都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他们确实存在着,而且后三位就是国王的火枪手。乔治·维利埃,白金汉宫的大公,确实迷恋着安娜·德·奥特利什,而且真的从女王那里得到过著名的钻石手杖。

但是,在这著名的小说中,始终存在着一个尽管作者已经触及到,但并未揭开的神奇的秘密(特别是在第十二章,第三段),就是白金汉大公的待人接物的行为举止,骗过了红衣大主教的警觉,并能深入法兰西腹地重新找到王后。尽管海岸线上加强了警戒,维利埃还是成功了,而且是每一次,他成功地在法兰西登陆了。在什么地方和运用了什么手段呢?否则,尽管他从王后那里得来了秘密,黎塞留也是一无所知的。

三、路易十四之谜

在十七世纪,法兰西和英格兰两个王室的联姻制度在百年战争期间中断之后,又开始了它的辉煌。

英格兰的夏尔一世娶了法兰西的昂里埃特,路易十三的姊妹。英格兰的昂里埃特,夏尔二世的姊妹,嫁给了奥尔良大公,罗阿一索莱耶的兄弟。

而在一六七○年,当夏尔二世和路易十四之间的秘密条约签署时,是谁来谈判的呢?奥尔良的女大公。她是从何处离开法国而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呢?虽然至今仍无人谈及,但是这很难猜测吗?

十八年后,当雅克二世被迫在纪尧姆·德·奥尔良面前逃跑并离开英格兰时,他秘密地来到了法兰西,那么在什么地方离船上岸的呢?最后,在一六九五年,他派贝维克去英格兰做起义准备时,贝维克在法国海岸线的什么地方,从三月直到四月一直没有等到约定的信号呢?

四、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之谜

人们还记得上面所讲的国王和王后为了去圣克莱尔听弥撒,曾试图离开巴黎,但遭到了拒绝。从圣克莱尔,他们又想去哪儿呢?人们通过费尔森日记知道了这一点。在快到埃特尔塔时,布耶侯爵认真地为居斯塔夫三世,瑞典国王,制订了一个在法国海岸线登陆的计划。

五、拿破仑之谜

拿破仑在打算入侵英格兰时,曾经想在埃特尔塔建立一个军港。在埃特尔塔的所有工程就为这一事实提供了充分证明,尤其是与此方案相关的资料至今仍收藏在鲁昂路桥、河海部门的档案中,人们可以从中找到所有的图纸和全部的预算方案。

为什么如此缜密地制定的方案最终会被放弃了呢?

人们在《富歇回忆录》中找到了说明。他说;当时工程师们已经在埃特尔塔完成了图纸的设计,而塔列兰利用一次由皇帝召集的讨论兴建工场的会议,向拿破仑表述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他强调说,新的军港距勒阿弗尔只有七法里左右,而且他认为,在这个狭小的区间聚集国家海军的大部分力量是没有益处的。相反,在距盎格鲁-诺曼底群岛最近的区域建军港将会有极大的优越性,因为在旺代战争期间,英国人总是在那里登陆的,原因是那里疏于防备。总之,他得到了皇帝的赞同,后者听从了他的要求,放弃了埃特尔塔,选中了瑟堡。富歇对塔列兰介入此事感到惊奇,因为后者对海军和战争是从来不感兴趣的,并且他指责他对外交部长在几天前接见……男爵的介入……,因为富歇怀疑此人是觊觎王位的人在巴黎的一个密探。

不过,人们会记起科谢修道院院长提及的一位贵族,作为埃特尔塔和凡尔赛之间的穿梭旅行的领导的就是贝勒维尔男爵。

而且,当人们想到拿破仑下台之时,是塔列兰欢迎路易十八的,而他又成了路易十八的总理。人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如果塔列兰答应普罗旺斯伯爵的再三要求,在今后小心行事,而不想方设法把拿破仑和他的那些工程师们从海滩上赶走的话,后者一定会发现波旁家族的秘密的。

