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圈魔咒》

暗藏杀机的恶魔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在一条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有一间门脸不大的修鞋店。

在这家拥挤杂乱的修鞋店中,旧皮鞋、皮革、修鞋工具扔得到处都是,给人一种乱糟糟的感觉。

走进这家店,可以看到左右两例各有一个柜子,有一些纸盒摆在上面。

仔细看一看店的门,上面已有一块玻璃碎了。

挂在店外的招牌,蓝油漆漆的字,一层很厚的尘垢已蒙在上面,虽然是灰蒙蒙的样子,但是依稀可辨上面所写的文字:皮鞋修理——赛摩。

就在那块陈旧破败的招牌上,已可找见字迹剥落的痕迹。

就在这家修鞋店的中央,放着一把小椅子,上坐一人,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手脚麻利地修鞋。

这个人的年纪在四十五六岁,矮矮胖胖的,身穿一件衬衣,在他的膝盖上围着一条很脏很旧的皮围裙。

此人便是“笑面”赛摩。

他给人一种好喝酒的印象,一张整洁光滑的脸,当人们每次见到他时,他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

实际上,他却是无恶不做的黑帮头子。

无论是杀人越货还是拦路抢劫,没有他没做过的。

谁要是碰上他这样的人,可算倒了大霉了。每次作案,他总是计划周密,方法灵活巧妙,即便是警戒得森严壁垒,也似人无人之境。

对于他的袭击,最好不要轻易反抗,要不然的话就会有性命之虞。

称他为杀人如麻的魔头,这么讲一点也不过份。

然而,平日里他伪装得十分好,老老实实的,干活也是勤勤恳恳,对于他的底细别人根本摸不透。

就在此时,有一个年轻人推门而入,赛摩抬眼看了看。

“哦!是约汉来了!不知今天你带过来什么货?”

“给你这个。”

“这是什么?让我瞧一瞧。”

年轻人将那包用报纸包裹的东西递上去,赛摩打开包裹,里面放了一双旧皮鞋。

赛摩瞅了瞅手中的这双鞋,把右边的那只放下,留下了左鞋,他麻利地将右鞋鞋跟部切开。

只是一下,鞋跟就掉了,里面的空心部分却塞满了棉花。

赛摩将棉花掏了出来,只见棉花里包着一枚钻戒。

赛摩一见到钻戒,喜悦便爬上了脸。

他拿起那枚钻戒不住地观察,还放到了眼前来看。

“怎么样?大哥,货还可以吧!”

“看样子还可以!只不过不值什么钱,也就值20元吧!”

“怎么,才值20元钱?您在讲笑话吧?您给25块算了!”

“这怎么能行呢?这枚钻戒还有瑕疵之处,20元这个价已经很高了。”

“我这还是看在是你的份上,才不情愿地出这个价。”

“要是别人话,根本没商量!”

“这不大好吧?大哥,您还是给25块?”

“绝对不行,你要是不大情愿的话,把它拿回去!”

紧接着,赛摩又把那枚钻戒塞回了原处。

当他再次抬头时,不由得叫出声来:

“坏了!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连棉花都没塞,就将鞋跟重新钉好。

“约汉,你快从后门走,莱蒙医生来了。”

约汉急急忙忙跑到了后门去,不一会儿,莱蒙医生进来了。

“哦,是莱蒙医生到了,请坐。”赛摩面带笑容地站起身来,以示欢迎。

“近来买卖怎么样?”莱蒙一边问着,一边坐在赛摩身旁。

“还能勉强糊口吧!”

以前,赛摩在坐牢的时候曾患过重病,莱蒙是监狱的医生,给赛摩治过病。

赛摩在出狱之后,开了这家店。莱蒙不时来看一看。

“那还不错!”莱蒙一边朗声说道,一边随手从地上捡起只鞋。

赛摩心中不由得一惊,冷汗也被吓了出来,因为就在那只鞋后跟里放着钻戒。

刚才因为形势紧迫,棉花还没有来得及塞进去。

赛摩的心中战战惊惊,害怕露出马脚来,让莱蒙识破。

莱蒙医生却不知里面的奥妙,漫无目的地用手敲打那只旧鞋。

“赛摩,今天我想向你咨询一些事。”

“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

“你和杰摩不是好伙计吗?”

