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圈魔咒》

告别红圈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莱蒙到达警局后,见到了雅年局长,马上将葛耳东的签名及书写的阿拉伯数字的两张纸递了上去,并说道:

“请将葛耳东的签名和数字与那本账簿上的重新做比对鉴定,肯定能将事情搞清楚。

“我坚信他是清白无辜的。假若鉴定的结果是笔迹相同,那么,葛耳东一定是真正的案犯,我对他的看法便是错误的。

“若他真是案犯,我保证将他抓获归案。在重新鉴定未出结果之前,我请求让他先住到我所在的公寓楼里。”

“这个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去做字迹的重新鉴定。”

莱蒙与局长告别之后,便乘一辆出租车驶往郊外,他打想拜会一下夫人和佛若莲丝。在路上,他一直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

“尽管我已向局长多次担保葛耳东是清白的,目前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我手上的这份签名与账簿上的字迹完全吻合的话……不会的,没有这种可能性。

“葛耳东多次救人于水人,虽然采取的方式不可取,但是出发点却是十分良好的,作为一个主任会计,决不该利用职权挪用公款,虽然他事后将款子补齐。

“以葛耳东的为人来看,绝不会挪用完公款再伪造账本。

“当他以崖下行者的身份生活时,救过不少遇难的渔人,还救过我。

“如此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人也能干出违法犯罪的事,真让人匪夷所思。不过,重新鉴定结论未下之前,我的心里总有点不踏实。”

出租车到了夫人的住所,莱蒙从车上下来便直奔院中。

6月即将过去,这一天晴空万里,骄阳把院内的白石子路、草地,映成片片银白色。

夫人的住所便建在树旁,莱蒙走在石子路上,无意中向上一瞥,便察觉到阁楼的窗帘后站着一个人,正通过那条缝向下张望。

尽管莱蒙只瞥见了一眼,但眼光犀利的他可以马上判断出是名男子。

于是,他站住了:“那人怎么像赛摩呀?”

他站在那里凝视那扇窗户,但再也没有看见窗帘有缝,大概赛摩悄悄地躲了起来。

“赛摩是如何来到这里?……噢,那个恶棍肯定在打夫人和佛若莲丝宝石的主意,因而偷偷溜了进来。”

就在莱蒙仍在凝视阁楼时,有马嘶声从他的身后传来。他转身望去,只见佛若莲丝骑马回来。

“哦!莱蒙医生是你来了!”

佛若莲丝从马上跳了下来,让马儿走到一边去,自己兴高采烈地大步流星向莱蒙走去。

佛若莲丝穿了一身马服,上身一件马衣,马裤及一双红色的长靴,头上还戴了一顶帽沿不大的白帽子,她的肩上披散着金发,在骄阳下,烟烟生辉。手上一双白手套,还握着一根马鞭。

“很高兴你能来,请进,我妈妈今天也在家里。”

“请稍等……佛若莲丝,赛摩是不是躲藏在阁楼上?”

这问话让佛若莲丝大吃一惊,两腿开始瑟瑟发抖,似乎是高处不胜寒的样子,她克制住自己,强装笑颜地说:

“医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呢?”

“莫非是我看走了眼?为了谨慎起见,还去阁楼查看一下比较妥当。”

“哦!不要……”佛若莲丝想要开口制止,却有口说不出话来,只能是无可奈何地跟在莱蒙的身后。

麦丽出来将他俩迎了进去,并去禀告夫人。

德丽彼思夫人邀请莱蒙到客厅谈话,佛若莲丝则上楼回房换衣服。她立刻去找麦丽来研究对策,可麦丽也没什么法子。

她除了会心惊肉跳地说: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啦!要是赛摩被抓住谜底便被揭开了。”

“啊!我该怎么做呢!”噙着泪花的佛若莲丝追问麦丽,可是,麦丽也是手足无措,除了为此担心受怕。

“夫人,刚才我亲眼所见那赛摩藏在你家的阁楼上。也许来窃取你们的财物,也许来挟持你们作人质,以抗拒警方的拘捕。我们已布下了天罗地网来抓捕他。

“我打算上阁楼去查看一下,你替我给雅年局长去个电话,请他速派几名精明强干的警员来协助我。

“随后,你们三人去一楼的房间躲藏起来,把门锁好,无论如何也不要开门。”

德丽彼思夫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吓得面无血色,她用发颤的声音给雅年局长去了电话。

