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圈魔咒》

被诅咒的男人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好极了,杰摩,你现在的情况好多了,这种状态若是能持续下去,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你便可平安出院了,你再努力地坚持一下,忍耐一下吧!”

一位和颜悦色的护土正和窗户里的人说着话,窗子上封着铁丝网,地点是洛杉矶一家精神病院中,这家精神病医院附属于洛杉矶市监狱。

杰摩,大概有50岁,身强力壮,一头黑发长长的,却是十分的零乱,他的身上衣服是美国监狱通用的横条纹制服。一个人蜷缩在墙角里。

他缓缓地把头抬起来,两眼无神并且看不见一丝的神采。

明显可以看出,他处于浓浓的哀愁之中。

“吉摩,你是非常值得人同情的,典狱长是这样评论你的。平日里你是那样的老实巴交。然而,要是有一天那可怕、神秘的红斑爬上你的右手手背时,你便像换了个人似的,如同凶神恶煞一样,总要干出毒辣、残忍的事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典狱长判定你肯定患有某种神经疾病,因而将你送到这里来观察治疗。”

“要知道你的主治医师是莱蒙医生,这一段时间以来,你气色好多了,你现在这种状况真让典狱长高兴。”

“每当你被恶魔缠身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异常活跃和激动。”

“你一旦犯起病来,与真疯子没有什么区别。还好,你在这里经过疗养之后,又变成了正常的杰摩。”

“真的很感谢你,总是让你这样牵挂我,真不好意思。”

杰摩又默默地将头低了下去,他出神地望着地板。

护士一见到杰摩是这样子,便悄无声息地走了。

时间过了很长的一段,杰摩依然是那个样子,呆得如同泥塑一般。

突然,一粒硕大的眼泪从他的眼中涌出,慢慢地淌过他的脸颊,最后摔落在灰尘满地的地板上,渗湿了一小块地板。

“天呐!我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呢?他们都说,我不发病时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非常地安静,做起活来也是勤勤恳恳的,然而我,这手上……手上这恐怖的……”

杰摩非常惊恐地看着他的右手手背,那只手是非常地脏,因为他有很长一段日子没有洗过澡了,在他的手臂上结了一层又黑又厚的垢泥。

他在察看时,却没有找到那令人胆战心惊的红斑。

“这种神秘的红斑为什么会出现呢?而且,它一旦出现,我就会……变成了一个恶魔……然而当我心态平和之时,如同现在一样,为什么就不见红斑的踪迹?

“莫非我是两种本性的混合体,一种是正常人性,另一种则是魔鬼人性?

“每当那可怕的红斑显现的时候,我就像个疯子一样,我不再是正常的我,任何凶狠毒辣的事我都敢做。

“每当那红斑消失之后,我又马上变成正常的我,而那时候,痛不慾生,追悔莫及的心情向我阵阵袭来,已做下的错事、恨事任凭我怎样,也是挽不回了。

“可怕的红斑一旦出现后,我便变得那样凶狠、残暴,就像豺狼虎豹一样。上帝啊,为何总是这样捉弄我!

“莫非说我真的患有神经病?……要不然,我的身上流着魔鬼撒旦的血液?

“每当我回想、思索这一切的时候,莫名的恐惧总是要把我给逼疯了才行啊……

“……我是这样被人所不齿,遭到魔鬼的咒语的人。”

杰摩痛不慾生地在地上翻来覆去。

泪水无休无止地掉下来。当他的情绪略微地平息下来。他便又像刚才一样蜷屈在地板上像是一只舔伤的野兽,上气不接下气,他两眼依旧黯淡无光地看地板。

渐渐地,心潮翻涌的他又恢复到了常态。

他一边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闭目养神。然而以往的一桩一桩罪行又像蛇一样,将自己缠绕,那一个个毛骨悚然的画面又在他的眼前摇晃。

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红圈,像血染的一样,这些红圈在不停地转,不停地放大,最终不见了。

用不了多久,又有新的小红圈在刚消失的大红圈附近产生,一样地不停地转,不停地放大,直至消失。

杰摩快要崩溃了!那是因为以前负下的血债累累,他总是以为自己在地狱里被索命鬼追得无处可逃,他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惊恐中发出一声大叫,一下子从地上立了起来。

“啊!杰摩,发生什么事了?”