“你指的杰摩是那个在井中中毒身亡的杰摩吗?要说我们是好伙计……我们在干坏事时是好搭档。”

“杰摩父子二人在井中中毒双双丧命,那么你还知道有谁是杰摩的孩子?”

“没有,我没听说过。”

“然而,依然有人会在右手手背上显现红圈标识!”

“噢!这是真的吗?医生!”

“千真万确,这是我亲眼年见,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孩!”

“年轻,貌美如花的女孩……我从没有听说过杰摩有这么一个女儿,她的右手手背上确有红圈吗?”

“对,只不过颜色略浅而已!”

“是这样,回想我和杰摩一起搭档的日子,经常听他讲起。

“他说,一旦他遭受打击或犯罪时,右手手背上就要显现一个红圈,一开始的时候,颜色还比较浅,慢慢会加深,直至变成血红色。

“据他讲,在他犯罪后一个小时之内,红圈仍会存在,不过颜色要淡一些。”

“是这样的,别人也这样说过。”

莱蒙的大脑里还会思索着这个问题,下意识地,他用手拍了拍手上的那只皮鞋。

“咦!怎么这样的声音?真奇怪!”

“哦!医生,那在于皮鞋旧了之后,鞋上的钉子松了,鞋跟即将掉时,便会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这只鞋是坏的?”

随手,莱蒙医生又将皮鞋放在了地上。

躲在后门,暗中窥视的约汉才轻吁了一口气,他也早已吓得全身出冷汗了!

正当莱蒙打算回去的时候,修鞋店外停了一辆车,这将他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外面。从车里走下来的是佛若莲丝,在车中坐着的是她的母亲德丽彼思夫人,她们的目光都向店里注视过来。

“哦!小姐来了!7

赛摩马上站起身来。

“赛摩,近来如何?生意还好吗?”

貌若天仙的佛若莲丝,笑得像天使般活泼可爱。

当赛摩刚刚刑满释放时,德丽彼思夫人资助过他一笔钱,帮助他开了这家修鞋店,这也是爱心天使园的慈善项目之一。

当佛若莲丝一眼见到莱蒙医生时,不由得两片红云飞上了脸颊。她飞快地回忆起了她与莱蒙以前见过面。

“哦,莱蒙医生也在这里!”

貌若天仙的美少女认出了自己,莱蒙医生颇感意外。

“请您原谅,不知您是……”

“你记不起来了吗?我叫佛若莲丝·德丽彼思。”

“噢,4年前,我们见过一面。”

莱蒙医生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佛若莲丝。真没有想到,昔日的黄毛丫头,到现在已出落成光芒四射的美少女。

自从那日见了一面之后,莱蒙医生一直没有去爱心天使国。

他已有很长一段时光,没有看到过佛若莲丝母女俩了。

长期不见面,可谈的事情就非常多,他们在一旁说开了话。

“我的母亲就在车里!她非常想与你见上一面!”

“我正打算拜访夫人。”

“这太好了。随时欢迎你光临爱心天使园。还有,今年暑假,打算去赛福东海岸别墅,我们去那里并不是为了度假。

“我的母亲长期独力支撑爱心天使园,已有些力不从心了,因而决定在那里举行一个慈善募捐舞会,以求筹得一些资金……”

“好啊!在那里遍布别墅,有钱人有许许多多,这真是一个非常绝妙的策划。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呢?”

“订在下星期日晚8点,届时欢迎你能光临舞会。”

“我乐意前往!”

“哦!这真让我感到兴奋!我们要离开洛杉矶一段日子,因而今日来特意地通知赛摩这件事。”

“原来是这样!你们今日就会赛福东海岸那里吗?”

“对,我们已预订好场地了。”

在一旁的赛摩,把他们的谈话内容尽收耳中。

莱蒙医生和佛若莲丝一边走一边谈,就这样到了汽车旁。老管家很是殷勤地替他们将车门打开。

德丽彼思夫人从车窗里伸出头,面带笑容和蔼地说:

“医生,请上车!”