赛摩敛声屏气地躲藏在阁楼里。然而,但当他认出上楼来的是莱蒙,让他感到万分惊诧和不可思议。

“他不是早就从崖上摔下去摔死了吗?万万没有料到他是如此地命大。

“假若我把佛若莲丝或德丽彼思夫人劫持来当人质的话,我就能暂时平安无事地留在这里,慢慢与警察谈判。据我推算,就是警察也不敢贸然行事,之后我便能大摇大摆地一走了之。现在上楼的不是夫人也不是小姐,而该死的莱蒙,咳!真让人窝火。

“人们常言,是福不是福,是祸躲不过,这一回我可平地里摔跤了。莱蒙这厮,与我势不两立,他这次送上门来,我干脆送他上西天,我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赛摩掏出枪来埋伏在门后。

阁楼上统共4个房间,赛摩就听到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动静,走廊也传来脚步声,“这一定是莱蒙。”

莱蒙担心自己的行动被赛摩觉察出来,所以一举一动都轻手轻脚的。但是,恶棍赛摩的耳朵非常好使,再细微的声音也听得清楚,对于莱蒙的行动,他是听得一清二楚。他藏在门后准备好了,单等莱蒙来了。

4个房间已看3个了,那3个都没有杰摩,只剩最后一间了。

“赛摩肯定藏在这里。”

他慢慢地扭动门锁,门开了!莱蒙向前一个箭步,他的手中也拿着枪。

他谨慎地环视四周,又向前迈了一步。就在这个时候,赛摩猛地从门后窜了出来,他冲着莱蒙的头就是一枪,不过,莱蒙的身手更加敏捷。冥冥之中,莱蒙预感到有生命危险,他下意识地一蹲身,“嗖”地一颗子弹划过他的头顶,打碎身后的玻璃。

就在玻璃破碎的瞬间,莱蒙也扣响了扳机射中了赛摩的前胸,接下来踉踉跄跄,身子晃了几晃,体力不支栽倒在地。但是,他还是拿着枪勉强从地上站起。

“放下枪,把手举起来!”莱蒙一边向他厉声喝到,一边上前一步,用枪抵住赛摩的脑袋。在这种情形下,赛摩终于缴械投降了。

莱蒙一只手拿枪指着赛摩,一只手去搜身,他从赛摩的身上又搜出一把枪,此枪便是赛摩在海边与施米森搏斗时抢来的。接着又从赛摩的衣袋里翻出许多首饰、项链、宝石等贵重之物。

莱蒙又从地上把赛摩拽拉起来,用枪指着他并把他押下去。

尽管赛摩是不甘失败,但他无计可施地乖乖举着双手,走在前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恰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这是雅年局长派遣的援兵到了。

接下来,便由这两名援兵将赛摩押上车,莱蒙将从赛摩身上搜到的枪支及赃款赃物一并交给那两名警察,委托他们转交给雅年局长。

不一会儿,警车就开走了。

莱蒙注视着警车开远之后,返身去找夫人和佛若莲丝,将抓获赛摩一事的经过讲给她们听。

夫人她们藏身于一间房内,惊恐不安让她们颤抖,听说恶棍已被擒住,就像大难不死似的,向“恩人”莱蒙谢个不停。

不一会儿,雅年局长打来电话。

“赛摩已被押回市局,祝贺你,你立了一件大功,那些赃物暂由市局保管,以待失主前来认领,这件案子的破获,你居功至伟。”

莱蒙接完电话后,便疑惑不解地问起德丽彼思夫人:

“赛摩是何时用何种办法偷偷藏人阁楼,你一点都没发觉吗?”

“我对此一无所知……佛若莲丝,你有没有察觉呢?”

佛若莲丝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便说:“可能麦丽清楚吧?问问她好了。”

德丽彼思夫人按铃,进来了刚返回的少年雅玛。

“把麦丽叫来。”“好的,夫人。”

雅玛刚刚出去,桌上的电话响了,佛若莲丝接了后便递给莱蒙。

“找你的,医生,局长打的。”

“谢谢。”

莱蒙很快接完了电话,他将听筒放下后讲:“据说现在赛摩生命垂危,但是,他要在死之前和我谈些事情。”

“真的吗?他快死了?”

