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圈魔咒》

隐藏者的真面目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当第二天一早,莱蒙睡醒时,那名怪人早就起床了,他已在炉子上升起了火,开始准备早餐。

袅袅上升的炊烟被海风吹散在悬崖边。

“你醒来了,我在烧捡来的海味,你吃完饭再走!”

怪人用树枝把他所讲的美味从火中捡出,他一边笑着一边说:“烧得还行,味道应当可以。”而此时的莱蒙已是饥肠辘辘。因此,他们二人在石头上痛快大嚼他们的美味,这海味的味道确实不错。

“假若从海边捡来就食用的话,它会非常成,只有用泉水濯洗后,它的味道才会很美。”怪人用下颌向莱蒙指着泉水道。

莱蒙端详着这张脸,心中暗想:

“很稀奇呀?这张脸似曾相识!……但是这么面色枯槁,肤色黝黑,还有一脸疯长的胡子。”

用完风味独特的早饭,莱蒙对这名男子致以深深的谢意,随即走了。

他走到了德丽彼思夫人的别墅。

夫人依然没在家中,还是去各家致谢。别墅的佣人对他讲,佛若莲丝及管家麦丽去海边了。

莱蒙考虑一下,转身去了海边。

因为天色尚早,海边上的人廖廖无几,有一个衣着华美的人很是显眼,那显然是佛若莲丝了,另一个穿着相对简朴的便是麦丽了。

莱蒙挥手致意,并向她们跑去,她们扭过头,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他。

3个人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佛若莲丝忧心忡忡地询问:“你怎么受了伤?……这是怎么一回事?”

“并没什么。”莱蒙为了使佛若莲丝不过份焦虑他,只是三言两语把昨天的情形给她俩讲述了一遍。

“当我摔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恰好有位‘崖下行者’把我搭救了,我便在他的小屋里睡了一夜。”

“哦,我也曾听人讲过“崖下行者’的传言,他是不是个非常恐怖的老头?”

“不,我并不令人感到恐惧……”

就在莱蒙打算往下说时,忽然见到两个人匆匆向这里跑来,因而,他起身向那两人迎了过去。

“莱蒙医生,我们才去过德丽彼思夫人的住所,听佣人讲你来……”

两个人,一个名叫博易尔,另一个名叫也克福,都是警方的得力干将。

“你们两个得力干将来到此处,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案子?”

对,我们奉命前来捉拿一个名叫焦志·葛耳东的疑犯,局长令你帮助我俩,我们特地来此找你,这是通缉公文。”

莱蒙医生将通缉令打开来看:

通缉令

有几爱耳公会的主任会计,并已获律师证的焦志·葛耳东,在任职期内有假造文书协议,涂改账本,鲸吞巨款的嫌疑,故将其通缉。

据侦查显示,该疑犯匿身在赛福东海岸,故派博易尔和也克福前去将其抓捕归案。

两位警员须火速前往赛福东海岸求得莱蒙的帮助。莱蒙医生目前身在德丽彼思夫人的府中

                    洛杉矶警局局长

                      雅年

莱蒙看完这张公文后,便紧锁双眉。

“好,我都清楚了。你们先去饭店订好住的地方,我一会儿就去。”

“明白了,那么,我们先走一步了。”

“请为我订个房间。”

“好的。”

两位警员听完指派后就走开了,表情沉重的莱蒙苦苦思索着。佛若莲丝问他怎么了。

“这件事非常地难办,那两名刑警便是来拘捕‘崖下行者’的。”

“咦!?要逮他吗?据说他是个令人恐惧的人,果然做过勾当。”

“不,他是名好人。他的真名是焦志·葛耳东,本是名律师,在他当凡爱耳的主任会计时,赢得会长与会员们的称赞和信任。不走运的是有一个会员经营不善陷入到破产的边缘,那个会员一贯老实巴交,只不过时机把握不好。

“葛耳东为了使他摆脱困境,居然非法挪用公款,然而,那个会员的经营最终以惨败而告终,不得已之下逃逸了。”

“哦……

“善良乐于助人的葛尔东,并没有对落魄而逃的那位会员怀恨在心,他将自己的私人积蓄拿出,填补公款的缺口。

“假若,他这样把公款补齐也会平安无事,但他却是生就了一副菩萨心肠。他又见到一位会员因病卧床不起,丧失了生活来源,接着,他又萌生了同情救济的心,又将公款借与那人使用。