可是还有更多的人说,也还有更好的。

当人们阅读富歇每日给皇帝呈递的警报集时,人们多次地从中发现关于法国渔船和英国军舰发生冲突的说明。人们对英国人的好斗和好奇感到震惊,它们突出地表现为两点:一点是在比维尔峭壁前,卡杜达尔曾于一八○三年秘密在此登陆,人们担心送密信的人会从这儿溜进法国(特别参看十三年雨月二十三日的报告);另一点是关于埃特尔塔的渔民们被英国人搜查和审讯的。

于是在十三年花月二十日(一八○五年五月十日),部长指出:“埃特尔塔的两个渔民,勒瓦瑟和达利贝尔同敌人进行过联系,回来时曾被带来审问过,后来被放了出来。”同样的情况还有一八○六年五月十七日的,“由勒歇和阿歇领航的两条埃特尔塔渔船在费康附近与敌人取得了联系。英国双桅横帆船的船长觉得这两艘船很可疑,便在下雾的时候,把这两个人弄到了他的船上,向他们问了关于法国的最新情况,然后把他们送回船。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上了自己国家的船,而这两条船均被解除了武装。”

埃待尔塔的秘密确实是至关重要的,应该让那些饶舌的人在如此严酷的事实面前猛醒了。可是,埃特尔塔的渔民不是仍然每天驾着他们的渔船在这著名的地上暗河前面穿梭于阿蒙门和沃迪厄岩柱之间吗?

六、三次革命之谜

在十九世纪的一八三○年、一八四八年和一八七○年三次革命之后,被废黜的君主们为了去英格兰,全部要求不走加来或者布洛涅陆路,当时它们是距离最近的,而是要走塞纳河水路,这是怎么回事呢?

尤其是路易-菲力普的出逃是在匆忙之中开始的,而到了塞纳河入海口时则变得犹豫不决和惶恐不安了,好像国王和那些要帮助他找到海岸的人们不够熟悉,还是国王受到了特别严厉的监视,这又该怎么说呢?

而就这一点来说,一位历史学家同样提请我们注意,勒诺特尔先生无法不流露出自己的惊讶。在他的《从一场革命谈开的》(弗拉玛里翁,一九三三)中,他在第一百一十九页逐字逐句地写道:

“从这令人惊讶不已的历险来看,许多细节是未被揭露出来的。我们在这里跟踪得不多的原因,是在许多方面关系显得不一致,且经常是不协调的。此外,所有的过去的哨所日志或者对地图简单研究得出的说明又是非常详尽的。只需一些无可争议的事实就可以用作基准点。这是肯定的,例如,路易-菲力普和玛丽-阿梅利在二月二十六日早晨重逢,就在海岸。他们在格拉斯小屋找到了避难的地方(在阿尔芙莱尔):一栋只有两层的小房子,是属于德·佩尔反先生的。可是他是怎么走到这个隐蔽地方的?谁给他们指的路?此地是否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这确实是些并不十分重要的问题,但就是这样,那些讲述者们也并没有满足好奇心……德·佩尔丘先生,这栋小房子的主人,是仲马将军的一个姻亲,而他,在随国王到了德勒之后,又从那里去了勒阿弗尔

这些在勒阿弗尔附近神秘的穿梭往来使人们想到,在一八四八年,埃特尔塔已经不是一个躲在狭谷中的孤独的、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了。玛丽·安托瓦内特不无危险地来到这地方,可是自从卡西尼地图出版后,自从帝国战争以来,自从通往古老的儒尔·恺撒海滩的新路开通以来,通往英吉利海峡和英格兰的神秘之路的秘密也就失去了它的魅力。

而欧也妮王后本人,在一八七○年九月四日的第二天,也走了这条通往勒阿弗尔的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里,我们搜集到了大批的资料,它们似乎有点令人惊愕,但是它们的真实性和可靠性,是很容易通过一次现场实地调查得到印证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法国国王的秘密或者亚森·罗平的真实身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