杰摩一声吓人的叫声,让那个护士立刻闻讯而来。

“我……我……”杰摩是那样地呆若木鸡,不发一言。

“你大概做恶梦了?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护士待了一会儿,看到无事可做,便又走开了。

恶梦初醒的杰摩,又软弱无力地坐下了,他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件事:

“哦!有一件事我想起来了……我在住院之初,典狱长曾听到莱蒙医生这样说:

“‘这种病的症状真是稀奇古怪,但是,却真的是一种神经病,每当他犯病的时候,手背上必然出现红斑。到目前为止,在世界范围内的医学界还找不到先例。

“‘我对杰摩这种病的结论,也许是一种由遗传造成的精神疾病。但是,这种病的具体情况我还没有掌握,其他情况,有待我进一步为他治疗后,再下结论。’

“尽管他们防止我偷听他们谈话的内容而故意压低嗓音,然而他们说话时我大脑依然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和警觉,他们所说的一切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很有可能,正如莱蒙医生所讲,我身上的这种可怕的病是先人遗传所致。

“很久以来,我们家族所有人的身体里都流淌着这种使人变成恶魔的血液,那我自然也不能例外。

“我的身上所流的这种使人疯狂的血流,一旦血液激动起来,我便由一个正常善良的人变成一个凶残的魔鬼。”

“上帝啊,这一切太恐怖了!”

杰摩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他把头深深地埋人两只手的保护中,尔后呆呆地望着地板。

慢慢地,已到了这一天的黄昏,一片死寂笼罩了这里的医院和监狱

然而,就在此时,杰摩却又观察到了一个十分奇异的现象。

一亮……一闪……一亮。

杰摩一边计算着闪光的次数。

“2次……15次……2次……”

杰摩的心中很是疑惑不解。此时,光亮又射了进来,这一次闪动的次数与前一次一模一样。

“2次……15次……2次……”杰摩又在心中数了一遍。

这种利用反射阳光所做的暗示,杰摩在他的儿子包勃年幼时,曾教过他。这种暗示就是利用镜子反射光线,根据光线射在物体上的次数,表示出字母a、b、c……。

反射一次使可以表示a,2次可以表示b,3次可……,依次类推的话,那么15次则代表字母o。

“2次,15次,2次,这就是字母b、o、b,是包勃!”

杰摩的儿子名叫包勃,如今已是13岁的少年了,这种童年时的把戏他还依然记得,但是,杰摩不知包勃是在哪里把这样的信号给传递过来的。

实际上,这些光线是从房屋的天花板折射进来的。

杰摩抬眼向天花板上望去,原来在被漆过的天花板的一角,有那么一个用来透气的洞,光线便从那里射进来。

杰摩马上把他的床推到了那个洞口的下方,又将椅子立在床上,这样可以将头伸出洞外。

虽然他的头可以从洞口伸出去,但肩膀以下却被卡在里面,没有法子,他把头转向四周寻找。

杰摩所在的这个房间,属于一栋一层楼建筑物。这种结构为每个房间只住一名病人的单人间。

在这栋建筑物的邻旁,有另外一栋二层楼建筑物,那栋楼里,每一个房间住有5至6名病人。

而在那栋二层楼楼顶上,包勃正爬在上面,手中拿着镜子,利用那夕阳最后的光传递着他的暗号。

在杰摩看见包勃的同时,包勃也见到了他父亲的头,他朝着他的父亲挥了挥手,好像在表明:“爸爸,等我一会儿。”

没有多久,包勃就消失得没了踪迹,屋顶上已不见他的影子。

看到儿子不见了,杰摩的心中像上弦似地紧张,赶紧四处找寻。

“包勃想要干什么呀?