“在时间不长的日子里,他数次挪用公款,在会长及大家信任的掩护下,他几次改动账目蒙混过关。但是,这种事情,总有东窗事发的那一天。所以在前年核查账目的时候,事情败露了。

“在那时,我经常去会里核查账目,并对葛尔东做过询问。我认为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只不过为了抚危济困,才出如此下策。”

“原来他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他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人。但这种作法却是违法的,因而警方要拘捕他。

“他在事情败露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两年前发生的事。”

“因而他藏到了海边?”

“是这样,他也意识到自己触犯了法律,为了自我忏悔,以求上帝的饶恕,便来到这海边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以这样艰难困苦的条件惩罚自己以求赎罪。

“葛耳东昨天搭救了我,我一看到他就觉得眼熟。简陋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使得他身形枯槁,须发全白了,容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让我根本辨识不出来。他不但叫出了我的名字,还称与我有过几次谋面,在那时我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尔今,见了雅年局长签署的通缉令,我才想起是他。

“目前,警方已获悉所谓的‘崖下行者’就是逃犯葛耳东,因而派员将他抓捕归案。”

“真的十分遗憾啊!

佛若莲丝的心肠仁慈像天使似的,对葛耳乐的不幸境况,竟难过地噙着泪花说:

“人们对‘崖下行者’赞誉不绝。因为无论何时经过那小屋时,他要么在虔诚地阅读圣经,要么虔诚地祈祷。另外还有,他常常将自己的食物赠给缺少食物的渔夫的小孩,却让自己饥肠辘辘。”

“对,是这样的,他在忏悔自己的罪过,不事张扬地做好事,以求能够赎清自己的罪过,真是一个难得的勇于奉献、不讲索取的人。

“我也听人讲起过“崖下行者’过着如此的日子,却不知他便是葛耳东……

“面对这样一个心地如此善良的人,我怎么能够下狠心帮警察去抓捕他,再者说,他又搭救了我的性命。

“佛若莲丝,你告诉我,可不可以下狠心那么去做呢?”

“当然不可去做那样的事。”

“然而,这是雅年局长对我的命令,我毕竟还是警方的人,我不仅是洛杉矶警局的医生,我还是一名警官。作为警官,理所应当履行警官的职责,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棘手,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莱蒙用双臂支撑垂下的头,不断用手掐自己的太阳穴,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

佛若莲丝也是愁眉不展,漫无目的地用手拨弄着身边的海草。而在这个时候,一个粉红色的红圈在她的手背上若隐若现。一旁的莱蒙正在垂头冥思苦想,因而对这一细微变化是毫无察觉。

那红圈的颜色正慢慢地由浅人深,佛若莲丝仍在痴痴地想,对此一无所知。

“大事不好!”麦丽心里猛地叫道。

当她一眼瞥见佛若莲丝手背上显现出的红圈,立刻大惊失色,赶紧把一块手绢扔到小姐的右手手背。

佛若莲丝被这一举动闹得不明所以,抬眼看到了麦丽在向她使眼色。佛若莲丝马上有所醒悟,悄悄地把手绢揭开去看。

刚才还是粉红色现在已成了鲜红色,她不由得情绪高涨,那魔鬼传下的可怕血液在她的体内渐至沸腾。

那一次,为了将走投无路的人们从博买的高利贷中拯救出来,她的血也是如此地狂热。据说她的真正爸爸——杰摩要为非作歹时,便有红圈显现在手背,而她却是在要拯救人于水火中才会如此。

“莱蒙医生,让我替你解决这件棘手的事吧!我会让你不失职责;也不抓“崖下行者’。”

“你如何能替我行事呢?你如此年轻,又是个女孩……”

“我一定能够办到,我能。”

佛若莲丝发出了坚定有力的回答。可怕红圈显现后的佛若莲丝,与平日娇贵可爱的女孩有天壤之别,她现在是一个坚毅、勇敢、强健的雅玛逊女战士。(雅玛逊是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女斗士,据说那个国家的成员全部是女人,最高统治者是女王,每名女战士佩备弓箭、矛斧、盾牌,非常骁勇地与敌人在马上厮杀,每年有妇女固定的产期,若生为男孩,必杀无疑,若为女孩,则养大成人。在女孩年幼时割掉她的右rǔ,以防将来在战斗中拉弓不便。)