“这我就不推辞了!”

莱蒙医生上车后与佛若莲丝坐在一起,德丽彼思夫人坐在另一面。

待大家坐稳之后,黑人麦丽坐到了司机位上,双手把握方向盘,将车子缓缓启动,开远了。

赛摩注视着他们乘车离去,一点姦诈的笑浮上了他的嘴角。

他将那双旧皮鞋放在柜子里,又取出块海绵。紧接着,他便摇电话。

一开始线路没有被接线员接上。赛摩很是焦躁地将电话挂了。

而在此时,躲在后门的约汉探头来察看莱蒙医生还在不在。

当他看到莱蒙医生已走了,便开口说道:“大哥,20块就20块!付钱吧!”

“怎么?你还没有走。”

为了让约汉迅速在这里消失,摩赛二话没说从口袋中抽出两张10块钱扔给他。

约汉把钱拾了起来,走向店门,他在门口向周围察看了一番,在肯定了不被人注意的情况下,才偷偷地走了。

赛摩又开始摇那个电话,还算顺利,接线员迅速接通了(这还是老式电话时代,而非现代电话,是摇动式,并由接线员代打要摇的号码才可通话)。

“请问要几号……”

“请转了局的1726号。”

又过了一会儿,电话通了。

“喂!请问你是谁?我是施晶娜。”

电话线的那一端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赛摩警惕性很高地看了看店内,又瞅了瞅店外,在肯定了不被人注意之后,才压低了嗓音对着话筒说:

“施晶娜,我是赛摩,我这里有急事,需要你马上就来!”

时间过了20分钟左右,一个年纪在十七八的女子开车来到了赛摩修鞋店。

她长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一双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鲜红而饱满的双chún,如同玫瑰花瓣似的,身材修长而苗条。

“大哥,到底有什么急事?”

“你坐下听我慢慢讲给你听。

“这件事事关重大。今晚,你就起程前往赛福东海岸,住在哥览酒店。

“你要装扮成南方大农场主的女儿。你一定要住在一流的房间,出手要阔绰。

“有一场慈善舞会将于下星期天晚在那里举行,届时应邀前往的都是当地的豪门望族、社会贤达。那些住在房店里的有钱人也将被邀请参加。

“你要混在那群人当中,趁着舞会进行,抓住可乘之机,偷取他们的珠宝首饰、现金手表等物。

“我相信你一定能够马到成功,手到擒来。尽管,你的年纪不大,但是颇有胆量。再者说你又是个技艺高超的女扒手!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大获全胜!”

“这件事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但是,大哥,这段时间以来我的手头很拈据,那种豪华的大饭店根本住不起!大农场主的女儿一定扮得不像。”

“不必担心,所花的活动经费由我给你出,你只管大手大脚地花。

“不要乘坐那辆一般的汽车去,你去包租一辆豪华汽车去。

“你驾驶豪华车子,很是气派地将车停在饭店门口,以你的仪表相貌,装束打扮,一定是个有钱人的千金小姐。”

“这太棒了!”

“当然,这是为了暴敛一番而下的本钱,你一定要偷回几十倍、几百倍的钱物,你一定要抓住机遇,扩大战果!”

“这个担子太重了!”

“那是,一定要一举成功!”

“可我还是有点心虚,要是露出马脚,让人抓住可怎么办?”

“我教给你一个万分保险的法子,你知不知道‘红圈咒语’的事!”

“我听说过,你是不是说那个中毒身亡的杰摩?”

“对的,他患有一种匪夷所思的精神病遗传,每当他犯罪的时候,都会有红圈标识出现在他的右手手背上,在他作案后一小时之内,这个标识都不会消失。

“鉴于这一点,莱蒙医生和警方都已掌握了这个情况,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

“你不是有化妆用的口红吗?你可以先在手背上用口红画个红圈,再去作案。”

“记住,事先要让人看见那个红圈。”

“你的意思是说,要让人们认为作案行窃的是一个手背上有红圈的人,但是,手背上有红圈的杰摩不是已死了吗?”

“原来,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莱蒙医生对我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的手上也会出现那样的红圈,并且,还是美如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暗藏杀机的恶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圈魔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