“要是一旦被护士或警卫发现,那可就麻烦了……”杰摩的心一下子被揪住了,抑制不住自己的担心。

包勃在屋顶上悄无声息地行走,像猫一样静寂。

他径直向父亲的方向爬去。他光着两只脚丫,将两只鞋用鞋带绑在一起,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已经缓慢地爬到了他父亲的身旁。

“爸爸…”

“包勃,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杰摩非常严厉地问。

“爸爸,我打算把你救出去!”

“什么?瞎说什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被察觉,你也会坐牢的!”

“我就是特别想让你出去!你被关在这里面我的心里很难受。”

包勃一边诉说,一边有许多的眼泪流了下来,他继续说:

“爸爸,还有别人也协助你,打算把我救出去呢!”

“什么人?他是谁?”

“是赛摩叔叔。”

“是那个常面带笑容的赛摩吗?”

“对的。赛摩叔叔对我说过,他千方百计也要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我是个小孩,目标小,不引人注意,所以来这里行走,警卫不会发现我,因此我才悄悄地来到这里。赛摩叔叔告诉我让我将这把钥匙转交给你。”

说完,包勃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来。

杰摩瞅着那把钥匙和稚气未脱的儿子包勃说:

“赛摩那个坏蛋又不干好事!肯定是又有他自己办不到的事,又想指望我出力。

“为了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居然指使一个才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来冒险,真是异想天开呀。

“寄希望于一个无知的孩子,拿着一把钥匙就来协助一个罪犯从监狱里跑出去?”

杰摩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将嗓音放大了说道。

“尽管我是一名罪孽深重的罪犯,但是,我已深恨那以往的所作所为。我已决定要痛改前非,而他却要我重趟浑水,引诱我重新走上犯罪的路。

“并且教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冒巨大的风险来救我,没准他现在正在心中暗自窃喜,这个姦诈狡猾的家伙!”

杰摩脑海中闪出赛摩那面带微笑的脸,心是便愤恨起来。

“爸爸,你用钥匙打开锁进去吧!赛摩叔叔说过,你的房间外装有钢丝罩,这些罩子上都是用锁关住的,使用这把钥匙,便能够打开锁逃出来。”

“包勃,这不行,爸爸不可以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多久我便能出去了。”

“但是,赛摩叔叔讲,你从医院出来后又要被送进监牢里!”

“是这样的,爸爸确实在出院后还要在牢里呆一段日子。可等到我刑满释放之后,我便能重新做人,做一个好人了……

“我曾经对自己立下誓言:再回到外面,决不干坏事了。

“正因为爸爸干下了滔天的罪行,所以在牢中伏法服刑。

“虽然没有妈妈可以管顾你,但是,你作为一个男孩子,一定要学会坚强,下次就不要来找我了。

“赛摩是一个十足的恶棍,你一定要离他远一些,要不然的话,你也会和爸爸一样,变成一个囚犯。”

“把这把钥匙扔了吧,记住我的话,好吗?”

“好的,爸爸。”

“你要发誓,答应我以后决不再找他。”

“好……我发誓。

“就这样吧,你走吧!”

杰摩用一种严酷且带着教训的口吻对包勃说了上述一番话。

包勃一直默默地注视着父亲,随后,他慢慢地从原路爬走了。

杰摩静静地注视着儿子的离去。

“‘上帝啊!希望这个可怜的孩子手背不会出现红斑!”

杰摩在心中暗自祈祷。

“但是,莱蒙医生曾经说过,这种病可能是祖上遗传引起的。那么,包勃的身体中也肯定流淌着这种疯狂的血液。

“假若他受到赛摩那个恶魔的影响,神秘的红斑也将在他的身上显现。一定要禁止他与赛摩的接触。”

杰摩一想到这里,心中便生出一丝悔恨来没有让包勃发下重誓或毒誓,他不得不又牵挂起了儿子。

时间又过了一年多。

在洛杉矶市监狱的监狱长办公室里,有4个人坐在那里,他们分别为监狱长施米思、精神病主治医师莱蒙,还有两位女士。

两人当中有一位40岁上下的中年妇女,她气度不凡,举止优雅,两眼炯炯有神。另一位是一个金发少女,年龄在15岁以下,长得美貌清纯。

这位中年妇女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被诅咒的男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圈魔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