尽管佛若莲丝讲得铿锵有力,信心十足的样子,然而莱蒙依然疑虑重重。

“真的很感激你,你愿为我排忧解难,但是我再想一想。”莱蒙一边返回饭店,一边在脑中思索再三。

那一天的下午,莱蒙请那两名警员来自己的房中,研商抓捕赛摩之事。

就在莱蒙研商的同时,佛若莲丝对麦丽言语一声,便独身一人从别墅出来,朝着海边方向前行。

她在沙滩上走啊走,一直走到悬崖时,猛然回头时,却瞅到两个警察由当地人领路,从远处走来。

终于,她来到了石崖下的那间小屋。木门紧闭,房中好像空无一人,她环着小屋走了一遭,看到屋后有扇小窗并未关严实,通过缝回向里看去。后来从窗子里进去了。展现在她眼前的是间低矮狭小的屋子,一盏小油灯摆放在一张坏得不成样子的桌上,桌旁有成堆的海草和枯草,那显然是用来铺床的。

这间小房内空无一人,当她停眼再看,又看到一扇小木门,估计门后还有小屋。她推开这扇门后,发现里面是间黑暗的带扇窗的小屋,一个头发散乱,形如枯槁的人站在她的面前。

“请问是葛耳东吗?”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让那人大吃一惊。

“有两名警察前来捉拿你。”

惊慌失措的神情马上从他的脸上流露出来。“你赶紧逃吧!快点……”“你是谁?”“我是你昨日搭救的那人的朋友,他让我来帮你。

“噢,原来是莱蒙医生。”。

“对,就是他。你赶快逃走!警察就要来了。你从窗子跳出去,藏在岩石上,我来应付那两个警察!”

红圈显现之后的佛若莲丝,言行很是干脆利落,她握起仍在左思右想的葛耳东的手,把他拽到窗前。

“葛耳东赶紧将门打开!我们是警察!”

警察一直在砸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葛耳东一狠心从窗户跑8了,两名警员仍在砸门不止。

“快把门打开!”

但是,屋内没人应语,失去耐性的两名警员终于将门一脚踢开。

在葛耳东逃走之后,佛若莲丝又回到先前到过的那个小屋,把油灯、火柴拿了进去,她把油灯点着之后,借助光亮,环视四周,看样子这间小屋是厨房兼仓储室,有存水的桶和放食物的箱子,有钓具和厨具靠在一边。

屋内一角还摆放着一只油桶,佛若莲丝用手掂掂,感到很沉,估计里面还有不少油。

佛若莲丝将油都倒在地上,很快,油流了遍地并流淌到另一间屋子。

此时,门已被警察踢开,两名持枪干警一涌而入,一股刺鼻的煤油味扑面而来,简直令人窒息。

“屋内没人呀,可能跑了。”

“看!你看!”

里间屋的门没有完全关紧,透过那道缝隙可看到一只提油灯的手,一双洁白,娇嫩且撩人眼神的手。

出人意料的情况,把两名警察惊呆了,只见小油灯燃出滚滚黑烟,像条蜿蜒屈伸的蛇。

“不要乱来!你们要是轻举妄动的话,我就点火烧房。”

那只玉手威胁地动了一下,燃着的油灯也跟着摇,那黑烟飞快地飘散。

两名警察不敢贸然行事,因为这并非危言耸听,一旦油灯扔在地上,那满地的油,刹时间便会成为火海。

那只玉手摇晃油灯,虚张声势之时,两名警察突然尖叫出声:“红圈!红圈!”

就在那只玉手白皙的手背上有一红圈赫然醒目。

他们作出葛耳东与红圈女贼勾搭成姦的判断。

这就是说,红圈怪女与葛耳东是同案犯,葛耳东不见踪迹,而红圈怪女却近在眼前。

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便宜,若能将红圈怪女抓获归案,那是建奇功一件。二人在好大喜功的心理作用下,两名警察便奋不顾身地勇往直前。

在同一时间,油灯从那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隐藏者的真面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圈魔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