“这是上帝对他的报应,一个十恶不赦之徒是没有好下场的,他死前要和我讲什么事呢?我现在就去警局。”

而在此时,麦丽已被找来了,莱蒙却因赶着上警局,没空询问了。

佛若莲丝将莱蒙送出住所,心里却一直惴惴不安。

“赛摩到底要对莱蒙讲些什么呢?莫非他觉察到自己命不长矣;便打算将我的秘密和盘托出?……天啊!真是这样,我该怎样办才好?莱蒙马上要知道一切了……”

顷刻之间,她已泪水濛濛,她用朦朦胧胧的泪眼注视着莱蒙的远去,直到那背影看也看不清。

“啊!赛摩告诉莱蒙实情,他会怎么看我呢?一个有着魔鬼血液的女孩,他肯定会十分厌恶我,我以后再也不能爱莱蒙了,他也再不会爱我了。”

虽然佛若莲丝在心中胡思乱想着,但是,她还是深情地望着莱蒙。她将泪水擦试了一下,随后看到莱蒙挥手招出租车准备离去。

此情此景,让她又一次热泪盈眶,莱蒙乘车远去的样子立刻模糊成一片。

当出租车走远之后,佛若莲丝起身返回房内,她不愿母亲见到她伤心流泪的样子,便回到自己的房中,紧锁房门,坐在椅子上,痛哭起来。

莱蒙赶到警局后,得知赛摩已奄奄一息,正在附属医院抢救,局长也在那里。

紧接着,莱蒙又乘车赶往医院,他走进病房,见到了雅年局长,双目紧闭的赛摩躺在一旁。

“你跟我来。”雅年局长把莱蒙叫到了走廊与他说明情况。

“赛摩的伤势十分危急,一开始在警局时,气色还好,当我对他进行问话时,状况恶化,终于昏迷不醒。医生对他进行诊断后,说明情况不妙。”

“我赶紧派人将他送到此地,目前,他的脉搏跳动微弱,神志不清。

“医生为他紧急注射葯物之后,他一转过来,便要求与你说些事情。”

随后,莱蒙再次来到病房,赛摩已睁开双眼。

“我快死了,莱蒙医生,我这是恶有恶报,我被你射中,也是早晚的事。总之做坏人干坏事总要遭谴。没一个好下场。”

他有些费力地讲完这些话后,不由得自嘲似地笑了,他的气色尚可。

“不要心灰意冷,你本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以后再改过自新,弃恶从善,不要再作坏人了。”雅年局长开导他。

“不,我活不长了,我怎么会想到,今生会命丧警局的医院。唉!我真是可悲呀!我真替自己难过。

“我想嘲笑自己都笑不出来了。你们知道吗?我真的不想死!原打算我要接着为非作歹,我打算劫持佛若莲丝作人质,随后大摇大摆通过你们的包围。我们一起逃到墨西哥。我要带着佛若莲丝把坏事作绝。

“尔今,我被你打中了,一切计划都实现不了。真的难以想象,我是如此的结局,我有些不死心,我死不瞑目呀!”

“你休要在此信口雌黄,佛若莲丝是有着良好家教的大家闺秀,她一直协助母亲开展慈善活动,一个洁白无瑕的少女。

“她可称得上是个天使,怎么能于你这种人搅在一起?”

“噢?是么?你居然毫无察觉,她也算得上天使?这不是会笑出人命吗?我对你们讲,佛若莲丝比我更邪恶、更毒辣,她的体内流淌着魔鬼血液。”

“你在瞎说八道!……他大概有些神志不清,在讲胡话。”莱蒙讲。

“不,我一点也不糊涂,我的脑子清醒得很,莱蒙医生,不要吓着你,你心中的天使佛若莲丝便是红圈怪女!”

“你说什么?”

赛摩所说的话让莱蒙和雅年感到万分惊诧,而赛摩见到他们这个样子,不由得得意洋洋地继续说:

“你们似乎都是很吃惊,不过,我这次没有蒙骗你们。但这是我的亲眼所见!我见过佛若莲丝右手手背上有红圈,我在当时也是很诧异,但我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她长得非常像我的老伙计杰摩的太太。

“杰摩有这种可怕的遗传,佛若莲丝是他的女儿,当然也有这种遗传了。

“雅年局长,你多多观注一下佛若莲丝吧,早晚你会看到她手背上的红圈。

“莱蒙医生,我请你来,就是告知此事。”

毕竞赛摩中了一处致命的枪伤,身子很是虚弱,加上又说了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告别红圈第[2]节